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三十八】全职/叶黄

【三十八】孙哲平剑术课堂开课啦,黄少早上老不起,多半是懒的,打一顿就好了。(不是)

黄少天就这么过上了孙哲平陪练,叶修陪睡的日子,奢侈程度堪称触目惊心。如果泄露出去,保准被一大堆人暗搓搓揪着套麻袋,而且一定是以张佳乐和包子为首。
孙哲平和叶修是不一样的人,黄少天刚刚认识孙哲平的时候这么想,气质差得太多了。
可是渐渐的,他发现了两个人的相似之处。
那就是信奉实战出真知。
叶修没有再随随便便的动用他空间操作的能力去扩建孙哲平宽敞却毕竟范围有限的客厅,而是直接和孙哲平带着他来到B市郊外的山区。
这地方清净,除了观鸟之外,几乎都没什么人来。随便往个深山老林里一钻,叶修再使点小花招,根本随他们折腾。
何况这种凛冬时节,再敬业的鸟类爱好者也不会来自寻死路。
所以孙哲平很放心的没再留手。
一方面是再不用担心他闹出的动静,另一方面,黄少天的成长速度堪称作弊。
看见对于信息择取的本事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孙哲平使用过的招数,黄少天都能过目不忘,他的身体似乎也极其适应这样的状态, 一样的招式,使出来倒也像模像样,欠缺的,也就是一份经验所带来的老辣。
和孙哲平的对战正好补足这点。
按照叶修的本意,一个孙哲平根本不够看,他简直恨不得带着黄少天上联盟各个分部,把场子从从周泽楷踢到韩文清的,黄少天差点没给他吓死。完了叶修又一脸惋惜的砸吧砸吧嘴,可惜联盟大伙儿事情多,妖魔鬼怪作乱又不看过年的,只好把你交给这个比较闲的人。
孙哲平冷笑,闲就认了,你说谁不够看?
黄少天赶紧灭火。
他估摸着要没有他,孙哲平一天能抄剑砍叶修八次。
不过孙哲平虽然对叶修没什么特别好的脸色,对黄少天倒是毫不掩饰欣赏的意思。两人风格不同,黄少天也模仿不来孙哲平那不要命的打法和气势,主要以迂回和把握时机为主。孙哲平这人从来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主,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说一不二,对黄少天避免和他正面交战的战斗方式没有什么负面看法。
就像叶修说的,他喜欢的是胜利,风格并不代表什么。
相应的,他下招也就更加野,更加难以抵挡。
……
……
黄少天在枯叶遍地的密林间蹲伏,一边隐藏着自己,一边警惕的感受着孙哲平的存在。
孙哲平不善于隐藏自己,这和他的领域特质有关,也和他本人的性格气质有关,黄少天要发现孙哲平很容易。
可甩脱却很难。
孙哲平是出了名的喜欢硬打,在联盟销声匿迹之后,作为后辈的黄少天又给他加上了难缠这点,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难缠。
叶修也很难缠,但是和孙哲平是两个方向。叶修的战斗,手段总是层出不穷,出其不意之下,对手时刻紧绷着精神,一步走错,满盘皆输,逼得人心力交瘁;
而孙哲平是全程暴风骤雨般的狂轰滥炸,丝毫没有间歇,几轮重剑挥下来,逼得黄少天根本没法躲闪,只能硬拼。
在孙哲平面前,可以迂回,可以使诈,却绝不可能退缩,一旦退缩,就再也找不到胜利的机会。而硬碰硬的打法,叶修可以赢过孙哲平,黄少天暂时不行。
但黄少天是有一些优势的,他能判断出孙哲平的行动。
看见的能力在他自个儿琢磨和把握中日益成熟,叶修也帮了不少忙。从最开始看到叶修手里扑克牌的花色都很勉强,现在他能准确看清百米外飞过的鸟群数目和品种。
在看见的能力加成下,他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捕捉到孙哲平细微的表情和肌肉变化,从而判断出他会怎么出招。
可是孙哲平也一样可以捕捉到他,这人有一种近乎野兽的判断,似乎比方锐的野性直觉更为精准,黄少天从来没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藏过一小时。
眼下又是这样躲藏和搜寻的局面。
孙哲平的位置被黄少天捕捉到,看样子还有一些距离,暂时不用担心被他揪出来。
黄少天小心的转动着手中的冰雨,想着如何去抵抗孙哲平的剑招。这很难,孙哲平的剑法没什么固定的模式,完全是他那股强悍铁血的气势锻造出来的。
想着想着,黄少天突然一怔。
悄无声息的风从林地间蔓延开来,整片林子暴露在他的视野之下,可他竟然没发现孙哲平的身影。
甩掉了?什么时候?
四周寂静无声,可黄少天却就地一个翻滚,向着另一侧躲开。
轰的一声,他刚刚躲藏的树丛被炸成了木屑,孙哲平扛着无锋的身影在炸开的灰尘里若隐若现。
黄少天暗自腹诽这造型,还不忘扯着嗓子高声喊道:“孙哥,没砍中啊!”
孙哲平战斗的时候很少废话,提着无锋又冲了过来。
“靠,这么凶啊,”黄少天一边胡说八道,一边迅速窜进了树林深处,“毁坏树木可不好,还好没打中,要是打中了本少不是要完。”
孙哲平要是对黄少天的战斗风格有什么意见,就是这人总喜欢说点什么,而只要他开了头,就会喋喋不休个没完,而且自从发现孙哲平其实只是比较爷们儿,并不是凶神恶煞之后,黄少天这个倾向越来越严重。
