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十】全职/叶黄

不擅长写恐怖镜头,凑合看吧
相信产粮玄学,16连r的我要死于非命了
你说都是一家的,我在lft这么勤奋耕耘风雨无阻的,yys那边给我个青行灯辉夜姬又能如何呢?
啊,关于里面那个吓坏黄少的怪物,脑补一下特大号竹节虫被丢进洗衣机搅搅的样子,然后套入一个人体,关节反向折断在地上爬来爬去差不多就这样了(喂)

————————————————

【十】

如果说黄少天是一个唯物主义的好少年,那么在突然见到那么多超乎常理的存在后,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三观的冲击,更加严重的是,随之而来的疑神疑鬼。
自从见到长着耳朵的方锐和联盟内那些明显不属于普通人范畴的生物后,黄少天就觉得自己患上了被害妄想症。这个症状是郑轩提出来的,因为黄少天最近明显精神过于紧绷,疑神疑鬼,并且明显话变少了。
徐景熙的评价一针见血:一定是那个帖子害的。
郑轩表示赞同,就是有点拿不准要不要找黄少天谈谈。
话变少了……这是好事啊!郑轩泪流满面的想,长此以往黄少高冷男神的形象指日可待,他们的耳朵也能永享太平了。
可是,看着黄少天郁郁不乐的样子,他觉得又有点同情。
压力山大啊!
郑轩拿不准该怎么开导开导,而黄少天完全不知道他的好兄弟想着这码事。
其实郑轩观察力是不错的,却想错了方向,黄少天只是没睡好。
黄少天心挺大的,神经也够粗,区区一个叶修,确实不能撼动他稳固的心理。
但是叶修所代表的那些就不一样了。
黄少天不能说是个胆小的人,可是在这样超越了他认识范畴的事实面前,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躲避。
为此他不但刻意避开了新闻,还减少了睡眠的时间。
他不想再在梦里看到那些凶案。
可是持续紧绷的精神就像弹簧,在某一刻骤然放松下来,睡意便如同弥漫的潮水,悄无声息淹上了他的脚背。
……
……
眼前一片黑暗。
黄少天迷惑的揉了揉眼睛,试着找找方向。
太黑了。
四面八方一片漆黑,微弱的光亮来自于窗外的星光。他试探着走了几步,发现是在一层没有修建完的大楼里。
又穿了?
黄少天不知道叶修得出个什么结论,他反正是给自己这专门往凶案现场钻的本事定义为穿越了。
他蹑手蹑脚的在空荡荡的楼层间走着,夜风吹过,他却没有什么感觉。
黄少天是觉得有些奇怪的,以往他看到犯罪现场,总是充斥着尖叫和哭喊,甚至还有疯狂的咆哮。可是现在,分明没有半点动静,安静得就像是个普通夜晚。
是不是弄错了?黄少天有点儿不确定,毕竟长久以来的惯性思维,让他对这不够真实的场景产生了某些怀疑。
忽然,他听到了什么声音。
“咯咯咯咯咯……”
毛骨悚然。
但黄少天毕竟是个男人,见惯了血腥场面的爷们儿,这点声音想要吓到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别怕,不存在的,不存在的……”黄少天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开始自我催眠。
“咯咯咯咯……”
那声音没有停止,仿佛是用刀子在撕扯鸡肠子般,在黑暗的背景下弥漫着诡异的味道,让人厌恶又恶心。
黄少天这一脑补,完了,真够恶心的,得是什么场面才能闹出这样的声儿啊?
尚未修建完毕的大楼里显得格外空旷,灰色的粗糙水泥是唯一的景观。黄少天壮起胆子,想要压下口腔里涌上来的酸水,绕过一面墙,循着声音慢慢过去。
他是有犹豫的,毕竟决定避开这样的事情,可是当事情真实发生后,他又做不到无视。或许他救不了某个人,却可以为他讨回公道。
宽大的落地窗尚未撞上玻璃,月色从巨大的空口照进来,投射下一片明亮的区域。黄少天眼尖,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
尸体,他见怪不怪了,不是什么人都能近距离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堕入冰冷的死亡深渊的。他不能理解,那些夺走别人生命的人,究竟是有多大的仇恨,才能点燃那一瞬间的疯狂呢?
