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老韩》全职/韩叶

先声明:老韩同志不是恋童癖,也没有找代替品这种自欺欺人的意思
有原创人物,勿较真

——————————

韩文清站在校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虽然什么也没做,可是只要他往那里一站,就让人退避三舍。
放学时间到了,韩文清虽然没张新杰那种掐着点的习惯,但也是个遵守时间的人,说好了这会儿来接人,就不会错过点。
小学放学的时候跟非洲角马迁徙似的,乌泱泱一大群往外窜,外面等得不耐烦的家长翘首以盼。
韩文清身边没家长,更没小孩儿敢往这边窜,顿时显得鹤立鸡群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慢吞吞又像是没睡醒的小脸就蹭到韩文清面前,韩文清看着小孩儿那张脸,心想不知道是他自己走出来的还是被人潮硬挤出来的。
“老韩你忙完啦。”小孩儿仰头看着韩文清,伸手过去抓他的手。
韩文清握住小孩细嫩的手指,回答道:“嗯。”
想了想,他又问:“作业带回来了吗?”
“带了,”小孩狡黠的一笑,左看看又看看,“老韩接人最好了,咱们出来都不堵。”
是不堵,韩文清开道,就算前头在打仗都得先暂停等爷俩过去。
可是放学的人潮没拦住爷俩,别的东西给拦住了。
“老韩,我想吃冰激凌,”小孩可怜巴巴的看着韩文清,又看看学校旁边卖冰激凌的冰柜,再回头看看韩文清,“可以吗?”
“再吃跟你爹一样,长大了一张胖脸。”
韩文清这句话纯属一时口快,说出来就心知要不好。
果然,小孩儿脸上笑嘻嘻的表情立刻就变了,小嘴也瘪了下去,看着韩文清有些僵硬无措的脸三秒,哇的一声哭了。
“老韩你欺负人!”
一个大男人大庭广众之下把个小孩弄哭了,要换一个人非得尴尬到死。可是韩文清应付起这小子来还是很有经验的,于是迅速板起脸来:“哭什么哭!”
旁边的人看着,都觉得这小不点的家长有些过分,哪有这么凶小孩的,顿时义愤填膺起来。可是看着人家那长相和气质,还真没人敢过去打抱不平。
倒是小孩自己,抹了把泪珠子,理直气壮的说道:“老韩你又凶我!”
韩文清叹了口气,揉揉小孩的脑袋:“没凶你,男孩子不要哭。”
“那我不哭你给我买个冰激凌呗,”小孩抽空从手指缝里看韩文清,“你要给我买个冰激凌我就原谅你了。”
卖冰激凌的老板对这样的情景倒是熟悉得不得了了,笑着看这一大一小,知道输的那个肯定是大的。当初他也是吓了一跳,他就没见过来接小孩的大人有长得这么凶神恶煞的,听说还吓哭过别的小朋友。也就他自己家那个从来不怕,不仅不怕,还动不动蹬鼻子上脸,恨不得呼风唤雨的,回回都得逞。
韩文清叹口气,走到冰柜前问他:“要什么味的?”
“香芋,”小孩想了想,又摇摇头,“巧克力的,要不还是香芋,哎呀我也不知道,要不老韩你帮我挑一个得了。”
“那就巧克力的吧,”韩文清果断下了决定,“待会儿回家吃饭的时候不许不吃饭。”
小孩儿用力点头:“嗯!”
