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二十三】全职/叶黄

【二十三】

 

“方锐那家伙怎么还没回来?”陈果皱了皱眉,“是不是没接到人,还是他真的溜了?”

方锐的猥琐是他们有目共睹的,要说方锐假称黄少天来了,脚底抹油以便逃掉打扫房间的任务,陈果绝对相信,不过方锐表现又不像假的,拿黄少天当挡箭牌,应该不至于吧?

“不行,我去看看。”陈果忍不了,果断起身。

“哎哎哎,老板娘,别急啊,猥琐方虽然猥琐,什么时候掉过链子,”魏琛赶紧拦住,“那什么,我最近有个关于兴欣的新想法,咱们来讨论讨论……”

随意找了个借口拖住了方锐,魏琛朝窗外随意瞥了一眼,心想方锐这小子,是在给黄少天这新人小子下马威吧,啧,领域铺得这么大,藏得可真严实,会玩啊。

回头得告诉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去。

一想到这,魏琛兴奋起来,赶紧又摸出一包茶叶给泡上:“老板娘最近年终报告辛苦了,叶修那货简直太不是东西了,居然让我们老板娘亲自跑报告,来来来,喝茶喝茶……”

……

……

车辆尖锐的鸣笛声对方锐这样敏锐的妖兽来说无疑是个刺激性玩意儿,于是他本能的将领域引导过去,双重领域的碾压下,叫个不停的车子一瞬间哑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这样接连碾压过五台车子的方锐面无表情,他现在顾不得兴欣的财务报告了,一辆是砸,十辆也是砸,根本没区别。

黄少天的领域还在扩大。

方锐内心也是惊讶的,他已经在不伤害对方的情况下认真限制黄少天的领域了,可是它仍然在试图冲破方锐的封锁。方锐的领域不是防护型,这方面确实弱了点,但是也不应该是黄少天这样的初生领域能够反抗的。在方锐的控制下,两个交叠的领域勉强在百米左右的范围内来回冲撞,总算没有将整个小区给吞没。

现在的状况是,黄少天的领域在进一步扩张,试图摆脱方锐的限制,而方锐不仅要压制黄少天的领域,还得配合黄少天的领域,将自己的领域也随之改变范围,使黄少天的领域不至于突破他的。

至于突破的后果是什么……

方锐扫了周围一眼,头皮也隐隐发麻。

靠他们最近的居民楼外墙早就出现了龟裂,不锈钢防盗网似乎一瞬间锈蚀得不成样子,玻璃也碎了,一半停车位上的车子成了废铁。方锐已经听到了尖叫,他也只能把黄少天和他的身影给藏住,让那些尖叫的家庭主妇不至于在冒出窗外的一时间就发现两个人在领域内对轰,或者被黄少天的领域直接切掉脑袋。

他开始有些同情每次给联盟分部,更确切点来说,是给兴欣收拾残局的江波涛了……

盯着锈到一碰就碎的防盗网,方锐陷入了短暂的思考。他很清楚,那根本不是锈迹,而是黄少天领域内似乎充斥着无数有大有小的刀子,在领域铺开的一瞬间,无数刀子蜂拥而上!

就算是见多识广身经百战吧,方锐也不禁头皮发炸,这是什么样的领域!又是什么样的攻击性?

他下意识的摸摸脸上,本来光滑的皮肤上,一道伤口正在缓缓愈合,但方锐现在没空管这个——黄少天最初释放领域的那个瞬间,不仅撕裂了他放了点水的气刃,还顺势给了他一记狠的。要不是他倒得快,这会儿半个脑袋可能都要被切掉。

这样下去不行,方锐稍微估算了一下就清楚,看黄少天的架势,这领域恐怕能一直覆盖整个小区还有倒找的。退一步说,就算他方锐能持续维持住领域,黄少天也做不到这么大的消耗,进一步崩溃的领域绝对不是在一瞬间消失无踪,而是会直接爆发一波高潮。无论是对黄少天还是对方锐,还有整个小区来说,都是灾难。

问题分析清楚了,可是怎么做?领域的问题上方锐不是专家,他是比较倾向本能的那种,真要他说点理论,恐怕还不如乔一帆清楚。

不过方锐心思灵活,眼珠一转,就计上心头,果断冲着黄少天身后招手喊起来:“老叶,你怎么回来了?”

