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二十】全职/叶黄

关于黄少身世的二设……有个打酱油的原创人物

————————————————————————

【二十】

黄少天是个孤儿。
这件事没人知道,他们辅导员清楚,但在黄少天本人表示,希望不要透露这一点的情况下,也为他保守了这个秘密。
黄少天倒没把这当个秘密,他主要是觉得,这种事说出来挺丢份的。多大的人了,又不是姑娘,一个人就一个人呗,有什么好计较的呀,拿出来给人说,泪点低的说不定还能挤出几滴眼泪,想想就毛骨悚然。
只不过他自己也承认,一个人的时候,感觉确实不太好。
他小时候家里发生了一起事故,父母双双罹难。黄少天对这件事不记得了,后来听接收他的孤儿院说,是煤气罐爆炸,黄少天在那场事故中可能收到了惊吓,把那段记忆给封闭起来了。
听着挺像那么回事的,只不过黄少天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方便。只不过小时候大概是一个人自己和自己说话太多,导致长大后别的方面都好,就是有点话唠。
在高中毕业之后,黄少天就离开了孤儿院,只是时不时的回去看看,却没再拿过孤儿院一分钱。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全是靠自己弄来的,方法就是网游。
想想刚刚开始摸索怎么赚钱那会儿,黄少天真的是绞尽脑汁。他本来都没打算上大学,结果阴差阳错的发现,网游一样可以赚钱,而且有方法的话,收入还颇为不菲。
黄少天琢磨,和获得奖学金比起来,他的脑子算不上特别聪明,可是打游戏却好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般,任何游戏,从手游到网游,各种类型,黄少天都能玩得非常好。凭借这个,他在除开学习时间以外的任何时候都在一个劲的埋头在了网游里。帮人练级,刷副本,通关,做攻略,搞解说,他什么都干。
放假的时候,学校是没有人的,黄少天当然不可能留在学校里。他这两年也算在H市网游圈子里有不错的名气,所以找了家网吧,商量了一下,在网吧住一个假期,帮人免费当网管,然后通过接单和做解说之类的方式赚取生活费和学费。虽然辛苦,可是黄少天也还算满意,毕竟能有吃有住,也算很不错了,比起高中那会儿,他觉得幸福多了。
所以,叶修真的把三千多块所谓的实习工资给他的时候,他还是不争气的感到了激动。
吃饭没问题,但他比起一些同学来说,还算是蛮穷的。
只不过现在有个问题摆在他的面前。
他现在算是联盟注册的实习生,虽然不算什么特别规范的合同形式,可是人家叶修二话不说把钱拍他手里了,黄少天觉得,以前的假期安排,恐怕也有些做不下去。
叶修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告诉黄少天,实习期一年以上,具体看他各项能力掌握情况,没有任务的时候,就当是放假,而有任务的时候,尽可能的参与一下。叶修显然是考虑到他学生的身份,没有把话说死,默认给他放宽了条件了。
他作为一个能力不出众,只能现场观摩学习,出不上多大力的小实习生,拿着比叶修这种大神还要高的工资,总不能吃着锅里的,还抱着盆里的不放吧。
何况,叶修只是没有把话挑明,名义上说是兼职,其实还是想培养他成为正式的联盟成员。人都没计较他这个连临时工和实习生都掰扯不清的身份呢,他还能一边接着联盟的钱,一边在这儿鼓捣自己的活儿么?
黄少天自认不是那种人,他挺讲义气的。
但是他又不能不给原来收留他的网吧说一声,所以黄少天躺了一会儿,便爬起来,把自己裹得暖暖的,径直去了网吧。
网吧倒是经营得蛮大的,三层都是,黄少天以前主要是在一楼,上面都是私密性比较好的包厢,也不太需要网管去关照。
黄少天进门就熟门熟路的打招呼:“葛叔。”
被叫葛叔的中年男人正在擦拭吧台,看到黄少天,笑起来:“小黄来了啊,咦,怎么没带行李啊?”
“是这样,”黄少天抱歉的笑笑,“我找到一份实习工作了。”
“这样啊,那恭喜你了,”葛叔笑了笑,觉得看到黄少天这小伙子还是挺顺眼的。虽然看着比较爱说话,但是处理事情很得体,又会做人,网吧偶尔有客人起冲突,黄少天也能摆得平,“那今年不来葛叔这里啦?”
“嗯,不来了。”黄少天摸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都辞职不干了,黄少天总不好意思赖在人家这里住下去。葛叔显然是知道黄少天的情况的,关心的问了问他有没有地方住,黄少天说有,心里却在琢磨,先在学校过一夜,再找个便宜旅馆,凑合过寒假得了。
“那葛叔我先走啦,以后还会过来看看的。”黄少天挥手。
“等会儿啊。”葛叔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钻到吧台后面一阵鼓捣,最后把一个红包拍在黄少天手上。
“葛叔……”黄少天哭笑不得,他又不是正式网吧员工,况且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好意思再要人红包呢。
“拿着,”葛叔虎着脸坚持道,“以后小黄不来,客人都要少了,葛叔不会说什么话,只能意思意思啦。”