“叶青你怎么变脸得这么快,”韩文清给了钱,掏出纸巾伸手抹了抹小孩脸上还没干透的泪珠子,把冰激凌递给他,“不知道羞。”
“胡说什么啊,哪个小孩儿不哭啊,”叶青还蛮头头是道的,这会儿拿了冰激凌也不哭了,抱着不撒手,任由韩文清的大手抓了纸巾在自己脸蛋上擦来擦去,“老韩你幼不幼稚。”
韩文清忍不住笑。
叶青年纪小,但说话实在是跟叶修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词儿一套一套。本来韩文清还担心他这么小年纪就会耍滑头玩无赖,这么下去迟早得长歪,但是看久了就发现,叶青其实也就会对他耍耍赖,其他时候,比很多同龄人都懂事。
用叶修那货的话说,能宠就宠着呗,干嘛不宠着,哥乐意。
韩文清认可,那当然得宠着。
而且,他不想承认,叶青对他撒娇这事,其实让他蛮高兴的。
不过韩文清宠归宠,也绝对不是惯着孩子臭毛病的那种家长,他不缺钱,但叶青几乎从来不打车,上下学都靠走路,韩文清给陪着,早晨还有晨跑,一日三餐也准时得很。小孩吃零食了不想吃饭,韩文清从来不管,但过后肚子饿,他也不理,爷俩一块儿饿。
韩文清的教育方法称不上成功,他一个北方爷们儿,也确实不擅长什么循循善诱的路数。但好在叶青明白事理,偶尔和韩文清赌赌气,但娇气这种事,基本和他不沾边。
“老韩你要吃吗?”叶青舔了半天冰激凌,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把被舔没了形状的冰激凌往韩文清面前一戳,好在他俩海拔落差太大,不然韩文清要给他糊一脸。
“不吃,”韩文清摇摇头,心里还是有点暖,“别弄衣服上了。”
“哦。”小孩砸吧砸吧嘴,觉得有些可惜。
……
……
韩文清第一次看见叶青是在自己退役的时候。
十二赛季的他状态已经大不如前,这不是凭经验和节奏可以弥补的事情。但他没什么好遗憾的,这本来就是电竞的常态,韩文清不是自怨自艾的那种人。
霸图的战斗将由张新杰和宋英杰延续下去。韩文清期待着霸图新的发展,而张新杰也日益充分的发挥着他的才能,作为战术核心和指挥,在竞技场上指挥着霸图赢下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韩文清觉得是时候宣布退役了。
这是个令人伤感的消息,韩文清作为初代选手,走过了整整十二个赛季,而现在,他选择把担子放下来,用另一种方式继续关注着荣耀。
需要他前进时,他一往无前;在他决定退身时,也毫无犹豫。
韩文清退役的新闻发布会,无数坚毅的霸图粉丝落泪。他们深刻记得,面前这个坚毅的男人,几乎是荣耀的象征之一,更是霸图的象征。
另一个有如此地位的选手,则是同样是初期的叶修。
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的恩恩怨怨,伴随着荣耀的征程起起落落的持续了这么多年,他们的操作者却相继迎来了退役,霸图粉丝们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是无奈,也是遗憾。
韩文清扫视了整个霸图会场,楚云秀、李轩、吴羽策、唐昊、邱非、杨聪、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几乎所有在役甚至退役的全明星选手都来了,他们在场上是对手,在场下是朋友,在这样的时刻,为霸图的队长表达了敬意。
荣耀此刻不仅仅是比赛,更是一种情怀,一种精神。
韩文清不动声色的看向会场一侧,兴欣来的人是……
苏沐橙。
韩文清不意外,叶修从来都不喜欢出现在媒体之前,何况退役之后。他指望那货会来,真是想多了。
只不过,韩文清也觉得,这个时候,或许没有人比叶修更了解他,所以他有些遗憾。
最后,他的视线定格在轮回的孙翔脸上。
对于孙翔拿走了一叶之秋,韩文清没有什么阴暗的想法,嘉世的事情早就成了故纸堆,现在去追究,那不是韩文清会干的事。他对孙翔本人也没有什么负面的看法,或许曾经的孙翔不够成熟老辣,但凭着出色的操作,孙翔就有足够的资格去使用这个角色。
况且孙翔正在学习和成长,他不再是那个骄纵又有些幼稚的孩子,而是一名合格的竞技选手。
但韩文清始终记得全明星周末上的那一记龙抬头,属于叶修的龙抬头。
叶修的传奇在那两个赛季前后到达了巅峰,他率领着一支从网吧走出来的草根队伍,击败了包括霸图在内的所有强队,最终夺得冠军,然后退役,却以领队的身份,率领中国队在国际上斩获了冠军奖牌。
韩文清走神了。
从不放过任何细节的张新杰不动神色的接过了他的话筒,回答记者的问题。韩文清微微点点头,对自己的副手表示感谢。
即使再热闹,这也是个送别的仪式,霸图的粉丝们或许舍不得韩文清,却也不得不放手,就像韩文清自己对荣耀一样。
待会儿还有送别聚会,韩文清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却也不像叶修那样老想着躲。结束了退役的发布会,他便顺着选手通道离开了会场,准备去参加俱乐部订好的酒席,却没想到早就有人在俱乐部外面等着了。
那人对霸图主场还挺熟。
“哟,老韩。”那人笑着开口。
“叶修?”韩文清皱眉,有些意外。
叶修远远的站在通道里,用久了的日光灯管光线不再那么明亮,照在叶修前面的一大段路上,看不清他。
韩文清心里有一点高兴,但他面上不会显出来。
韩文清看着叶修有点困倦的脸,心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人有过分的关注了呢?
