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二十一】全职/叶黄

兴欣起源

————————

【二十一】

“什么?不在?”黄少天转了两圈,感觉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里,难受极了,“他怎么能不在呢?”
值班的接处警同志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不能不在?叶队也要出任务啊。”
黄少天也算来这儿不少次了,和一些脾气不错的人也混了个脸熟,比如面前这个,常先,就负责一小部分接洽兴欣分部的事。
“可我找他有事啊!”黄少天又气又急,心想自己再这么折腾下去不是神经衰弱就是命丧鬼手,“要紧事啊!”
常先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是个普通人,只是在一次有点异样的案件调查中一不小心看到了叶修大神执行联盟任务的情况。叶修没有瞒他,但也没有对他掏心掏肺把什么都挑明说了。反而是常先很有自觉,不仅保守了秘密,而且还很自觉的在叶修经常神出鬼没导致找不到人的时候帮忙打打掩护。这么一来,兴欣也默认常先是他们这个特殊分部的一员了,名义上的头头陈果尤其喜爱这个活泼的年轻人。
黄少天都来这么多次了,常先也熟。只不过有些事情确实不好让他一个普通人涉足太多,叶修他们也就默契的没把黄少天看见的事说出去,所以在常先眼里,黄少天差不多是个神秘的线人,专门掌握一线情报的那种。又在警局看到黄少天,常先第一想法是,他又来报案的,手底下文件和钢笔都准备好了。
黄少天哪儿知情啊,他这一来,都快过年了,除开一些必要值班以防突发事件的,人散得也差不多了,兴欣自然也放假了,结果偌大的地方,他认识的人就剩了个常先。
至于上联盟总部去找人?免了吧,黄少天早就听闻叶修这人和服从指令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每年年终总结还都是陈果去的。况且,他也根本没进去的钥匙。野外等人?黄少天怕没等到知情人,就把自己冻死在荒地里。
眼下迫在眉睫的事还不止这一件,黄少天很快发现他还是有点大意了,这时候哪儿还能找着能收留他的人啊?宾馆都关门了,租房子更是没指望,他都琢磨着,是不是厚着脸皮让陈果帮忙想想办法了。
这也不能赖他,每年都窝在网吧过,黄少天突然取消计划,临时变更,作为一个经验不那么充裕的人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
“那老叶电话号码呢,你有吗?”黄少天还想再尝试一下。
“我怎么可能会有啊,”常先苦笑,“叶神电话号码他自己都不记得吧。”
黄少天无语了,这人拿着手机纯粹当装饰的,他认识叶修也算有两个月了,居然都没拿到人家电话号码,他也不好意思怪常先。
常先这下倒是清楚了,黄少天不是来报案的,而是找叶修,十有八九是私事,只不过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遗憾的表示,叶修回来了会让他去找他。
黄少天垂头丧气的就要离开,常先看着也觉得有些可怜巴巴的,于是试探着问道:“黄少?”
“嗯?”黄少天回头。
常先一转眼睛,想了想又说:“如果是那方面的事情,虽然叶神出任务了,但是方锐大神还是在的。”
方锐?
黄少天刚要抬脚离开,一听这话,又退回来。
“方锐在哪?”
……
……
方锐在玩游戏。
坐在办公室玩游戏是方锐的爱好,他就喜欢这种白吃饭不干活的事,假期窝在沙发里玩,他还觉得有点不是味道,好像在该玩的时候玩一点都没意思,就该上班摸鱼才刺激。
“方锐!”陈果没好气的喊了起来。
“嗯?干啥呢老板娘?”
“你房间整理了么!”
陈果也不是真老板娘,不过叶修最初认识她,还是因为她被鬼给缠上。那时候,还是个网吧老板的陈果,眼睁睁看着叶修三下五除二的把事情给解决了,自然也是千恩万谢。
那会儿的叶修属于一个散人,相比联盟内严格的部门和分工,他这个散户也就是领一些不上台面的底层任务,拿来去领赏而已,连个正经工资也没有。
陈果看叶修有点可怜,又救了自己,心一横就把人收留下了。叶修倒是从善如流得很,不挑食不认床,除了抽烟上网也没什么太过不好的嗜好,挺好养活。就这样,叶修在陈果这儿当起了网管,私底下也没停止从联盟接一些汤汤水水的任务来补贴一下。
谁知道陈果捡回来一个叶修后,就开了个头,捡人跟拾破烂似的,越捡越多。
先是叶修出任务发现的人才,唐柔。陈果晚上回来看到叶修领着个漂亮妹子回来的时候心口就是一膈,以为叶修终于忍不住寂寞开始拐卖人口,差点直接报警,后来才知道,这是叶修任务中委托人的女儿,人家被叶修行云流水的战斗技巧给迷住了,非要缠着叶修一决胜负,叶修没办法,只好把人领回来了。
