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十三】全职/叶黄

想想老冯面对叶修黄少包子三位一体的时候,好想笑

————————————

【十三】

“你看啊,你不是被鬼给掐了脖子吗,现在有真的鬼来给你近距离观察,是不是很高兴?”
“没啥可怕的啊,再说我们又不是让你去打散人家,我们正经联盟怎么可能拿鬼来练手呢,人家也是有鬼权的好吗?”
“真的不可怕,咱们联盟里喻文州还养了几只呢,回头带你去看看,你还能给它们喂食,唔,就是生肉吧,它们吸掉肉里头的精气就行了,肉还能拿来再吃的。”
“所以你,能不能松手啊?”
黄少天抱紧了柱子,死都不肯松手。
叶修也无奈,他不是真的疯了,说真的,无论是他还是韩文清张佳乐周泽楷这些人,哪怕是对最新新人的唐柔来说,这个也绝对称不上有什么挑战性。
况且他还存了点私心。
黄少天情况罕见,除了王杰希,这么多年来他们也就遇到他这么一个看见,说不好好利用一下,叶修都觉得简直是暴殄天物,丧尽天良。
就好比刷个副本,诓个高手来帮忙总是好的。黄少天现在当然算不上高手,可是却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要培养,当然要早些开始。
捉鬼要从娃娃抓起嘛。
叶修已经脑子里把黄少天扒了十遍下锅清蒸了,黄少天还在拼命摇头,就是不肯松手。
谁要去玩鬼啊!黄少天泪流满面,叶修这人果真面善心黑,说好了带他玩游戏,他一开始还以为他说捉鬼是个玩笑话,谁知道人家真的带他来捉鬼了!
“哎,不至于吧,”叶修纳闷的在黄少天面前蹲下来,“真的没危险的啊。”
黄少天想骂人。
“而且,你看啊,你现在可能遇上鬼,提前适应一下不是对你很有好处的吗,”叶修看看黄少天,“还是说你真的这么没胆子啊。”
“靠!谁他妈没有胆子了!”黄少天忍不住爆粗了。
“哦,那就来啊,”叶修了然的点点头,“没有钥匙你出不去的,要么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回来呗。”
黄少天就觉得,他还在这人抗议的时候,人家的狗头铡都准备好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威逼利诱糊弄激将无所不用其极,每一条路都算准了掐得死死的,丝毫不给人翻盘的机会。
呸!什么狗头铡,他又不是狗!
黄少天毕竟是红旗下成长的好少年,除了话多一点,本身根红苗正的又没长歪,怎么可能敌得过叶修的不要脸。两人互相嘴炮了十分钟后,还是垂头丧气的跟在了叶修身后。
联盟最大的好处在于,它是一个中转站,本身也带有一些空间改造方面的特质。上一次黄少天来的时候,就对联盟这个庞然大物藏匿的方式感到了好奇,没想到叶修真的就告诉他了。
联盟和这座废弃的庄园,在空间上是重叠的镜像关系。看着只有一个庄园大小的场地,实际内部空间真要铺开来,简直庞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各个部门都分布在不同区域,分部呈众星拱月的形式分部在外围,核心部门则是在中间。有些地方,黄少天甚至明显能感觉不是正常的空间存在形式,毕竟他脑洞再怎么大,也无法想象地下会存在天空草原这种事物。
给他解释的时候,黄少天一脸卧槽这么高端的表情,而叶修只是笑笑。
“要说空间的操作,雷霆的肖时钦才是登峰造极的。”他说。
所以黄少天进到这里来,要说兴奋是肯定有的,毕竟这种电影大片里才会有的奇妙体验,他正在亲身经历着。
叶修抬腿去了底下一间办公室,熟门熟路得黄少天根本分不出他走了哪条道。
这一层看着倒是像个正经办公机构,黄少天探头探脑的看了看,觉得这联盟内除了人形妖兽和炸弹狂人还有黑社会脸,还是存在正常人的。
黄少天抬头一看,办公室门牌上写着冯宪君三个大字。
冯宪君看到叶修简直身心俱疲,就跟迎面被龙卷风拍了满脸似的,走了还留下满地狼藉。
