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番外·猫·三】

糖糕和点心的番外结束了,我果然发刀发不了3分钟,迅速进入鬼畜文风模式……

【番外·猫·三】

呼啸近来黑云压城城欲摧,哪怕是很有潜力,逐渐能在核心阵容中说上话的赵禹哲也有种窒息般的压力感。就连他们呼啸的新人们都战战兢兢的,偷吃个零食还得趁唐昊不在。
没错,这样能够杀死人的低气压来自于唐昊。
唐昊愤怒,愤怒完了又是郁闷,然后他就在这又郁闷又愤怒的情绪中把自己折腾成了一根粗壮有力的香肠,翻来覆去煎熬得滋滋冒油。
方锐真是太变态了,唐昊心想,亏他以为方锐是个好人,现在再次认识了方锐猥琐又下流的套路后,再仔细想想以前他对自己的言行举止,唐昊觉得联盟内友好和平相处原则是唯一阻止他把方锐殴打致死的理由。
话说回来,要是没这个原则,第一个被殴打的肯定是叶修,打不打得死不重要,打了出气比较重要。
方锐他竟然没事变个猫在联盟总部溜达,还被他看到,还被他撸了吸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个遍,唐昊现在简直想用根鞋带活活吊死自己。
再一想到每次撸完猫后遇到方锐还和他交流经验,唐昊就更绝望了,觉得恨不得一板砖把自己拍死。
想到这里,唐昊郁闷的翻了个身,光着脚踩下了地,打开窗户通风换气。
他已经好久睡不安稳了。
地面凉凉的,唐昊却也不怎么在意。夜风里吹来的味道有些刺鼻,唐昊一下就分辨出那是烤串儿的香气,顿时觉得有些光火。
半夜卖烧烤卖到呼啸来了,简直不能忍。
想了想,唐昊敲了敲赵禹哲的门。
“队长?”赵禹哲明显也是睡了,穿着睡衣有点惊讶的看着唐昊。
唐昊言简意赅:“烤串儿,去么。”
“咳,”赵禹哲又惊了一下,这什么风刮的,唐队什么时候爱吃烤串了,“现在?”
“现在,”唐昊有点不耐烦,“去不去,一句话的事。”
“去去去!”比起林敬言的风格,赵禹哲蛮喜欢现在的唐昊的,一听队长请他吃烤串,二话不说赶紧换衣服。
唐昊回到自己房间,很干脆的穿着背心和大短裤,随便踩了双人字拖就出来了。
就是临走前,他看到屋子一角堆放的东西。
磨爪棒,小鱼干,都是猫用的。
这些该丢了,唐昊有点不爽的想。
可他有点舍不得。
……
……
唐昊做事利索,很快就点好了东西和赵禹哲等着。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赵禹哲也看出唐大队长这几天心情不好,有时候心不在焉,有时候又怒气冲冲,摸不着脉搏。
赵禹哲这是一根筋,平时总拿崇拜和敬仰信赖的眼光看他们的唐大队长,硬是把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唐昊活生生看成了男神,完全没发现男神这是被人放了鸽子掉了链子扒了马甲的小脾气作祟。
“唐队。”赵禹哲小心翼翼的问。
“嗯。”唐昊从鼻子里应了一声,看表情好像有点恍惚。
“你最近好像不怎么高兴啊。”
“有吗?”唐昊嘴里反问一句,心想的却是那可不他妈的问太对了,老子现在心情不好极了。
“前阵子唐队你很开心啊,”赵禹哲咬着鱿鱼串儿,“唐队自己没觉得吗?”
唐昊一怔。
很开心吗?
