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十九】全职/叶黄

【十九】

 

黄少天真的在联盟里实习了。

他觉得这简直了。

没有手续,没有合同,没有协议,完全是叶修口头上和他说了一句,在他含含糊糊东拉西扯一大通,没有明确表示的情况下,心有定见的叶修又和冯主席说了一声,黄少天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在这个妖怪满地走,怪人多如狗,除了他没一个正常人的地方有了正式认证挂牌的身份。

简直不可思议,这个联盟是靠什么办到今天的,靠命吗。

这是贼船吧,这就是传说中的贼船没错吧,黄少天事后总是忍不住这么想。

可是话说回来,联盟待遇真不错啊,黄少天不是个特别有大追求的人,什么世界前五百强企业的他压根儿就想都没想过,联盟实习待遇第一件事就把他给砸晕了。

作为一个大学生,平日最饥渴的地方是什么啊?

当然,不是谈恋爱,而是一大帮食欲旺盛的年轻雄性面对学校食堂的惨无人道,集体玻璃心碎一地的悲哀。

结果这个在黄少天看来也不能将就的问题,叶修第一时间就给他解决了。

包子那边现在完全成了叶修钦定的兴欣进餐场所,也不知道那脑子看起来不怎么灵光的小老板能赚几个钱,叶修每次来吃饭,他都高兴得什么似的,连带着黄少天的待遇都跟着水涨船高起来。时不时,包子会兴高采烈的给他送来打包高的快餐,还直接送到寝室,说是试吃。包子虽然跳脱,可人家什么水准啊?黄少天连带整个寝室再也不用为食堂大妈大叔的手艺痛哭流涕,他第一次被这么明确的幸福砸了个劈头盖脸,都懵了。

第二件事,就是实习工资。

大学生真要论,开销其实不小,但主要是吃喝玩乐上的,毕竟没有谁要赡养。有时候手里拮据,拧巴拧巴,或者和室友搭个伙,也就凑合过去了。而工资这种事,黄少天本来也没太指望。毕竟他说是说兼职,但真要进这么个非人间的地方,恐怕还是学习进取的时候居多,能做点贡献也有限。

他也挺有自知之明,自己能被叶修看上,是因为他那点小能力。可话又说回来,他那个能力完全靠撞人品,有时候能看见点什么,有时候又不灵光,要他扯着嗓子说要工资,黄少天自己都觉得心虚。

可是没想到叶修真的给了。

头一次拿到工资的黄少天愣愣的看着手里的信封,掂量了几下,估计里头至少得有两千块。现在大学生兼职的哪儿有这么好待遇啊,他们同系的学长没课的时候兼职给正经公司打工,一听到请客都还两腿发软呢,怎么换到他这里,直接就上位拿粮了?

黄少天又一次恍惚了。

“老叶老叶,这真的给我的啊,”黄少天咽了口唾沫,觉得拿着信封的手掌心都在发热,“不是,你们怎么那么有钱啊,我说……”

叶修笑呵呵的:“你都问三遍了,烦不烦啊。这不是怕你觉得待遇不好,提前绑定你嘛。”

见黄少天还是不自在,他又举了个例子:“你知道老韩不?”

联盟内部的机构庞大到不可思议,就黄少天所知,大体上分为几个部分,一个是和普通人接触的公关部门,负责接待和战斗现场的善后处理,江波涛除了兼任轮回分部的副队长之外,也是这个部门的顶梁柱;一个是治疗部门,以霸图分部副队长张新杰为首,听说治疗方式比致伤方式还要凶残;一个是技术部门,以关榕飞为首,负责给这群疯子开发各种毁尸灭迹的危险武器。还有就是战斗部门,由各家分部小队联合构成,叶修就是这个部门赫赫有名的领头羊之一,率领兴欣执行任务。至于财务和更机密的有关部门啥的,黄少天就不清楚了。

虽说对联盟内部的庞杂的人员分布不像叶修那样了如指掌,但是基本的一些他还是很了解的。韩文清就是霸图队的队长,以凶神恶煞和强硬著称,头一回见面,就被他吓了一跳。但黄少天也觉得这人悍勇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青春年少又好强的心。不为别的,就冲他花了十年和叶修使足了吃奶的力互相摽劲儿,还摽得那么一本正经,黄少天就觉得这事没跑。

“知道啊,上回不是见过么,怎么?”

“老韩一年工资这个数,”叶修比了根手指,“三年就是……”

“三百万?”

“出息点好吗,老韩那是什么人啊,”叶修不屑的说,“虽说是哥的手下败将,但至少也是千万级的啊,三年,三千万,这老韩工资的水平。”

黄少天默默吞了口口水,没想到那个不苟言笑的韩文清居然是个隐藏属性的巨富,可真是让人跌破眼镜。

然后他想到一个问题:“那你呢老叶?”

