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四十七】全职/叶黄

来心疼你们的少天,埋下的伏笔终于开始提线了
请求评论支援,评论是填坑的第一生产力

————————————

【四十七】

黄少天贴在墙壁边,感到有些无奈。
细密不绝的嚓嚓声响在整个嘉茂内响起,好像蚕在啃食桑叶,一点点逼得人快要发疯,而他知道那绝不是什么蚕的声音。
可以肯定,他和叶修被拽入了绝对不是自然的空间内,但具体是什么,他还不清楚。
嘉茂酒店内的灯几乎全灭,剩下的,都是些忽闪忽闪,看着随时会熄灭的灯盏。阴影让他有些不舒服,影蛇带来的恶心感受又一次充斥着他的脑海。
还有那些白骨,黄少天默默的将冰雨摁得更紧了一些,方便自己随时出手。他跳入泳池的刹那,迅速捕捉到了异样的感觉。他没有沉入水下,而是……浮了起来。就好像他一直待在水底,刹那间上浮穿过水面获得了空气,而不是从上往下跳进水里。
而现在,那些白骨像是疯狂的植物一般肆意生长着,他冒险跑到中庭环绕的围栏边看过,那些惨白的尖锐骨骼刺入整个建筑,幽蓝的磷光在上面闪烁。如果不是过于粗大,它们看起来像是纠缠在一起的根系。
恐怕,这才是嘉茂真正的样子。
黄少天默默的估计了一下,叶修曾经教导过的知识慢慢被他梳理清楚。
作为联盟数一数二的绝对高手,又有那样变态的天赋加成,叶修对于空间的掌握力可以和肖时钦相提并论。而黄少天作为看见,最早能够铺开领域的,恰巧也是空间这个范围,因此,叶修确实告诉了他不少东西。
嘉茂外观看起来完全是个正常的酒店,但是现在,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的另一面翻了上来。
这对他来说陌生,但不是没有听过,完全对立的空间,完全相反的世界,却依托于同一个形象存在。
“镜像?”黄少天嘟哝了一句,这确实不是他的长项。
时间的静止只是空间交叠的过渡阶段,相当于嘉茂另一面开启,而穿过了泳池——整个入口才被真正打开。叶修让他留在本该住满,却空无一人的客房是有原因的:两个空间层叠的地方,无疑相对安全。
但是黄少天猜到了泳池的作用,义无反顾的跳了下来。
这不是巧合:他和叶修一进来,镜像就彻底打开,哪儿有那么巧的事?更何况,林立的白骨,摆明了要分开他俩。
黄少天对此嗤之以鼻——他一点不怀疑叶修有全身而退的能力,如果有人要捣鬼,也只能避开叶修那块硬骨头,挑软柿子捏。
问题是——他是软柿子吗?
冰雨的剑刃如同破开一块豆腐般轻松刺穿了大理石墙壁,墙壁另一头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接着,便是让人后背汗毛倒竖的声音。
“咯咯咯咯咯咯……”
黄少天眼睛都不眨一下,冰雨迅速收回,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低头在地毯上一个翻滚,稳稳当当站在了房间正中央。
一个四肢扭曲,面容似笑非笑的怪物正趴在墙上,它异常发达的锋锐手脚陷入了墙壁,完全无视了重力的存在。
黄少天现在也不急了,大咧咧的将冰雨立在地上,仰头问道:“喂,你能看见我么?”
怪物盯着黄少天看了半晌,忽然,整个脑袋翻滚了一百八十度,彻底倒立过来,嘴巴咧开到了耳根,发出标志性的声音:“咯咯咯咯咯咯……”
“有什么好笑的,”黄少天不满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液体,“也就是说,你没有被人操控——还是说,背后的那个人不敢回答呢?啧!”
尸鬼猛地向他扑了过来,体型一瞬间显得庞大而狰狞,虽然嘉茂的房间豪华宽敞,但黄少天可以躲避的地方,确实不太多。
所以他根本没有想着躲避。
身形挺拔的剑手忽然变成了三月的芒草,微风吹过,变得柔软起来。爪风迎面而来,黄少天在地上滑倒,顺势从尸鬼腹部下方窜过,幽蓝光色闪过,冰雨无声旋转,尸鬼暴怒的咆哮起来。
“我还以为你们只会傻笑呢,”黄少天吐了口唾沫,刚刚和尸鬼贴身的时候嗅到了尸鬼的味道——比他没洗过的袜子还难以言喻,简直让他想吐,“还要打?你投个降没什么问题吧?Hello?”
年轻男人的脚下,一截尸鬼的断肢正在冒出淡淡的黑烟。
尸鬼玻璃球般的眼珠转了转,明显在衡量双方实力的差距。黄少天清楚这玩意有智慧,所以也不急,只是淡定的看着它。
片刻之后,尸鬼慢慢后退了,它警惕的看着黄少天,在靠近阳台的时候突然掉转头,快速向外面爬去。
然后它的头掉了下来。
黄少天眼瞳中的白色雾气慢慢消散,身影出现在尸鬼身边,冰雨的剑刃深深扎进了尸鬼的头颅。
片刻,他面无表情道:“还真好骗,孙哲平就没一次上这个当的。”
说完,他用力将冰雨拔出,不管那尚在抽搐的尸鬼身躯,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浴室。
这已经是他杀掉的不知道多少只尸鬼了。
黄少天迅速扒掉了衣服,镜子里面,他原本的体型变得似乎强壮了一些,但是还是一样白。脏衣服被他随手扔在了一边,他又从容器内拿出了一点食物。这是他在餐厅找到的,放在容器内不会坏掉。