来势汹汹的领域刹那间刹住了,然后在方锐瞠目结舌的视线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撤回,只剩下方锐的领域孤零零的张开,好像一把巨大的太阳伞。

方锐:“噫。”

……

……

黄少天知道自己闯祸了。

方锐不愧是兴欣乃至联盟里排得上号的猥琐流大神,在黄少天茫然的收回领域之后,果断撤了。

黄少天一看,那哪儿行啊,有些居民都出来看热闹了,于是也赶紧脚底抹油,一溜烟跟上。

方锐打开门,身手矫健得简直不是人,一下就没影了。总算他还是有点良心,没把黄少天给关在外头。

“哟,你们这是?”

黄少天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年纪差不多三十来岁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抽烟,这人他也认识,魏琛,以前蓝雨的老队长,退隐多年后,不知道怎么被叶修抓来了兴欣。

养老来的吧……

这话黄少天当然不敢说,尤其是当下,赶紧招呼道:“魏老大好。”

魏琛眼珠子一转,就瞥见方锐脸上一道细细的血痕,在妖兽的强大生命力下开始消失,不过这种事哪能逃过他的法眼。

魏琛岁数翻倍都比不上方锐,偏偏方锐在妖族里,从成妖那刻开始算,现在这岁数还真只能算个青年,魏琛老奸巨猾的,蓝雨又和异类打交道得多,哪儿能不清楚这点,平时倚老卖老毫无压力。

黄少天身上隐隐的波动还没褪去,方锐倒是藏得好,可蓝雨前任队长,眼力能有多毒啊?脑子一转,魏琛就差不多明白了。

“哈哈哈哈,玩脱了吧,”魏琛一拍大腿,发出一阵杀猪般的笑声,毫不吝啬他的鄙视,“丢人啊,岁数零头都比人大好几倍呢,竟然被个新人打脸,啧啧,猥琐方,你还行不行啊。”

方锐没有和他打嘴炮,直接走到陈果面前捂上脸,用一种牙疼的声音哼哼道:“老板娘赶紧联系雷霆和轮回,还有记忆注销部门还在的也赶紧叫来,对了,雷霆的让肖时钦亲自来一趟,要快。”

陈果一听这阵势不妙,立刻就警觉起来了:“你们做了什么?”

方锐还没来得及拦住,魏琛就打开了窗户把脑袋伸出去,然后就是一句:“卧槽!”

“怎么了怎么了,”陈果一头雾水跑过去,“出什么事了……卧槽!”

楼下聚集了一大帮人,叽叽喳喳的吵个没完,好几台车子都给毁了,完全碾成了废铁,绿化带被切得乱七八糟,物业特地移植来的大树也被斩成了好几段,连水泥地面都掀开了。

“方锐你干什么了!!!”陈果咆哮。

“不关我的事啊!”方锐简直要泪流满面了,“不是我干的啊!”

黄少天羞愧的站出来:“呃,是我干的……”

陈果一怔。

“你小子开玩笑吧,”魏琛粗声粗气的走过来,一把提起黄少天,看样子恨不得提溜几下,“外边是你小子干的?”

