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十七】全职/叶黄

最近作者有点悲伤啊,连续停电两天,看来是时候减产了……
要说明一点哈,这篇文里的黄少天不是原作中的游戏大神,而是作为比唐柔包子还要新的一个后辈出现的,强大不可撼动的妖刀剑圣这种角色,暂时还处在养成期呢。黄少天原作中如果是刚接触荣耀的话,肯定也不会是一个生来强悍的操作者。
不过招人喜欢和招人烦这两点肯定是从头到尾都一样的。
作者抠抠索索的求个评论,因为写这东西没啥自信来着,欢迎捉虫或者指出不足。
谢谢你的收看。

——————————————————

【十七】

黄少天这一刻本该呆住的。
那是当然的,他毕竟看到了活生生的一只鬼……不,是死了的。
女鬼被摔烂的脑袋上只能看见一只完好的眼睛,充满恶意的看着侵入她领域的两人,完全变形的嘴巴里发出尖锐刺耳的啸声。
黄少天完全有理由被吓得呆住的。
可是他的血液里却仿佛燃起了火。
叶修突然的移动好像一个信号,又好像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机关,黄少天的身体在他思维反应过来之前,就迅速跟了上去!
冰蓝的光一闪而逝,长剑被他用最舒适的方式握住,耳畔似乎响起了风声。
锋锐的剑刃如同毒蛇吐信一般探出……
“你干什么呢?”叶修突然说。
“啊?”黄少天一招直捣黄龙立刻被掐住了。
然后叶修就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里,迅速扑到床上坐了下来,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黄少天:“……”
叶修还不忘招呼他:“坐呀,刚走挺久的了吧?脚不疼啊?”
黄少天默默收起剑,走过去和叶修排排坐下。
哦,还有个女鬼。
多么奇妙的经历啊,黄少天在内心点评道,感觉都跟节目访谈似的。
“咳,这位大姐,”叶修开口了,“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我们不打你,你也别吓唬我们,行不行?”
女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黄少天简直有点佩服叶修这人的心脏了,他面对着女鬼那张脸,感觉跟不套安全带坐云霄飞车一样,迎面而来的风吹到脸上都像板砖。
可是看看叶修这表现,多轻松写意,挥洒自如,不仅一张嘴就像聊家常似的,他甚至还翘了个二郎腿。
真不愧是他妈的荣耀第一大神!
黄少天心里就突如其来有一大堆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叶修还在那儿循循善诱:“你看啊,你张开这么大一领域,在这儿恋栈不去的,人家新闻都见报了,你说多不好,多不应该,是不是该严肃批评?”
完了还不忘指导黄少天:“上来就打打杀杀的,成何体统!”
黄少天连连点头:“是是是,您说话,我闭嘴。”
他只想安静如鸡,话唠是什么?那种事情,他从没听说过。
叶修又转过头和女鬼交流:“你看啊,这个人死呢,不能复生,鬼死呢却可以投胎,两相权衡取其轻嘛,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旁边这个小伙子都明白,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黄少天一阵恍惚,心想自己要是两相权衡取其轻,就该第一时间把认识叶修的机会掐死,连个芽儿都不让它发。
叶修继续喋喋不休:“这个投胎呢,也是个技术性的事情,它涉及到……”
黄少天终于听不下去了:“你这么说,人家就会乖乖的去投胎吗?”
叶修一笑。
“你不要以样貌去断定一个人,比如这,”他指指女鬼那惨不忍睹的脸,“她不是厉鬼,只是沉浸在自责和后悔之中。所以我们没必要驱散她,和她好好谈谈,人家能自己想通就最好不过了。万一最后没有达成共识,咱们动手的时候也可以告诉自己:我已经先礼过了,后兵不能怪咱们。”
