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四十五】全职/叶黄

泳池play

————————————

【四十五】

黄少天觉得叶修其实就是想换个地方,换个方式躺着,而不是正经查查问题。
比如现在,叶修就穿着一条大花的夏威夷短裤和白T恤,躺在泳池边的白色躺椅上,优哉游哉,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百无聊赖。
“老叶。”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的躺椅上。
“嗯?”叶修从鼻子里哼出的一声都像是似梦非梦,半睡半醒。
“你到底干什么来了?”黄少天不满,“你这完全是度假啊。”
“哎哟,被你发现了,”叶修惊恐的抓起旁边小桌上的一杯果汁,狠狠的吸了一口,“你要举报哥吗?”
黄少天不说话了,觉得肝儿疼。
“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叶修又感叹。
“靠靠靠你还有完没完了而立之年都没到装什么大半蒜,”黄少天终于崩了,丢给叶修一个嫌弃的眼神,“倚老卖老!”
泳池里的人不多,但也有那么零星几个。经过加热的池水不冷,温和得很舒服。
黄少天不想下水,他也实在琢磨不明白,那水都是泡过死人的,怎么还有人游得这么起劲。
叶修看出黄少天的想法,说道:“别瞎想,想玩去玩啊,那水肯定换过的,你怕什么。”
“谁说我怕了啊?”黄少天一蹦三尺高,又有点鬼鬼祟祟的问叶修,“老叶你看出什么了没?”
叶修居然还真答应了一声。
“靠,你进来不什么都没做么,”黄少天鄙视的看了看叶修,又把眼珠子从叶修的腿上挪开,盯着大老爷们儿的毛腿看真是不够膈应的,“你看出什么来了?”
“全都是围绕水的啊,”叶修冲那蔚蓝色的漂亮泳池指了指,“你没发现么?”
“水?”黄少天疑惑,确实,两个保安死在泳池里,“可是那个被电死的没水啊?”
“所以说就是个猜想,也不一定准确,”叶修想了想说,“要不咱们下水看看?”
一提这个黄少天就鸡皮疙瘩满身,这根本不是洁癖不洁癖的事儿,换个人,要在死过人的床上睡一把,谁乐意?
叶修倒是真疑惑:“你不会游泳?”
“靠,本少可是咱们宿舍唯一的运动健将好么,不就是游泳,你……叶修你妹啊!”
黄少天牛皮还没吹完,就被叶修冷不丁一脚丫子踢在脚踝上,力倒是没多大,可是叶修多贼精啊,这一脚下去,黄少天晃了两晃愣是没站住,往后径直砸进了泳池里,砸得是飞珠碎玉。
“卧槽!”黄少天赶忙浮出水面,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气到不行。
叶修含着笑看他,还问:“怎么样,感觉到什么没?”
黄少天有心给他一下,又想想,置这个气真不值得,于是干脆的一甩脑袋,一头扎了下去,留下一个屁股在水面对着叶修。
“不理哥啊,”叶修有点遗憾似的,在泳池边蹲下来,“真生气了啊?这么小心眼儿,找不着对象的啊。”
黄少天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感觉自己像个金鱼。
简直毫无反省!
让老叶得意那还得了,黄少天不动声色,看叶修就蹲在泳池边上,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觉得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
孙哲平都认可了嘛,机会主义,可不就是这时候往外窜坏水呢?
水面波涛翻涌,一双手窜出来,准确抓住了叶修的脚踝,不等他反应过来,黄少天就仗着看见超人的生理素质,硬是把叶修拽下了水。
叶修好歹也是个一百多斤的大男人,冷不丁砸进泳池里,整个人都是懵的,更不用说下水姿势不对,直接像个秤砣一样倒在了黄少天身上,两人八爪鱼一样纠缠着,好在黄少天反应快,拽着叶修的胳膊往水面上抬。
“哈哈哈哈哈哈哈……”忍了几秒,黄少天终于还是没忍住,笑得不能自已,“嗝。”
