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番外·猫】唐昊/方锐/唐方

我是杂食,所以这个番外不是给老叶和黄少的,是点心和糖糕。
私设如山,糖糕少女心系列。
cp不适的话勿食,不过也很清很淡。
5000字小番外,叶黄脚踏车下章上线。

————————————————————

【番外·猫】

方锐遇到一点儿小麻烦。
这会儿他变回了原形,怎么变的不重要,总之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变回了原形。
方锐变形有个最头疼的地方,那就是衣服没法儿变。叶修曾经嘲笑他,都成精了怎么连件衣服都变不了,方锐严肃又真诚的说,物质守恒啊老叶。
要说露出原形其实是挺丢份儿的,同类间还好说,在人类里露出原形就像脱光了去跳广场舞一样不要脸。
方锐可要脸了。
所以他想了想,变成了一只猫。
脱光了晃悠没关系,没人认识就行了。
方锐就这么优哉游哉的在联盟总部里溜达起来。
溜达着溜达着,就遇到了一个人。
呼啸分部的唐昊。
全联盟都知道唐昊和方锐不合,方锐那个性子,不正经又猥琐,唐昊虽然暴躁和冲动,却是个比较正直的男人,导致方锐有事没事老爱逗唐昊几句,以把人撩怒为乐。
方锐就没想着唐昊能给他一个好脸色,当然现在唐昊也认不出是他来,顶多觉得这猫长得有些欠揍,所以他大模大样的准备从唐昊身边过去。
唐昊的脚步一顿,联盟总部什么时候谁养猫了?
毛色不能说油光水滑,但也看得出来十分健康。
体态匀称,尾巴一弯一弯的,简直撩在他心口上。
方锐正准备溜过去,眼前突然的阴影让他心中突如其来感到了不妙。
唐昊站在了他的面前,然后把他逼到了墙边。
怎么的这是,认出他来了准备私下揍他泄愤?
方锐愤愤的想,谁打谁还不一定呢,肉垫里锋锐的指甲伸缩几下,要认真的话唐昊那有几块小腹肌的小蛮腰能被他砍成两截。
唐昊没有揍他,而是左看右看了半天,似乎在确认没有人在看,然后他蹲下来,冲着方锐伸手:“喵。”
方锐:“……”
原来你喜欢猫啊唐队!
方锐恍然大悟,然后忍不住抖起来。
唐昊这个外形和爱好实在太不沾边了。
方锐决定逗逗他。
于是他天真无邪的走过去,轻轻喵了声,在唐昊手指上蹭了蹭。
一向日天日地老子天下第一的唐昊心都要化了。
这猫真好看,他想。
于是唐昊摸了摸方锐的背,眼神能腻死人。
方锐一边抖鸡皮疙瘩,一边心想要不要趁这时候变回人形来吓唬他一把,唐昊却伸手把他捞了起来。
方锐有点蒙,这是要干什么,抱抱亲亲举高高?
他觉得不太妙,唐昊可千万别亲他,他会被雷劈的。
唐昊没亲,他抱住了方锐,猛吸。
方锐满脑子大写的卧槽。
那个炫酷拽上天的,满身腱子肉的,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不高兴的,呼啸队长,唐昊,他居然——
吸猫!
方锐生无可恋的摊在了唐昊手里,呼啸队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挠着他的下巴,搞得方锐差点哼哼出来,背上的毛都能感觉到唐昊温热的呼吸,一喷,一吸,一喷,一吸。
方锐觉得这事儿拎出来可以嘲笑唐昊一辈子,可是他觉得会被唐昊追杀到死,并且这事儿他也挺丢人的,堂堂黄金右手,兴欣一哥,居然被呼啸的小子给吸了。
丢人啊。
方锐想挣开,可是唐昊不让,而且他被唐昊那诡异的手法给薅得舒服死了,简直做了全套大保健似的神清气爽,欲罢不能。
方锐开始呼噜了。
方锐快要睡着了。
勉强看看唐昊迷醉又温柔的表情,方锐决定把这事埋在心里,一辈子都不要拿出来说。
“你……”
咯噔一声,方锐心想不好,抬起头一看,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从拐角冒了出来。
叶修满脸的卧槽,眼下这个时刻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私相授受、捉奸在墙,那个日天日地的唐昊,居然抱着他们家的方锐,在吸猫!
唐昊的脸是黑的,堪比韩文清。谁都有那么点儿不为人知的爱好,但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在墙角吸猫,实在是令人发指丧心病狂。况且被全联盟最不要脸的叶修看到,一世英名眼看毁于一旦。
但是这不能怪唐昊,唐昊喜欢猫,可是猫却不喜欢唐昊,每次唐昊试图挠猫的举动都以双方气喘吁吁、誓决生死的架势收场。看到这猫的时候,唐昊就觉得这只猫不一般,它好像不怕自己,于是试着去逗了逗。
结果真的回应了。
唐昊面无表情,内心激动高兴,不能自已的抱上了猫。猫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果真没松开,任由他又挠又吸。
唐昊很爽,爽得心花怒放。
可是正在爽着,却被叶修打断了。
这让他很愤怒,很羞耻,很想灭口。
