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番外·猫·二】

【番外】猫·二

方锐最近挺愁的。
唐昊老来兴欣。
联盟的总部在肖时钦加入后经过了一系列改造,成为了一个独立空间的同时,又联结了他们所有分部在的城市,以联盟总部为核心,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到达各个分部。
唐昊很少去拜访别的分部,呼啸不能算是最顶尖的老牌分部,唐昊在林敬言之后接手的呼啸也存在很大争议。以唐昊的心气,不至于斤斤计较,但要说愉快也不太可能,所以无形之中在呼啸一亩三分地上宅得风生水起,哪有时间串门。
可是最近就连兴欣的莫凡都和唐昊点算成了点头之交,呼啸上下人人都觉得有些紧张。
唐队是不是觉得呼啸这帮人扶不上墙,准备转会了?于是一个个把任务做得精益求精,倒是让唐昊又高兴又迷惑。
方锐心想你们可真是想多了,你们兢兢业业的好队长宁可忍受叶修那货的冷嘲热讽也要抠抠索索跑来,其实就为了一件事。
撸猫。
方锐倒不是烦唐昊这人,其实他觉得唐昊人不错,虽然心胸狭窄了点,脾气臭了一点,还有些莫名其妙的自负以外,总体上还算是个认真负责又有干劲的好队长。
方锐愁的是唐昊来的理由。
还能有什么呢?
唐昊时不时的突然袭击,逼得方锐不得不随时随地变成一只猫。吃饭的时候,打瞌睡的时候,看电视的时候,反正除了出任务和在警局值班的时候,方锐就没消停过,来来回回的变,搞得他一度怀疑工作才是休假,任务使他快乐。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犹豫,你就这样出现。
出现就出现了,还非要找那猫。
找就找了,找到了还非要问方锐在哪里。
问就问吧,老子他妈就在你怀里呢!
方锐愤怒的想。
可是唐昊对猫很好,每次抱着猫……抱着他的时候,温情似水不足以形容,简直能就着方锐吃下两碗白饭。
唐昊有时候不一定去他们家,就在上林苑转转,想要寻找那只猫。
方锐多敏锐啊,隔着十里地都能闻到唐昊来了,经常是饭吃到一半就扔了筷子,呼的一下没影了。
相应的,扯谎和反侦察能力简直水涨船高一发不可收拾。
兴欣大伙儿一开始纳闷,后来见多了也知道,方锐是去见唐昊了。魏琛曾经啧啧赞叹,见过约会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的,没见过把自己收拾成一只猫的,可真是全天下独一份的。
陈果就说你扯吧,唐昊和方锐要能在一起她吃键盘。
方锐确实没有往别的地方考虑,他就是单纯觉得唐昊喜欢猫却不被猫喜欢挺可怜的,完全忽视了这个怜悯要是被唐昊知道了会霸王连拳揍死他的事实,变着法儿的宠爱唐昊宠得不可开交。
况且唐昊似乎是认准了他变的这只猫,隔三差五的过来找不说,小鱼干一包接一包的带,搞得方锐现在闻到鱼的味道就想吐。
理智上来说,方锐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很对劲,他不可能总变成猫逗唐昊开心吧,可是唐昊一根筋的程度病入膏肓,看劲头似乎很有发展成方锐铲屎官身份的自觉。
就这方面来说,方锐也挺愁的。
最早的知情人叶修说这容易啊,你要不乐意,那就告诉他,那猫是你变的,您可快别撸了,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方锐说你还是个人吗,能这么打击人小伙儿的不成熟心灵吗?就唐昊这脾气,知道了得拆房子吧?