“是,”黄少天点点头,只觉得闯了大祸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陈果看上去要昏厥了。

“冷静,老板娘,深呼吸,没人受伤,”方锐说完,又摸摸脸,委屈起来,“除了我……”

“闭嘴!”魏琛怒喝,赶紧把手机打开,哆哆嗦嗦的打电话,“喂?小肖吗?对对对,麻烦你过来一趟,还有把江波涛也带上,周泽楷不用,嗯嗯好的,好的……”

黄少天站在一边,失魂落魄的想着,完了,老叶一眼没看住他就给闯这么大的祸,联盟会不会一怒之下把他赶走?那他还能上哪儿啊,叶修会不会替他说话?老叶这回要生气了不向着他怎么办?

“咳,”陈果一看黄少天这样子,也不好意思责备,何况平时叶修干的出格事也不是一件两件,那得论打,“没事的啊,小江他们会处理好的,你别急啊。”

“不是,我说这真是你小子弄出来的?”魏琛顾不得陈果的禁烟令,叼了根烟点上,纳闷极了,“你怎么做到的?”

“我哪儿知道啊,”黄少天也很委屈啊,一听魏琛怀疑,顿时也叫起冤来,“老叶跟我说要修行才能掌握的啊,我又不打坐又不炼丹的,谁知道哪里来的领域啊!”

“那你怎么知道你有领域的?”魏琛打断他。

“方锐说的啊,他问我为什么张开了领域,我说我不知道啊,他说那就试试吧,谁知道一试就……”

黄少天还在解释呢,兴欣的诸位又一次把目光对准了方锐,这一回连乔一帆的眼神里都带上了谴责的神色。

方锐嘤嘤嘤的说:“我只是想试试……”

“方锐你……我……”陈果气得想摔东西,一旁的魏琛迅速给她手里塞了个抱枕。 

“老板娘你别生气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我……”黄少天本来想说他赔,可是想想他碾坏的那些车,还有绿化带,墙面什么的,眼前也有点发黑,底气一下子没了。

“没事啊,”陈果笑了笑,这个她倒不是很担心,最多扣叶修的工钱,“这些联盟有专人处理的,你不用操心这个,自己受伤没?”

黄少天摇摇头。

方锐:没人关心我吗?我才是那个阻止了黄少天横扫上林苑的人啊!

联盟反应神速,不知道是太熟悉兴欣的这种突发状况,还是确实在危机公关上滴水不漏,魏琛在打完电话后的十几分钟后,再去看方锐和黄少天的战场,就惊讶的发现,一切都恢复了原状,而那些陷入灵异事件的居民,也都三三两两的回去了。

再定睛一看,肖时钦和江波涛忙得手脚朝天。

“联盟还是有效率啊,”魏琛现在也安心了,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当初老夫那会儿,消除记忆都靠揍的……”

“魏前辈,您还是悠着点,”肖时钦无奈的扶了扶眼镜,这么快的时间内打开空间通道前来,又将一片被高度毁坏的场所迅速恢复原状,他也很吃力的,江波涛更是连着给三十几个目击者挨个儿洗脑,这会儿站着都有点腿软,“再这样高密度的释放领域,精神力损耗可能过大。”

“我……”魏琛想爆粗,但是又不太好开口,黄少天那个样子大家都看到了,小孩儿慌得不行,他哪儿还好意思把他给供出来,只好点点头,算是应承下肖时钦的好意。

“那我先走了,代我向叶修前辈问好。”

“一定,一定。”魏琛打着哈哈,向叶修问好?呸!

肖时钦点头,脚下泛起了银光,拉着江波涛消失在了空气里。

“小肖还是厚道啊,”魏琛点评道,“要是换别人,啧,老夫都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那不是你做的吧。”

突然插入的声音让兴欣的人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门口,一个穿着长风衣的男人站在门口,似乎不请自来。

“你怎么来了?”魏琛和这人不熟,但是兴欣有熟的。

乔一帆惶恐的站起来,喊道:“队长好……”

“我早不是你的队长了,一帆,”来人笑了笑,抬脚走了进来,看不出深浅的目光对准了手足无措的黄少天,“是你做的吧?”


评论(5)
热度(125)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