是他在键盘上敲打的样子,还是一叶之秋在战场上冲杀的雄姿,还是在霸图俱乐部绝对不会有,但在这人身上永远不会缺的缭绕烟味,还是他冲台下霸图粉丝拉仇恨时候贱兮兮的笑脸?
或许是,或许不是,韩文清分不清楚。
叶修就是突如其来的大雨,来得快去得快,但他总感受到那氤氲的,挥之不去的感觉。
但是韩文清少见的情绪没有持续多久。
韩文清没想着,就连搞新闻这种事,叶修都是永远走在所有选手前头的那一个。
叶修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胸口传来细碎的空鸣,让他捏紧了拳头又松开。
“结婚了?”韩文清问。
“是啊,”叶修点头笑笑,“家里催得紧。”
韩文清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看了看还是个婴儿的娃娃。
“怎么没说?”
叶修嗤笑一声。
“这事儿有什么好说的,”他煞有介事的问,“不介意帮我抱一会儿吧?”
韩文清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叶修把孩子劈头盖脸的拿了过来。
他长这么大,就没抱过孩子。被叶修一扔,心慌到不行,手脚僵硬的接过,学着看过的抱孩子的姿势,把小孩抱在怀里。
“老韩你行不行,”叶修似笑非笑的看了韩文清一眼,“你居然也会慌。”
韩文清明智的没有和叶修掰扯这个。
“孩子他妈呢?”
这话说出来,韩文清自己都觉得别扭。
“没来,”叶修弹弹烟灰,看了韩文清一眼,“老对手来看你退役,不高兴?”
韩文清没说话。
半晌,才说了一句。
“有什么可高兴的。”
“是,”叶修点点头,忽然叹一口气,“要能够继续打下去,那该多好啊。”
“不能打也要继续下去。”韩文清生硬的说。
叶修看了韩文清几秒,韩文清毫不示弱的对视。
“的确,”叶修忽然伸手,从韩文清手里抱走了小孩,单着一只胳膊朝韩文清挥了挥手,“再见啦,老韩。”
好像他特地跑过来,就是为了和自己的老对手说这么几句话。
韩文清愣了愣,看着叶修转身就走的背影,忽然问道:
“他叫什么?”
叶修回过头,怔了一下,然后笑起来:
“叶青,青色的青。不错吧?”