这话倒是真的,黄少天长得不赖,玩游戏又厉害,不少人冲着他这个小偶像专程来这里上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黄少天也没推辞,再次道了谢,便回到了学校。
这时候天都要黑了,黄少天随便在学校外面吃了点东西,把肚子塞满,回到宿舍里,不由得又想念包子的菜。
话说叶修那家伙,在干嘛呢。
宿舍还有些学生没走,毕竟外地的学生因为订票问题,可能有些延迟。学校考虑到这些方面,特地延长了一周宿舍的关闭时间,这也是黄少天不急着迅速搬出去的原因之一。
洗完澡,黄少天确实没什么事可做,便爬到了床上。考后放松的心境显然有助睡眠,不多时,黄少天就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
……
黄少天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听到有人敲门。
啪,啪,啪。
“唔,谁啊?”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翻身,发现自己趴在枕头上,脖子都酸了,又翻出手机看了看,一点,这时候不可能是宿管查寝……
不对啊!宿舍都半关闭,宿管查什么寝啊?
“谁啊?”黄少天又问了一句,变得警觉了一些。
门外拍打的声音停了一瞬,然后,是一个他熟悉的声音传来。
“咯咯咯咯咯咯……”
黄少天顿时僵住,透骨的寒意瞬间弥漫全身。
这是黄少天最危险的一刻。
幻觉吗?
不。
门外轻声的拍打富有节奏感,光是听声音,甚至会觉得这是哪个妹子冒着被宿管抓包的危险跑来男寝室探望男朋友,而且还是个温柔的妹子。
可是对黄少天来说,这轻柔又温和的声音却像是从地狱的深渊里卷上来的风,透着让人冻僵的冷意。
他已经不知道和那个声音僵持多久了,是十秒,还是十分钟。
听起来对方锲而不舍,黄少天半个身子探出了被子,也着实冻得不轻。
啪,啪,啪。
啪,啪,啪。
门扇被拍打的声音好像一把镰刀,一下一下收割着黄少天的希望。
黄少天逼迫自己冷静的思考。
叶修不在,宿舍只有他一个人。
没错,叶修不在。
这意味着他毫无保护自己的能力……吗?
黄少天甩甩头。
怎么能尽依赖那家伙呢。
这个念头冒出来,好像冰雪终于迎来了一线阳光,尽管没多强烈,却悄然无声的融化了一小部分,变成汩汩的清水渗入了土壤,滋润着地底的幼苗。
没错,他怎么能放弃?
那次捉鬼事件后,黄少天自觉把剑交还给了叶修,叶修也没多问,毕竟黄少天住宿舍,这比管制刀具要疯狂不知多少倍的玩意,也实在没地方藏。
黄少天现在就特别后悔,当初应该把那把剑留下的,就冲叶修那个态度,什么“随便武器库里摸的”,应该也不太会和他计较这个。
可是眼下,他完全仰仗不了这个。
黄少天左右看了看,小声念叨了句“兄弟抱歉”,悄悄摸下床,把徐景熙的折凳抄在了手里。
他决不会坐以待毙,只要有东西敢进来,他就肯定照着脑袋一折凳下去。
似乎是他这气势透出了门,外面那声音渐渐消失了。
可是黄少天没有放松,他死死盯着门,手里紧紧抓着折凳,防备着突如其来的变化。在这样极端紧张的状态下,黄少天却再一次平静下来。
似乎从某个时刻开始,宿舍出现了某些变化。
黄少天说不清那是什么,但好像有风吹过,窗口透入的路灯光线照亮了宿舍,他的感知变得异常敏锐起来。
心脏的跳动,手心里汗水和金属折凳的触感,他绵长而谨慎的呼吸……
黄少天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阵风是从他身上透出去的。
门外的东西还在,黄少天肯定,他顺从了这股感觉,闭上了眼睛。就好像他在女鬼的领域之中准确刺中那只阴蛆一样,在他的脑海中,模模糊糊的感受到,门外有一片阴影。
但那远不是阴蛆可以比拟的。阴蛆在他的感知里,最多只有一个苹果大小,加上叶修领域的衬托,算得上是个不怎么显眼的小黑点。
可是眼下呢?门外的阴影,不,黑影,在黄少天感受中透着森森的寒气,妖异至极,好像浓得化不开的墨汁流淌下来。那块足有一个成年男子大小的阴影静静地蹲伏在宿舍门口,朦胧又诡谲。
黄少天还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风动了。
好像是听到了他的想法,风变得大了起来,从门缝中扩散出去,无声无息,缓慢却没有漏下任何细节。黄少天分辨出了水磨石地面的花纹,看清了墙壁的瓷砖,还有在黑暗的走廊中的那个黑影。
果然是它!
那个被扭曲得不成人形的怪物,正将它反向折断的前肢按在门上,似乎想要挣扎着想要爬上猫眼窥伺里面。
黄少天毛骨悚然。
风又变了。
微微吹拂的风突然变得汹涌起来,怪物似乎察觉到了这个变化,它有些茫然的样子,脑袋一百八十度转了个圈,用它那张笑嘻嘻的脸看过四周。
可是它看不见这股风:它来自于黄少天,现在他可以确定了,这就是他看见的能力。温柔的风变得呼啸起来,好像狭窄容器里晃动得越来越猛烈的水流,形成了湍急的旋涡,是警告也是准备。
怪物退却了。
“咯咯咯咯咯……”
黄少天看着阴影从他感受中消失,知道危机暂时过去了,这时候他才发现,后背早就被汗水打湿。

评论(5)
热度(110)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