洗澡是个过于奢侈的事,黄少天无奈自己满身脏污,只好把衣服脱了,用凉水随便冲冲作罢,这几乎都算得上他仅剩的乐趣了。
他味如嚼蜡的咀嚼着食物然后咽下,抬头打量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冰雨的幽蓝光泽衬托下,他看上去像是鬼片主演——可谓兢兢业业,不顾形象的那种。眼睛下方的黑色阴影像是某种奇怪的妆容,额头上的血迹刚刚被洗掉,伤口痒痒的怪不舒服。那是他在躲避一截突然从墙壁刺出的骨刺时留下的,如果当时他慢了片刻,留下的就不是这么一道伤疤而已了。
“软柿子啊,”黄少天拧开水龙头,捧了一捧水,用力浇在脸上,冰凉的水珠从下巴上滚落,砸在洗脸台上,然后他笑了笑,“还真是,好捏吗?”
这个空间之内,最大的敌人不是那些蠢蠢欲动的白骨,也不是无处不在的尸鬼,甚至不是操控这一切的人,而是……时间。
黄少天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困在这个地方多久了。
起初他只是不知道时间,手机的时间被定格在了十二点整的那一刻。但是黄少天接下来就发现了不对。
他随手在餐厅拿走的食物,一段时间后会重新出现;拧开没有关上的水龙头,也会在一段时间内自动关上;甚至毁坏的东西,也会复原。
借助手机的计时功能,黄少天最终确认了,这个间隔是是二十四小时,每隔二十四小时,这个空间内的一切都会复原。
可笑的是,就连手机电量都被这个规则所绑架,黄少天现在都用不着充电。哪怕在最开始发现这件事的恐惧和愤怒中摔碎了无数回,他的手机也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后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的口袋里,电量守恒。
在这个空间内,他不愁吃的,因为吃完又会再出现;不愁穿的,撕烂的衣服二十四小时后又恢复完整;更不愁睡,嘉茂上百个房间他爱睡哪个睡哪个,是裸着睡站着睡一边唱歌一边睡都没人管。
还有打不完的架。
嘉茂内并不是只有他和不知所踪的老叶,还有尸鬼。而托这个回归原点的福,黄少天斩杀的每一只尸鬼,都会在二十四小时后复活,成功在某处潜伏下来,等黄少天到来的时候,亮出獠牙。
他已经放弃了记录时间,即使写下或者用手机记录,二十四小时之后又会消失。
甚至连他自己都变成了这个空间的一部分,哪怕他半个身体被捅穿,二十四小时后,都会恢复原状。
唯一让他觉得自己有所区别的,只有他的记忆和感受。受伤的疼痛提醒他仍旧是区别于这一切的,他甚至有点挪不开注意力,观察自己的伤是如何出现,如何疼痛,如何消失。
胡乱的理了理乱糟糟的头毛,黄少天把脏衣服再次套上,走出了浴室。尸鬼已经不再抽搐,安安静静的回归了它应该存在的状态,但是黄少天知道,明天它又会再次复活,在某一面墙后等着他。
但那至少也是明天的事了。
他抬脚把尸鬼踢出了阳台,就像那是个无关紧要的垃圾,然后来到了卧室,大模大样的在柔软的床上躺下,连鞋都没脱。这是他得来的经验和教训,在这个空间里,睡觉的时候绝对不要脱衣服或者鞋子。
但他睡不着。
手机被翻开,黄少天熟练的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他忐忑又紧张的听着那头传来的声音。
“喂,老叶吗,我是少天啊。”
“我挺好的,话说你在哪儿啊,我都找不到你。”
“你有听我说话吗老叶,有吗有吗,喂,老叶,听我说话。”
“老叶……”
“你在哪儿呢……”
“老叶……”
黄少天住了口,呆呆的抓着手机,望着天花板,最终放开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方,信号一栏里,一个格子都没有,扬声器里传来微弱的忙音,沙沙响着。
疯狂的眷念像是他身下不知道多少层楼里缓慢挺进的白骨,无可抑制的生长着,直到涌了出来。
真厉害啊,黄少天默默的想着,那感觉就像他第一次主动释放他的领域,被困锁已久的风终于冲开了禁锢,在厚重的石壁上凿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它们从洞里汹涌而豪迈的冲出,疯狂,又热烈。它们穿过万里的平原,穿过雾岚涌动的峡谷,穿过晴朗的天空,看见一切。
他就是如此的想念着叶修,想念叶修的手,想念叶修的笑容,甚至他身上的烟味,还有眯起来的眼睛,想念他的一切。
叶修就像陪伴他的风,他无法摆脱掉他,更不愿意摆脱。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人是怎么叫他的,无数次在脑海内模拟出叶修叫他的声音和样子。
叶修总是叹一口气,喊他:少天。
几秒之后,他的手伸进了裤子,握住自己变得无比硬挺的器官,喉咙里涌出一声微颤又充斥着欲望的低沉呻吟:
“老叶……”
手机屏幕终于暗了下去,只剩下床上疯狂、绝望、兴奋,而又无声颤抖的身影。

评论(16)
热度(206)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