方锐觉得不能让这两个祖宗对视下去了,待会儿准得打起来。鬼使神差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唐昊的手指,在对方愣神的状态下跳了下去,走到叶修身边。
叶修低头看猫。
猫看着叶修。
其乐融融,和谐无比。
但唐昊莫名的觉得叶修和那只猫有某种超越了语言的交流。
最终叶修退却了,他果断转身,大步离开,那猫就跟在他旁边。
看着叶修和那只猫的背影,手指上温热又湿润的感觉还没褪去,唐昊皱眉,这猫是兴欣养的?
……
……
隔了几天,上林苑,兴欣之家。
方锐摊在沙发上,和魏琛抢电视遥控器的使用权,最终苏沐橙胜出,在他俩生无可恋的表情中调到了言情剧。
方锐打了个呵欠,懒久了,有点觉得这么平静的日子真是不够刺激。
叶修云:人死于作。
门铃恰到好处的响了。
“谁啊?”陈果问,拉开了门,一脸诧异,“唐队?”
方锐的耳朵一下子竖起来了。
自从被唐昊吸了一回,方锐就不可避免的陷入了纠结之中,他既想把这事给抖出来写成大字报发上微博,然后乐不可支的看着唐昊尴尬至死,又想把这事揣到他飞升的那天,还想把公然吸他的唐昊打一顿。
迷茫,纠结,愤怒,羞耻。
一句话概括,最近他脑子里全是唐昊。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叶修有意无意老拿这事挤兑他。
唐昊上门不是为了别的,为了猫。
回去之后唐昊睡不着觉,这事儿他根本没法跟人说,堂堂呼啸老大,沉迷猫色不可自拔,算什么事啊?
何况那还是叶修的猫。
唐昊这么一想,心情更坏了。
可是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的好几天,唐昊还是想着猫,他想着自己的手指是怎么从猫的皮毛上滑溜过去的,那柔软的身子简直没有骨头似的,在他怀里呼噜噜的哼哼。
受不了,想撸猫。
趁着有空,唐昊暗搓搓的去了趟宠物店,无果。
敢作敢当的唐大队长心一横,咬咬牙,上兴欣吧,找叶修把那猫买下来得了。
就有了这出。
唐昊心想反正被叶修撞破了,索性豁出去了,开门见山道:“你们养的那只猫呢?”
陈果莫名其妙,兴欣哪儿来的猫,养个叶修就够受了。
方锐一哆嗦,叶修不知道和黄少天上哪儿浪去了,没人知道这事呢,唐昊要说出去了保准他被嘲笑一辈子啊,于是恨不得过来亲手塞上唐昊的嘴。
唐昊还伸着脖子左看右看的,一下就看到在沙发里坐立不安的方锐。
“就是叶修的……”
方锐急得一嗓子吼出来:“那猫是我养的!”
所有人刷一下把目光投过来。
陈果率先发难:“你什么时候养猫了?”
“野的,”方锐赶紧补充,“经常上我这儿来吃东西。”
魏琛第二个觉得不对,方锐那领域一开就是百兽之王,什么猫能上方锐这儿讨吃的,猫科相见分外眼红好么。
方锐连比带画,说得有声有色,活灵活现,简直如在眼前。兴欣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寻思养个猫也不错?
不知不觉醒过神来,才发现方锐把唐昊不知道带哪儿去了。
魏琛一拍大腿,痛心疾首:“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方锐把满脸不开心的唐昊哄出了屋子,带着人在小区七弯八拐,信誓旦旦说那野猫经常来这这这那那那,唐昊不说话,听得倒是很认真。
方锐陪唐昊逛了一圈,坐在小区花园里,等着那只莫须有的猫来。过了一会儿,方锐问他:“你喜欢猫啊?”
唐昊看了方锐一眼,方锐少见的没拿骚话撩他,于是点点头:“嗯。”
方锐注意过唐昊这个人,却从没了解过。唐昊干脆利落承认了自己这点不太男子汉的爱好,反而让方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那也不非得这一只吧,”方锐试着给自己脱身,“全天下那么多猫,暹罗啊,布偶啊,短毛啊,唐队又不是养不起。”
唐昊皱了皱眉,才慢吞吞说:“怕我。”
“嗯?”方锐睁大了眼睛,“怕你?”
唐昊看着方锐,这人一双眼睛漂亮,看着嫩出水,可惜配上他贱贱的表情,只会让人想抽他,现在倒是没那么可恶,有点好看。
方锐懂了,有点同情唐昊。唐昊估计是领域太强势,不自觉被猫这样敏感的动物所畏惧,所以唐昊虽然爱猫,却不能养猫。
看着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孤零零在这儿等一只根本没有的猫,怪可怜的。
方锐的同情心泛滥了。
他决定满足一下唐昊撸猫的心愿,就当为飞升积德。
“你要喝饮料么?”方锐突然问。
唐昊对方锐突如其来的好意有点不自在,顿了顿说:“谢谢,不用了。”
“不麻烦的,”方锐晃晃脑袋,睁大了他的眼睛,用一种真挚又恳切的眼神看着唐昊,“红茶怎么样?”
唐昊被他看得有点鸡皮疙瘩,短促道:“嗯。”
“我去拿了啊,你在这里等。”方锐站起身,往回走。
唐昊无所谓的看了看方锐的背影,继续等猫。
转角之后,方锐估摸着唐昊看不见他了,撒丫子狂奔。