再然后就是包子,叶修不知道怎么又发掘到了包子这个虽然不着调,却诡变迭起的人才。
然后又遇上了盗窃癖的盗贼兼猞猁精方锐;蓝雨隐退的前队长魏琛;资质不符战队需求被放弃的乔一帆;沉迷网络灵异事件但是确实有点灵异感的罗辑;极其稀罕却不知道怎么运用能力的治疗型领域持有人安文逸;以从被怪异事件困扰的普通人身上狠狠宰刀而臭名昭著的自由人莫凡……
或迟或早的,这些人渐渐围绕叶修,聚在了一起。
人多了自然不可能全靠陈果的网吧和叶修在联盟领的那点任务过活,陈果看着这些人慢慢在一块儿,每天起哄打闹,也舍不得驱散他们。
叶修想了想,又和陈果一商量,得了,演员够了,咱们自个儿出道吧。
陈果觉得很开心,于是花了大手笔,干脆在高档小区租下了一个排屋,大家住在一起,也算是热闹。
刚开始注册,不可能就成为分部,所以,他们预计成立的,是一支战斗小队。报名审核一大堆程序下来,陈果也跟着叶修前前后后跑了几趟联盟总部,收获了不少奇异的眼神。从来没有哪支小队是以一个普通人为首的,兴欣完全是别具一格。但是陈果也知道,叶修才是核心和首脑,她不过是挂个牌子。
陈果就想,叶修也是想要在联盟内闯出些名堂的吧。
谁知道去注册的时候,工作人员随口几句话,陈果才知道,他身边这个一脸没睡醒又厚脸皮的人,居然是联盟最早开创者之一!
闯个屁的名堂啊!陈果泪流满面。人家早就站在巅峰高度了,现在不过是体验平民生活。
可是叶修只是摸摸脑袋说,他不记得了。
回到联盟,陈果又见到了另一位厉害人物:苏沐橙。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叶修和苏沐橙聊了几句,苏沐橙便高高兴兴的加入了他们。
于是,让所有分部都觉得头疼的兴欣小队,就在这一天,正式成立了。
在叶修的率领下,兴欣小队迅速拿到了成立分部的资格,虽然和其他阵容豪华的分部比起来,只能算个小麻雀,却也是五脏六腑俱全。叶修甚至别出心裁的使了些手段,硬是把兴欣插进了执法系统,这可是联盟独一份的。
坦率的讲,陈果很开心。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大学生涯,便失去了单亲的父亲,早在孤单中度过了这么多年人生的她,对于伙伴的陪伴,感到从心眼里的高兴。所以在兴欣分部成功注册的那一刻,陈果比谁都要激动。
没有人离开,这就是她最大的愿望。
不过人多了,总是有些小问题,生气谈不上,但恼火是肯定的。
比如方锐。
大冬天的,方锐简直舒服极了,窝在沙发里哼哼,恨不得找个磨爪棒。兴欣其他人早就看惯了方锐一副没下限的猥琐样子,除了陈果,谁都可以不当回事。
方锐很懒。
猞猁在冬天比较舒服,方锐就算是个化成了人形的妖,本性也还是在的,要不也不会隔三差五偷鸡摸狗的结果被叶修逮住了。冬天里的方锐兽性大发,随便往哪里一躺,都像个巨大的煎蛋,这会儿躺在沙发上玩游戏,玩得骨头都软了。
陈果一大早打开方锐的房门,就被他床上的凌乱状态给膈应到了。
“多大的人了,被子都不叠,衣服丢满地!”陈果训斥道,“队里还有小孩子呢,就不知道做点榜样!”
方锐摸摸鼻子,觉得委屈极了,心说他又不是人……呸!怎么这话从谁那儿听过。
说实在的,他挺佩服陈果的,成天扎在他们这群怪胎里头,居然还能训斥他。不说别的,方锐要认真起来,活吞十个陈果都不带打嗝的。
一边的乔一帆和罗辑简直做什么都躺枪,他们已经不是小孩了,可陈果眼里,除了叶修和魏琛还有方锐这三个年纪大又没下限的,其他人估计都是小孩。陈果动不动挂在嘴上的话就是“你看看人家孩子”“还有小孩呢”,搞得他们陪着叶修和魏琛两个老烟枪一块儿尴尬,都快成兴欣道德标杆了。
只是方锐不愧是修行千年的大妖,对付叶修压力很大,对付陈果还是蛮轻松的。
“好好好,老板娘我回头就收拾,让我打完这一局。”方锐抱着手机不肯撒手,眼皮都没抬起。
“真的?”陈果问。
“真的真的,”方锐信誓旦旦的抽空抬头看了陈果一眼,“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别废话,快去!”陈果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一屋子猫味,赶紧去收拾!不然回来我让叶修收拾你!”
方锐郁闷,罗辑偷笑,连老实厚道的乔一帆都忍不住歪了歪嘴。
“嗯?”方锐突然坐了起来。
“怎么,又找到什么借口了?”陈果插着腰,准备好好教训一下方锐,让他改改臭毛病。
“没,”方锐嗅了嗅空气,脸上的表情有点惊讶,转头看向陈果,“黄少天怎么来了?”

评论(3)
热度(89)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