叶修就劳神在在的叼一根烟说,这种话你又不是没说过。
方锐觉得简直是挖坑给自己跳。
叶修其实也挺意外的,方锐其实只是抱怨骗了唐昊这件事不好收场,对变着法儿送上门取给唐昊撸并没有不乐意,但他觉得这事明哲保身比较好,一个黄少天就够吵了,再加个方锐和唐昊,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
不寒而栗。
方锐这妖,打架的时候,脑子灵活得不行,奸计要按斤论,猥琐用车皮装,可有时候脑子就是转不过人的那个弯来。
他就愣是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不敢对唐昊说明真相。
谎言就像一颗小石头,从高山之巅滚落,在沿途卷上了足够的雪,最终变得面目全非,越来越大。
方锐一个撒谎不眨眼,三观和人类完全不一样的妖怪,硬是给对猫兴致盎然的唐大队长逼出了一股子忧郁气质,吃饭的时候冷不丁嚼两口,突然放下筷子,轻轻叹一口气。
变化大得连魏琛都看不下去。
偏偏唐昊和方锐关系越来越好了。
少有的方锐陪唐昊“找猫”的时候,唐昊会和他聊聊天。
方锐没有黄少天那么话唠,但聊天也算一把好手,各种小段子信手拈来,加上他活泼的气质,从来不存在尴尬到没话可说的程度。
唐昊严肃倒是不严肃,但是天生气质比较凶,脾气又不小,队里新人们对他还是保持着敬畏的,很少有人给他开过玩笑。
方锐算是头一个,平时总爱挤兑他,可是眼下两人关系改善后,方锐同样喜欢开他的玩笑。唐昊本身不计较,但是有时候方锐恶作剧过头也会恼怒,方锐就一脸委屈又欠揍的说开个玩笑嘛唐队那么计较一点也不男人,说得唐昊无语为止。
他也没那么讨厌方锐那些玩笑,而且和方锐相处还蛮愉快的。
于是方锐知道了唐昊是K市人,喜欢吃什么,时不时的,唐昊在小鱼干之余还会给方锐带点零食。
方锐也带着唐昊吃遍了西湖醋鱼和龙井虾仁,还有各种被唐昊形容为乱七八糟的小糕点。
简直令人震惊,方锐乐于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就算了,兴欣上下深受其害;可是唐昊私藏小零食这种事和给方锐带小零食这两件事,不知道哪个更加让人大跌眼镜。
……
……
看着唐昊给他端来的鲜花饼,方锐有些不自然的扭了扭脖子。
“别瞎想,”魏琛悲痛的拍拍他的肩膀,“人家只是看上猫了。”
唐昊又不是什么心脏大师,那点小心思,魏琛这种人精两眼就扫明白了,除了狠狠的鄙视了一把他对猫这种生物迷之沉迷外,倒没什么特别的想法。
他看不懂的是方锐。
方锐的身份大家知根知底,也就一开始罗辑他们有点害怕,毕竟一头妖怪搁屋里,说不怕是假的,可是相处久了发现,方锐这货毫无身为妖怪的自觉,好吃懒做猥琐无下限不足以形容。
但是方锐很好懂,特别是对魏琛来说。
叶修毫不客气的评价道这是猥琐流的意识形态重合共鸣,魏琛毫不示弱的回嘴你一个心脏也有脸说。
但魏琛确实了解方锐。
方锐在战术打法上,对不是猥琐流的人来说确实有些难以捉摸,和他打永远是出其不意。可是生活里,方锐延续了他兽妖的特点,简单,率直。
魏琛就有点儿弄不懂,方锐每回变着法儿去讨唐昊欢心是怎么回事。
不是讨欢心?
魏琛一百个不信,方锐自尊心很强,别说变猫了,就连原形都没怎么露过,唐昊这成天搂搂抱抱的待遇是不是高了点儿?
他还是不知道唐昊喜欢吸猫的,要知道了得从桌子上蹦起来。
有些事儿不好捅穿,但魏琛就觉得方锐是不是有点什么别的意思,他和方锐关系不错,看他整天愁得掉毛的样子,也挺糟心的。
方锐有些迷糊,一副老魏你在说什么的意思。
“咳,人家喜欢的是猫。”魏琛云淡风轻的说了句。
“我知道啊。”方锐耷拉着眼皮,没劲的抓了个鲜花饼塞进嘴里,不知道为什么,这话说出来他有点儿堵得慌。
魏琛就觉得不可思议了,合着你知道他爱的是猫不是你,你还往人家怀里凑哪?这是得低到哪门子尘埃里去了?
他斟酌了一下,觉得问太直接了心脏可能受不了,毕竟年纪不小了。
“那你和他,咳,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方锐嚼着鲜花饼嚼得正欢实,咕嘟一下咽下去后,琢磨了一下说,“技术很好啊。”
“技术……技术?”
魏琛嗓子突然拔高,觉得打开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门。
什么玩意儿就扯到技术上了?耍流氓技术?
方锐觉得这事儿不太好意思说,让唐昊挠下巴和撸毛的感觉真的很爽,于是委婉的选了一下刨去了吸猫和挠肚子的细节说道:“就是,摸我后背很舒服,还有手指进去的时候……”
魏琛听了差点摔桌子底下去。
手指进去?
进哪儿去?
这算什么?
打猫炮?