“我?”叶修似乎有些尴尬起来了,“哥吧,这个数。”

他伸出两根手指。

“一年两千万?”黄少天压低声音,也压下了抱大腿的心思,觉得那好像有点丢人,“我靠,老叶你比韩队还土豪啊。”

“咳,想什么呢,”叶修摸摸鼻子,“一个月两千五。”

“两千?没万?”黄少天有些不可置信,觉得瞬间这根大腿就急剧缩水了,“老叶你唬我呢吧。”

“当然不止,”叶修严肃表示,“还有一周一包烟的补贴,牌子随我挑。”

“那你给我开这么……”黄少天连忙把信封里的钱倒出来,数了一遍,“靠,四千五,不是比你还高?”

叶修一拍黄少天的肩膀:“感动吧!知道了你就好好卖力,以后有什么冲锋陷阵、九死一生的活,肯定你上。”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黄少天怒了,“我还是个大学生呢你就准备让我堵枪眼儿!是不是人啊你!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啊!”

叶修也怒,指着黄少天手里那一叠钱痛心疾首道:“这不就是人性吗!啊!这是赤裸裸、粉红粉红、打脸打出响的人性啊!”

黄少天觉得他确实是上了贼船了。

谁知叶修这时候又摸摸他的脑袋,笑起来:“别慌啊,真有什么事,有哥在呢。”

有哥在呢。

黄少天不满的拍开叶修的手,心想你就会说这句,却也不好意思承认,有叶修在,好像真的不用担心什么。

学期渐渐接近尾声,黄少天也要忙着考试,倒是和叶修见得少了。叶修也不在意,这些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学好的,他个人还是比较推崇实战出经验。不过人家也不是真的神经病,拉着黄少天二话不说往最危险的第一线冲上去作死。上回那个任务,他还是仔仔细细的斟酌过了的,觉得对黄少天不会造成危害。

只不过这样安全又足够练手的任务确实不多,联盟新人又不止黄少天一个,叶修就是脸再大也不好意思老抢人后辈的活儿,回头被人指脊梁骨说“人不要脸那和叶修有什么区别”。

叶修虽然就比黄少天大上那么几岁,可是两人性子不是一个路数,就叶修自己来说,远没黄少天那么跳脱,反倒很是沉稳老练,颇有种带亲戚小孩儿的感觉。黄少天沉迷考前突击这事儿他也就听黄少天说说就首肯了,反正黄少天都注册了,也跑不了,他急什么,现在正好空窗期,让这孩子适应一下两边世界的差异,也是个消减压力的不错方法。

黄少天考试完,整个人都放松了。考前一阵子兵荒马乱的,又是神神怪怪的事情,又是猝不及防的期末考,如果不是他们寝室里有个和他同系的郑轩帮他补习,他可能就要跪了。

郑轩是挺没干劲的,学习也好,别人拉他参加社团活动或者联谊也好,这人都很有打酱油的自觉,划水划得飞起,但遇到这种危急的事情却十分可靠,黄少天就琢磨着,回头去请郑轩吃个饭,表示一下谢意。

考试一完,黄少天整个人就不是放松了,而是放空。他们学校还是挺有人情味的,考试成绩不会在放假前公布,而是等开学之后才可以查阅,很多学渣都为此过了个好年。

黄少天不是学渣,而是学酥,属于看着精神满满,学习劲头挺好的,但考试发挥就看天意了。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事儿,反正挂科是不可能的。

寒假接踵而至。

H市的冬天很冷,这些日子已经陆陆续续有点细碎的雪珠子落下来了。黄少天寝室没什么取暖设施,学校一说放假,大家就立刻收拾东西,该干嘛就干嘛。

黄少天却没地方去。

“黄少,还不走啊?”徐景熙往行李箱里收拾东西,黄少天看到他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硬塞进去,觉得那个行李箱真够呛的。

“啊?我不急啊,”黄少天坐在床上,优哉游哉的晃着两条腿,“你们先收拾着呗。”

“黄少是在等女朋友吧,”卢瀚文突然说道,“是吗黄少?”

“什么就女朋友了?”黄少天哭笑不得,“小卢你别八卦这些好么?”

徐景熙立刻凑过来:“难道不是女朋友,真是上回那什么,叶哥?”

“叶哥谁啊,你居然喊他哥,”黄少天头疼,花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去说明他和叶修没一腿,好不容易差不多洗白了,这一句话又给圆回来了,前功尽弃,“你们还走不走了啊。”

“不走了,除非黄少先把小嫂子给供出来。”卢瀚文特别豪迈的一脚踩在徐景熙的床上,被徐景熙一巴掌拍下去。

“什么小嫂子啊你哪来的小嫂子,去去去,”黄少天又一巴掌扒拉开卢瀚文,“你们黄少黄金单身汉,一百年方针不动摇。”

年纪小一些的卢瀚文连着被两位哥哥给扒拉来扒拉去,头都晕了。

“其实是没有妹子看得上你吧。”徐景熙凉凉的说。

“卧槽徐景熙我和你拼了!”黄少天一脚踩上床铺,抄起一个枕头就要丢。

“别别别,黄少别激动,消消气消消气。”郑轩赶紧出来灭火。

一伙人热热闹闹的又闲扯了一会儿,纷纷道了别,前后离开了宿舍,只留下了一个黄少天。

黄少天砸吧砸吧嘴,在自己床上躺下来,盯着天花板看。

他是真没地方去。

评论(5)
热度(112)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