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二十六】全职/叶黄

躲猫猫的叶神。


————————————————————


【二十六】

 

方锐和魏琛嘴上没下限惯了,可是真从黄少天手里夺东西,还真不好意思。倒是黄少天犯愁,这么长一把剑,他藏哪儿啊?

“嗯?不会吧,”这回方锐倒是帮了忙,“叶修没给你‘容器’?”

黄少天老实的摇摇头。

方锐想了想说:“老板娘,你那儿还有没有合适的容器?”

“容器啊,”陈果也有些头疼,他们兴欣现在说不上穷了,可是毕竟不如其他豪门,“这个,能够容纳冰雨的,我得找找去。”

“容器是什么?”黄少天不耻下问。

“一种收纳装置吧,看起来不太起眼,适合携带,但内部有独立空间,”方锐解释道,“我们平时的装备都放置在里面,这样比较容易快速备战。”

“你不会是给我一把剑鞘吧?”黄少天怀疑的问,“那老叶为什么没……嗯,等等,难道他的烟盒是容器?不能吧,这么没品的东西他能用来藏武器?”

“叶修他不用啊,”方锐随意挥挥手,“老叶天赋是什么,你难道忘了?”

“什么叫我忘了,我哪儿知道他天赋是什么啊?不要脸吗?”黄少天嘀咕,“噢,你说同调?”

“是啊,”方锐笑起来,“联盟的容器,很多都是雷霆做的。”

这不意外,因为联盟的容器,确实很大一部分都是雷霆的产出,这本身好像和技术部门有些冲突,换一个正常的公司,可能会面临一些尴尬的局面。

但事实是,联盟的容器是供不应求的,光凭技术部门的开发实在赶不及,而雷霆的肖时钦在空间操作上的技术,也是联盟内首屈一指,他的个人领域就带有强烈的这种特质,甚至可以说是空间操作型的新领域类别。这在联盟内并不是那么罕见,比如训练营就是由各分部集体组成,以培养下一代,而微草分部更是和医疗部门扯不开,这里头又还有个联盟第一治疗领域的持有人——霸图的张新杰。

雷霆的产出相当优秀——空间稳固,容量大,耐用,并且设计上养眼,所以雷霆的容器往往是各分部王牌的首选,甚至一些比较有底气的老资格分部,几乎都用雷霆的容器来装配给战队。

兴欣是个新分部,不具备老资格,但是架不住有叶修。

叶修是什么人啊,只要有好处,想尽办法也得往自己手里薅。肖时钦虽然在战术布置上水准高端,却是个厚道人,完全挡不住叶修的攻势。一来二去,兴欣居然是雷霆出品的容器持有最多的分部,实在是让其他人眼红。

不一会儿,陈果也回来了,交给黄少天一块手表,看着挺好看的,翻过来一瞧,表盖上不起眼的刻着雷霆的队徽。

这玩意贵重。

肖时钦的空间操作能力,是叶修也赞叹的,黄少天听他说起过,眼下,虽然方锐没有说,陈果也没当回事,但黄少天知道这还是他捡了便宜的,毕竟没见着哪个新人后辈进公司就能拿上这么丰厚的待遇,此时除了谢谢,也说不出别的来。

黄少天又想到一码事:“方锐你的容器是什么?”

“我?”方锐一拍大腿,牛气哄哄的说,“我要什么容器?大神实力,完全不需要!”

一边的陈果白眼要翻进天灵盖去。

黄少天哪儿能信啊,拽着方锐不肯松口,最后还是乔一帆给解释道:“方锐前辈比较特殊,他都是靠肉搏,一般不持有武器的。”

“那老叶呢?”

“叶修前辈?”乔一帆一愣,“叶修前辈也没有。”

“啊?”

方锐说:“老叶的天赋是什么,你忘了?”

黄少天猛然醒悟:叶修具有罕见的同调天赋,模拟肖时钦的领域当然是小菜一碟,他自己随手就能藏上七八十把菜刀,哪儿还需要什么容器?