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死者是个中年男人,虚胖的脸上还挂着惊恐的表情,大张的嘴巴似乎还流露着临死前的恐惧,黄少天已经有些不忍再看。
不对!
黄少天猛然警觉起来,凶手呢?
天花板上轻微的响动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他抬起头,看到天花板上有个黑影。
月光照下,他终于看清了天花板上的物体。好像是梦境中最巨大的野兽,潜藏在暗波涌动的海潮之中,当他靠近的时候,缓慢的张开了森然的獠牙。
他后悔了。
那是个男人,五官僵硬,似乎在笑,又好像是在哭泣,透出一股狰狞的意味。
毫无疑问,那是一张属于死人的脸。
黄少天捂住了嘴,想要压下口腔里涌上来的酸水。
“咯咯咯咯咯咯……”
男人的四肢诡异的反曲着,如同被钉在天花板上一般,对着黄少天转动他那双没有光泽的眼珠。
黄少天终于知道那见鬼的声音是什么了。
是这玩意在笑。
他的腹部在震动。
是的,他在笑。
“咯咯咯咯咯咯……”
寒意弥漫上了黄少天的手臂,他本能的要反身逃开,可是他完全移动不了,身体刹那间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仿佛不再属于他。
天花板上那个怪物慢慢的动了,如同一只巨大的昆虫,摆动着他的四肢,从毫无借力处的墙壁上慢慢的爬了下来。
“咯咯咯咯咯咯……”
那怪物向他爬过来,扭曲的四肢似乎是被巨大的力量给扭折所致,充满恶意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黄少天。
黄少天头发都竖起来了。
他能看到我!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以往他看到现场的时候,都仿佛一个幽灵,没有人发现过他。黄少天一开始穿越过去时被吓得半死,可是发现没人能看见他后,就大着胆子,开始压抑下恶心和恐惧,着力记忆下事情发生的细节。
他的正义感促使他这样做。
可是面前的东西显然和凶手是不一样的,眼前的怪物,如同从幻象里走出的恐惧的化身一般,一举一动都踩在人心脏跳动的节奏上。没有人能够在像是被洗衣机卷过之后还能活着行动,更不用说黄少天清楚的判断出,眼前这个怪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黑色的粘稠的肮脏的,这些词形容他毫无问题,他像冰冷的蛇吐出猩红的信子,像充斥着迷雾的噬人泥沼,像蜘蛛在捕食时刻亮出的毒螯。
他一个激灵,脑子里浮现出叶修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其实咱们联盟里很多不是人。
眼前这个,就属于不是人的那种!
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走神的黄少天赫然发现,怪物已经扑到了他的面前!
电光火石之间,黄少天的脖子被死死的掐住了。那怪物的手指纤细又干瘦,却如同钢铁一般牢固,卡在了黄少天的脖子上,丝毫不放松。黄少天都要呼吸不过来了,头脑一片空白之中,只记得自己用尽力气,抬起腿,朝那个怪物的腰狠狠踹了下去。
……
……
黄少天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窗外的亮光表示,已经天亮了。作息一贯良好的郑轩已经起床了,还和他打了句招呼,卢瀚文和徐景熙还在睡。
他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怔怔的没有说话。
“怎么了,黄少?”郑轩刷牙回来,看到黄少天还坐在床上,有些诧异。
“不,没什么。”黄少天回神,狠狠的搓了一把脸,从床上跳下来。
只是个梦吧?他自我安慰的想。
他磨磨蹭蹭的穿好衣服,进到浴室准备刷牙,在抬头看向镜子的一瞬间,冷气从牙缝里冒了出来。
再度踏进浴室的郑轩就看到,牙刷从黄少天的手里滑落。塑料的柄砸在白瓷洗脸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黄少?”
黄少天转过脸来,面色无比苍白的对郑轩说道:“帮我请个假。”

评论(5)
热度(123)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