杂食,几乎什么都吃,日常咸鱼,不是什么大大,产粮少质量低,感谢你们的喜欢

《目击证人》【六十八】全职/叶黄

【六十八】

 

就在黄少天剑压撕裂了影蛇领域的时刻,另一处犹有过之。

联盟早就布下了结界,将这一整条街道隔开,繁华的商业街此刻空无一人,机器还在自发运作,甚至有咖啡和油炸食物的香味,混杂着诡异的寂静,让人不自然放缓呼吸。

可是寂静的只是肉眼可见的世界,在另一个层面,另类的交战早已如火如荼。

如果说黄少天面对的是影蛇掀起的浊流,那么叶修所面对的,就是不见边际的恣意汪洋。

让人无法呼吸的阴气掀起了海啸般的冲击,更有深邃恶念,穿插交织,甚至让人辨不清上下左右。

叶修就站在这黑暗所构成的世界里,任由那莫测其深的黑暗将自己包裹。

他甚至有闲摸出一包烟来。

“不来一根?”

叶修莫名其妙的话很快得到了回应,黑潮之中,一个意念投过来:

“早就戒了。”

分明是敌我两方,但出乎意料的,双方都没什么仇怨的情绪,只是平静,还有了然。

叶修点点头,猛吸了一口,将剩下的半截香烟弹飞。一点橘红的火光在黑潮之中转眼没了痕迹,连半点水花都激不起来。

“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是为了什么,”叶修注视着黑潮,“争权?你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黑潮之中,陶轩的声音从多个地方传来,感慨不已:“只是为了活着……你理解的吧?”

叶修没有回答,只是过了片刻,忽然抬手摆了个架势。

架势一起,叶修的气势忽然高拔起来,原本和黑潮僵持对抗的力量猛地上涨,轻松越过了他平时维持的那道界限,并且好似没有上限。随着他气势的提升,叶修周身也开始变得幽微虚渺起来,看似仍在眼前,却又好像踏入另一方世界之中。

拳意拔空,凶悍无畏,就是那深不见底的汪洋,也为之退避几分。

黑潮中的话音带了点笑意:“猛虎出栅,拳下无生,这是韩文清的招式,你用得这么熟?”

再看两眼,笑意更加明显,似乎是不加掩饰的欣赏:“变动不居,周流六虚,这是肖时钦的风格。”

末了,陶轩喟然长叹,叹息里没有生死相见的狠厉决绝,而是跃跃欲试的期待:“你还会多少呢?”

叶修也笑:“很多,要不试试?”

陶轩很是赞同的样子:“也对,那么……”

二人同时住了口,偏偏让人觉得,有振聋发聩之音,两相交击,如剑锋砥砺,一时间只觉得气势攀升如虹,竟看不出上下。

叶修率先出手。

强绝的拳劲被他运用得出神入化,一拳击出,黑潮也为之退却。虽然随即弥合,但叶修也瞥见了几个一闪而过的影子。

是了,陶轩既然了解他,又怎么会不将优势全部用上。

叶修一脚下踢,破开了黑潮的掩护,将一头尸鬼击毙,接着,便正面撞上了黑潮的尖锋。

陶轩的底细他清楚,黄少天给他看了嘉茂里见到的景象,叶修虽然不怎么清楚始末,但也能猜个大概。

嘉世出事的时候,陶轩和苏沐秋是距离事故最近的,即使能从中逃生,陶轩一定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现在能和他对撼而不落下风,十有八九是裂缝的缘故。

麻烦了。

 “借用阴气为蛹,再造肉身,这是从苏沐秋的研究里找出的法子?”叶修淡定的将一波尸鬼逼退,又避让了黑潮的正锋,虽然陶轩比他预计的要强出不少,语气里却也听不出什么气沮,“效果不错,但毕竟不是真的肉身,这么活着好么?”

黑潮里传来笑声:“那你呢?我现在看得清楚,你比我好不到哪里去,难道不辛苦?”

