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几乎什么都吃,日常咸鱼,不是什么大大,产粮少质量低,感谢你们的喜欢

《目击证人》【七十三】全职/叶黄

【七十三】

黄少天最终加入了蓝雨,引起不小的震动。
但这颗小石头投进水里的浪花,也终究被淹没在日复一日不断的流光里。生活渐渐平静下来,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一年前那场大战的痕迹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那场差点颠覆整个世界的战事逐渐被淡忘,也许只有联盟培育新人的教科书和档案室里,才会留下与之相关的痕迹。
黄少天起了个早,溜达到外边喝了早茶,回到蓝雨,就看到喻文州在擦拭那些看似酒瓶的可疑容器。
见到他回来,蓝雨的当家人也不意外,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
黄少天更是没什么讲究的,直接拿了一瓶酒开了,给自己倒了一小杯。
“一大早喝酒不好。”喻文州嘴上说着,也没阻止。
“酒壮怂人胆,”黄少天砸吧着嘴,皱起眉毛,“我觉得...

《目击证人》【七十二】

肝疼。

——————

【七十二】

黄少天醒来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看见的能力虽然出众,可是此役之中庞大的范围和对操作要求的精微,仍然让黄少天的精神消耗达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地步。联盟用了最大的努力,终于把他在彻底变成一个植物人之前救了回来。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唯独没有看到叶修,但他什么都没问。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
没有什么人能拥有比看见更加广袤的视野。他是看见,在他的领域内,只要他愿意,就没有他看不到的东西。
他看到叶修站在裂缝前的身影,也看到他跳了进去,那时候夕阳将叶修拉成一道纤细的剪影,甚至不像是联盟里数一数二的中坚力量。但黄少天能够感受到他身上辐射出的意志还有决绝,就像一只海鸟毫不犹

《目击证人》【七十一】全职/叶黄

【七十一】

叶修和陶轩的对战,激起的震荡是最好的指引,所以在残局被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其他人迅速赶到了约定好的地点。
现场一片狼藉,一整条街道被震成了稀泥,连地面都被掀开,露出了黄泥,好像刚刚爆发过一场地震,最严重的是交战的中心——一个触目惊心的大坑横在众人面前,想忽视都难。
叶修陶轩两个人能打碎一整条街不稀奇,光是叶修一个人,就不是什么手软的主儿,兴欣那些劣迹斑斑的“前科”至今还是联盟其他分部引以为戒、又津津乐道的话料。更何况,按照他们的计划,在收拾各自的对手之后,将领域投放到叶修这里进行同调。只要叶修本人能撑得住,要一举击溃对手并没有什么难度。
但是事分轻重缓急——即使被地面的大坑占去了一部分...

《目击证人》【七十】全职/叶黄

【七十】


 “七处阵眼,四处已毁,我想不清楚你们为什么还没觉得大势已去。”黄少天回过头来,刘皓的脸色有些不自在,显然他也辨认出了那几股强悍的气息,对于自己的谋算,不再如开始时那么有信心。

“难道你敢出手?”刘皓嘲讽道。

“为什么我不敢?”黄少天看着刘皓身后,那里是七个裂隙之一,他必须把这里堵上,“只是我没想到会是你靠着阵法躲在这里,你果然还是怕叶修吧。”

躲字让刘皓脸色剧变,黄少天和叶修相处那么久不是白处的,技术上以叶修为目标不断提高以外,在垃圾话方面的水准更是别出机杼,一路水涨船高,拉都拉不住。

刘皓神色狰狞:“笑话,我现在比他更强!你以为你能赢?没了叶修...

《目击证人》【六十九】全职/叶黄

【六十九】


“开始了。”

阴气潮汐之中,黄少天仍然没有被刘皓抓住尾巴——而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尝试了。

刘皓没有再去嘲讽黄少天,他知道自己判断失误,黄少天的实力,比他想的还要高很多。即便借助了阴界之力,也无法对黄少天造成重创。

但,他同样清楚,黄少天也不好受。

至少有五次,黄少天险之又险的从他的围堵中勉强脱身,但也付出了代价——尽管他无法捕捉到黄少天的身姿,但影蛇领域内渐渐深重的血腥味却比什么都来得直观。

黄少天也没有再多余的力气说话,刘皓严密的追索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而在这样的时刻,刻意出声提醒绝对是个蠢事。

但他冷不丁的一句话,刘皓却没能抓住机会,而是被...

