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三十三】全职/叶黄

反正孙哲平已经报警了

【三十三】

联盟内曾经有一种说法,建盟十年里,出现过的最有攻击性的成员,数来数去,就是那么三个:
叶修,韩文清,孙哲平。
叶修是借着他天赋的优势,对任何领域实现全面的解析和针对性的压制,以摧枯拉朽般的强横而呈现出极强的攻击性,这种模式只存在于叶修身上,他人无法复制;
韩文清则是一往无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永远不知退缩为何物的男人,一双铁拳如山如磐;
而孙哲平,无疑是最为狂暴的那一个。
只会硬碰硬、没脑子、毫无节奏感,这些评价伴随了孙哲平在联盟的大多数时光。
孙哲平并非没有耳闻,却始终我行我素。在百花的时候,他手持一柄重剑葬花,杀入敌方如入无人之际,为百花立下了汗马功劳,也和他曾经的搭档张佳乐一同闯下了繁花血景的赫赫威名。但也是这样强硬拼命的战斗风格,使得他在一次意外中手部受伤,导致实力下滑,黯然离开了百花,最终不知去向。
黄少天当然听说过孙哲平的名头,他只是想不明白,叶修为什么会带着他去找孙哲平。
叶修好像不怎么出门,缩在H市如同一个老头子。这次本来打算让黄少天自己去找孙哲平,但在苏沐橙和陈果的强烈要求和谴责下,最终不得不把自己塞上了火车。
陈果是这样说的:你看你整天不是任务就是在宅,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不是很好?
于是原本预计中的高速动车被取消,叶修面无表情的看着嘈杂的硬卧车厢,觉得陈果说不定是因为年终报告的事在整他。
“你没坐过火车吗,老叶?”黄少天早就把行李扔在了行李架上,反正他和叶修两个人也没什么行李可以带。
叶修是没坐过,他平时随便划拉一下,就能从北半球跑到南半球,连交通工具都很少乘坐。
黄少天有点好笑,叶修的票定到了他对面的上铺,好歹是个大男人,塞进那么小的地方,确实伸不开。看着叶修艰难的一点一点往上面爬,黄少天又同情又想笑。
“老叶老叶,你要撞脑袋……哎哟,看吧,撞疼了没?”
叶修摸摸脑袋,有点儿无奈的朝下一瞥,黄少天睡下铺,不仅空间比他大,还在旁边有个小桌子,这会儿他抱了一包薯片,正嚼得咔咔作响。
“看哥的笑话是不是?”叶修翻了个身,小心翼翼的把脑袋从床沿伸出来,“要不咱俩换换?”
“不换!”黄少天美着呢,他比老叶矮这件事挺戳他小心脏的,好不容易吃瘪,哪能就这么放过他啊?
“不换?”叶修挑眉。
“不换!”黄少天迅速留给叶修一个后背,心想可算找着个机会欺负一下他了。
叶修没了动静。
黄少天又有点儿后悔了。计较这么点小事,会不会有点叽叽歪歪的,不够爷儿们啊?再说老叶平时对他多好啊,包子那儿的饭菜都是老叶给他交代的,全是他爱吃的,方锐为此假哭多少回了也没捞着两根鸡腿。
他这个身高睡上面,好像也没啥问题吧?要不和老叶换换?
正想转身,就感觉屁股后头一震,翻身一看,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下来,坐在了他的床上。
“你……”
“我怎么啊?”叶修笑笑,“那上面太窄了,下来坐坐,一会儿就上去。”
看着黄少天的神情,叶修又补了一句:“行吧?”
黄少天轻轻一震,回过神来,心想这不行,太犯规了,叶修什么时候好言好语过,偶尔这么一次,看着真是心旷神怡我见犹怜……
呸!
情窦初开的黄少天这会儿才发觉,叶修的屁股就挨在他大腿上,两个人的牛仔裤突然就好像没了厚度,黄少天感觉有点热。
“嗯,那什么,换也是可以的。”黄少天不好意思的小声道。
“嗯?”叶修看他一眼,有点狐疑,“这么大方?”
黄少天索性豁出去了,反正叶修的屁股和他的大腿也算耳鬓厮磨了,不亏。
“你不是上面窄么,我上去呗,反正我个头又没你高,上去挤挤也没啥,再说你平时事情就多,坐火车多累啊,晃来晃去的等你下了火车都跟在车上一样,摇啊摇摇啊摇……”
黄少天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爬起身来,内心狠狠谴责自己真是美色当前把持不住,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铺,准备爬上去。
“行了啊,一共就六个小时呢,再摇就上外婆桥了,”叶修看着他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觉得好笑,“那要不,咱俩坐床上得了?”
“啊?”黄少天想了一下,这个可以有,可以近距离接触一下老叶,又不用委屈自己,划算极了。于是他火速的从爬了一半的梯子上溜下来,迅速窜回了床上。
叶修把被子和枕头堆好,靠了上去,两条腿一伸,朝黄少天招招手。
黄少天巴巴的过去挨着。
过了一会儿他就后悔了。
叶修晕车。
黄少天真没想到叶修坐个火车都能晕,平时有些懒洋洋又嘲讽的脸上剩下的都是青白色,整个人都不太精神,靠在枕头后面,用胳膊捂着眼睛。
这样的老叶,看着怎么那么……
咳!
黄少天面无表情的扫过叶修的喉咙,时不时轻轻上下翻滚一下的喉结看起来格外性感。