叶修又是一拳挥出:“总得把烂摊子先收拾了啊。”

黑潮的冲击绵延不绝,几乎看不出极限所在。

但是叶修同样面不改色,在黑潮中滴水不漏。

“你能坚持多久?”陶轩的声音听不出就是这黑潮的主导者,“即便是你,也无法扛住这样的强压。”

“既然都坚持了这么久,总能再坚持一会儿,”叶修笑笑,“其实我很好奇一点,你不会觉得自己能赢的吧?”

黑潮之中,陶轩沉默下来,半晌后道:“为什么不会?”

“当然不会,”叶修斩钉截铁道,“联盟的实力你清楚,你们抢占半个先手,却接不上后手,有多大的胜算?再说,你用的这套阵法……”

“当然,”陶轩重新笑起来,“这本来就是你创造的阵法。”

叶修无动于衷,而是突兀的转折向下一个话题。

“黄少天很聪明,但不代表他能抓住你的尾巴,我从来不会轻视你……如果你要重新塑造躯体,不会选择在嘉茂。是故意的?”

陶轩竟然默认了:“你不也向联盟瞒下了嘉茂的事情?”

叶修忽然叹了口气。

“你根本没有想着赢。”

“彼此而已……你也没想着借联盟的手来解决我,如果不是裂隙扩张到这个地步,你不会借助联盟的力量,你甚至连兴欣的人都调走了。”

“所以,”叶修一字一顿,“为什么?”

“我说了,为了……活着,”陶轩依旧没什么怨怒的情绪,“而且我其实想证明一件事。”

叶修侧首:“什么?”

“我想知道,如果没有苏沐秋和你,我能做到什么,当然,我更想知道,当年的我,究竟是不是错了!”

陶轩忽然纵声长啸,浓郁的阴气到几乎燃起火来。叶修心头一沉,电光火石之间,身后浮现一面厚重的银白色盾牌,几乎紧接着,就是重物击打在盾牌上的沉闷声响。

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叶修就像一道银白色的流星,被逆向砸往高空。

陶轩的声音席卷着狂暴的飓风,狂热又放旷:“叶修!”

银白色的光点越来越淡,很快刺穿了裂缝造成的阴云,而与此同时,地面的位置,从黑潮中,忽然爆发出一波暗紫色强芒。

暗紫色的光芒在黑潮中并不显眼,但黑潮向上的势头却为止一顿。

陶轩终于现出了身形,周身裹在黑袍中,只有一张脸白得过分。

他看着脚下那个巨大的阵纹,纵使黑潮往来激荡,也不能将其磨灭。

“鬼阵?”陶轩阴沉的垂下眼眸,“什么时候布下的?”

他抬头看天,上空阴沉的云山阻住了视力,但无法削弱他在阴气之中敏锐的感知。

叶修受了伤,并且不轻,但也不到他失去战斗力的地步。此时他正在高空游走,尽力撇开陶轩的锁定。

像是在拖延时间。

陶轩笑起来,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

在有裂隙内源源不断的阴气加持的情况下,叶修和他的差距,被瞬间抹平。但是,他可以借助裂缝的力量,叶修却不得不分神压制抵抗,时间拖得越长,此消彼长,后果不言而喻。叶修显然是清楚这一点的,他的目的,不外乎是指望另外几片战场结束,然后回援。在援兵到来之前,他要做的,就是拖住陶轩进一步扩开裂缝的脚步。

可是裂缝已成定局,叶修他再能躲,在占尽地利的情况下,能脱得出他的手掌心么?

脸上的笑容还未消去,巨大的妖异花蔓就在黑潮中舒展开,试图缠住陶轩;尽管片刻后它被切成碎片,但仍然不可避免的被分去了一部分心神。

而叶修巧妙的躲过了陶轩的困锁,再次上冲了一段距离。

他要做什么?

这是陶轩不明白并且警惕的。

可是时机已经不容许他花费太多时间在和叶修的纠缠上,预计的“破界”已经逼近,裂缝的稳定需要他维持住阵法……难道这是他的想法?

陶轩先是不解,然后一怔,那是什么?

赤红的长痕划过天际,来源处是……贺铭!

贺铭应对的是哪个?

陶轩的心忽然沉了下去。


评论(1)
热度(101)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