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四十】全职/叶黄

【四十】

等一行人大包小包扛回兴欣,陈果她们也把屋子收拾得差不多了,该有的装饰全弄上了,卫生也打扫干净了。
魏琛就盯着门口大红的对联和福字,沉思了一会儿疑惑道:“这谁写的?”
“我写的,怎么了。”
陈果虽然理直气壮,但那是对着魏琛的本能反应,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字写得不好,这不是年末忙着应付联盟一大堆报告么,连副对联都没来得及买,这会儿只好自己写了凑数。
叶修见状轻咳了一声,其他人也有点忍笑的意思。
陈果不高兴了,嘟着嘴看向她的女神苏沐橙求助。
“别看我呀,我字也不好看。”苏沐橙调皮的笑,示意自己爱莫能助。
“看哥来露一手!”方锐说着就要挽袖子,被魏琛拦住。开玩笑,方锐那才叫真是拿爪子写的,到时候惨不忍睹,谁都认不出来。
“露什么露啊,”叶修看了两眼说,“就这样吧。”
陈果泪流满面,话是这么说没错,你那个凑合的表情什么意思。
新年如期而至。
一大早天还没亮,叶修就被方锐和魏琛两人联手从被窝里挖了起来,跑下来一看,孙哲平也被抓起来了,这会儿正在厨房帮忙打下手。
叶修默默的看着孙哲平袖子卷到小臂,利落的用菜刀把萝卜剁成块下锅,硬是剁出了一种敌军之中取你狗头的霸气,心想这画面要是被冯宪君看到,不知道怎么想。
“老大!”
看了没多久,叶修就让人给糊了一脸。
“噢,包子啊,一身菜味儿,”叶修头疼的揉揉太阳穴,“这么早。”
包子:“嘿嘿。”
“不早了好吗,”陈果瞪他一眼,“去,把桌子擦了!”
叶修慢吞吞的拿了抹布准备去擦桌子,才发现桌子早就被擦过了。
“老叶怎么才起来啊,是年纪大了腰不好还是肾不好啊?我可是早晨五点就起来操劳了啊你这么晚起来是不是太不对了,来来来把这个瓜子放过去……”
叶修掏了掏耳朵,小声道:“过年了不能少说点。”
正在摆放零食的黄少天闻言立刻抬头,狐疑道:“什么?”
叶修赶紧回答:“没什么。”
有包子掌勺,兴欣年饭质量绝对有保证,不过几个人天南地北的,陈果又舍不得唐柔和苏沐橙熬夜,想了想,干脆就早上吃得了,吃完了再计划别的,这个消息前晚连夜全票通过,这会儿叶修坐上桌子,都还在迷糊呢。
“吃啊,”陈果豪迈的拍巴掌,“要不要喝酒?”
“卧槽,老板娘今儿火力全开啊!”魏琛一惊一乍的拍了把大腿,“来来来满上满上。”
包子迅速拿出几瓶酒,从红酒到白酒洋酒啤酒都有。
“我可不喝啊。”叶修赶紧拒绝。
“你这人,怪没气氛的。”陈果想冲叶修翻个大白眼,可是想想是过年啊,今天给叶修翻了一个白眼,说不定新的一年要翻无数个白眼,不过自从认识他之后自己翻白眼的次数水涨船高,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啊。
孙哲平却不像陈果只能嘴上说说,直接一个杯子放在叶修面前,言简意赅:“喝!”
那叫一个掷地有声。
叶修见实在躲不过,只好小声向包子求援:“包子,啤的,啤的。”
“交给我吧老大!”
说着,包子就倒了满满一杯,气泡咕嘟咕嘟直翻。
叶修无语的看着玻璃杯子里翻腾的气泡,伤心的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这是联合起来坑哥吧?”
“喝吧喝吧,”苏沐橙笑嘻嘻的看他,“今天过年嘛。”
叶修看着苏沐橙的笑容,还有期待得眼珠子差点掉进酒杯里的黄少天,狠狠心,一仰头把酒闷干。
“好!”魏琛带头鼓掌!
叶修无奈的笑了笑,喉咙里觉得火烧火燎的,赶紧转移话题:“吃菜吃菜,包子做的啊!”
“老大吃!”包子拍胸脯。
年饭固然好吃,但是大家的心思也不在这个上面,现在生活越来越好,其实每天吃的也不差,魏琛还想来两句“想当年老夫”,话没说完呢被陈果拿了个水果堵上了。
吃了饭,时间也还早,陈果豪迈的一挥手:“放炮!”
唐柔和苏沐橙当然向着陈果,方锐和黄少天两个爱凑热闹的也赶紧跟上,嚷着放炮。
“别闹了啊老板娘,”叶修打断她,“上林苑哪儿能给你放炮啊,待会儿小心警察带人捉你。”
“你不是能割开空间吗,”陈果早就算计好了,“就给隔开一片,咱们放个炮竹,喜庆!”
叶修无语,心想这能力是这么用的吗。
陈果决定好的事,没准儿过会儿就忘了;陈果决定让叶修做的事,韩文清都拉不回来。
叶修无奈,只能拉开领域,单独圈了快地方出来,让陈果过足放炮的瘾,加上咋咋呼呼的黄少天,热闹是热闹了。
