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四十二】全职/叶黄

刚才编辑的时候光速手癌删掉了……
暗搓搓更个新,再暗搓搓求个评论。
为证明我是粉不是黑,特地说明一下,老叶对陈果比较刻薄的那里是有原因的。

——————————

【四十二】

“我真傻,真的,”方锐睁大了眼睛看着魏琛,“我是单知道老叶不要脸,我不知道他这么不要脸,我一清早就起了床,叫我们的黄少去起床,他是很吵的,句句都吵……”
“别叨叨了啊,”叶修淡定的喝了杯水,“不就是出个任务吗,有必要这么苦大仇深?”
联盟任务部分是固定的,比如巡查和监控某些不稳定因素,还有一些属于突发状况,第二类任务就属于没有固定周期的那种,只能时刻保持必要的战斗素养,在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
这种任务兴欣其实还比较熟悉一些,H市周边联盟划定的区域还是比较大的,叶修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独挑大梁,兴欣人手不足又是出了名的,所以这方面他们甚至没有怎么接手,而是分派给了其他分部。而这种统筹全局的事情,除了叶修,无疑是雷霆和蓝雨最强。
但是兴欣也不是完全被动,在刚开始建立后不久,叶修就找了个由头,把兴欣插入了公安系统,方锐和他那都是在里头挂了名的,借着这个网络,在信息收集和反馈方面,也不至于落后其他分部太多。更重要的是,这个渠道的消息来源基本都是些比较严重的情况,准确性也比较明晰。
刚过完年,还没人报案,但是常先却听验尸的同事说了个怪事。虽然是个普通人,但是常先还是很有这方面的意识,在察觉到事情不对后立刻上报给了兴欣。
“一星期死了三个人,死因不明,”叶修抖抖常先交给他的报告,“方锐你怎么看?”
“我说刚过年的,老叶你不能让我消停会儿。”
方锐抱着个抱枕嘟哝,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这种季节他实在是没什么干劲,身体反应也慢了很多,遇到特殊情况不一定能反应过来。这完全是物性作祟,方锐自己也没辙。
“老魏和蓝雨有合作任务啊,其他人也有,”叶修想了想,“要不你把唐昊叫来?”
“提他干嘛?”方锐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要喊你自己去喊。”
“你故意气方锐呢?”陈果斜了叶修一眼,“他和方锐最合不来了好吗。”
“是这样吗?”叶修有些纳闷,“他们每次不是挺开心的吗。”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陈果都无语了,突然想到了什么,“哎,叶修,你说,我跟着你去看看,怎么样?”
“你?”叶修惊讶了一下,看了看陈果,然后摸摸鼻子望天,“这个问题嘛……”
陈果知道这货想说什么,立刻动手捶他:“作死!”
叶修仰天长叹:“不能怪我呀老板娘,我也是无奈的。”
“我觉得很好啊,”方锐打了个呵欠,“带老板娘开开眼也是好的。”
下一句话他没说出来:省得每次他们出任务都兴冲冲的问东问西。
说出来他就没饭吃了。
谁知叶修说道:“那可不行。”
陈果一听,火上心头,怒道:“我怎么就不行了?跟着你们也算见识不少了好吗?”
“你只是见识,”叶修转过身来,表情是少见的认真,“见识不等于经历。你不奇怪我为什么都让小唐和人练而不是直接拉出去打怪么?老板娘你不会觉得自己资质比小唐还好吧?”
陈果哑口无言了,她心里不痛快,但是叶修说的是实话。唐柔刚被叶修带来那会儿她见识过这个姑娘的本事,她哪儿比得上呀?
“我带你去可能会害了你,”叶修好像没看到陈果颓丧的脸色,继续说道,“如果遇到突发状况,我自顾不暇,你怎么办?可能连两分钟都撑不了。”
魏琛上来打圆场:“好了好了,那啥,老板娘也不是这么一无是处嘛,老叶你说得过分了啊。”
叶修不说话了,点了一根烟走到窗台边,气氛一下很僵。
半晌,叶修才慢慢道:“老魏说得没错,老板娘你在别的方面是无可取代的。”
陈果本来有些难过的,一听叶修这么说,问他:“比如?”
叶修想了想,说道:“年终总结的时候?”
“我和他拼了!”陈果根本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那点儿难受的小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这会儿听见叶修这货说她的价值竟然是代替他去参加联盟大大小小多到没有人性的会议,立刻燃了。
魏琛赶紧拦着。
黄少天觉得看着有点想笑,但是又不好意思笑。