他有点控制不住的想起来,确实前阵子蛮开心的。
他遇上了他的真命天猫……
可那猫是方锐假扮的。
唐昊刚刚晴朗了一瞬间的心情,刹那间就阴下去了。
他喜欢猫,也喜欢和方锐在一块儿的时光。
方锐并不像他想的那么下作,他是有点儿猥琐,但是人不错,也有聊得来的话题。每次方锐听他说话的时候都蛮认真的,歪着脑袋睁大眼睛,虽然他胡说八道的时候那双眼睛也看着蛮真诚的。
可这都是假象,方锐就是变了猫来戏弄他,看他出丑。
唐昊胸口细细的一顿,觉得有点酸。
“鸡腿烤好了么,去看看。”唐昊指使赵禹哲,想要摆脱这个不好的想法。
赵禹哲起身去看烤鸡腿,回来的时候顺手把串儿拿了回来。
“尝尝呗,唐队。”赵禹哲笑着把串儿递给他。
唐昊微微一怔。
他想起方锐带着他把H市吃了个遍的事。他俩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大部分是方锐坚持买的,然后塞给唐昊。
尝尝呗唐队。
方锐每次都笑嘻嘻的这么说着,然后在唐昊恼怒的表情里,时不时从他胳膊弯那一大堆吃的东西里抽走什么,又塞进什么。
他们在西湖边走了一整个圈,唐昊沦落为拎东西的,方锐看起来愉快得很,糯米蜂蜜混合着藕的甜香在夜色的空气中若有若无,冰饮杯壁上滑落的水珠像是那人脖子后边细密的汗。
“唐队?”赵禹哲有些奇怪的问。
唐昊却持续走神。
赵禹哲叫他唐队的时候是正经的,他把唐昊视作一个值得信赖的队长。
可是方锐从不。
他坚持叫唐昊唐队,但是这个称呼从他嘴里说出来,永远像是泡多了水似的,带着股特有的戏谑和拖沓。
方锐的声音是一道绵延的溪流,清澈又蜿蜒,时不时狡黠的转个弯,出其不意,又引人入胜。
戏谑的,狡猾的,让人拔不开眼的味道。
唐昊突然觉得他说不出自己是个什么滋味,更说不清他到底在发怒什么。
“没什么。”唐昊不动声色的掩盖了自己的走神。
他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关于爱屋及乌和日久生情的辩证关系。
……
……
反正不用担心身材和健康问题,两个年轻小伙子敞开了肚皮一顿猛吃,吃得老板眉开眼笑,唐昊甚至要了啤酒。
“不喝?”唐昊看了一眼赵哲禹。
“不了,”赵禹哲这时候倒是老实,“不会。”
唐昊砸吧着嘴,把啤酒吞进肚子。冰凉混合着辣味滑过食道,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爽快感。
是的,他喜欢爽快点,什么事都是。
方锐既然那么爱捉弄他,以后不见就是了。
那点还没彻底燃烧起来就熄灭的小火花,慢慢燃尽。
唐昊其实并不怎么爽快的想着。
直到一个声音打破了唐昊自认为和谐又大度的想法。
“哎哟,吃着哪。”
唐昊一抬眼,就看到一个人大咧咧的抬腿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方锐。
“我琢磨着,我这个样子来你可能比较容易接受,”方锐慢腾腾的抬起头,“还是要我变个……嗯?”
