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二十九】全职/叶黄

抱抱叶上线

————————————

【二十九】

黄少天瞠目结舌,随即头皮发麻。
偏偏叶修这时候还冲他笑笑说:“抱好了啊。”
“什么抱……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的惨叫撕裂了夜空。
“嘶,”叶修吸了口气,捏了捏耳朵,“声儿还挺大哈,肺活量不错啊。”
黄少天有心给他一拳,可是现在他完全没空,所有的力气都用来抱住叶修了。
这人一声招呼不打,竟然,就拦腰扛起了他,直接在阳台上一跃而起!
黄少天是看过方锐那一跳的英姿,可方锐是什么人啊?说不定从帝国大厦蹦下去都能弹起来,他呢?这会儿魂都要飞了,过了半晌才发觉胸口猛烈的跳动是他的心脏。
叶修扛着他,他抱着叶修,两个人用一个既交叉又重叠的姿势在夜空中悬空了,黄少天甚至还觉得他俩越飞越高。
“哎,”叶修无奈的拍拍黄少天的屁股,“别抱那么紧啊,哥都不能呼吸了。”
黄少天睁眼往下看了一眼,顿时抱得更紧了,恨不得把两条腿夹在叶修脑袋上。他这时候不知该从何槽起,是按住牛顿的棺材板让叶修更加放飞自我,还是该撬开他脑袋看看,是哪根筋让他把自己搁肩上扛着。
叶修:“……”
黄少天楼下绿化不错,花坛也足够宽敞,葱郁的树林甚至让他们有过“掉下去也摔不死”的笑谈。
可他现在半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
现在摔下去必死无疑啊!
叶修似乎猜到他想说什么,提醒道:“抓紧了啊,掉下去我可不负责。”
“我他妈,”黄少天颤着嗓子,突然拔高了声音,“掉下去?”
“别怕啊,你这是飞起来了啊,”叶修笑了笑,“高兴吗?”
“高兴你妹啊!”黄少天激动的吼道,“你快放我下去!”
“我以为你喜欢呢,”叶修有点遗憾的说道,同时用眼神示意他往下看,“下面可没地方了。”
黄少天一怔,拼着最后那点儿勇气往下看了一眼。
现在他不恐高了,恐密。
他现在的领域正在完整的释放着,于是他看见,路灯下,宿舍楼里,甚至是绿化带的树丛,无数阴影从角落里欢腾而起,密密麻麻如同跃动的黑焰。
黄少天头皮发麻,他甚至听到了阴影的尖笑,冷厉又阴暗的力量辐射开来,让他背后生寒。
“下去么?”叶修笑道。
黄少天不吱声了,他想把叶修踹下去。
“别紧张啊,”叶修无奈,黄少天快把他给勒死了,“这高度没事的。”
话音刚落,铺天盖地的影子化为了蛇群,朝着天空凶猛的游了上来。
“叶修你给我把Flag吞回去!”黄少天恨不得扑叶修脸上狠狠的咬两口,可他不敢,他怕自己一松手就跟千斤坠似的直接掉下去,“我要是死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我……”
“都说了没事的哈,”叶修好气又好笑,“哎,站直了。”
黄少天脑袋一缩:“不站!”
站?他站哪儿?站空气里吗?
叶修不管了。
他真的松了手!
“叶修你啊啊啊啊……”
“别啊了,”叶修退后了一步,“好吵。”
黄少天叫到一半,就像被揪着脖子的鸡一样呆住了。
风环绕着他,他现在像是踩在跌宕起伏的海面,被海水托举着,又像是被群鸟环伺,凌空而立。叶修在旁边有些揶揄的看着他,好在这货没松开手,还是抓着他胳膊的。
他没有掉落下去,而是轻轻地飘荡在空中,脚下是即将袭来的阴影。
黄少天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样的场景在不久之前他见识过的。在方锐和尸鬼对峙的时候,那时候方锐的领域变得粘稠起来,即便是他看见的能力,在那样的范围里也举步维艰。
“瞧,你的领域在保护你,”叶修笑着指了指黄少天,“现在还怕么?”
怕,他当然有恐惧,但被保护的感觉支撑着他,现在他是他的风的主宰,它是他的眼睛,是他的手指,是他手里的利刃,为他所驱。
黄少天看着下方的阴影怪物,忽然觉得有些不满。
他怎么可能会害怕这种东西?
领域狠狠的反弹!
看似汹涌的群蛇遇到了阻碍,在黄少天眼前,再进不能。
因为这一刻,狂暴的风从黄少天身上迎来了猛烈的爆发,透明而不可见的力量如蜂拥而出的嗜血群鲨,将阴影的蛇流瞬间撕扯得不成样子。
黄少天闭起了眼睛,这快感就好像他在游戏中一击必杀的成就,彼此交错的瞬间,寒锋无声的从剑鞘里探出,银光落刃,斩杀对手!
“挺上道啊,”耳边传来叶修的轻笑,“那么作为前辈,也不能输啊!那就来个,唔,天马流星拳怎么样?”
黄少天险些一脚踩空掉下去。
“你非得取个这么中二病的名字吗!”他面红耳赤的瞪叶修,觉得叶修这一刻的尴尬之力狠狠的击中了他,直接让他半血了。
“哦,我以为你这年龄的都喜欢中二来着,”叶修搔搔头,“那要不就……”
遥远的星尘一瞬间被拉近了,黄少天震惊的看到,无数银白色的星火在他头顶上方流淌出一道波澜壮阔的大河,此起彼伏,从这头蜿蜒到那头,几乎照亮半个夜空。
