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四十六】全职/叶黄

老实讲最近蛮心塞,状态也不好,写得也比较胡乱,细节部分很不好。全职最近实在是有点让我感到难堪。

感谢几位陌生朋友的安慰。

————————————


【四十六】

 

夜晚的嘉茂灯火通明,回廊般的构造往下看去,金色的灯光螺旋而下,最底下的蓝色泳池安静得不起涟漪。

气氛实在有些安静得不像话,黄少天忍不住犯困,咖啡也没济事,脑袋忍不住一点一点的往下磕,叶修前面脚下一停,黄少天就结结实实磕在他背上了。

“喂,”叶修叹口气,“你行吗?”

“别小看人啊,”黄少天甩甩脑袋,含糊答应了一声,“过会儿就好了。”

叶修叼着烟看他:“最后那盒饺子怎么了?”

“啊?”黄少天没成想,叶修这会儿还惦记着那个答案呢,随口答一句,“黏在盒盖上了呗。”

“嗯,跟你现在眼皮子似的。”叶修笑。

“靠。”黄少天无语。

走了一会儿,黄少天忽然问:“你是不是早知道答案了。”

叶修脚下一顿,黄少天这回没撞上,及时停下了。

他就看到叶修对他看了一眼,好像很有深意,又好像是随口回答他这个问题:

“是啊,早知道答案了。”

……

……

黄少天在战斗上经过叶修和孙哲平手把手的亲身掩饰,勉强能够算上老练,但是在其他方面,还不如任何一个在联盟实习的新人。

比如现在,他就弄不清楚叶修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在各个楼层转是什么情况。

“我说老叶,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在做什么,”黄少天跟在叶修后头,习惯性的抱怨,“你这样没头没脑的转半天了,都看了些什么啊?我说现在都几点了……”

叶修闻言,稍微一怔。

“老叶?”

“你刚才说,几点了?”

黄少天莫名其妙:“不是,我问你几点啊,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咱俩就不要玩这种你问我我问你的把戏了好吗……”

“不是,”叶修打断黄少天的喋喋不休,“我问你几点了?”

黄少天看叶修的目光有些奇妙,但叶修略微有些焦躁的样子,让他觉得这会儿还是闭嘴的好,于是摸出手机。

“现在是……”

手机的荧幕上,十二点的数字时钟分外醒目,可是黄少天立刻觉得不对。

十二点整,一分一秒不差。

“迟了还是早了?”他扭头问叶修。

“着道了,”叶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果断抬起一只手,揪住黄少天的衣服,在黄少天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轻松拧断了最近的一间房的把手,把他甩了进去,“待着,别出来。”

叶修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黄少天这才发觉,明明应该是满客的酒店,这间房居然是空的。

寒意慢慢爬上黄少天的后背,好像阴影中潜藏着张开巨大口器的猛兽,粘稠而致命的毒液顺着毒牙滴落。

外面传来巨大的古怪声响。

“我靠,说来就来,要不要这么狠。”黄少天果断合上手机塞进口袋,黑暗的房间内,蓝色幽影一闪,冰雨出鞘。

叶修让他躲在房内,但黄少天绝对不是将自身安危赌在叶修身上的人。

他信任叶修,但他不会让叶修自己一个人去冒险。

他也是有成长的,比起躲在叶修身后,他更愿意用同样的姿态,站在他的身边。

黄少天按住冰雨,蹑手蹑脚的走过长廊,崭新的地毯消去了声音,头顶的灯光危险的闪灭着,有些和嘉茂的全新配备明显不一样。

领域。

黄少天第一时间就断定,这并不是嘉茂。他在叶修近似闲聊的口述中,对于领域的类型和特征有了认识,那是将个人能力发挥到极致的外在显化。弱一点的,也就是气场强大一些,强横的,已经是近乎独立空间般的存在。

不知道是什么人,悄无声息的张开了巨大的领域,将他和叶修两个人吞没了进去!