叶修这人,在联盟里有个特别突出的特点,就是嘲讽,按性格来算,这货除开嘲讽,就完全没长别的东西。如果叶修光是嘲讽也就算了,联盟里随便一人就能揍得他找不着北,可是人家货真价实的大神级水准,简直碾压完群雄又碾压雌。这也导致了联盟内一个被戏称为“叶修效应”的现象:对此人的评价,呈现出堪称鸿沟的两极分化。
认识叶修时间比较长的人,对叶修自然是嫌弃加鄙视,认为这人简直不要脸;而比较新加入联盟的成员们,则是津津乐道于叶修高超的技术,还有堪称教科书式的任务经历。
冯宪君有生之年就指望着,有谁能够收了这妖孽,至不济,也要能限制住他。
叶修的经历他最清楚,甚至于在他拉扯出兴欣这匹黑马之前,冯宪君都可以说是最为了解叶修过往的人之一,而他还指望过叶修会一心扑在兴欣上面,少作点妖,可是每次善后部门的报告上面所记载的叶修的斑斑劣迹,都让他感觉血压升高。
眼下叶修拜访,冯宪君一时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倒是叶修很主动的开口了:“哟,老冯!”
“呵呵,”冯宪君头也不抬,“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培养新人啊,”叶修点点头,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这不找你讨任务来了嘛。”
“讨任务?”冯宪君有些奇怪,叶修和他是说了一声的,他找到一个看见。看见的能力在联盟内都十分稀有,冯宪君也是很有些想法引导人加入的,但是既然叶修说了他来办,冯宪君仔细一琢磨,倒也不是不行。叶修虽然恶劣,但是在提携后辈上可谓不遗余力,兴欣的新人们,尤其是以唐柔和乔一帆为代表,可是抢眼得很。
况且,叶修主动去训练新人,能够在任务里作妖的机会也变少了吧?没准儿,这个季度财务报表的索赔支出能下调一半呢?
冯主席自觉这想法美得不行,简直是他们战斗部门常用的Box-1战术活学活用版,能够用一个新发现的看见牵扯住叶修不出乱子,他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过他这个联盟主席也不是事事沾手,各个分部的队长都是很有主见的,尤其是兴欣,虽然是以叶修为核心和坐镇大神,可是鉴于这货的性格,处理各项事务的,还是被他们戏称为“老板娘”的陈果。相比起叶修,冯宪君对这位满意多了,各项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
叶修要任务,找陈果去看看就得了,废得着劲来惊动他?冯宪君不解。
可是不解归不解,冯宪君某些地方实在是怕了叶修,看着很正常一件事,可能就里头藏了能让他血压上升的潜在危机。
“这不是找个没什么危险的嘛,你也知道兴欣接的都是A级以上的,”叶修哈哈一笑,“所以才来找你啊。”
“你小子,是想走后门啊。”冯宪君感叹。
“行不行,老冯给个准话。”叶修扬扬下巴。
黄少天就觉得这人怎么这么欠揍呢,明明是来求人的,好像人家求他一样。
谁知道联盟主席还真同意了,随手指了指档案柜,说:“那里边,你自己挑,别抢别的分部任务啊!”
叶修点头,随口招呼了一声黄少天,就埋头钻进文档里挑选起来。
黄少天就眼睁睁看着叶修从一大堆文件里头抽出一份,然后带着他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办公室。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好像觉得叶修离开的时候,冯主席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
当着人主席黄少天不好意思发作,一出门就立刻发泄着不满:“谁是新人了啊!你这人怎么撒谎都撒得这么坦诚?”
“嗯?”叶修惊异,“你不是新人吗?”
黄少天翻白眼:“我还没答应加入呢,你这么提前帮我做主,不觉得有点过分?”
