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二十八】全职/叶黄

【二十八】

 

黄少天战斗技能没加满,刨开那点儿天赋的加成,打起架来不如鹅。但要论嘴炮,那是职业级的,都能去考证。

围绕着人性这个话题,黄少天引经据典、面面俱到的展开了长篇大论,只恨说得不够清楚,恨不得掰开揉碎了一点点死抠,帮助方锐直面他惨淡的人性,完成灵魂上的升华。

方锐简直悔不当初,他为了逃避收拾房间跟着黄少天颠颠的跑来,心想能躲过一次也是值得的,结果人黄少天比二十个陈果还能唠叨,被黄少天抓住这么一顿薅,顿时觉得世界观都被洗了一遍,眼睁睁看着黄少天愣是说得窗外夜色冥冥,玉兔东升。

“黄少你说得太好了,”方锐假到不行的抹了抹眼角,一滴泪都没擦出来,“为你鼓鼓掌。”

黄少天表示不客气,然后下床找水杯。

方锐看黄少天意犹未尽的样子,顿时吓坏了。他真怕黄少天一高兴再聊一遍,看这架势,难道准备喝点水再继续聊?

“你要不要喝水?”黄少天找出个新杯子,给方锐倒了一杯,“我怎么感觉你挺不自在的。”

说完,黄少天就伸出手,摸了摸方锐的脖子。

“干什么啊?”方锐吓了一跳,毛都要炸了,差点一爪子挥出去,“聊天就就聊天啊别动手动脚的。”

“魏老大说这样你会比较舒服?”黄少天看方锐这样子,有些纳闷,“不是要大战了么,你要紧张怎么办?我小命可就攥你手里了啊。”

“呸!”方锐心想回去可得把魏琛的烟全给烧了解恨,“你当撸猫啊。”

黄少天心想你可不就是猫么,大猫也是猫。

方锐懒得理黄少天,只想着赶紧把这事完了……回去该干嘛干嘛,收拾房间他认了,只要黄少天别再和他聊聊。

黄少天还想和方锐掰扯几句,却看到方锐喝水的动作突然顿住,眼睛也眯了起来。

“什么?”黄少天先是奇怪,却也立刻醒悟过来,“来了?”

“来了,”方锐眯起的眼睛缝里透丝丝缕缕的金光,转头看着黄少天,“我说,咱们是在这里开呢,还是……”

“我靠这儿哪儿成啊!”黄少天急了,毫无防备的猛看过去,立刻惨叫一声捂住了眼睛,“我擦,快把你眼睛收起来,探照灯似的,我的眼睛,嗷!”

“你闭上眼睛就行了。”方锐没好气的说。

“在哪儿呢。”黄少天眼泪都被方锐刺出来了,这会儿扒拉着从指缝里看他,看方锐都带重影。

“在楼下吧,我感觉不那么清楚,它在移动,”方锐停了停,忽然抬头看向某个方向,“它发现我了!”

“嗯?”黄少天一愣,正准备说点什么,就看到方锐猛地窜上了阳台,然后,跃了出去!

几秒后黄少天也窜到了阳台上,扒着阳台窗台,惊魂未定的往下看。

方锐的身影在黑夜中像一道淡淡的影子,在路灯的光源下忽隐忽现,显然在保持着快速的移动。而在他前方,同样有个淡淡的影子,始终保持着和方锐相差无几的距离。

“我靠你真敢跳啊……”黄少天喃喃的说道,感觉冷汗白流了,他果然不该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联盟内的存在。

方锐一言不发的就窜出去了,这确实是他们事先商定好的。黄少天偷偷看过兴欣的事件,本来这也不算什么秘密,陈果又是个爽快人,就把兴欣执行任务的记录给他看了。黄少天着重看了叶修和方锐的。

然后他觉得腮帮子疼。

纵然知道联盟内一大帮超人,可是兴欣每次执行任务的暴力度,稳居联盟榜首。

黄少天记忆力不错,又用手机搜了搜,结果挖出了一连串的料。

煤气爆炸、房屋倒塌、交通事故……

这些看着事故记录,黄少天发现,兴欣整个就是一拆迁大队,任务执行到哪里就拆到哪里,联盟用来掩盖真相的事故是编了又编,到最后甚至懒得再换借口,同一个牌坊立了好几次。黄少天甚至看到一周内同一个小区的煤气管道接连爆了七八次,业主们纷纷找物业要说法,心想人家物业要知道了真相,非得上兴欣来拼命不可。

黄少天一想到自己宿舍,顿时就一哆嗦。他们大学宿舍虽然不算什么豆腐渣工程,但充其量就是个有点年头的普通建筑,哪里经得住这帮人敲打?他都能随随便便碾压十几台车,方锐要掀了他们屋顶,不跟玩似的?

