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四十一】全职/叶黄

不知不觉写到15万字了。
智商集体下线系列。
老叶oo苏(c)
谨慎食用

————————————————————

【四十一】

陈果兴冲冲的放完炮,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叶修安静的靠在黄少天肩上,脸上有些潮红,黄少天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这货是叶修?
陈果惊了一下,她倒没往别的什么地方想,只是以为叶修的身高靠着让黄少天难受,于是准备问问,顺便把叶修从他身上卸下来丢回屋子里去。
“醉了。”
黄少天看到陈果,提前招呼了一声。
“这么菜?”陈果见过叶修抽烟抽得夜以继日,对叶修的酒量没底,完全不知道这人烟酒不双修,属于严重偏科的那一类。
“嗯。”黄少天心里还挺遗憾的,只恨陈大老板买的炮仗不经炸,要按他的意思,得一个炮炸半小时才好,就这么一直炸到天黑……
“好了,”陈果大手一挥,“方锐老魏来帮忙,打扫干净。”
“叶修呢!”方锐理直气壮的说,“他怎么不来帮忙。”
“醉了,”陈果捂着嘴笑,一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一杯倒。”
新年都躲不过压榨劳动力的某猞猁和某前蓝雨队长怨念尤深,不过手里却没半点偷懒。
毕竟是过年了。
再说待会儿扫完了还可以去玩老叶啊!
等这头忙活完,黄少天一抬头,就看到方锐和魏琛嘿嘿嘿的盯着他看。
“你们……”黄少天翻了翻白眼,“你们准备对活泼可爱的我做什么啊你们,我警告你们我会反抗的啊,说反抗就一定会反抗……”
“没你的事,”魏琛毫不犹豫打断了黄少天,“臭小子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哟,黄少怎么能当靠枕啊,”方锐笑嘻嘻的凑过来,“走了回去了。”
“哎,有点儿麻,老叶怎么这么重啊平时都吃什么了跟压路机似的,”黄少天一看方锐还靠谱,于是活动活动肩膀,顺便招呼了一句,“方锐来帮个忙啊。”
“好嘞!”
方锐利索的一把将叶修从黄少天身上撸了下来,打横一抱就往屋里钻。
“靠!”黄少天忍不住爆粗。
方锐力气怎么那么大!
还有他为什么可以抱老叶!
黄少天立刻拔腿就追,刚到客厅就看到方锐迅速把叶修往沙发里一扔,然后掏出了一根又黑又粗的……
马克笔。
黄少天都无语了:“方锐你能不能正经点儿啊,多大人了还玩这个。”
“就是,”跟着进来的魏琛也立刻谴责方锐,“能不能尊老爱幼点,让老夫先来!”
黄少天差点一头磕在茶几上。
兴欣这都什么人哪。
“你们要对老大做什么!”后知后觉的包子扯着喉咙高喊起来。
“一些有意义的事,”方锐严肃道,“包子来吗?”
“来!”包子不明所以但是先答应肯定是对的。
黄少天环视一圈,陈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弃权;苏沐橙捂嘴偷笑,肩膀一抖一抖的,孙哲平不置可否,但表情似乎很愉悦。
一对五,完败。
黄少天见大势已去,老叶那张脸看来是保不住了。
然后这群大老爷们儿和姑娘们为谁来给叶修画第一笔吵得不可开交。
对方锐和魏琛来说,能在叶修脸上留下点什么,那可是比单挑全联盟不掉一滴血还要值得骄傲的事。
包子虽然事前他极其反对,可是事后不知道为什么劲头一点不输方锐和魏琛,可能是对叶修的迷之喜爱。
孙哲平不说话,但是压迫力十足的就准备动手抢笔了。
黄少天静静看着这一幕,忽然有些燃。
老叶的节操是保不住了,可是如果他能落第一笔,这也是大赚啊!
大赚为什么不做?
“放开那支笔,让我来!”
不愧是联盟新晋的机会主义者,能在孙哲平和叶修手里走两个来回的。黄少天迅速而准确的把握住了机会,躲过了魏琛跳脚的喊叫和方锐的眼神攻势,甚至无耻的忽视了苏沐橙,更是不惜挠了孙哲平的痒。
趁其不备,一举拿下。