孙哲平凑过来,随意说了句:“满意吧?”
叶修没听清,皱眉道:“什么?”
“你建立的这一切,”孙哲平点了点正在闹腾的几人,“你满意么?”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孙哲平却好像知道他答案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吼着冲到人堆里,拿起一根烟花开始朝天放。
叶修无语:“连老孙也……”
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就乐颠颠的拎着一个还在不停火花四溢的小玩意跑了过来,吓得叶修嘴里叼着的烟都差点掉了。
“干什么呢?”叶修看他。
“给你玩啊,”黄少天还蛮理直气壮的,“要不要?”
“不要,哥多大的人了,”叶修含糊着说了一句,忽然甩了甩脑袋,狐疑不已,“我怎么觉得有俩黄少呢。”
“怎么了啊,老叶?”黄少天敏锐的捕捉到了叶修的异常,凑过来看他,“脸这么红,感冒了?”
叶修晃晃脑袋,嘟着嘴:“没,有点儿上头……”
“上头?不会吧老叶,你这才喝了多少,一罐有没有?就包子给你倒的那一杯吧?还是说你就是传说中的一杯倒?是不是啊是不是啊?啊啊啊啊啊?”
“别……吵,”叶修揉揉太阳穴,“你少说话我能清醒不少。”
“你不能喝酒不能赖我啊,”黄少天还在絮絮叨叨,“关我什么事啊,你看人苏妹子都比你能喝,你……”
黄少天戛然而止。
叶修不知道是醉到什么程度,在原地转了转,忽然一屁股朝着绿化带的花坛边坐了下去。
“哎哟我去,”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拽着他,“要不回去睡一下吧?”
“没事,大家都在呢,”叶修笑了笑,脸上红红的,“哥这么走了多不合适。”
“你还知道气氛啊,我以为你就懂得嘲讽人,”黄少天看了看,灵机一动,领域释放,刮出一片干净地方来,“来吧,坐吧。”
“领域……就这么用的么?”
“你刚不是就这么干了?咦,你醉了怎么还维持着领域?怎么做到的?”
叶修是真喝高了,压根没听见后面的话,歪着头想了想,这才慢吞吞的回答道:“也是哦。”
怦然心动。
这是怦然心动啊。
喝高了的老叶多好,不嘲讽人,不打击人,乖乖的,有问有答,一是一二是二的,简直是脱胎换骨。
黄少天一颗少男心被撩得七上八下欲罢不能,想就地抱着叶修一顿猛亲,可是人家叶修喝醉了糊里糊涂的,他虽然是个见缝插针的机会主义,这么乘人之危的事也做不出来。
陈果他们打起了雪仗,一旁围观的唐柔和孙哲平被方锐几个雪球丢到脸上后,也果断加入了战局。
“喂,老叶,”黄少天贼眉鼠眼的看了正在大打出手的陈果他们,“老叶?你不会酒精中毒了吧?”
“没,”叶修闭着眼睛,说话带着点鼻音,听起来湿漉漉的,“借我靠会儿。”
“哎。”
黄少天还有什么不乐意的,他和叶修身高差不多,这会儿坐在绿化带边,让叶修靠着,别提心里多美了。
“今天让哥喝酒,是你策划的吧。”叶修忽然说道。
“啊——啊?”黄少天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老叶你喝醉了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就是你,”叶修严肃起来,偏偏像个小孩儿似的,“就是你干的。”
黄少天反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都没说话啊,”叶修的声音低低的,呼出的热气让黄少天有点心猿意马,“你平时什么时候话这么少了。”
“靠,这么了解我?”
“嗯……”叶修长长的叹了口气,从黄少天背后伸着胳膊摸了摸他的脑袋,“真羡慕你。”
黄少天怔怔的坐了半天,正想转头说点什么,就发现叶修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他静静地坐着没动,叶修呼吸的微微起伏变化在他肩膀上轻得像蝴蝶翅膀。
但他感觉得无比清晰。
半晌,他小声道:“这么了解我,那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啊?”

评论(10)
热度(160)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