“你不是陪唐昊去找猫了?”魏琛看了气喘吁吁踹开门的方锐一眼,还没有放弃从苏沐橙的控制权中找回机会。
“没时间解释了,”方锐进门就板着脸,火速从冰箱里掏了两瓶红茶搁在桌子上,“老魏你敢喝试试,待会儿别穿帮。”
“什么穿……”
方锐突然垮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从那堆衣服里,摇头晃脑的爬出一只猫。
魏琛:“卧槽!”
陈果:“方锐你搞什么鬼?”
苏沐橙张了张嘴巴,没有说话,但她关上了电视。
废话,有更好看的为什么还看垃圾言情剧。
唐昊等了十分钟了。
猫影子都没看到。
他有点丧气,心想方锐说不定是耍他的,他根本不认识那只猫,只不过又一次拿他好玩。
呼啸队长危险的捏了捏手指,准备去揍方锐。
“喵。”
唐昊猛地抬起头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视野里。
那只他心心念念的猫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朝唐昊走过来。
唐昊霍然起身。
猫停了下来,用一双天真的眼睛看着他。
唐昊本能的觉得这情景似曾相识,可是美猫在前哪管其他,弯下腰去把猫抱在怀里,满足又小声的叹了口气。
方锐觉得自己可真是个好人,不,跟黄少天说的那样,是个好妖。被唐昊这么个不香不软的大男人抱着,就为了满足他一个心愿。
唐昊的体温很高,让方锐有点晕晕乎乎的。年轻雄性的味道在兽妖的鼻子闻来分外敏感,何况唐昊这么个血气方刚荷尔蒙爆炸的小伙子,对方锐来说,本能上会觉得这是争夺领地和配偶的挑衅,可理智上又清楚,唐昊没这个意思,他俩连物种都不一样。
方锐就一边忍受着唐昊并不难闻的体息,一边忍受着唐昊在他下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挠着,昏昏欲睡。
等他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兴欣排屋,唐昊抱着他,魏琛苏沐橙陈果围成一圈看着他俩,眼神高深莫测,远一点的地方,就连莫凡和乔一帆都探头探脑的扫了几眼。
方锐:卧槽。
偏偏唐大队长这时候开口了:“方锐呢?”
“啊,”魏琛眼珠一转,“这个,方锐啊,他刚才,哦,在厕所呢。”
语调拖得生怕唐昊不知道有鬼似的。
方锐心里大骂老魏不是个东西,魏琛朝他挤眉弄眼,简直小人得志。
唐昊脾气冲,但是耿直,没从魏琛这般拆台里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他只想给方锐道个谢,可方锐人在厕所呢,总不能他站在厕所外面说谢谢,那得多尴尬啊。
一转眼,唐昊又看到桌上两瓶没开封的红茶。
唐昊若有所思。
魏琛轻咳一声:“方锐说不让动的。”
唐昊一怔。
方锐忍受不了这么尴尬的局面了,果断从唐昊胳膊里跳下来,窜上了二楼。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了。
最快反应过来的是唐昊。
一米八三的身高不是盖的,脖子下面几乎都是腿。唐昊迈开两条大长腿,跟着猫窜上了二楼,然后扫了一眼房间,发现一扇门开着。
唐昊长这么大就没学会过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方锐刚刚套上裤子,火急火燎的正在往T恤里面钻,一截白花花的腰露在外面,扭来扭去。
唐昊:“……”
他不免想到方锐是不是有上厕所要脱光的怪癖。
又看了一眼,心想也不是个废宅,居然还有腹肌。
方锐心想是不是穿帮了,好心虚啊。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什么,”方锐摸了摸鼻子,决定赌一把唐昊的脑子有多直,“从窗户走了。”
唐昊皱眉看他一眼,走到窗户边看了看,没有猫的影子。
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他居然信了,方锐震惊的想。
“下次会来的。”方锐安慰他。
唐昊觉得这算个邀请——方锐请他来看猫。
唐昊觉得方锐是猥琐了点,但可能是个好人,这么一看,方锐的脸都顺眼多了。
于是他面无表情的点头,说道:“谢谢。”
方锐胸口一跳,有些不适应唐昊这么客气。
送走了唐昊,方锐觉得心里有那么点不是滋味,说起来,大概是混合着同情和万一穿帮的忧愁。
一回头就看到魏琛上上下下的扫视他。
方锐不满:“看什么看。”
魏琛给了他一个难以言喻的表情,果断转身就走。
方锐恼火的一爪子搭上了桌子,不小心留下一点爪痕。
他握了握口袋里的手机,里头存着唐昊刚刚给他的电话号码。
这小子,方锐嘀咕,抬头看看桌上剩下的一瓶红茶,抓抓脑袋,笑了起来。

评论(19)
热度(65)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