……
……
韩文清再看到叶青的时候,小家伙已经会走路了。
叶修叼着烟没点,站在霸图俱乐部外面,连个口罩都没带,靠在行李上吊儿郎当的样子,让韩文清心里一阵莫名的生气。
“老韩。”叶修看到他,笑了笑,朝他挥挥手。
“为什么在这儿,”韩文清皱眉看着叶修,有些佩服这人的胆大包天,“不怕被霸图粉丝打死么。”
“你都退役了粉丝们还那么讨厌哥啊,”叶修大咧咧的一摊手,“哥也不认识路啊,这不让你来接我,想了想,就霸图俱乐部最好认啊。”
叶修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再说,都多少年了,谁还认识我啊,前阵子黄少天因为一个荣耀萌新一句‘黄少是谁啊’气得发了二十篇微博。”
韩文清摇摇头:“不一样,没人会忘了你。”
叶修呆了一下,挠了挠头,忍着笑:“老韩你别夸哥啊,我不禁夸的。”
韩文清看着这人不要脸的神色,叹了口气,上前拽住叶修的行李箱,想了想,看叶修没有去牵叶青的意思,朝叶青伸出了手。
叶青看到韩文清,畏缩着往叶修身后躲了躲。
叶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韩文清少见的爆了粗:“笑屁!”
“人家也就脸凶了点,人很好的啊,”叶修蹲下来,笑眯眯的用一根食指去碰叶青的手指,“来,叫老韩。”
韩文清没有计较叶修培养自己儿子没大没小的事,因为叶青犹豫了一下,奶声奶气的冲他喊:“脑韩——”
霸图汉子的心脏一抽,一股暖洋洋的气流贯穿了他的四肢。
“你好。”他不自觉放轻了声音。
“可爱吧?”叶修还蹲在地上,抬起头笑眯眯的看韩文清。
韩文清默然不语。
叶修没事跑来Q市是韩文清没想到的,他只是qq上收到了叶修的信息,然后叶修就出现在了霸图俱乐部。
似乎他就笃定,韩文清一定会来接他似的。
开车回到韩文清家里,叶修忍不住眯了眯眼:“行啊老韩,一个人住这么大屋子。”
韩文清不做声。
叶修来得毫无预兆,韩文清也没有过问,只当他闲的。
叶修人是来了,倒也老实,他只是窝在韩文清的屋子里,没事儿打打游戏,在韩文清不工作的时候一起出去玩玩,时不时的去霸图俱乐部看看荣耀圈的新人,和张新杰聊上一会儿。韩文清闹不明白叶修是个什么回路,干脆将备份钥匙给了他,任由他到处晃荡。有时候韩文清回来,就看到叶修蹲在沙发上逗叶青玩,嘴里叼着的烟晃晃悠悠,只是从未点燃。
“戒了?”韩文清问过他。
“是啊,”叶修眯起眼睛,又叹一口气,“有孩子了啊。”
韩文清突然说不出什么滋味。
“其实他是代孕的。”叶修忽然又说。
韩文清愣了一下,就算是他,也被这个信息冲击得有点恍惚。
“代孕啊,”叶修叹了口气,“老头子想孙子得要死,我又不想结婚。”
韩文清真觉得叶修这个人,活生生的毒瘤,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出来的。
“不完整的家庭对小孩的成长不利。”韩文清咳嗽一声,委婉的提了一句。
“没事啊,”叶修笑笑,“老韩你不是那种长歪了就赖家庭的人吧?”
韩文清捏了捏拳头,有点想揍他。
“而且,”叶修往沙发上摊开四肢,望着天花板出神,然后回头看看韩文清,“哥可是一点都不想和不喜欢的人结婚啊。”
彼时的韩文清终究还是耿直,在纠缠十年之久的异样感情中愧疚而难堪,忽略掉了那些值得深思的细节,还有让他不明不白的,那些深深浅浅、真真假假的暗示。
他只是觉得,即使戒了烟,叶修身上的烟味也根深蒂固的挥之不去,若有若无的,从未断绝。
……
……
叶青长得像叶修,但性格不完全像,比如,他喜欢动手。
韩文清前几天被老师叫到过学校,因为叶青揍了人。老师和对方家长也没想到叶青的家长会是韩文清这样的类型,原本的气势汹汹一时间变为说不出话来。
倒是韩文清镇定自若。
“为什么打人?”韩文清问叶青。
叶青看了缩在自己家长怀里的同学一眼,撇撇嘴说:“他骂我是没妈的孩子。”
韩文清的拳头捏紧了,看了对方一眼,半晌才说:“那你也不该打人。”
“嗯,”叶青走到同学身边,很痛快的说,“对不起。”
倒是让对方不知说什么好,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事情过去才几天,韩文清就有点悲哀的发现,自己也染上了啰嗦的毛病,丢掉了干脆利落的性格,忍不住拎出来说两句。
叶青表示理解,他大度的拍拍韩文清的腿,表示老韩你今天给我买了冰激凌,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韩文清忽然觉得,果然还是叶修的儿子。
他问叶青:“你对这事怎么看?”