“你来干什么?”唐昊先是脸色亮了一瞬,接着就是咬牙切齿。
方锐想干什么?其实他大半夜借着联盟的空间传送假公济私溜达过来也挺没底的。
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但是基于个性特点,也不是一个擅长打开局面的攻坚手。
方锐看着淡定,但是明显难受,却不说。出任务滴水不漏,也不抢电视节目也不抢吃的,安静乖巧得如深闺少女,画风扭曲之剧烈可见一斑。
于是兴欣的某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扛过了这杆作死的大旗,义无反顾的将其招展得如火如荼。
魏琛死揪着头发犯愁,方锐好歹是个不错的朋友,眼看着他这么难受,魏琛觉得很能急人之所急,当然这种感同身受他是没法行之于口的,俩大老爷们儿你体谅我我爱护你啥的,太别扭了不是。
可是该劝的还得劝。
不就一破唐昊嘛,脾气差,能力嘛,也马马虎虎,到底是哪儿好了。
魏琛本着不以外表论人的精神,打起精神兢兢业业的琢磨了一宿,把唐昊这人的优点缺点翻来覆去看了个遍,无奈实在是不熟,最终得出了“这人和猥琐流不合”这么个结论。
魏琛是什么人啊?不以猥琐为耻反以猥琐为荣,有这个结论还要什么别的?唐昊的形象立刻在他眼里沦落为一无是处,简直不如拿去喂鸡。
第二天一早,魏琛就琢磨着怎么把这话不动声色的给方锐那么一讲,最好是不着痕迹,春风润物,旁敲侧击,完了还得让方锐觉得深以为然,和唐昊干脆利落的一刀两断,那可是个高端技术活儿。
方锐就坐在桌子上吃早餐,一双有神的眼睛这会儿也耷拉着,看着没睡醒。
落在魏琛眼里头,那就是为情所伤。
“锐啊。”魏琛很沉痛的在方锐旁边坐下来。
“嗯,老魏。”方锐咬了一口煎鸡蛋,滋溜溜的把面条吸进嘴里,砸吧砸吧嘴,还挺带劲儿的。
“你还好么?”
这话一出口魏琛简直恨死了自己。平时和叶修打嘴炮互相嘲讽垃圾话舌绽莲花不带重样的,这种真要用嘴皮子的时候却如同吃了三斤驱散粉,笨得无可救药,事先打了几斤的腹稿全是放屁,张嘴就掰着刀子往人眼里戳,魏琛自己都觉得自己劝得不是个东西。
反倒是方锐还有心思和魏琛开玩笑:“还好啊,老魏你这么关心我不是看上我了吧,别啊,我不搞基的。”
“屁,”魏琛这年纪不适合翻白眼,所以一巴掌拍在方锐腿上,“你和唐昊,真没事儿?”
“能有什么事啊,我是我他是他。”方锐淡定极了,顺便揉了揉被魏琛一巴掌拍红的大腿。
魏琛心想瞎子才看不出你俩相敬如宾恨不得离对方十米,联盟里头撞上了都客气得好像喻文州和冯宪君,得是多瞎才看不出你俩有点猫腻。
“老实说啊,你到底怎么想的。”魏琛觉得方锐这脑子有时候就是拐不过弯来,小情侣吵架就吵架了,动不动闹这么僵干什么,你俩不都发展到那啥啥阶段了么。
“什么怎么想,”方锐把面汤也给喝干净了,把碗一放,认真道,“我就觉得挺难受的,没怎么啊。”
魏琛就卡壳了。
方锐平时随口胡说八道惯了,这会儿冷不丁这么一句甩出来,真假莫辨的不去讲,简直让人没法儿接。什么叫挺难受的,还没怎么,这前后矛盾的说法你跟谁学的?
然后他反应过来,操,老子这是打算劝离不劝合的啊,什么时候自我叛变了?
简直奇耻大辱。
魏琛想明白了这点,便引经据典头头是道的用各种方法论证了“唐昊这小子就是个逼压根配不上你”这个观点,但是鉴于兴欣日常文化活动的匮乏,魏琛能想到的具体案例也就是苏沐橙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那一档子玛丽苏言情电视剧。
不管方锐领会了这个精髓没有,魏琛表示,那还是面对面谈谈,有什么事说开了比较好。
方锐想了想,觉得老魏同志所言甚是,点点头:“嗯。”
……
……
古有倩娘千里离魂入京至死不渝,今有方锐连夜上N市自证清白,把他自己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他也可想而知,唐昊不爽了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踢水瓶子都是低级的,这事的火气够他一脚踹翻自来水厂。
方锐看着清风明月,其实内心紧张得不得了,他不怕唐昊揍他,就怕唐昊一言不发踹翻桌子走人。
好在没走。
人家还问他干什么来了。
方锐那个冤枉啊,觉得他什么都没说清楚就被唐昊恨上了。
于是他下意识回嘴道:“靠,摸都摸了连句解释都不听。”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边看方锐莫名其妙出现的赵禹哲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要么就是晚上风好大他没听清。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唐昊脸色一下子青了。
他那时候根本不知道那猫就是方锐,就这也能拿来说?