黄少天对叶修的脸皮厚度顿时有了新的认识:“你这样说,人家不都听到了?”
“鬼哪有那么好的理解能力啊,”叶修气定神闲的说,“没有肉体,思维能力还停留在生前的某些回放中,你以为和你一样跳跃吗?”
黄少天反唇相讥:“我思维哪有很跳跃了,有你这么转移话题的么!再说,人家听不懂,你这么说,不是白费口舌吗?”
“这怎么能是白费口舌呢,万一能听懂不就皆大欢喜?”
说完,叶修就继续去开导女鬼去了。
黄少天简直百感交集,觉得和叶修一块儿工作得折寿。难怪方锐一个千年妖精每次面对叶修的时候怂成一只小鸡,膝盖中箭中得跟豪猪似的,觉得他这会儿也感觉好不到哪里去。
片刻之后,叶修终于起身,脸上带着惋惜。
“啧,没谈拢。”
黄少天迷茫:“啊?”
“黄少天同学,”叶修神情严肃的表示,交易没有达成共识,“跑吧。”
随着他这句话,卧室里突然天摇地动。
“地震了!”黄少天从床上跳起来。
“有没有见识啊,”叶修喊起来,“人家厉鬼化了,什么地震,丢人!”
黄少天这时候哪管什么丢不丢人,他只想按住叶修一顿臭揍。
卧室的线条扭曲了,黄少天看到,四面的墙壁开始如同活物一样蠕动起来,空间扭曲了形状。
黄少天还不忘记回头看一眼,这一眼让他更心塞了。
一开始沉迷在自我小世界里的女鬼此刻好像真正醒了过来,她破碎的身躯里开始冒出浓郁的黑色浊流,并且尖锐又痛苦的嘶叫起来——黄少天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知道这玩意要上了身绝对没好事,偏偏叶修这时候还拍了他一巴掌。
“这里是她领域的中心,我们跑出去比较有优势。”叶修还不忘记指导。
“你刚不是说不是厉鬼吗!”黄少天咆哮起来,从变形的卧室门口一跃而出,身手矫健利落得他自己都不信,“老叶我再相信你说的我就把黄少天三个字倒过来写!”
“刚刚还不是啊!”也从变形门框里跳出的叶修郁闷的说,“谁知道她突然就变身了呢!”
“一定是你太无耻!你到底和人家说什么了你!”黄少天一边窜出了屋子,一边飞快的嘴炮。
“这不能吧?”叶修一怔,似乎真的在思考刚刚说过的话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她心理承受力这么差吗?”
黄少天刚刚在这样千钧一发的逃命时刻发现叶修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无耻了,一时间甚至忘记逃命而忍不住鼓掌喝个彩,结果发现叶修在质疑人家女鬼对心脏人士的承受能力,觉得面前这个人好像把无耻归为了某种和美德接近的词汇。
身后的门框也被无形的力量扭曲变形,黑色的浊流喷涌而出——黄少天经历了这么些时候,也有点琢磨出味道来了,恐怕他们刚刚逃出的那间屋子,只是女鬼领域的核心,而整个小区,都是她的领域范围。
“难道你不该先搞定她吗!”黄少天崩溃,“我可完全不懂怎么处理这样的情况啊!”
黄少天这时候才泪流满面的想到,他真的是无培训上岗的新人实习生。
“嗯,”叶修严肃的点点头,“你说得很对,剑给我。”
黄少天下意识将手里的剑抛了过去——
冰蓝的光照亮了他整个视野。
冲霄的剑光拔起,刹那间分化成无数剑影,就迎着他们刚刚逃跑的方向而去。
尖锐的嘶叫在剑光纵横间被掐断,大朵大朵冰蓝色的花接连怒放,黄少天忘记了逃跑,而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叶修平时不着四六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游刃有余,剑在他手中,便是真正的杀器——随着他每次的挥动,便有蓝色的花随开随谢,场面华丽又充满了力量感,就是黄少天都能看得出来,黑色的浊流在他逼迫下退却了。
一剑断水,神乎其技!

评论(12)
热度(110)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