《目击证人》【六十八】全职/叶黄

【六十八】


就在黄少天剑压撕裂了影蛇领域的时刻,另一处犹有过之。

联盟早就布下了结界,将这一整条街道隔开,繁华的商业街此刻空无一人,机器还在自发运作,甚至有咖啡和油炸食物的香味,混杂着诡异的寂静,让人不自然放缓呼吸。

可是寂静的只是肉眼可见的世界,在另一个层面,另类的交战早已如火如荼。

如果说黄少天面对的是影蛇掀起的浊流,那么叶修所面对的,就是不见边际的恣意汪洋。

让人无法呼吸的阴气掀起了海啸般的冲击,更有深邃恶念,穿插交织,甚至让人辨不清上下左右。

叶修就站在这黑暗所构成的世界里,任由那莫测其深的黑暗将自己包裹。

他甚至有闲摸出一包烟来。

“不来一根?”

叶...

《目击证人》【六十七】全职/叶黄

【六十七】

刘皓显然没有料到这点,愣了一下。
“叶修跟你说的?”
“这话说的,就不能是我自己发现的,”黄少天眼珠子一转,笑得狐狸似的,“你就那么在意叶修?”
这句话一出来,刘皓脸色立刻就黑了。
“谁在意他!”刘皓恶狠狠的盯着黄少天,像是一匹被激怒的狼,“倒是你,和叶修之间的关系,以为没人知道?”
“知道就知道啊,怎么,你还想出份子钱?我很欢迎啊,老叶那儿说不定也乐见其成,你们共事那么久,不会不知道他多会占便宜吧?哎哟,可别给太多了啊。”
联盟内能和黄少天打个平手甚至稳压一头的不算少,但是要和黄少天打嘴炮,联盟内数来数去,勉强能打个分庭抗礼半壁江山的,也就张佳乐一个。刘皓被黄少天撩拨起火气,很快就知道了什...

《目击证人》【六十六】全职/叶黄

最近沉迷家教无心码字(捂脸),男神太多想日(捂脸)

作者:刘晧,出来一下,准备背锅
刘晧:我不是不是我我没有

————————————

【六十六】

薄雾浓云愁永昼,黄少天再度踏足H市的时候,脑子里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不知道别人看起来是怎样,但在他的眼中,H市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雾气之中。
雾气分布并不均匀,而是有几个比较浓厚的地方,相应的,那些地方也格外醒目。
“阴气潮汐?”黄少天叹了口气,“智障吧?”
他前阵子进入H市的时候,还没有发觉到异象,可见对方投鼠忌器,也只是小打小闹,但现在恐怕时机成熟,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刻。
黄少天倒不忧心联盟的反应跟不上。
联盟这么多年来,已经形成一套...

《目击证人》【六十五】全职/叶黄

差不多进入倒计时了,没想过这篇会写这么长


【六十五】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

他像是陷入一个不可解脱的梦境,在梦里颠三倒四,浑浑噩噩。长久在危机中锻炼的强大本能接管了他的肢体,使他没有太多的露出破绽。

但他也知道,瞒谁都可以,瞒不过叶修。

他碰触到的是叶修的记忆,又和叶修同调共鸣,他看到了叶修的记忆,叶修怎么可能一无所知?

所以在会议结束后,他独自一人走了出去,在联盟总部大楼之外,坐在草坪边。

身后高大的总部大楼被掩藏在无数重结界的保护下,遮掩了真实。而此刻黄少天终于发现,不是所有的真实都是良善的,剥开伪装后的真实,也可能是一把利剑,轻易的隔断一个人...

【目击证人】《六十四》全职/叶黄

【六十四】


他一个激灵,好像从冰水里刚刚冒头。又看着自己的手,里面握着一杆战矛。

这杆战矛他看过,是和冰雨齐名的炼金武器——

却邪!

左右环顾,他站在一栋破败又古怪的建筑前面。

他皱了皱眉,风水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但是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随便搭眼看看,就觉得这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

凶地,称不上;福地,更是差得远。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没什么特色可言,但又有点儿异样的味道。

建筑本身看不出什么来,但心里一点莫名的灵感串联起来,立刻让他知晓了这是什么地方。

嘉世。

犹豫了片刻,他还是选择踏入了破败的建筑。

建筑本身的防护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也许本来还有什么阵法禁制,但...

1 / 7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