连续用冰雨捅开的房间都是空无一人,眼下这座“嘉茂”,剩下的只有他和叶修两个人。叶修不知去了哪里,黄少天毫无头绪。

但他可以追索。

黄少天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

衣角无风自动,体内的力量急不可耐的挣脱束缚,要将一切收归眼底。他再度睁开的时候,眼瞳中白色的雾气翻涌着闪现,看见的强大感知第一时间铺开……

然后他捂住了眼睛,闷哼一声。

突如其来的剧痛好像眼珠被针刺中,黄少天脸色惨白,如果不是背靠墙壁,没准直接跪倒。

能力展开的刹那,他没能看见叶修的去向,而眼前铺开的密密麻麻的线条,差点让他失明。

“靠,什么鬼东西!”

黄少天气喘吁吁的咒骂一声,揉了揉眼睛,生理上的痛感尚未消退,火辣辣的刺激着他的神经。眼前的一切变得好像有了重影,晃得他头晕目眩。

他在刹那间看过了整个嘉茂,却只看见空气中密密匝匝不可计数的光一般的线条,而叶修不知所踪。

黄少天喘了口气,郁闷的趴在中庭的玻璃围栏上,往下看去,不经意间看到了异样的一幕。

巨大的室内泳池上,淡淡的涟漪扩散开来。

黄少天一怔,然后倒吸一口凉气。

“不会吧……”

几秒钟之后,他爬过玻璃围栏,小心翼翼的找到了落脚点。

脚下堪堪够他站住,稍微移动就会直接掉下去。泳池的蓝色光晕在此刻鬼气森森的嘉茂内显得深不可测,不可避免的恐惧袭上心头。

“老叶我要死了你可得,”黄少天面色惨痛的咽下一口唾沫,“你可得记住我。”

然后他纵身一跃。

惨叫声尚未收尾便被吞回了喉咙,黄少天挣扎着浮出水面,一时看不清东西。

“黄少天?”

还没来得及抹去脸上的水,黄少天手腕就被狠狠的钳住,一把拽上了岸。

“卧槽哎哟哟哟哟疼松手啊!”

叶修大怒:“你来干什么!”

黄少天更怒:“你把我一个人丢那儿么!说好带我来的呢?你带我来的意义呢?”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片刻,叶修叹了口气。

黄少天知道这是默认了。

“怕了你了。”叶修低声道。

“怕我干嘛啊我又不吃人,”黄少天心里还挺美,左右打量一下,“这是谁的领域啊?”

“不是领……”

嘉茂中庭的玻璃天顶忽然一暗,月光被云层遮住。

两人一怔,几乎同时跳起,无声滑出几米的距离。

嗤的一声,白骨从地面冒出,正是叶修刚刚站立的位置。森白的骨刺像是竹笋,密密麻麻的从地上钻出来,形成一道屏障,将两个人分隔开来。

“老叶!”黄少天急了,下意识抄起冰雨就要去砍。

“别过来,”叶修警告道,迅速向后退去,“想办法回去!这不是领域,这是埋……”

叶修的声音终于被疯狂生长的骨刺所淹没,让人牙酸的摩擦声如同步入蝉的巢穴。黄少天倒退几步,面前大大小小的骨骼已经生长到了两层楼的高度,并且仍未停止,遮住了他的视线,也遮住了叶修的身影。

以骨刺为界,整个嘉茂被分成两部分。

黄少天没有愤怒的去砍削白骨,这森然又冷冽的东西,目的就是要分开他和叶修,那么,找到操纵它的人,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打破僵局。

月光终于穿过了移动的云层,透过嘉茂高高的玻璃天顶,重新照入泳池和周围。

可是冰雨幽蓝的剑光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与之同时,黄少天的身影也退入了黑暗之中,再不见踪影,只剩下森白的骨骼,像是疯长的树木,迅速填满了整个中庭。


评论(8)
热度(164)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