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十八】全职/叶黄

【十八】

叶修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他甚至都没有继续张开他的领域。
领域的存在确实是为了创造出一个最适宜领主的幻境,这不假,但联盟里是防御性质的领域,却很罕见。
原因也很简单,他们这些人,说得通俗一点,干的就是除魔卫道的事情,除了某些特殊的专业人士,绝大部分都是攻击型的。
自然,攻击型的战斗人员,领域也是攻击型的。
这些叶修没来得及给黄少天讲——比如联盟里最具攻击性的领域,当属于锋、唐柔和韩文清,最为灵活多变的,则是肖时钦,李轩。
还有他。
叶修是个攻坚手,也是护盾。他的领域兼具了两者的性质,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和其他人的进行同调,从而达到模拟的效果。
黄少天感受到的温暖如同阳光的领域,自然是叶修防御性质的领域,而叶修攻击性质的,他还未见识过。
没有人会在踏入一个鬼物的领域时,完全不引发对面的反弹,这甚至无关对方死得惨不惨,而是一种本能,就像野兽不会允许别的野兽踏足自己的领域一样。
除了叶修。
他惊人的天赋,便是同调,他可以模拟出任何类型的领域,无论是唐柔那种一往无前,全力加强自身状态的极致型攻击领域,还是乔一帆那种辅助型的控场领域,甚至连张新杰那样比单纯防御型领域还要稀有的治疗型,他都可以模拟。
从踏入卧室的时候,叶修就无声无息的展开了他的领域。
黄少天没有察觉,女鬼也没有——因为同调了。
一滴水融入另一滴水,一片树叶藏进了整片森林。
叶修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进行了领域的对接和覆盖,所以人和鬼双方能坐下来,试着谈谈。
但是他也没想到的是,最终却没能以和平方式解决。
这不少见,叶修原本也不是永远不出纰漏的。他只不过能以超越常人的战斗意识和经验,还有过人的技术,将纰漏在最快的时间内补救回来。
但是这个叶修觉得不算纰漏,他的领域和女鬼的完美同调,就连她本人,也没有察觉到叶修和黄少天是本不属于她领域的存在。
可是女鬼却依然厉鬼化了。
这让叶修感觉到有些意外。
是的,他没有惊慌,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能让叶修过度反应。
“出来吧,别藏了。”叶修把玩着手里的剑,楼道里的黑色浊流消失无踪,一瞬间空荡荡的强烈反差让人感觉格外强烈。
黄少天一怔,答道:“老叶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因为叶修再次出手了。
迎面而来的剑影让黄少天脑子一片空白,他的身体却在他的思维反应过来之前行动了。
叶修一往无前的动作突然变得慢了下来,黄少天惊讶的发现,他甚至能看清叶修专注的眼神,剑锋的前递仿佛被放慢的视频,细节一览无余。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刺中了一片虚空,而他莫名其妙站在了旁边。
怎么做到的?
黄少天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可是叶修那里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剑身像被砍掉了一截,只剩一半握在叶修手上,而被扎透的虚空,却起了冰裂般的纹路。
“镜像啊,”叶修笑了笑,“挺厉害的。”
大片大片的透明碎片剥落,好像空间本身碎裂似的,黄少天惊愕的发现,碎片后,一个身影渐渐显露出来,叶修的剑锋就停留在他咽喉前半分。
身影是个男人,暴露出来的第一时间不是去看威胁到他生命的叶修,而是用震惊的神色看向了黄少天。
“看什么呢,老实点儿啊。”叶修不动声色的移动了一下位置,挡住了黄少天。
那什么,不是他多关爱黄少天这个小后辈,而是眼前这家伙,神不知鬼不觉藏在这片领域之内,一直没有暴露出来,而是藏在了黄少天的身后,想要挟持黄少天——或者杀死他。
叶修瞥了他一眼,男人神色怨毒:“你们想做什么?”