“总会加入的嘛,”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颇有前辈的风采,“早点晚点,不都是板上钉钉的事?”
“凭什么我会答应啊?”
“因为哥的人格魅力?”
“人格魅力你妹啊!”黄少天抓狂,“我不想……”
“不想什么?”叶修明知故问。
“没什么。”黄少天闭上了嘴。
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口了。
“老叶。”
“嗯?”
“你们有没有找着那个……”黄少天犹豫了一下,“上次我看见的那个?”
“你说尸体,还是那个‘东西’?”
“尸体吧,”黄少天老老实实回答,“我觉得你们不可能抓到那个东西。”
“这么小看我们这些前辈?”叶修笑起来,“很嚣张啊小伙子。”
“不是小看,而是那东西给我感觉……”黄少天努力回忆着梦里看到的一切,不好的回忆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觉得那个东西给我感觉很不舒服,它好像是活的。”
叶修没有立即说话,而是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道:“不错,很敏锐的感知力。”
“可是那样子,能有东西都那样了还活着吗?”黄少天有点迷茫,又有点恶心,“而且,它为什么能看到我?”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了,”叶修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眼睛眯了起来,“那玩意本来就不是人间的东西,当然能看见你。”
“啊?”
“我说,你这是逼得哥不得不告诉你啊,”叶修敲敲烟,“你知道你是看见么?”
“知道啊,你说过的。”
“你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么?”叶修又问。
“我猜测过一些,”黄少天皱眉,“是指我能看到凶案现场?”
“你的猜测局限于你的经历本身,”叶修点评道,“应该说,只要你愿意,你能看见任何东西。”
黄少天瞠目结舌。
“空间对你没有意义,如果你能够运用这份能力,你可以看到任何地方的任何东西,甚至,跨越生和死的边界,”叶修说到这里,轻微的皱了皱眉毛,“甚至轻微的越过时间。”
“……这么厉害啊。”黄少天咽了口唾沫。
“是啊,这么厉害,要不要来我们兴欣发展啊?”叶修笑眯眯的,话题却突然走歪了。
“接着说,我考虑考虑。”黄少天也大爷起来了,叶修既然开始跟他把话挑明了,那说明他还是能够从他这里争取到一些东西的嘛,这么好的机会,不用白不用呢?他可最擅长抓机会了。
“大眼觉得你对生和死很敏感,这不仅仅是你心态上的,更是你能力上的,”叶修对黄少天的大爷脸也不怎么在意,接着说道,“这也能解释你为什么总是看到凶案现场。但你昨晚看到的是另一种东西,而且你不仅看到了它,同时也被它看到了。”
黄少天毛骨悚然。
“其实按理说我是不能告诉你的,”叶修摆摆手,姿态随意得黄少天也弄不清叶修是不是真卖了他这么大人情,还是他随口胡说八道,“那东西是尸鬼,可别告诉别人啊。”
“尸鬼?有什么区别?披着尸体的鬼?还是我看动画片里那种?吸血鬼变种?”黄少天一琢磨,好像还真是,那东西似乎有身体,和传说里虚无缥缈的鬼完全不一样。
“前一种更上道……这么说也没错吧,”叶修慎重的思考了一下,最终点头确认了这个说法,“披着尸体的鬼,就这个意思。”
黄少天有点不信,叶修这表现,在他看来,属于有所保留,他觉得还可以再挖掘一下深度。
但是叶修也看出了黄少天的意图,在他一大堆嘴炮攻击即将发动的时候,及时打断了他。
“你现在不用想那么多啊,”叶修在一扇门前站定,稍微测过身子,露出了给黄少天的空档,然后拉开了门,“你现在要面临的,是你人生中踏出的第一步。怎么样,有没有很兴奋?”

评论(8)
热度(103)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