“没妈?”叶青一点就透。
韩文清不说话,默认。
叶青一哆嗦:“老韩你别是要给我找后妈吧?”
韩文清忍不住瞪他一眼,但仔细想想,当年他对叶修说过的话,终于还是一部分成了现实。
叶青再活泼开朗,也改变不了他没有母亲的事实。
所幸叶修说的另一部分,也变成了现实。
“别呀,我虽然没妈,但我有老韩啊,”叶青砸吧着嘴,吸溜吸溜冰激凌,觉得老韩钻进了牛角尖,要劝劝,“老韩,那是他该打,你就别介意这事了呗。”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说:“没说不该揍。”
叶青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但是打人是不对的,对吧?”
“知道就好。”
叶青抬头一笑:“而且老韩比他们的妈都要好,他们都没冰激凌吃,就老韩会给我买。”
韩文清看着叶青骄傲的样子,短促的笑了笑,揉了一把他的小脑袋,然后板着脸说:“那也不准吃太多。”
“知道啦——”叶青拖长调子,莫名让韩文清觉得很熟悉,“老——韩——”
……
……
叶青和韩文清的关系莫名变得越来越好,叶青会偷叶修几乎没什么用的手机给韩文清偷偷发消息,开头都是老韩,下边的一堆拼音看得韩文清头疼欲裂,然后无可奈何的挑着最简单的字回。
叶青说叶修今天又偷偷抽烟了。
韩文清说那你把他烟偷偷扔马桶。
叶青说他画的画得奖了。
韩文清看着看着叶青画的大头娃娃似的叶修,忍着笑给叶青发了一朵花,然后默默保存了那张画。
叶青告诉他自己打坏爷爷的杯子。
韩文清回复,就说是你爹打坏的。
叶青大惊小怪的回复说老韩,你这和叶修告诉我的不一样啊。
……
叶修再怎么细心,有时候上火了也会训几句,甚至在屁股上拍两巴掌。
叶青不愧是叶修的种,被叶修揍了,不哭不闹,连夜偷摸着收拾好玩具,想从二楼厕所窗户爬下来。小屁孩子连路都认不清,就想着跑到Q市去,差点没把叶秋给吓死。
叶修无语极了,甚至有点意外叶青对韩文清的友好和信赖,完全不知道韩文清和叶青聊过多少他的事。
叶老爷子对叶修自然是是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可是对着这么小一个小不点儿,也着实没办法。
反正不赖别人怎么劝,叶青就一句话:我要老韩。
最后还是苏沐橙和叶秋出面,帮着说服了叶老爷子,这才让莫名其妙的韩文清来B市接人。
到火车站的时候,是叶秋和苏沐橙送的他俩。
苏沐橙逗他:你怎么就认老韩啊。叶修呢?
叶青这会儿正和叶修怄气,小脸一皱,不答话。
苏沐橙笑得不行,又问他,那叶秋呢?叶秋不伤心啊?
叶青这会儿也不闹了,认认真真的说道:可是老韩对我好啊,叶修说有什么事就找他,也别找秋叔叔。
叶秋一脸尴尬,韩文清也没说话,抓住了叶青的小手。
苏沐橙却像什么没听到似的,笑着蹲下来揉揉叶青的脑袋说:那你可要好好听话。
叶青看了看韩文清,对着大多数人都有些害怕的韩文清伸出手,拍拍他的腿,神气活现的说:嗯。
韩文清就牵着叶青上了火车。
……
……
叶青粘他,韩文清知道。有时候不知道是他护着叶青这个短,还是叶青护着他。别的事都好说,就是关于韩文清的问题上,他比韩文清还凶。
……
……
爷俩慢慢回到家门口,韩文清拿钥匙,叶青手里的冰激凌早在半路上就吃光了,这会儿站在韩文清身后,阳光暖暖的洒下来,韩文清回头眯起眼睛看一下,叶青看到了,咧着嘴冲他笑。
“你想他吗?”韩文清突然问。
“想,”叶青用力的点点头,声音低了下去,“但我不会哭的。老韩你会吗?”