“哎,我说哥还没开始盘问你呢,你倒先问起我来了,”叶修扬扬下巴,“说吧,你和那女鬼什么关系?”
男人听到这个问题,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她是我老婆。”
“不会吧,你老婆那么好看,”叶修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男人一下,才用那么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你难道是个土豪?”
别说男人,黄少天这一刻都差点心肌梗死。
叶修这人,真的是太坏了,这种嘲讽,黄少天玩网游的当然不陌生,可是嘲讽得这么致命又真诚的,他第一次见到。他崩溃的想,这问题根本没法答吧!
而且那女鬼哪里好看了啊!黄少天想想那摔得像烂南瓜的脸,不是他外貌协会,而是,他真的看不出哪里有什么闪光点啊!
好在男人的心理素质比女鬼要高上不少。
“我不是土豪。”男人干巴巴的说。
“哦,”叶修若有所思,收了手里的剑,“那行,咱们也是人民公仆来的,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大家不妨聊聊嘛。”
这是忽悠吧,这明显就是忽悠吧!黄少天内心的吐槽一波接一波,简直水涨船高,恨不得一发的从喉咙里全跳出来糊叶修脸上。
男人又是干巴巴的一句:“不需要。”
“哦,是吗?”叶修貌似无意的提了一句,“那么从刚刚发动的咒术来看,你是希望把你老婆厉鬼化?啧啧,这可要不得啊,有什么家庭矛盾,大家一起解决嘛。不如坐下来聊聊……”
又来了,黄少天面无表情的想,面对危机,叶修可以说是帅得人神共愤,和他在一起基本不用担心什么啊,没看到那洪流般的不明污物都让他给一剑逼退了吗?
可是在这种事以外的地方,叶修永远以糊弄人为第一优先选择,骗人都不用思考的,腹稿打得飞起,小嘴儿一张,鬼话一篇接着一篇,他都有些同情起这个男人来了。
谁知男人神色确实猛然大变:“厉鬼?不可能!我不会做那种事!”
“可这是事实啊,”叶修指出,“刚才那黑乎乎的东西你没看见?慢着,还是说刚才催动咒术的不是你?来,跟咱们说说,一块儿揪出那混蛋,好好揍上一顿解气。”
黄少天简直不忍再看。
“那个咒语,是,是复活的。”男人看起来完全慌了,说话结结巴巴。
“复活?”叶修打断了他,“你确定?”
“是的。”
“那不可能!”
黄少天有些惊讶的看到,叶修神色凝重,看起来不像是故意耍人玩。
“那个网站是这么说的。”男人又神色茫然的说道。
“网站?什么网站?”
男人看了看叶修,最终垂头丧气的说出了实情。
原来,在他痛失妻女之后,终日酗酒,泡在网络里,某天却在浏览网页的时候,弹出一个黑色的不明网页,上面用红色的字写着:你想让你重要的人复活吗?下方是确定和取消两个选项。
男人第一时间以为中了病毒,可是那个网页上的字就像一根细小的钩子,不断勾着他的心口,他最终点下了确定。
点下确定后,网页的页面变了,上面列出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信息,男人说,他试了那些咒语,结果,真的把已经死去的妻子和孩子召唤了回来。
“网址呢?你记得吗?”黄少天及时问道。
“不知道,”男人摇头,“那个网站只能登入一次,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叶修谨慎的没有发表意见,他在这方面没什么建树,自然说不上什么话,反倒是黄少天,常年厮混网游,倒是真可能知道些什么。
黄少天也没有发表意见,这明显不是普通的网站,他也只是随口问问,记录下网址,等叶修回到联盟再交给专业人士。
“你刚刚用的咒术,是网站上学会的吗?”叶修问,“还有别的没?”
“只有这几个。”男人从衣兜里摸出皱皱巴巴的一张纸,上面写满了难以辨认的符号。
“就这些?”
“就这些。”
“那是骗你的。”叶修肯定的说。
“你胡说!”男人气得发抖。
“这上面没有任何复活的内容,”叶修断言道,“你刚才也催动了所谓的复活咒语对吧?刚才的场面你不是也看到了?”