黄少天举着那支马克笔,有点儿恍惚,好像他站在一个领奖台上,人山人海,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所有人都紧张而热烈的呼喊着,那支马克笔就是他的小奖杯。
“愣什么呢,”魏琛不耐烦的踢了一脚黄少天的小腿,“舍不得画就给老夫来!”
那哪儿行啊,黄少天不乐意了,赶紧捉笔准备画。
画什么呢?
黄少天想了半天,最后在叶修眼睛下方画了个巨大无比的爱心,一下占了半张脸。
画完他自己都想笑。
“你这画得太直白了!”魏琛表示不满。
黄少天闻言一惊,心想他就是随意画了一下,对叶修的那点儿小心思不会被看出来了吧?
谁知道魏琛接下来一句就是:
“怎么也该画个对称的嘛!”
“谁第二个?”陈果问。
“苏妹子吧,”黄少天想了想,“肯定画得好看点。”
陈果显然没有意见,至于魏琛和方锐?陈果都没意见了他俩还能翻什么天。
苏沐橙朝他笑了笑,接过马克笔,毫不犹豫在叶修右颊上画了个乌龟,四只小爪子,小尾巴小脑袋,还补上了两颗绿豆眼。
正好在黄少天画的爱心里。
黄少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魏琛猛拍方锐的大腿,拍得方锐龇牙咧嘴,然后抢过了马克笔。
抬起笔,魏琛又忽然停了,抬头问道:“画丁丁可以吗?”
“不行!”黄少天和包子怒吼。
于是魏琛遗憾的画了两个半圆,上面还有两个点。
“无耻啊。”
方锐摇摇头,迅速接棒。
第三笔下去,一个小小的卡通版叶修出现在另外半张脸上。
“方锐你这手艺不错啊!”陈果惊呼。
“那是,黄金右手嘛。”方锐得意的笑。
然后他在小叶修头上不远处补上了一坨小小的便便。
陈果:“……”
剩下来三个人还是比较正常的。
孙哲平比较厚道,只是画了好多花,被魏琛嘲笑少女情怀。
包子也是比较中二的,在叶修脑门中央画了个王字,陈果接着在叶修嘴边各画了三撇胡子。
“快快快,照下来!”方锐伸手就摸手机。
用不着他提醒,所有人都掏出了手机。
简直是过年福利,比红包还激动人心。
……
……
叶修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了,室内不冷,但还是有人给他盖了件衣服。
叶修有点意外,这点小事,感动不至于,感谢还是有的。
“老叶老叶你醒啦!”
一听到这声音,叶修的头就开始疼。
“嘶,少天啊,新的一年多话,明年一年都会多话。”
“骗谁呢,”黄少天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快洗脸,去吃饭了。”
“洗脸?”叶修纳闷儿,“洗什么脸?”
“你……”黄少天想笑,背过身去,“你自己看镜子去?”
叶修狐疑的走进洗手间,片刻之后,洗手间里爆出一句惊人的“靠”。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他这个反应!”魏琛笑歪了。
叶修冲出来,从面前几个人脸上扫过,结果发现,从神情看,好像连苏沐橙都参与了。
叶修伤心极了,他难过的看着大伙儿:“这么对哥,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啊,”方锐笑嘻嘻的回答道,“不仅不痛,还会美滋滋。”
倒是孙哲平皱着眉思考了一下,说了句人话:“会。”
叶修立刻看过去。
孙哲平邪魅的咧开嘴,露出了尖牙:“但老子就是喜欢刺激!”
“你们这是欺负老人家了啊,”叶修突然明白了方锐的日常感受,“我要报警了。”
说完,又看着黄少天痛彻心扉道:“你怎么也学坏了呢,跟着这群家伙整哥。”
黄少天羞愧的捂住了脸,然后发出了压抑的笑声,断断续续如同抽风。
“别抱怨了啊,”陈果绷着脸,好像面部神经失调,“就黄少天给你画的最正经了。”
“哪儿呢,”叶修纳闷的向苏沐橙借了个镜子,“你画的哪个?”
“你猜啊老叶,猜出来我就告诉你。”
叶修心想都猜出来了还要你告诉什么。
“这个?”他指指脑门上歪歪扭扭的王字。
“不是。”黄少天有点想笑又有点不满,他还以为叶修能一下猜到呢。
“老大,那是我画的!”包子率先不满了。
