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四十四】全职/叶黄

蓝河上线。

————————

【四十四】

嘉茂装修确实豪华,但并不过时土气。一楼的接待大厅里,没有那些高耸的立柱和泛滥的大理石,而是巧妙的利用承重墙和装饰墙分割开了几个区域,整体偏木质的材料和暖色系的灯光,不过分暗哑,也不刺目,而是显出一种柔和与舒适来。
黄少天琢磨着,这里一晚上的价格,他起码得吃两个月的泡面,可能还得倒找。
“没事儿啊,”叶修笑笑,“咱就问问。”
叶修也不啰嗦,径直绕到了前台,敲敲桌子,咳嗽了一声。
前台的小姑娘吓了一跳,骤然看到警服版的叶修,不知所措。
黄少天有理由相信,这个加成是警服带来的,如果是叶修平时在兴欣的穿着,铁定被人赶出来。
不过嘉茂方面反应也十分神速,也许是最近经历这种事太多,对叶修这身警服打扮的人上门也不意外,还专门派了个经理来。
“你好。”
经理看着蛮年轻的,人也很温和,有做生意的样子。
“许经理。”叶修扫了一眼名牌,上面写着许博远三个字。
“叫我小许就好。”许经理微笑着伸手。
“叶修。”
叶修是装作公安人员来的,虽然他确实是挂了个名,但那都是为了合理合法的把兴欣插进这个系统,真的替警局跑腿的次数有限,黄少天有点担心他露馅。
这简直太可能了,叶修是什么人啊,打打架不在话下,这种套瓷的事简直不够他凑合的。
黄少天很能急人之所急,迅速插入了许经理和叶修中间,不动声色的岔开了叶修即将和小许经理握在一起的手。
“哎经理小哥你很年轻啊,”黄少天兴致勃勃的握住了经理的手,“贵姓啊?”
“……免贵姓许。”经理小哥笑了笑,觉得这个人有点不太对劲,他刚不是自我介绍了么?
“哎那全名呢全名呢,我说你们这里这么大,不会就你一个人看着吧?不会吧?虽然是有些……啊这个事故,但是不至于就请了你一个人吧?喂老叶你捅我干嘛?”
叶修不动声色的把胳膊肘从黄少天的腰上挪开,对许经理笑了笑:“新人,太活泼了。”
“谢谢,”许经理倒是蛮客气的,还认真回答了黄少天的问题,“全名许博远,叫我小许就好。”
“小许啊,知道我们干嘛来的吗?”
许博远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死人的事情吧。”
这就是肯定而不是反问了。
“哟,很上道嘛,”叶修高高兴兴的一拍巴掌,“你们老板准你们私下说?”
“其实说不说也就是那么回事了,”许博远无奈的笑笑,“叶警官,这种事不是瞒得住的吧?”
“嗯,还真是,”叶修点点头,“不过咱们其实也不是什么正经警察,既然小许同志这么坦诚,那咱们也不瞒着了。”
叶修指指黄少天:“其实他不是新人警员,我也不是查案来的。”
“那你们是?”
叶修对他笑笑:“你相信有鬼么?”
黄少天吓了一跳,没想到叶修竟然真就这么说了出来。
不愧是嘉茂的经理,许博远沉思了一会儿,没有选择报警,当然更有可能最近的警就是叶修这货。
“我能说我,”许博远叹口气,“我不知道。”
“嗯,正常人都是这样的,”叶修浑然不觉这话有什么不对,“但是你是疑惑的,对吧?”
许博远不说话。
嘉茂的设备他最清楚,几乎是什么好就用什么,事前事后也经过了检查,不存在出安全状况的可能。
就算电击和坠楼是意外,两个大男人又是怎么在半夜淹死在泳池里的?
叶修看了许博远片刻,忽然出声道:“行了。”
许博远看他。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配合我们,”叶修指指自己和黄少天,“另一个是当做这事没发生过。”
“我……”
“你要是当做这事没发生过,我们也会用别的法子,但是希望你不要说出去。”