叶修笑了笑:“星落。”
夜空彻底被照亮了。
好像是北欧神话中诛神从天的坠落,又像是恐龙时代的彗星撞击地球,流淌的星河就在黄少天眼皮子底下……不,眼皮子上方,向下坠落!
暴怒的嘶鸣声从下方响起,群蛇被激怒了,它们盘绕在一起,试图反击。
可是莹白色的天火不为所动,和黑暗的影蛇交错而过。
时间好像静止了。
黄少天却忽的耳膜一痛,他摸摸耳朵,却看到手指尖上已经带上红色。
撞上了!
银色的天火烧上了影蛇,黑色和银色疯狂的吞噬彼此,交缠成目眩的光流,无声的冲击横扫整个夜空,黄少天却顾不得受伤的耳朵。
叶修的领域!
黄少天头一回见识到叶修领域张开的样子,尽管这可能只是他无数领域类型中的一个。
他无法形容那感觉,就像一个气泡,却又坚韧得多。叶修完全没有了懒散的样子,眼神里是冷静的光,他在计算,在指挥。学校上方的整片夜空被他的领域完全覆盖了,他坐在最后方,以星光为剑,剑指前方,所向披靡!
“拼了!”黄少天忍不住喊起来。
“拼什么啊?”叶修看他一眼,“哥对付这么个东西,用得着拼?拼啥?人品吗?”
黄少天一瞬间想反戈一击。
但是叶修说归说,手上却一点没停下,源源不断的星火坠落,将整个校园烧成一片银色的海洋,流质般的银色火光蔓延到看不到边际……
“你不会要把学校给毁了吧!”黄少天千钧一发之际想到兴欣财务报告,脑内小警报顿时大作,“老叶你悠着点啊这个我真赔不起啊!”
叶修却不理他,而是紧盯着某个地方:“抓到了。”
“啊?”
银白色的光辉刹那消散,黄少天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就连一片树叶都没有燎着。
而有一小片银色的火焰没有消散,仍旧在缓慢燃烧着。
黄少天的目光跨过夜空的距离,看到那银白色的火焰燃烧着的物体。
一具尸体,如同方锐那边所缠斗的一样,四肢扭曲,干枯到不成样子,面上依稀可以看到似哭似笑的诡异表情。此刻在星火的灼烧下,还在进行最后的挣扎,可在黄少天看来,那和临死前的抽搐无异。
“尸鬼?”黄少天轻声问道,“又一个?”
“是啊,”叶修严肃的看着他,“少天大大,这就该你上了。”
“我?”黄少天的表情好像吞了个方锐,“我能干嘛?”
“你说呢?”叶修挑眉,“你刚刚不是发动能力了?”
黄少天琢磨了一圈才明白过来:“你让我去看‘它’?”
“是啊,”叶修叹了口气,“这东西刚刚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吧?”
黄少天点点头,那影蛇纵然被打散了,却仍旧让他觉得不太舒服,好像冰冷黏腻如同真正的蛇从他脖子后边滑过一眼。
“尸鬼要能做到这事儿,我把方锐脑袋揪下来给你玩,”叶修淡淡道,“它只是个媒介,况且,影蛇的领域……我怎么觉得有点儿熟?”
自言自语了一阵,叶修又转头看黄少天:“你能不能追过去?”
“啊?怎么追?”黄少天也是一愣,“用腿?”
“用眼睛啊,”叶修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把黄少天的后脑勺,“咱俩到底谁是看见啊?”
“我要看不见怎么办?”黄少天反问,“你哪儿来的信心我能看见了?”
“看不见也不怪你啊,”叶修理直气壮的说,“最多扣你工资嘛。”
“你真不是人。”黄少天诚恳的说道。
叶修谦虚道:“过奖过奖。”
黄少天觉得他心脏真是越来越好了,现在他都能和叶修站在高空打嘴仗,说不定再过一个月,他很快就能和叶修一块儿去火星开荒了。
“试试吧。”叶修撺掇。
“试试就试试!”黄少天输人不输阵。
撸完袖子摩拳擦掌,黄少天突然有点疑惑:“老叶。”
“啊?”
“咱俩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叶修摸摸下巴,皱眉想了一会儿,“没吧?你怎么突然这么想。”
“没,我就有点这个感觉,”黄少天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你跳出来的时候忘了什么没?”
“没啊,”叶修大喇喇摊手,“哥什么都没带。”
“哦。”
黄少天点点头,将他的领域覆盖到了尸鬼身上,叶修心领神会的握住了他的手,让黄少天不由得抖了一下。
“看什么啊?”叶修眉眼含笑,跟大尾巴狼似的,“在帮你同调啊。”
黄少天没说话,被叶修握着,感觉还……蛮舒服的。
咳,领域上的感受。
片刻后。
“老叶,我觉得我们一定忘记了什么。”黄少天面色凝重,叶修击杀了尸鬼,可他心底的担忧却像泉水一般汩汩而出。
叶修也不开玩笑了,黄少天的敏锐建立在他天赋的基础上,论这种近乎预知的天赋,连王杰希都不一定有他准。感觉如此强烈,难道他真的有什么错过的细节?
两个人暂时不管那个烧焦的尸鬼了,埋头琢磨这件事。
到底忘记什么了?

评论(8)
热度(112)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