“老叶?”黄少天试探着叫了一声。
“嗯?”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晕乎乎的,又有些鼻音,绕得黄少天心里痒痒的,好像一卷蛛丝,随风荡漾着,就飘到了他身上,轻轻蹭着。
黄少天吞了口口水,把手放在了叶修的胳膊上,又拍拍他:“老叶?”
“干什么啊?”叶修看起来有些倦倦的,眉毛紧蹙,“哥不太舒服。”
“晕车吧?”黄少天问,“想吐吗?”
“你不问我就不想吐了,”叶修闭了闭眼,“我说你们人类怎么这么会给自个儿找罪受呢?”
黄少天看过对面下铺的人投过来的微妙眼神,觉得这时候不是个让叶修糊里糊涂开始拉仇恨的好时机。
“那什么,老叶,我给你揉揉?”
“揉揉?”叶修睁开一只眼看他,“揉哪儿?”
黄少天想说我给你从头揉到脚,爷爱揉哪儿就揉哪儿,你怎么那么多话呢,老实点躺着让爷好好揉揉不就行了。
“太阳穴啊,”黄少天比比划划的,“还能是哪儿啊。”
“哦,”叶修慢吞吞的爬起来,“那行。”
“你起来做什么?”
“你躺上去啊,要不怎么揉?”叶修眯着眼睛,看起来更不舒服了。
黄少天想想也是,和叶修刚才一样躺好,没想到叶修一后脑勺就砸下来了。
“老叶?!”
“嗯。”叶修怏怏的应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叶修歪歪斜斜的躺了下来,两条腿撑在地上,脑袋就枕在黄少天肚皮上,黄少天一呼一吸都觉得有个重物随着他的肚皮在起伏。
“揉呗?”叶修看他半天没动作,歪过头看他。
“哦……哦!”
黄少天的手指摁上了叶修的太阳穴,微微用力。
叶修从喉咙里挤出一丝气音。
黄少天再摁。
叶修轻轻哼哼。
半晌。
忍无可忍的黄少天终于一巴掌拍叶修脸上了:“我说你能不能别喘啊!”
叶修:“啊?” 
“按个太阳穴你怎么喘得跟母猪似的!”黄少天恨不得揪头发,感觉小黄少天蠢蠢欲动,“注意点影响好吗!”
叶修被黄少天按来按去的还蛮舒服,头也没那么难受了,心想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影响啊,就算有影响也比不上你这一嗓子嚎出来影响大啊大兄弟。但是现在人也吼了,叶修也就随他去了,在黄少天身上摊成一块煎饼,无耻道:“嗯,有啥影响啊?”
黄少天心想你贼眉鼠眼的样子,装什么呢,但这话不好说啊,俩狗男男当众发糖撒狗粮,万一上微博了呢?何况老叶还不是他的人。
于是黄少天不动嘴,动手,可劲儿的去挠叶修腰上的肉。
叶修就怒了,心想这小子反了这是?联盟大神什么手速,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底下立刻反击,把黄少天钉在床上,藏在火车铺那可怜被子里的手挠得他上气不接下气。
亏这俩人还有那么一丁点公德心,动起手来也遮遮掩掩的,硬是没发出一点声音——虽然据黄少天后来说这是因为那时候他还要脸——不然早就被其他乘客殴打了。
乘务员是个小姑娘,过来换票,就看见黄少天和叶修两个人在铺位上闹,笑了:“你俩干什么呢?”
黄少天被叶修挠得要疯,这一停手,一口气没接上,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嗝,顿时觉得恼火极了,板着脸不说话。
叶修好笑,又不敢当面燎他,黄少天要炸起来,这一车厢的人都得成池鱼,于是摆摆手道:“我弟弟肚子不舒服,揉揉。”
说完,叶修还真掀开了那床薄被子,伸手在黄少天肚子上揉了揉。
揉你大爷啊!
黄少天想一巴掌糊叶修脸上,觉得自己眼睛大概是瞎到西湖底了才会看上叶修这么个东西,于是轻轻踹了叶修一脚。
乘务员姑娘换了票,临走时意味深长的那个眼神让黄少天是又高兴又愤恨:高兴的是他和老叶看上去没准儿还真有那么点情侣样,愤恨的是自己居然挠痒都挠不过他,于是把自己气成一只青蛙,鼓鼓的朝里窝着不说话。
“别啊,”叶修笑,拍拍黄少天的背,觉得这人看着怎么跟青菜里的肉虫似的,碰一下还抽抽,“打不赢耍脾气了啊?”
“谁耍脾气了!”黄少天风一般的回头,龇牙咧嘴如同一只貂。
“没耍脾气就起来,哥跟你说点事儿。”
要不说谈恋爱的人傻呢,黄少天恋爱上的技能点本来就没多少,还全加在叶修这货身上了,看叶修脸色一猜一个准,知道这人要说正事,于是坐好。
叶修朝他看了看,淡淡的气息从身上飘出来,如同微风穿过松林,飒飒作响——
黄少天皱眉,看了看早就受不了他俩闹腾,一被子裹住脑袋的对铺,用口型问叶修道:“你放领域了?”
“是啊,”叶修大大方方的摊手,“别人听不到的。”
“靠,憋死我了,”黄少天刚才被叶修一通挠着就没敢吱声,一肚子的话赶着趟儿往外冒,“你早干嘛去了?”
“看你说不出话来很好玩,”叶修诚实的说了一句,然后迅速转过了话题,“咱们要去B市找老孙,你记得吧?”
“我不记得的话在这儿干嘛呢?”黄少天反问。
“你觉得我让你找他是干什么去的?”叶修拎起矿泉水瓶喝了口水,边喝边拿眼睛看他。
黄少天面对着这个肯定有什么内涵的问题思考了几秒,果断回答道:“泻火?”

评论(9)
热度(101)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