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当我谈起时间的时候,问它是否治愈了什么,它说它没有

你爱一个人,现在你不知道是否还爱着,
他不好,很差劲,甚至在别人眼里是人渣。永远三岁,不能再多,而且不喜欢你,却擅撩。
你可以冷静的分析这段感情,从荷尔蒙到人的劣根性,从自我中心到自作多情,一条一条的掰开给自己看。你告诉自己停止去关心他,不要把他的事情当做你的。
他挨不挨揍不关你的事,他有没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也不关你的事,他和谁谈恋爱更不关你的事。
可你爱他,至少,爱过的。
爱伟大么?我从未觉得。我甚至非常区别对待的将它划分为极端又背离的两面:虚构的爱即为美德,而现实中它只是一把惑人的毒药。
这很讽刺,用另一句话来说,虚伪的爱是甜美的,而真实的爱却不太真实,至少水分挺多。
我记得幼时看过《哪吒传奇》里,武王得众贤相助,推翻暴虐的商纣。
纣王可以剖心比干,可以炮烙为乐,可以想怎么昏庸就怎么昏庸。
直到朝歌陷落,漫天火海里,妲己哭诉自承身份,纣王却说,他早就知道。
他图什么?
不图什么。老子的女人,凭什么不宠着?
跑题了。
把思路从儿童剧里摘出来一下。
这时候别人可以很鄙夷的告诉你说,你不是傻,你只是婊。身为一朵碧波万顷的白莲花,并不是什么绛珠仙草,何必把自己往作死的路上硬塞,然后一骑绝尘。
但你其实就是趟在那个时光构成的微小迷宫里,迈着不怎么确定,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兜圈的步伐。
你就是不想对那段时光低下头而已。
你就是幻想着在鹿台抱着你的狐狸,和它一块儿轻蔑的去看着武王这个单身狗不甘的点火。
死就死了,怕什么?
可你没有狐狸,你自己清楚的,你踏在灰烬上,从来没有过属于你的那只狐狸。
你羡慕纣王,他有他的狐狸,你却没有。武王点火的时候,你挺想暗搓搓的捐赠一桶汽油的。
那你还怕什么?反正都没有过的。
所以后来那把火不再是武王点的,你亲手点着了它。

评论(2)
热度(14)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