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二十五】全职/叶黄

【二十五】

 

方锐镇定自若的环视了屋子里一圈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后,幽幽的说道:“其实我是拒绝的……”

黄少天极了,心想你怎么能拒绝呢!啊?可是没来得及谴责方锐见死不救,他就被魏琛一把推开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方锐!”魏琛指着方锐的脸沉痛道。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方锐。”陈果做梦般的说道。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前辈……”乔一帆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们,”方锐拍桌而起,愤怒极了,“你们不带这样的啊!欺负人了啊!”

他崩溃的看了一眼同样脸色尴尬到无以复加的黄少天,顿时觉得,这小子是不是记恨他刚才在下边试探他来着,专门在这里给他下了个套。

果然啊,和叶修混的都不是什么好人,黄少天看着挺阳光少年的啊,结果捅刀就往那最疼的地方捅!

也是心脏一个!

黄少天赶紧洗白:“不是那个意思啊,我不是要方锐和我睡一张床,不过方锐睡郑轩他们床上好像也不太好,要不还是睡我床上……”

方锐要哭出来了,这时候你就别话唠了好吗?

魏琛倒吸一口冷气,痛苦的捂住了胸口,只感觉三十几年真是白活了,连方锐这么个老妖精都有人看上,他要再不结婚是不是都要加剧全国社会老龄化了?

“黄少天我和你拼了!”方锐欲哭无泪,冲过去就要揪黄少天。

陈果赶紧拦住,问黄少天:“你让方锐,咳,你找方锐是为什么?”

黄少天也抓耳挠腮的,结果半天才把话说明白。

“你说那玩意又回来了?”方锐听完黄少天的讲述,总算冷静了下来,“不可能!”

“我骗你有钱拿吗?”黄少天想到昨夜和那怪物隔着门对峙的感觉,后背仍然忍不住泛凉,“那时候我张开了领域,最后它才走的。”

话一说出来,本来还在闹腾的兴欣人又集体沉默了。

黄少天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遇上鬼了倒也没太害怕,就稍微一丢丢。可他就怕空气突然安静,好像大家都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而且不准备告诉他。

他就忍不住想,这是典型的叶修做法。鸡蛋都不肯揣一个篮子里,每次从他那儿抠点什么信息,都跟挤牙膏似的,有时候牙膏挤不出来,还得被他嘲讽,气得他恨不得抄剑劈他一脸。

“我说,你们说句话啊,”黄少天不乐意了,“不是,你们怎么回事啊,老叶那瞒着,你们也瞒着?”

“叶修没告诉你?”魏琛问。

“告诉我了我能那么急吗!”黄少天烦躁的抓抓头发,“现在那东西都知道我住哪儿了,说不准今晚上还会来。”

“其实我有个好主意。”方锐神神秘秘的说。

“什么好主意?”黄少天问。

“你可以来兴欣待一阵啊,”方锐嘿嘿嘿的一笑,“老叶反正不在嘛,你去睡他房啊。”

“那叶修前辈要回来了呢?”乔一帆问。

“闭嘴,”方锐挥手,“你觉得呢?”

黄少天无语:“重点不是我睡哪儿好么?重点是那东西知道我睡哪儿!”

见众人还是一副迷惑的样子,黄少天简直有些气结了。

“宿舍啊!宿舍!”他连比带画的,“那东西知道我住宿舍啊,它能来一次,就还能来第二次,那要遇上别人了呢?你们不会以为它面对普通人会手下留情吧?”

说完,黄少天还缩了缩脖子,上次在看见的时候被那东西掐住了喉咙,让他格外心有余悸。

最后黄少天总结道:“我不能再住寝室了,可是我不可能一直躲着,如果那东西真的在找我,不如就……”

“引蛇出洞,永绝后患。”方锐低声道。

“嗯?”魏琛怀疑的看了方锐一眼,什么时候方锐这货也这么积极了。

方锐也有些意外,不过是对黄少天的。这孩子这时候还担心别人安危呢?这好像和他知道的人类不大一样。

他加入兴欣吧,其实一开始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叶修的威逼利诱,联盟头号大神没皮没脸的吓唬他说要不加入就把他抓起来扒皮抽筋,方锐又打不过他,于是可耻的屈服了。

兴欣的氛围和他想的不大一样。

方锐不是人类,而他这种存在在联盟内必然是属于异类的。方锐也曾经有天真的时候,刚刚化形那会儿,藏住了耳朵就藏不住尾巴,藏住了爪子就藏不住胡须,被人追得不善,好些时候都险些丧命。猞猁不是什么心宽的动物,说方锐心眼小是有点过头,但睚眦必报是毫无问题的。

他对人抱有的警惕和厌恶,在联盟去注册那会儿,让他惹了不少麻烦。

方锐能敏锐的感受到别人讶异或者略微鄙夷的眼光,后来他才知道,他这样的存在,高层和老牌分部是不会接纳的,只有一些比较低级或者零散的才会无可奈何的纳入。时不时突如其来的嘲讽,让他暴躁得想要杀人。

叶修从来不帮他,只是说,让他不要在意。

方锐很敏感,虽然他不大表现出来,兽类先天的警觉和后期学习到的人类心性让他对这类恶意分外敏锐。叶修是爱逃各种报告没错,但方锐作为兴欣和苏沐橙不相上下的第二层级高手,他去也比陈果面对兴欣略微尴尬的各类报告要好。