“呃,画得挺好的哈,”叶修无奈的点点头,又指着那个卡通的小叶修,“那是这个?”
“不是,”黄少天有点儿垂头丧气了,“那是方锐画的。”
“你别驴我,”叶修不信,“方锐大大能这么好心?”
“嗯,所以他还画了个配套的,”黄少天说着戳了戳叶修的脸,“这儿呢。”
叶修看着卡通版自己头顶上那坨便便,无语了都。
方锐乐不可支。
“方大大,这个账我们以后再算。”叶修一副秋后算账的架势,指着满脸盛开的繁花,“那是这个?”
“那是老孙画的啊,”黄少天彻底不满了,“你怎么老猜错呢……呃?”
黄少天一正眼看叶修,就看到叶修笑眯眯的看着他。
后知后觉的黄少天恍然大悟:“靠,你早猜到了,唬我呢?”
“是啊,”叶修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就知道这个——”他指指那个爱心,“是你画的。”
黄少天陷入了一种纠结中,叶修能猜到他画的是哪个让他有点高兴,可是故意憋着最后再说又有点恶劣,同时他的脸现在黄少天看了只想笑。
最后黄少天一巴掌拍在叶修身上:“快去洗啊,脸上顶着屎和王八有意思么!”
“不急,”叶修反倒是淡定了,“你们画的时候不觉得挺有意思么?”
黄少天一听这语气就清楚叶修打算作妖,于是鼓起勇气问:“那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叶修眨眨眼,挺无辜的,“谁先画的啊?”
“报告老叶,是黄少天!”方锐毫无压力的把黄少天卖了。
“哦,”叶修点点头,“是黄少天是吧,那我要给黄少天画一个。”
“你……靠方锐你讲不讲义气了!”黄少天抱住了自己,“你别胡来啊!”
其他人有什么可说的?只要战火不烧到自己身上,简直就是喜闻乐见,恨不得越玩越大。
“非礼啊!”黄少天被叶修摁在沙发上,欲哭无泪,叶修温热的呼吸就喷在他脸上,“老叶你放开我啊啊啊啊!”
“啧,少天大大莫急,”叶修一边把黄少天压制住,一边慢条斯理的拿那根罪魁祸首马克笔,“说吧,想要哥画个什么?”
黄少天不说话了。
他好想哭。
被叶修堵着就算了,这货整个身体压了过来,再这么下去,他就要有反应了。
“不说哥就随便画了啊,”叶修一副思考的样子,“画个什么好呢?”
“……”
黄少天闭眼等死。
叶修一点没有心慈手软,直接就开始画了。黄少天闭着眼睛看不到,马克笔凉凉的落在他脸上,划来划去的,他除了分辨出第一下是个圆形以外,后面的就半点分辨不出来了。
“好了。”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脸,从他身上挪开。
“好了?”黄少天睁开一只眼,他一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叶修,叶修就是画什么他都不惊讶。
“嗯,好了,”叶修看着他样子好笑,“还等什么呢,以为哥要给你画清明上河图?”
黄少天一骨碌爬起来,抢过苏沐橙的小镜子,赶紧照照。
叶修在他脸上画了个——
小太阳。
“啊……”
“怎么,画得不好么?”叶修问。
黄少天心想这难道画得好么,总共三笔的事儿。
“不是,我问你为什么画这个?”
“适合你啊,”叶修笑笑,“比你画的爱心好看多了。”
黄少天怒而掀桌,和叶修打做一团,然后被反制,再吊打调戏。
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道:“不要脸。”
魏琛点头:“不要脸。”
方锐:“附议。”
包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疑惑不已:“你们吃不吃饭啊?”
“吃!”黄少天率先转移话题。
“那快去洗洗。”陈果提醒他俩,一人顶着小太阳,一人顶着一脸乱七八糟的东西。
叶修进了洗手间,黄少天没动。
“不去洗洗?”苏沐橙问。
“吃完饭再去吧。”黄少天笑了笑。
然后他觉得乐不可支,就为了那个不够圆的小太阳。
挺傻的。

评论(13)
热度(172)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