“我要是不配合呢,”许博远想了想,对面前这个人实在没什么信任感,“你们怎么查?”
“那就说你们酒店有卖淫活动呗,哥来探探底。”叶修面不改色说道。
“靠!”许博远吓了一跳,“叶警官你可别乱说!”
“但是看在你这么坦诚的份上,这种大杀器咱们就私下说说,啊,私下说说。”叶修安慰的拍拍许博远的肩膀。
谁知道小许经理还拧上了。
“那,我要是说,咱们酒店根本没有这样的事呢?”
“那也不一定是你们酒店组织的嘛,”叶修故作严肃,“也可能是外来,啊,这个务工人员,无授权借用你们的场地嘛,哥来给你们提个醒,多乐于助人啊。”
这人简直不能好了,黄少天心想。
“那要是真是我们酒店组织的呢?”许博远盯着叶修。
叶修高兴的一拍巴掌:“那正好可以吓吓你们嘛。”
黄少天捂住脸,简直不忍再看。
小许经理和叶修的段位差简直是新手和终极Boss,Boss血厚防高,尤其是脸部,小许玩家一通连击打出来,却根本扎不掉血。
这不能怪小许经理不给力,按照他对联盟的了解,能够在言语上打败叶修的,只有林敬言那种人,叶修鬼扯的时候微笑着回一句“是吗”,根本不给叶修借题发挥的机会。
“好吧,”许博远屈服了,“那你们要怎么查?”
“这个嘛,”叶修抬头看看天花板,忽然回过头看一眼黄少天,“要不咱们先住住?”
黄少天一愣:“啊?哦……住住就住住!”
……
……
叶修到房间就把衣服脱了,领带随手甩地上,黄少天踩到差点绊个跟头。
“你怎么不穿了?”黄少天疑惑。
“谁穿那个,这不是掩人耳目吗,”叶修头也不抬的套上牛仔裤和T恤,又套了件套头衫,“行动不方便,穿那个纯粹是任务要求。”
“你们联盟管得可真宽,不是我说,有必要连衣服都规定么,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你也是其中一员啊少天大大,”叶修往桌子前一坐,迅速打开了电脑,“再说,你是没去过霸图。”
“霸图怎么了?”
“霸图有张新杰和老韩啊,”叶修想了想,“那叫一个标准,什么都有标准,简直不让人活。”
黄少天想想,好像确实是,然后又看看那张宽大的床,心想你也挺不让人活的。
“我说。”
“嗯?”
“你进来都没怎么说话啊,”叶修摸着下巴看黄少天,忧心忡忡的,“不是傻了吧。”
“滚滚滚滚滚,你才傻了呢,我这叫低调,低调你懂么,谁像你似的一进门就抖这么多料啊,回头人家给精神病院打电话怎么办?”
叶修四仰八叉往柔软的大床上一躺,伸了个懒腰:“怕什么,让小江给他洗脑呗。”
黄少天:“……”
叶修爬起身,从背后一巴掌拍在黄少天背上。
“我去,老叶你干什么呢!”
黄少天被他这一巴掌拍得龇牙咧嘴的,怒视叶修。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慢吞吞道:“其实,你还是紧张吧。”
“……”
“别害羞啊,哥当初第一次接任务,也挺紧张的。”
“你还会紧张?”
“是啊,手抖得烟都没点着,”叶修神往的出了会儿神,然后冲黄少天比了个大拇指,“这一巴掌就当哥给你鼓劲儿了啊,多了没有。”
黄少天张大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原来叶修也有这么……活泼的一面,让黄少天心里很复杂。
“你,不会就打算在这儿睡一觉吧。”黄少天突然很担心这个。
“当然不,”叶修严肃道,“咱们打游戏怎么样?”
“……”
“开个玩笑啊少天大大,你这话少得哥都不习惯了,”叶修站起来,“不如去实地看看如何?”
“哪儿?”
“泳池。”

评论(3)
热度(134)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