可他不想去。

陈果也没有勉强他,她似乎清楚方锐这方面的尴尬,所以从来不让方锐去面对那些他不喜欢的事情。

这就是方锐在兴欣感受到的不同。似乎这是一锅大杂烩,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甚至还有他这么一个妖类。但是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唐柔会兴致勃勃的找他去训练场来一局,乔一帆每次都会对他说前辈好,魏琛会和他凑在一块儿开没下限的玩笑,陈果总是记得喊他吃饭,并且和苏沐橙做他喜欢的食物,就连神出鬼没的莫凡,也会偶尔点点头作为招呼。

叶修说,你看,大家都挺喜欢你的,你就不要那么仇视我们人类嘛,当然你的劳动力我们还是要压榨一下的,工资都开给你了,一码是一码。

方锐有些迷茫,他这个年纪,对这样的感觉不是很清楚,但他决定帮帮黄少天。

“行了,”方锐甩甩手,“就这样吧。”

什么就这样?大伙儿莫名其妙了一阵子,就听黄少天激动的跳起来。

“我靠你答应了!”

“嗯,”方锐点头,“今晚就去?”

黄少天这个人选也是很费了心思的。

兴欣的战力里面,老叶不在,唐柔和苏沐橙直接排除;魏琛年纪太大,混不进宿舍;乔一帆看着比黄少天都小,他怎么好意思让人冒险;安文逸是治疗型;莫凡不熟。

可不就剩下方锐了么?

魏琛眼巴巴听完黄少天的理由,又是一阵杀猪般的笑声,嘲笑方锐一大把年纪装嫩,方锐反唇相讥,讽刺魏琛是爷爷级的远古大神。

“看到没?肮脏的交易,”魏琛神神秘秘的凑在陈果耳朵边大声说道,“老板娘你可得注意方锐,那小子毫无下限。”

搞得陈果也怀疑的看了方锐一眼,心想方锐确实有点积极啊,猞猁的审美她又不了解,莫非真叫魏琛说中了?

“老魏你这种不信任的姿态真是让我寒心呐!”方锐捂着胸口,一脸沉痛的转向陈果,“老板娘,我的心一直都是你的啊!”

“呸!”魏琛啐了一口,“你还是快滚吧!”

方锐虽然和魏琛打嘴炮,却也没忘记正事,絮絮叨叨的窜进房间说是收拾东西。

“那你小子不弄点什么?”魏琛虽然也猥琐,但是正事不含糊,“方锐那货就是走猥琐流的,偷袭出色,可是要说保护这种活计,恐怕不那么周全,咱兴欣是没什么豪门家底,也比不上那些大神装备,但该有的还是有的,你不拿点防身?”

黄少天想了想,觉得魏琛说得很对,不过他又没经过正经训练,舞刀弄枪的,好像也不太是个事儿。

“哎等等,”乔一帆突然想起一件事,“叶修前辈有个东西给我,说有空给黄少,我给忘了。”

什么东西?众人一头雾水。

叶修那货,向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花开堪折直须折……呸!总之从来干的都是打家劫舍的活计,就没看他给白过谁什么。

兴欣装备不算!

乔一帆急匆匆的跑回房间,又噔噔噔的窜下来,把一样熟悉的东西交给了黄少天。

“哎?老叶把这给我了?”黄少天舞了舞剑,一连串冰蓝色的剑花悄然绽开,“上回我就觉得这把剑好看又趁手,早知道老叶舍得给我就不还他了……”

黄少天自顾自的说着,一抬头,看到兴欣几人眼神有点不太对,赶紧说道:“我可没想着占兴欣便宜啊,我用完就还回来……”

“不用了,”魏琛神色复杂的看了那把剑一眼,“叶修那小子对你可真是保护得够狠的。”

“啊?”黄少天迷茫。

“是那个?”陈果小声问。

“嗯。”魏琛严肃的点点头。

最后还是收拾完东西赶回来的方锐揭开了谜底。

“我收拾好了,咱们……咦,冰雨?”

黄少天迎上方锐压抑的目光,有些纳闷的问道:“冰雨?这是这把剑的名字吗?”

“你不知道?”方锐跳下楼梯窜过来,“联盟顶级炼金武器啊。”

“啊?”黄少天虽然不太懂,却也听出方锐话里的意思,可是这玩意……

“老叶告诉我他就随手挑的啊,”黄少天想了想,叶修确实就这么告诉他的,“我还特地问了呢,他就说让我别戳到他……”

“随手挑?你让他随手给我挑一个看看?”魏琛的眉毛扬了起来,“这玩意是蓝雨最早的顶尖炼金制品,后来在一场事故中没了影子……卧槽,原来是让叶修捡去了?”

“确实是顶尖的作品啊,”方锐看着剑身,啧啧赞叹,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赶紧叮嘱黄少天,“千万别让莫凡看到!”

“嗯?”

“莫凡那小子对炼金制品有谜一样的热忱,说不定他一忍不住把你的给抢了,”方锐严肃道,“还是交给我保管吧。”

“呸!”陈果怒视方锐,“你敢打冰雨的主意,我就一个月不给你吃肉!”

方锐顿时怂了。

黄少天也觉得手里发烫,谁知道这玩意来头这么大,叶修那货居然随口又骗他!

“我,那我换一把吧,”黄少天有些尴尬,“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拿着不合适……”

“对对对,还是蓝雨出身的老夫拿着比较好……”

“你还是等叶修回来再给他吧,”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二楼下来的苏沐橙微笑着看向众人,“他既然给你了,就好好拿着吧。”

黄少天掂量了一下冰雨,点点头:“嗯!”

“暴殄天物。”魏琛点评道。

“浪费可耻。”方锐表示同意。

“你们,”陈果想到了什么,怒吼,“滚去收拾房间!”


评论(4)
热度(104)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