方锐还挺好说话,表示只要有可能,就尽量在空旷的地方动手。黄少天和他一琢磨,觉得干脆就堵在体育场之类的地方好了,反正半夜那里也不会有人,场地也足够宽敞。

现在方锐明显是把尸鬼往体育场逼了过去,黄少天不可能安稳的待在寝室等着方锐打出个结果,他也是要去的。

黄少天握住了手腕上的手表,那东西是陈果交给他的容器,冰雨就在里头藏着,真要面对上什么,他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至于能还多少……

黄少天暂时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

他正要转身,身后突然响起一个饶有兴味的嗓音。

“想去看?”

嗤。

好像是笔尖在纸面上轻轻划过,又像是烧红的铁丝插入了冷水,短促得几乎让人无法注意。

可就是伴随着这微小的摩擦声,冰蓝光色在房间里闪灭,然后化作一道细线,无声的贴着身后抹过。

黄少天反手刺出这一剑,立刻后退转身,拉开距离是叶修告诉他的要点之一,在受到攻击的时候,不要在第一时间去看攻击你的是什么,而是拉开距离,确保自己能够迅速做出应对。

然后他就愣在了当场。

教他这一手的人就站在他面前,四目相对,冰雨的残余的剑气在空气里慢慢消失,似乎在嘲笑这两个不着调的货,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真不能怪叶修。

叶修其实一早就来了,可是就像他说的,他本人的气息过于强烈,就像黑暗中的灯塔,对尸鬼来说,无异于主动暴露自己。

所以这货就猥琐的和方锐进行了同调,就连方锐都没发觉。直到方锐的气息被尸鬼捕捉到,两者一追一逃,他才慢悠悠的出来。

出来前叶修乐呵呵的想,黄少天和他感情也算不错,好歹是他挖掘的新人呢,不说热情拥抱,也该打个招呼,问问他上哪儿去了。

这兄友弟恭的,多好呢。

结果迎接他的是黄少天当头一剑。

他可真没想到黄少天这人大学军训的时候打个军体拳都不利索,危急关头居然有这样敏锐的反应,冰雨斜斜的从他鼻子前撩过,要不是他千钧一发之际后退避过,半张脸都要被削下来。

“嘶,”叶修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摸了摸自己险死还生的鼻子,“你这举动,有点反应过激啊。嫉妒哥啊?下手这么狠。”

黄少天也背后出了冷汗,一半是叶修给吓的,一半还是叶修给吓得。

“你,”黄少天喉头咽了一大口口水,似乎是组织不到合适的词汇,他就这么紧紧的握着剑,“我……”

“哎,看到哥来,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叶修是给惊了一下,吓倒不至于,这会儿看着黄少天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还靠了过去,摸摸他额头,“发烧了?”

黄少天爆发了。

“你上哪儿去了啊!你知不知道那东西又出现了?我靠叶修你……你你你,无耻啊!你把我骗进联盟就不管了?有你这么干的吗?你良心呢?被鬼吃了吗?”

“我这不是来了么,”叶修赶紧顺毛,“别闹啊,正事呢。”

他可算是看明白了,兴欣的大神一个比一个无耻,方锐身为后起之秀,猥琐得人神共愤,那叶修就是珠玉在前,无耻得叹为观止。

“你还有脸说正事……”黄少天话说到一半,想起一件事来,“你一直都在?”

“是在啊,”叶修说,“等等,把剑先收起来,我不出来也是有理由的嘛,战术,战术。”

叶修解释了一番,黄少天总算接受了他的说法。这时候他特别痛恨自己,叶修明明就差脸上写明了不靠谱三个大字,可是一看到叶修,他就不可抑制的放松下来,好像在海啸来临之前突然降临了一堵敦厚到雷打不动的抗洪大堤拦在了他的面前,整个人一下子释然了。

然后他就开始担心方锐了。

“哦,方锐没什么可担心的,”叶修云淡风轻道,“再说,你要想看,不是能看到嘛。”

黄少天呆呆的看着他。

“我可听老魏说了啊,”叶修笑了笑,鼻子里轻轻喷出一口气,落在黄少天耳朵里,听得他胸腔里莫名有点痒痒的,“你在上林苑释放了领域?挺不错的啊。”

黄少天看叶修现在这样子,打死也想不到他捧着着自己半包烟心疼得要死的样子,于是很耿直的说:“可我控制不了。”

“所以哥这不是来了吗。”叶修笑笑,在微寒的夜风中对黄少天伸出了手,“来不来?”