韩文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他记得苏沐橙在电话里哭得手足无措,断断续续的把叶修过世的事情告诉他,最终只是反复的念叨着叶修的名字。
韩文清懵懂的觉得,生命真是短促啊。
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直到回过神来,订下了去B市的机票。
一场大火将叶修家烧得不成样子,而救出来的,只有一个叶青。
苏沐橙的眼睛已经肿成了核桃,叶青在她怀里,披着毯子,毫无动静。
韩文清走过去,用他自己都陌生的声音说,没事的,都交给我吧。
苏沐橙呆了一瞬,抱着叶青扑倒在韩文清身上痛哭。
而那时候的韩文清站在他曾经来过的地方,恍若隔世。
……
……
“你会哭吗,老韩,”叶青上前拍拍韩文清的腿,“我都没见你哭过。”
“男人不能随便哭,”韩文清想了想,这么解释道,“偶尔可以。”
“那你哭过吗?”叶青眨巴着眼看他,“老韩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进去了。”
“多大人了。”韩文清无奈。
“说嘛。”叶青眼巴巴的望着。
韩文清叹了口气,很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翻起一页又一页的故事,在他的脑海里,在他十年的过往里。从败在那杆战矛下的不甘,到胜过那人的欣喜,最后演变成缠丝般的情愫,唯独从不曾说出口过。
霸图韩文清,从来没有说不出的话,唯独这一句。
他藏了十年,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

——你还能继续打下去?别闹了啊,好歹给后辈们一点活路。

——本来打算用清字,哎,就你那个清,可老头子觉得叶清听着有点像姑娘,就去掉了三点水。

——我觉得叶青这小子最近是不是太黏你了啊,老韩你可别欺负他。
……

“完了,让你说得难受了,我今晚能不能跟你睡啊,”小孩儿可怜兮兮的抬头望着他,看得韩文清心里一软,“老韩——”
半晌,一往无前的前霸图队长还是输了。
“嗯。”他点点头,去开门。
“那老韩你等会儿。”叶青喊。
韩文清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站在原地,皱眉看着他。
叶青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朝他张开胳膊。
背身的阳光投下浓厚的金色,也投下了强烈的阴影。片刻的刹那时光内,恍恍惚惚的,韩文清好像看到那个人朝他走过来,穿着嘉世的队服,微笑又满脸不在意地着朝他伸出手说,你好,我是叶秋。
但这是他的臆想,韩文清知道的。他不是个逃避现实的人,无论是游戏还是生活里,他唯一会做的,只有面对。
就像他用力回握住那只好看的手一样。
尽管现在的生活只是那个人剩余的一点点痕迹,但他通过叶青的眉眼和音容,艰难的跨过多少年的时间长河,把未曾行之于口的东西一点一滴的在韩文清面前重铸。
韩文清分得清楚的。
瞅了瞅韩文清的身高,叶青有些不满,拍了拍他的腿说:“你蹲下来。”
韩文清蹲下来。
不料小孩儿张开双手抱住了韩文清的脖子,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脖子上,激起小小的疙瘩。
“小祖宗你想干什么啊。”韩文清拍拍他后背。
叶青哼了哼,带着点鼻音,听起来有种异样的感觉。
他轻声道:
“老韩,我爱你。”
韩文清从未说出过的那句话,如同浩荡的大海,突然找到一个宣泄口。
“嗯,我也爱你。”

评论(35)
热度(99)
  1. 十年灯零时 转载了此文字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