想到这他又有点郁闷,老叶这是上哪儿了呢。

这让他有些不安。

他加入联盟是因为叶修,也是他性格的关系。拥有着可以去救助别人的能力,甚至是挽救生命,黄少天无法做到忽视。他觉得这谈不上为此牺牲人生——一脚踏入未知的世界确实令人紧张,他所有能够依赖的经验和认知都被抹成一片空白。

但这没什么,他只要将空白的部分补上就好。黄少天喜欢冒险,喜欢刺激,出其不意又刁钻古怪是他的风格,与其说背负了对未知的恐惧,不如说,他像个即将开始探索未知的冒险家,亢奋的等待拓宽疆域。

可是叶修,这个带他走进世界另一面的,本该是手把手教授他如何去填补上空白的人,却在短暂的带他惊鸿一瞥之后,便没了声息。

这有点难受,好像他脚下踩住的不是坚实的地面,而是飘荡的浮冰。

……

……

王杰希从兴欣出来,走出上林苑,小区门口将黄少天拦到欲哭无泪的保安似乎根本没看到他——王杰希像个游魂一样无声无息的走了出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准备回微草。

身后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阵涟漪,王杰希皱眉,长风衣中银光一闪,一柄扫帚拎在了手里。

“我说,你真的不觉得拿着这东西当武器,看着像清洁工吗?”

王杰希低头看了手里的扫帚一眼,又摇摇头:“清洁工的扫帚不一样。”

如果黄少天在场,准得打起来——那满脸疲懒,看着让人牙根痒痒的罪魁祸首,兴欣的核心和下限,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突然出现了。

“你哪儿去了?”王杰希皱眉。

“哟,别瞪眼啊老王,”叶修故作惊讶的说,“总不能把事情都交给你,自己偷闲啊?哥是那样的人吗?”

王杰希心想你就是这样的人,但他现在懒得和叶修打嘴仗,于是径直问道:“你去了嘉世?”

“是啊,”叶修点点头,很理所当然的样子,“去了一趟。”

“那可是禁区,”王杰希的语气突然转冷,“冯主席不会签署许可。”

“呵,哥想回去,难道还需要许可?”叶修挑眉,语气似乎也有了变化,“老王你用不着这么较真……还是说,想和我来一场?”

空气中似乎结起了冰碴,细微的咔嚓声连绵不绝的想起。小区门口似乎一瞬间消失了,空间被无限拉长,景象纷纷变形,好像被裹进了一个巨大的肥皂泡,纷纷扬扬的结晶不知何时从天空坠下。

王杰希不动声色的拂去肩上的雪,恢复了淡然。

“我查看过了,那东西确实追着黄少天,”王杰希说到这里,又有些疑惑,“为什么?”

“我哪儿知道啊,你是看见还是我是啊?”叶修日常点烟,也不管王杰希信不信,“嘉世那里也没什么发现,都是废墟一堆了,能够找到的,也是些乱七八糟的实验用具,啧,害得哥白挖了一整天。”

 “你就不担心黄少天?”王杰希试探着问。

“担心啊,”叶修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说得一脸严肃,“他现在不是在兴欣么?能有什么危险。怎么,大眼,你也想打他主意?”

王杰希不动声色:“微草有足够培养他的经验。”

“能比我更有经验?”叶修看了王杰希一眼,“行了啊,老王你可不能不厚道,你们高英杰不是挺好的,抢人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呵呵,”王杰希收起了银色的扫帚,“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剩下的调查内容,我会尽快告诉你结果。”

“好说,”叶修点点头,表示了一下有限的谢意,“哎那什么,老王,你可别告诉那小子我回来了。”

“怎么?”王杰希不解。

“那小子的脾气,”叶修摸摸下巴,似乎也有点头痛,“不太好哄啊。”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翻白眼了:“你真不要脸。”

“彼此彼此,”叶修笑呵呵的说,“身为前辈的天赋嘛。”

王杰希不再和他闲扯,一步跨出,脚下浮现出复杂的绿色线条,身形慢慢消失。虽然他没有肖时钦那么强的空间操作能力,可是已知坐标的情况下进行移动,这也难不倒他。

回到微草的王杰希便欣慰的看到,高英杰在认真整理档案。叶修倒也不是挖苦他,微草未来培养的重心,当然是高英杰,但黄少天这样的人才,王杰希也想争取一下。不过看叶修那样子,说是不担心,其实计较得很。

看到王杰希回来,高英杰连忙站起来喊道:“队长!”

“嗯。”王杰希点点头,转身在自己办公桌后坐下,却发现高英杰的表情有点异样。

“怎么了,英杰?”

“队长你……”高英杰欲言又止,神情微妙,“你背后……”

王杰希心头一震,反手摸去,从自己的风衣背后扯下一张纸。

上面画着一大一小两只眼睛,还画了一顶绿色的尖顶帽。

想想自己刚刚从联盟总部大门一路走进来,王杰希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记仇啊。”

……

……

看着王杰希消失,叶修满意的拍拍手,把手上的透明胶带和笔塞回口袋,又回头看了眼上林苑,有些发愁。

他要不要回去呢?


评论(4)
热度(106)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