“方锐你不去也可以,”叶修却突然松了口,“少天可以么?”
“我?”黄少天很意外,他还不是兴欣的人啊为什么叫他去?
“嗯,你。”叶修肯定了他确实没听错。
“为什么是我啊?我连老孙都打不过啊老叶你会不会太过分了,”黄少天结结巴巴,“再说,我……”
叶修笑着问:“再说什么?”
“再说……”
黄少天突然就卡壳了。
对啊,再说什么啊?连孙哲平都打不过这话纯粹是说出来放屁的,黄少天在兴欣混了这么些日子,早就清楚,就算孙哲平因为旧伤不耐久战,可是联盟内能在他到达极限之前打得过他的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顶尖大神,叶修冷不丁都能堪堪和他打出个平手呢,黄少天可不认为自己区区恶补了这么点时间就能一脚踩遍全联盟,那得是多自负和无脑才能自以为是的事儿。
他不是喜欢刺激么?眼下叶修给他这么好的机会,他难道不该高高兴兴跃跃欲试?
可是他总觉得哪儿不对。
半晌,他还真憋出一个理由:“我这么抢方锐的事情,他不会生气吗?”
“哎哟我的黄少,”方锐鬼哭神嚎的就凑过来了,一把搂住黄少天,“您可快点帮我把这任务接了吧。”
黄少天撕开黏在他身上的方锐,看着叶修,实在不明白这人什么意思。
叶修悠悠的问他:“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你说过多少话了我哪儿记得啊,”黄少天嘟哝,“能好好说重点么,总抠过去是什么意思啊。”
“嗯,”叶修居然真的表示了认同,“重点就是你其实没正视过自己的身份。”
黄少天不说话了,这话叶修确实说过。
他什么身份?
他现在不是那个忙着毕业找工作的大学生,而是一脚踏入一个魑魅魍魉横行的光怪陆离世界的人。
他的身边还有叶修,方锐这些人。
“好好准备一下,”顿了顿,叶修慢吞吞起身,往楼上自己卧室走,“晚上和我去。”
直到叶修消失在楼梯上,众人才回过神来。
“今天的叶修,啧,”魏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楼梯,“火气挺大啊。”
“火气?”陈果还真没见过叶修发火,“他生气了?”
魏琛抿嘴道:“这搁叶修嘴里说出来,算重话了吧?”
陈果用眼神询问苏沐橙,苏沐橙摊手,表示她也不知道。
黄少天突然觉得嗓子眼儿里有点冒烟。
老叶生气了吗?
他就没见过叶修生气的样子,甚至很少见到叶修真正情绪激动。哪怕女鬼都要咬他脚丫子上了,他还能气定神闲的一边打怪一边开嘲讽拉仇恨。
仔细想想,能让叶修说上两遍的问题,恐怕是真生气了吧?
黄少天想了想,灰溜溜道:“我上去看看啊。”
魏琛痛快的一挥手:“去吧。”
叶修正在整理衣服,黄少天进去的时候还没忘敲门。
“进来,”叶修头也没抬,从衣柜里拿出一条T恤,“还敲门啊。”
“那不是显得我有礼貌么,”黄少天挪到叶修身后,看着叶修领子后露出来一截脖子,心虚极了,“老叶,你别生气了啊。”
“嗯?”叶修正在往包里赛衣服的手一僵,他什么时候生气了?
黄少天没看到叶修意外的表情,还在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我也没说我不去啊我不是真的不想去……”
叶修忍不住笑:“那你是假的不想去啊?”
“去就去你别生……啊?”
黄少天一抬眼,看到叶修憋着笑。
“哥没生气呢,至于么。”
“可是魏老大说……”
“他说的话你也能信?”
黄少天想了想,觉得智商大概是喂了狗,居然相信他魏老大的话。
“不过你也确实该自信一点,”叶修干脆把包仍在床上,“其实你现在挺厉害了。”
“……那真是谢谢你啊。”
“那必须的,”叶修居然很不客气的承认了,“哥精心栽培出来的,怎么着也不能太差啊。”
“有你什么事啊,那不都老孙手把手教的。”黄少天忍不住翻白眼。
“呵呵。”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又斟酌着问:“你真没生气啊?会不会是现在假装没生气实际上气到不行准备到地头了可劲儿整我来报复一下?这么做可是不对的啊我觉得你很可能这么干啊。”
“你,”叶修哭笑不得,“小同志,脑洞收收好么。”
“靠,都说了别叫我小同志!”黄少天现在一听到同志这个词就觉得是拐着十八个弯嘲讽自己对叶修那点儿朦胧中带点纯情,实际上是个大污逼的心思。
“嗯,”叶修居然真的认真应了一声,然后开始脱衣服,“等哥把衣服换上。”
黄少天摸不着头脑的看那衣服,立刻愣了。
“这不警服吗?你穿这个?”
“是啊小黄同志,”叶修好笑的看着他,“咱俩现在搭档去摸个底,你有没有兴趣啊?”

评论(12)
热度(122)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