黄少天看着叶修伸过来的手,指节修长而有力,分外利落好看,又瞧瞧叶修那有些欠揍,却又好像有点顺眼的笑脸,狠狠一点头:“来就来!”

叶修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伸着手等他。

“我说,老叶。”黄少天还是忍不住,揪着衣角偏头看着叶修。

“嗯?”

“我这么干,不会出什么事吧?”他犹豫着,选取了比较温和的说法,“不会打坏杯子,或者饮水机什么的?”

叶修心想你打坏的那是饮水机和杯子么,连着砸了十二台车,肖时钦修都修不回来。

不过这时候看着黄少天有些紧张又期待的样子,他本来即将脱口而出的嘲讽话又默默吞了回去。

黄少天看叶修不说话,心中的不安又加剧了几分:“真不会有事?”

“真不会,”叶修无奈,“放开它吧,没事的,哥在呢。”

这句话声音很轻,落在黄少天耳朵里,听得他心中一阵轻飘,终于抹去了他最后一丝忧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信任叶修,但他按照叶修说的做了,如同埋藏在身体内的本能——积蓄已久的风压铺天盖地的宣泄而出,咆哮着席卷一切。

阳台边缘的一个花盆应声而碎。

黄少天的眉毛皱了一下,叶修无声的靠了过来,利刃般的风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损害,他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老叶你……”

“嘘,专心点,”叶修用手指挡住了嘴唇,又指指黄少天认真道,“你想让风去哪里,它就会去哪里。”

黄少天微张着嘴过了好几秒,最终闭起了眼睛。

叶修的手掌有点凉,但两个人的掌心贴在一起,很快便热乎起来。似乎有什么细腻的颗粒在掌纹间流淌着,逐渐铺满了他的整个掌面,渐渐流入他的身体,顺着血液游走,他甚至分不出那是叶修手上的汗液还是他的错觉。

但现在黑暗不再阻碍他的视线,风渐渐变得平静。温柔的气流从他身体里开始慢慢吹起,他一度克制着不让它出来,上一次释放出领域的后果让他一阵后怕,现在要是毁了他们寝室,回来他都没法和郑轩他们交代。

可风是始终存在的,它现在不再狂暴,而是轻柔的绕过他的每一寸身体,穿梭在肌肉和血管之中,再透入到无限的夜空之中,和他保持着联系,如同往复的海潮,此起彼伏。

黄少天几乎为此感叹出声。

他仍旧闭着双眼,黑夜中的事物慢慢进入了他的视线。

他看到路灯的光在地面投下明亮的白色,看到枯萎的叶片从植物的枝梢掉落,他甚至看到夜空里风的流向,那和他体内的风完全不同。

他在夜空下敞开胸怀,风所到的地方,万物映入眼目,无所遁形。

他就是看见。

忽然,一个有些明亮的东西被他捕捉到了。

哦,是方锐。

黄少天欣慰的想着,方锐虽然嘴上喜欢放垃圾话,但真的很可靠。他没有立刻追上尸鬼,而是缓慢的逼迫着它调整方向,最终将它堵在了体育场。

他从方锐身上见识过的领域已经展开,黄少天震惊的发现,从方锐身上辐射出的力量囊括了整个体育场,远超和他的那一次。他的风似乎陷入了粘稠的浆液,吹拂几乎变得艰难起来,而尸鬼则是躲在阴影覆盖的角落,和方锐对峙。

空气中浮现出无数透明的利刃,如同暴雨般急射,尸鬼跳着躲避,方锐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它的方向,将它逼向死角。

“方点心能够做到这点,看来平时果然是在躲懒啊。”叶修感叹的说。

“你能看到?”黄少天奇怪的问。

“不是很能,但我感知到的比你要多,”叶修举起和黄少天握住的手,解释道,“现在咱俩同调中,我在借助你的领域去感受,相当于放大器。”

见黄少天不解,叶修继续说道:“就像你能看到方锐是怎么打的,我也能从你的领域变化中感受到他领域的波动,从而判断出他采取了什么行动。”

黄少天懂了,他可以直接看到现场发生的事情,而叶修虽然做不到这点,却可以从别的方向判断出信息,并且在获取信息的价值程度上可能要超过黄少天看到的画面。

“那方锐能打败它?”

“难说,”叶修干脆利落的说道,“尸鬼也不是好惹的。”

“我去,那咱们不去帮忙?”黄少天听到这话急了,“方锐要输了怎么办?”

“哪儿能啊,方锐又不弱,”叶修笑了笑,“再说,谁告诉你尸鬼只有一个?”

评论(10)
热度(136)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