方锐一开始没想到自己这句话有多大杀伤力,更没意识到坐在一边的赵禹哲就是呼啸的人,不过眼下看唐昊要暴走的样子,赶紧扯着喉咙喊,试图用旧日交情来让唐昊镇定下来:“不是吗,你还抱过我给我掏过耳朵呢!”
赵禹哲面无表情的低下头,把一根牛肉串咬进嘴里,觉得今晚可真是不虚此行,全程值回票价。
方锐和唐昊是个什么关系,联盟有目共睹,赵禹哲每次看到方锐对着唐昊出言不逊连撩带骚的,都替自家队长不爽的,看方锐也总是没什么好脸色。
怎么就摸上了?是哪个摸上了?抱?掏耳朵?
赵禹哲一边担心自己被唐昊灭口,一边压抑不住内心蠢蠢欲动的好奇,打死了就是不吱声,脑补脑得不可开交。
唐昊真想一巴掌把方锐摁在酱料碟子里淹死,可是方锐摆明了一副“你打吧我不还手”的架势,他真揍不下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唐昊憋着火问。
“解释一下这件事,”方锐敲敲桌子,深吸了一口气,“你总得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吧?”
“解释?”唐昊上上下下扫了他亮眼,被方锐气笑了,“解释什么?”
解释什么?方锐心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能有什么解释的,还不就是变成猫每天让你抱着吸这档子事。
“对不起。”方锐说。
方锐居然会道歉!
赵禹哲心想自己怎么没带录音笔,简直百年难得一见。
“但我没耍你。”方锐又说。
唐昊不为所动。
“我是看你喜欢猫又没猫可撸,所以才……”方锐痛定思痛,然后转为理直气壮,“而且我又没骗你。”
唐昊冷笑,心说变个猫让我撸这还不算骗?
赵禹哲被这俩人又是撸又是骗的关键词给炸了满脑子金花,立刻就明白最近唐队为什么心情糟糕,不知道方锐居然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才把唐队气到这个样子。
待会儿要拦着唐队吗?赵禹哲想。
“我就是猫,”方锐看着唐昊的眼睛,想了想补充道,“差不多,我是猞猁。”
唐昊五雷轰顶。
这他妈是个,猫精?
“你不会不知道我是妖吧,唐队?”方锐看着唐昊震惊的表情,也震惊了。
“你……”唐昊张了张嘴,有点说不出话来。
方锐左右看了看,眼里金光闪过,耳朵变成了猞猁的耳朵。
唐昊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站起来,捂住了方锐的耳朵。
“傻逼你不怕被看见么!”唐昊怒不可遏。
“哦,”方锐无奈的抓住了唐昊的手,猞猁的耳朵十分敏感,唐昊抓得他痒痒的,“看到了吧。”
唐昊一瞬间福至心灵。
他捏住了方锐的耳朵。
“你干什么!”方锐怒了,耳朵是可以随便给人玩的吗?
干什么?
唐昊冷笑,都给你掏过了,现在喊个屁?
他认真的盯着方锐看了几秒,最终在方锐不知所措的目光里确定了一件事。
老子撸个猫都是爱你的形状。
……
……
那晚的烧烤是赵禹哲买的单。
……
……
“他俩真在一起了?”陈果不敢置信。
“嗯,在一起了,”魏琛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飞快打开了电脑,“老板娘快来。”
陈果疑惑的凑过去。
魏琛高兴的让开了位置,指着屏幕上打开的某宝页面。
“巧克力键盘,30包邮。”

评论(11)
热度(65)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