男人不说话了,只是悲哀的看了自己的家一眼。时间已经到了黄昏了,冬天天黑得早,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开了灯,只有他家的窗户,始终是黑魆魆一片。
“这上面的,除了招魂以外,都是壮大鬼魂力量,还有控制鬼物吸食人的精气,以及厉鬼化的咒术,和复活没有关系,”叶修将纸交还给男人,“你的妻子回不来了。”
“小棠……”男人的眼泪夺眶而出,打落在纸上。
黄少天看着有些不忍,这个男人确实一往情深,遇到这种事,实在是有些让人怜悯,谁知叶修又开口了。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世间定理,你的难过我能理解,却不能认同,”叶修说,“让死人留恋现世,你就算看看小说电视剧也该知道这不对吧?”
“你懂什么!”男人低声咆哮起来,带着哭腔的嗓音却毫无威慑力,却反倒让人心头一堵。
“我不懂,”叶修点点头,“但你该懂的吧?”
男人猛地抬起头来。
“你爱着的人却死去,没有比这更难过的事了,”叶修说,“你情愿死的是你。”
男人神色痛苦,揪住了头发,无声哭泣。
“可是这种事是没有情愿不情愿的,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活着的人却要承载着这份痛苦,这本就是注定的事情。”
叶修认真的看着他:“我可以拿走你的这份记忆,让你不再痛苦,你愿意吗?”
男人猛地摇头:“我不要失去关于小棠的记忆!”
叶修了然的点点头:“那么,就去和她告个别吧,她该走了。”
男人深深的看了叶修一眼,似乎是被叶修劝动了,木然的踏入了楼道,叶修紧随其后。黄少天看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叶修走在中间,见黄少天跟着,问道:“你跟过来做什么,又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黄少天瞪眼:“我乐意,不行啊。”
“行啊,”叶修笑了笑,换了种口气,“你刚才是不是觉得我挺不近人情的,我看你都没怎么说话。”
“不,”黄少天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直面了自己的良心,“我觉得你很厉害。”
“嗯?”叶修先是一惊,然后笑眯眯的,“不错嘛,小黄同学,注意力很敏锐,终于知道哥的厉害了吗?”
“我觉得你其实不是不懂吧,”黄少天看着走在他们前面的男人的背影,“但我决定这一刻不戳穿你。”
黄少天不看也知道叶修此刻是什么表情。
屋内恢复了正常,叶修甚至没有铺开他的领域和女鬼同调。
男人打开了卧室的门。
“小棠……”
床边坐着的女鬼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小小的光球。
男人失声痛哭。
叶修静静的等着,没有不耐烦,只是平静的看着那两个光球。两个光球慢慢变淡,最终消失在了空气里。
男人早已泣不成声。
“该走了。”叶修低声道。
从进入小区开始,就萦绕不去的不悦感觉扫荡一空,黄少天感觉如同晴空一洗,真是舒畅极了。
可他的心情却有些低落。
“老叶,”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了,“你们平时都执行这些任务吗?”
“那哪儿能行啊,这个是没什么危险的,”叶修点了根烟,路灯下的烟雾缭绕在他脸侧,看起来神色宁静,“平时都是些危险任务,今天这个是我挑的没什么危险的。”
黄少天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刺激是挺刺激的,可叶修也确实掌控了全局,没有出现任何危险。
“不过也有些失算,”叶修笑起来,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没料到有人操纵咒术,对你来说还是比较麻烦的,在这里说声抱歉。”
黄少天说不出话来,叶修道歉,那得是多稀罕的事啊,他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呢。
“哦,对了,都这么晚了,”叶修说,“哥带你去吃饭吧?饿着没?”
黄少天这才想到,他好像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叶修这么一说,他肚子也抗议起来。
“行啊。”他说。
就这样,好像也不错啊,黄少天想。

评论(3)
热度(85)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