魏琛觉得三观都要不好了,他脑子里浮现出唐昊一脸情欲对着猫撸管或者什么更刺激的样子,觉得他其实并没有的心肌梗死有点复发的迹象。
“锐啊,”魏琛沉痛的说,“快别说了。”
方锐正想讲讲唐昊用手指给他掏耳朵的事,一听魏琛这话就迷糊了。
“那小子不是个好人。”魏琛忧愁的说。
“我特别同意,”方锐想起唐昊试图给他洗澡的事,认真道,“简直不能忍。”
……
……
和魏琛的谈论以牛头不对马嘴,但是两个当事人都认为自己深得精髓而结束,方锐感受到了魏琛同志春天般的温暖,魏琛感受到了十万个叶修载歌载舞般的糟心。
居然相安无事。
渐渐地,方锐开始慢慢懂唐昊。
懂这个词意味着了解,方锐从不会主动去了解谁。他和黄少天有点相似,黄少天永远是那个在种种一闪而逝的机会中抢出一击致命的人,而方锐,则是掩盖在猥琐和疲懒底下,永恒不变的冷静和冷酷。
他精于计算,擅长故布疑阵,而除此之外,他对所有非任务的人情世故,都保持着点到为止的谨慎和戒心。
可是唐昊很好懂。
方锐知道唐昊私下里有不高兴的外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几乎有三百六十天是紧锁着眉毛的,包括和方锐在一块儿的时候,唐昊都很少笑。
可是他渐渐变得能分辨出唐昊看猫时候,不自觉柔和下来的神情;
递给他零食时候的局促和紧张;
每次来看“猫”的时候,隐隐的期待和兴奋;
抱着他的满足。
甚至有时候,和方锐聊起猫的话题的时候,那奇妙的眼神。
方锐有点懂了,那眼神是将喜欢的东西和人分享的意思。
他震惊了,唐昊也会有这样的念头么?
错觉吧,他想。
可他越懂越多。
唐昊就像一本摊开的书,在他面前毫无保留。
不属于妖的异样情绪在心底慢慢扎下根来,逐渐长成方锐不明白,不了解的繁茂枝叶。他像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幼童,在于他而言完全是陌生和未知的领域里,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
他唯一清楚的,就是每走一步,那片枝叶就更为繁茂。
这也让他产生出让他无法理解的欲望:
他想懂得更多,想走得更远。
……
……
方锐决定对唐昊坦白。
他想好了,万一唐昊大发雷霆,他要找一只不怕唐昊,并且和他一样可爱的猫来转移仇恨。按照他对唐昊的了解,知道真相的唐昊一定想要揍他,但是如果他恰到好处的捧出一只猫,那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
目睹全程的魏琛心想,不愧是猥琐流的宗师级人物啊。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方锐变猫现场被唐昊亲眼目睹,此时方锐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
唐昊拎着给方锐带的夜宵和给猫带的小鱼干,哑口无言的看着光着身子的方锐完成了从顶级萌物到裸男的变化,眼神一瞬间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于是干脆上上下下哪儿都放了。
“你能别看么。”方锐有些尴尬的举了举手里的衣服。
唐昊突然就火了。
刚刚套好衣服的方锐就被唐昊拽出了屋子,留下兴欣一干人等哑口无言。
半晌,魏琛艰难的起身:“我去看看。”
……
……
“你就是一直在耍我么!看我被你耍得团团转,很有意思对不对?”唐昊松开方锐的胳膊,狠狠的抓住了方锐的衣领,方锐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那眼神他也懂了,可他这会儿希望他没懂。
我不是想耍你的,方锐心想。
唐昊盯着方锐的眼睛,冰冷又嫌恶的说道:“你真恶心。”
他松开了方锐的衣领,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再给方锐,转身大步离开。
方锐静静的站在原地,片刻后,忽然转过头。
魏琛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
“老魏你看到啦。”
方锐头也没抬。
“有烟么。”他又问。
魏琛沉默着抽出一根烟递给方锐,方锐指尖冒出细小的火焰,把烟点燃,抽了一口。
“怎么这个味道,”方锐咳嗽了两声,“你和老叶为什么会喜欢这个。”
魏琛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只是回答道:“不是喜欢,只是习惯了。”
方锐一愣,叼着烟含糊道:“嗯,习惯了。”
魏琛平时和方锐没少打闹,总喜欢嘲讽他,这时候却说不出口。
“你们人真不容易。”方锐忽然笑了笑,伸手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好像面对荧幕太久的小孩子揉眼睛一样。
魏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手指上的烟头越烧越短。
“我回去了,”他站起来,安安静静的往上林苑走,“走啦。”
魏琛看着方锐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方锐!”
方锐听到魏琛喊他,愣了愣神,回头冲他笑笑,扬了扬手。
他把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灭,然后,朝着天空放声大喊:
“唐日天你个大傻逼!”
夜色慢慢降临下来,路灯亮起来了。魏琛看着方锐和平时没有两样的背影,头一次觉得,他很孤独。

评论(10)
热度(52)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