连叶修都表示爱莫能助。
孙哲平呸了一口,跟着黄少天冲进了树林。
冬日的树林掩护效果并不好,即便他们挑了个没有下雪的日子,脚下脆响的树叶也会轻易暴露出位置,更不用说叶子掉得稀稀拉拉的树丛根本是一眼就能看穿。
黄少天根本没想着掩护。
孙哲平正追着黄少天,却看到一抹冰蓝从侧面亮起。
判断失误?
孙哲平皱眉,黄少天甩掉了他居然没跑,还趁机杀了个回马枪。
可他会怕吗?
无锋狠狠的迎上冰雨,两把炼金武器碰撞在一起,黄少天专注的眼神在交击诞生的火光中投过来,执着而冷静。
冰雨不善硬碰,一触即收,黄少天手腕翻转,脚下一圈落叶被他轻松掀起,洋洋洒洒的遮住了孙哲平的视线。等无锋挥开这些遮蔽物,孙哲平又一次失去了黄少天的身影。
在哪儿?
孙哲平不相信黄少天会远遁,这些日子他也摸清了黄少天的风格。
机会主义。
就像他和叶修开玩笑的那样,如同一把妖刀,在鞘中黯淡无光,可只要出鞘,便带着一击封喉的致命。
黄少天毕竟是个新手,有时候不像孙哲平那样收得住手,要不是孙哲平本身实力强悍,可能真要栽他手里挂点彩。
迷惑了他的视觉,隐匿了行迹,几乎是短时间内封锁住了孙哲平的打法,黄少天不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从哪儿?
孙哲平想都不用想,这小子还没跟叶修学那些乱七八糟的遁地术,会的招儿也少,于是干脆举起无锋,迎头格挡。
剑光撩下!
黄少天当初听叶修说他不是人的时候还愤愤不平,觉得人格受到了侮辱,可现在,他真的有些相信自己不是人类,因为他渐渐地也可以和方锐一样,轻松跳到一层楼的高度。
银光落刃!
冰雨本是细剑,剑走轻灵,这一记下劈是借了下落的势头,细窄锋利的剑刃,硬是斩出了抽刀断水的气魄,可惜,挡住了!
孙哲平无声的架住了冰雨,无锋剑柄倒提,去撞黄少天。
黄少天落地,转了个身,带起一圈枯叶,头也不抬,冰雨就反手从腋下刺了过去。
那是叶修和他第一次去驱鬼时候他用过的招儿。
“叮”的一声,冰雨剑锋和无锋剑柄相触,孙哲平要是会中这样的招儿,也就不用打了。黄少天在击中的片刻便判断出没有刺中,兔子般从地上弹起,准备再次遁走。
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血腥味飘入他的鼻子,莫名让他紧张起来。
他不需要转过身躯,便能透过看见的领域看到,孙哲平浑身的皮肤变得潮红,又迅速变得苍白,只剩一双眼瞳,如同燃烧着火焰的宝石,跳动着炽烈的热意。
黄少天一怔,孙哲平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面前,几乎瞬息而至的速度让他汗毛倒数。
他见识过的,在他放慢了时间之后,方锐也曾用同样的速度一拳击毁了整个篮球场。
那还只是方锐而已,而孙哲平……
黄少天简直不敢想。
这时候还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黄少天果断翻开了最强底牌:
“认输!老叶救我!”
“迟了,”孙哲平面无表情的舔了舔牙,“看剑。”
连滚带爬上蹿下跳不足以形容黄少天的应对,后果更是惨不忍睹,等叶修大摇大摆着从叶子掉光的树林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孙哲平打着赤膊一屁股坐在地上,旁边趴着老腊肉一样的黄少天。
“老孙你……你把他吸干了?”叶修震惊,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
“省省,一个两个的有完没完啊,”孙哲平看着确实满脸苍白,脾气也不大好,“你就真打算把他扔这儿了?”
叶修装傻:“啊?”
孙哲平呼的一下站起来,和叶修面对面,就差揪着叶修的领子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甩手掌柜的时候越来越多了,爷爷是给你当保姆的?你信不信爷爷咬你?”
叶修见装傻装不下去了。
于是他开始充楞。
打太极。
顾左右而言他。
孙哲平不傻,看叶修这人精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人必有所求,况且叶修一向名声不好——所谓联盟四大战术大师,叶修是当头的那个心脏人士。
“你到底有什么事?”孙哲平问。
“其实也没什么,”叶修咳了一声,“哥这趟也不是只为了黄少天的。”
一旁的黄少天抬起头,心想那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天天得吃外卖还得挨孙哲平在野地里揍,活生生的野战。
“你的手伤,或许有办法,”叶修眯起眼睛,冲孙哲平绑着绷带的手掂了掂下巴,“有兴趣吗?”
孙哲平嗤笑一声,转身把衣服搭在肩上。
“那一块儿过个年总行吧?”叶修笑眯眯的,一副狐狸样,“兴欣很好客的。”
孙哲平看了叶修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

评论(3)
热度(99)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