“你能别笑出那杀猪一样的声儿么,怎么跟老魏似的,”叶修无奈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啧,都湿了。”
“湿了就脱了呗,大老爷们儿磨叽什么啊。”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拿眼睛瞧叶修,白T恤打湿后的遮掩效果无限逼近零,就算叶修和韩文清孙哲平的身材差着从苏州小巷到第五大道那么远的无数条街,那也还是改变不了整个儿一他妈的羞耻play的事实。
何况叶修现在人整个贴在他身上,他都觉得自己能从泳池的水里精准的分辨出属于叶修的体温来。
“可我不会水啊。”叶修揉揉太阳穴,感觉自己很无奈。泳池看着不深,但那是光折射后的视觉作用,他勉强才能踩到底,往下一看就看到黄少天两条腿在那儿晃来晃去的,眼晕。
“老叶。”黄少天用胳膊拍了拍水,砸得啪啪响。
“嗯?”
“我教你啊。”
叶修懒洋洋的挂在黄少天身上:“不学。”
“不学就把你扔深水区,”黄少天煞有介事的吓唬叶修,“男人不会游泳怎么行啊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叶修一挑眉:“哟,威胁哥?出息了啊?”
“谁让你下水跟个鱼雷似的。”黄少天说着说着想笑,和老叶一块儿游泳说不定还能教教他,自己总算某方面强过叶修这事儿带给他的成就感糖浆似的往脑子里窜,咕嘟咕嘟的,根本憋不住。
叶修继续负隅顽抗。
“你让我想起一个笑话。”黄少天忽然说。
“什么笑话?”
“人家摔倒了都是,‘哎呀我摔倒了,要抱抱亲亲举高高才能起来’,”黄少天有点儿绷不住笑,表情好像活生生吞了一斤秋葵,扭曲得不行,“你是‘哎呀我摔倒了,算了哥就躺这儿了’。”
“呵,哥是要抱抱的那种人?”
“那我松手了啊?我真松了啊?”黄少天一边声色俱厉的恐吓,一边暗搓搓把叶修往水更深的地方拖。
叶修的负隅顽抗实在是抵抗不过黄少天的嘴炮,最后只能嘟哝一句,认命的把湿透的T恤扒了丢在躺椅上,开始跟着黄少天学游泳。
片刻之后。
“哎哟我说老叶你怎么老同手同脚的,不是这样,胳膊这边,懂?”
“哈哈哈哈哈你那是狗刨还是什么啊我要拍照了啊!”
“那边水深啊快回来,卧槽你还越飘越远了!”
黄少天没觉得这么心累过。
叶修为什么是旱鸭子他可算明白了,这个人哪怕勉强学会了游泳,也跟趴在水面没什么区别,一眼看去都是飘着的,黄少天脑子里甚至都响起了小小竹排的背景乐。
眼看着叶修要糊里糊涂往深水区飘去,黄少天淡定不起来了,一个猛子扎过去,拽住叶修。
叶修还疑惑的看他。
“看什么看啊你都飘远了,待会儿淹死你。”黄少天没好气。
叶修一点自觉都没,还觉得挺好笑:“现在是谁当度假来的,嗯?”
黄少天理直气壮:“上梁那什么,下梁那什么呗。”
“行了啊,”叶修拍了他脑袋一巴掌,“差不多得了,待会儿去转转,赶紧去洗洗。”
黄少天简直欲哭无泪,做什么事认真是好事,可他本意是什么来着?哦,吃吃老叶豆腐,结果他居然正儿八经的教人家学起来了,等他心满意足的过了这把为人师表的瘾,发现叶修都上岸了。
在更衣室洗了洗,又去自助餐厅吃完了高级自助,黄少天把自己往嘉茂的豪华大床上一扔,心满意足。
游泳很消耗体力,何况他的精力都花在如何教会叶修游泳上了,一吃饱喝足放松下来就觉得浑身发酸,这时候天色将晚,困意如同潮水弥漫上来。
眼皮子打架到半晌,脖子后边忽然一烫,黄少天立刻从床上蹦起来。
等他看清是什么,忍不住爆了粗。
“靠!”
叶修似有所思的看着他,手里抓着一瓶罐装咖啡。
“醒神儿了没?”叶修把咖啡放在他手里,“喝了。”
“喝这干嘛?”黄少天抓抓头发,还是有点困,“待会儿晚上睡不着觉。”
叶修啧了一声。
“睡什么觉啊,”叶修指尖亮起淡淡的光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啊。”

评论(6)
热度(188)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