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十五】全职/叶黄

【十五】

 

黄少天没有因为叶修这句难得流露出一丝正经的话而感到多少心安,眼下唯一让他感到稍微可以依靠的,是叶修交给他的剑。

说起来,黄少天真算不上什么剑客。也就是小时候在少年宫学了几招,真要和人对上,就跟军体拳去打特种兵似的,一准得跪。

不过他又感叹,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居然还有机会重新摸到剑。而且看这剑的卖相,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打发他的玩意吧?

黄少天抖抖手里的剑,问叶修:“哎,我说老叶,这剑叫什么啊?”

“没名字,来的时候随便武器库里摸的,”叶修已经走了进去,“别戳到我啊。”

“靠,本少有那么菜么!”

黄少天不满,他是只会那么几招而已,可是当初练剑的时候,他可是狠下了功夫,少年宫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招,愣是让他学得有模有样,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握上剑柄,他还是有股“老子可是剑客”的豪迈气度。

咳,谁还没有中二的时候了啊?

黄少天提着剑,跟着叶修踏进房间。

房间也是老式的装修,磨旧的人造皮革沙发,花色难看的窗帘,桌上还摆着一盆墨绿色的君子兰。

却没有人。

那异样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好像他刚刚穿透一层水膜,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在穿透那层看不见的“水膜”时,冰冷又黏腻的感觉让他浑身一个激灵。

可是黄少天摸了摸身上,完全没有湿的感觉。

叶修察觉到了黄少天的举动,解释道:“我们刚刚进入了它的领域。”

“领域?”黄少天对这个中二的词有些理解,但又怕自己理解有误,搞出什么乱子,于是虚心求教道,“什么是领域?”

“你知道,很多动物都有领地吧?”叶修说,“比如猎食动物,都会有自己的捕猎场。”

“知道啊,”黄少天点点头,“狗撒尿就是标记地盘对吧。”

叶修完全不懂他怎么突然插入了这么个生动形象却无比让人无语的例子,但想一想又觉得他说得很对,根本无从驳斥,于是接着说道:“像一些特殊的存在,也是有着这种行为的,它们标记的地盘,我们称之为‘领域’。”

“那我们刚刚是进入了领域?”黄少天看了看四下,心有定见的情况下,确实更加容易感受到不一样的氛围,“那老叶你说它会捕食我们吗?”

“领域存在的意义不一定是捕食,”叶修试着伸手去拉了拉窗帘,可是窗帘纹丝不动,“它的存在,是为了创造出一个最合适领主生存的环境,最基本的意义,其实是保护。”

叶修回过头来,点了一根烟:“只不过条件允许的话,领主也确实可以捕猎侵入领域的家伙。”

“比如你和我?”黄少天咽了口唾沫,这种躺在案板上的事情,他能一步不退,就是心理素质强大了。

“是啊,不过也不止他们有,”叶修弹弹烟灰,“我也有。”

“你也有?”黄少天猛然一顿,看向叶修的眼神就变得不善了起来,“老叶,你果然不是人吧?”

“胡说什么呢,”叶修哭笑不得,“人也是能有领域的好吗?”

“是吗?”黄少天怀疑的看着叶修,按叶修的性子,要是什么狐狸黄鼠狼黑曼巴眼镜蛇之类的成精,他可太相信了。

“嗯,禅宗的打坐,道家的吐纳,这些修习都可以成就领域,大家平时还是收起来的,不然像方锐那种,如果铺开了他的领域,附近所有动物都得跪,”叶修说,“只不过还有些人,天生就具备领域,甚至不能收起来。”

“你?”

“你见过我平时有什么和普通人不同的地方吗?”叶修就觉得自己的形象在这小子脑袋里可能有点出乎寻常,“我要说的是老韩。”

“韩文清队长?他哪里有什么领域了?”黄少天想了想,一阵恶寒,“你别告诉我他吃斋念佛……”

“胡说,老韩那张脸,佛见了他都得哭好么,”叶修想着这个老相识不苟言笑的表情,一下子笑起来,“他就属于那种,个人气势太足,不自觉形成某种微弱领域的人。”

“你驴我吧?”黄少天想了下韩文清的压迫力,“韩队那气场能叫微弱?”

“那是你没见过真正强大的领域啊,”叶修笑了笑,“比如这样。”

冰冷的感觉刹那间退却了。

黄少天惊讶的看到,面前的叶修什么都没做,可是从踏入小区的那股子不舒服的感觉,此刻却烟消云散,他面前好像点亮了一个太阳,肆无忌惮的散发着他的热力。

“好温暖……”他喃喃道。

“是吧?”叶修笑眯眯的,“感觉好点没?”

“嗯,”黄少天点点头,“不过老叶,如果按你说的,领主在领域内是主宰对吧?那么你张开领域,会不会惊动领主?”

“那是当然,”叶修赞许的点点头,视线移向了黄少天身后,“其实早就惊动了。”

黄少天看到叶修的目光,刹那间明白了什么。

他沐浴在叶修阳光般的领域之内,可是身后,却有一小点阴暗的黑点。

来不及思索,黄少天手里的长剑翻转,尚未转身,便从腋下刺了出去。

黑点潮水般退去了。

黄少天这才回过神来,大口大口喘气,恐惧如同潮水一般卷了过来。

在他的剑上,一只巴掌大的肉虫在挣扎着,发出婴儿啼哭般的声音。

“靠靠靠靠靠!这是什么啊啊啊!”

叶修还在看他笑话:“刚才反应不错啊,稳准狠,应变速度也很好,我没说错吧?你来兴欣会很有前途的。”

黄少天惊惧不安的看着剑上一边挣扎一边冒出黑气的虫子:“你不如先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我靠突然就窜我背后了,这要被咬上一口会不会中毒?这什么东西啊?还会叫?”

叶修手指上燃起一团火,将那虫子包裹进去,烤得滋滋作响,却没急着回答他这个问题。

“你刚才怎么发现它的?”

黄少天一愣:“你视线……”

叶修打断他:“那你怎么刺中的?”

是的,他看到了叶修的视线,知道背后有异常。

可是他为什么能刺中那么小的东西?

黄少天沉思起来,他在刺出那一剑之前,在叶修的领域内感受到了一点阴影,于是他果断刺向了那个阴影。

他抬起头看叶修。

叶修只是说道:“因为你看见了,所以你刺中了,就这么简单。”

黄少天还有点迷惑:就这么简单吗?


评论(5)
热度(119)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