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八】全职/叶黄

黄少心里苦,但黄少不说,黄少只想用剑捅死那个叶修

————————————

【八】

兴趣不兴趣的,黄少天表示他得考虑考虑。
叶修睁大眼,一脸“卧槽你不是吧,这么有前途的工作你竟敢拒绝”的表情也没能撼动他的决心。
这是兴趣的事吗!黄少天内心咆哮。
他需要一点时间,也可能不止一点时间,来拨正他的三观。
方锐尽职尽责的把他送回了大门口,叶修表示他会接着把黄少天送回学校,而不是什么奇怪的地方。
黄少天觉得叶修这人说话简直可怕极了,一个坑连着一个坑的,不把人炸成烟花不算完。
不过人家确实说到做到,把他安安稳稳的送到了学校,只可惜学校这时候关门了。
黄少天盯着保安室那盏看起来要死不断气的灯,欲哭无泪,心想自己是为什么要这么作死呢。
叶修看了半晌,终于开口发话:“这样吧,你要不想回去,就把你们辅导员的电话告诉我,明天帮你请个假。”
黄少天一脸见鬼的表情。
“老叶,我还不想被全世界知道我被条子盯上了。”
“哟,”叶修乐了,“会说黑话啊,行吧,赶紧的,哥陪你进去。”
然后黄少天就真的看着叶修一脸淡定的,大摇大摆的,钻进保安室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
你还真进去了啊!
简直难以置信!
也不知道叶修和保安说了什么,黄少天还眼尖的看到他给保安递了支烟。保安看他一眼,神色淡然的点点头,朝站在门外的黄少天挥挥手,示意他进去。
叶修一出来,黄少天就警觉的问:“你和人说什么了?”
“这个嘛,”叶修摸了摸下巴,“说你见义勇为扶老奶奶过马路,一扶就扶到了大半夜……”
黄少天:“呸!”
叶修无辜道:“反正你都进来了,我说了什么,重要吗?”
“废话啊能不重要么!你万一要败坏我名声呢!”黄少天嚷嚷,“我好歹算个正直青年好么被你这货一玷污回头全校都知道,‘哎呀这人是和叶修那个不要脸的货混的’,我还怎么混啊!”
“什么不要脸的,”叶修哭笑不得,“少天同学,我好歹是个人民公仆好吗,再说……”
叶修停下脚步,看着把自己裹成个球的黄少天,评头论足道:“正直?能有多正直啊?”
“我靠我忍不了了,我要揍你!”黄少天挥舞拳头。
“行了啊,小同学,你还想不想睡觉了。”叶修看着黄少天这精神亢奋的样子,也有点头痛,但是他很能理解,毕竟人小孩儿的三观是他亲手摧毁的,这时候有些情绪反常也很正常。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来到寝室,在寝室宿管阿姨不善的眼神里,黄少天唯唯诺诺的道了谢,赶忙往里头钻,钻到一半又回头出来,看着熟练掏出一根烟点上的叶修,问道:“你这就回去了啊?”
叶修点烟的手指一抖,看向黄少天的眼神有点害怕:“怎么,你还要陪睡啊?”
“胡说什么呢你!”黄少天想吼他,可是又怕宿管阿姨钻出来训他,只好压低声音,“我这不是,这么晚了你……”
“担心我直说啊,”叶修笑起来,黄少天这唯唯诺诺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好玩极了,“哥一大男人,穷得跟狗似的,又没人劫财劫色。”
“滚滚滚,我不想看到你了。”黄少天摆手。
“哎,这就滚了啊,”叶修咬着烟含糊不清的说道,“上去吧。”
黄少天恼火的想着,都凌晨几点了来着?这货算不算疲劳驾驶?自己问一句他还挺嘚瑟的,谁关心你啊?这种人迟早撞死在红绿灯上!
这么一路诅咒着,黄少天噔噔噔窜上楼,来到自己寝室门前。徐景熙的呼噜声隔着门都能听到,黄少天有点无语。
这时候寝室里人都睡了,黄少天也不想把人吵醒,于是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想了想,又来到阳台上。
从阳台看一眼,发现叶修还在,夜色中,那点游离的红光在黄少天的眼力下真是十分醒目。
叶修也看到了他,毛茸茸一个脑袋在那儿探头探脑的。他有些好笑的挥挥手,结果人家不领情,迅速窜回去了。
“黄少?”
黄少天再怎么蹑手蹑脚,他一个快一米八的大男人,又不是猫,睡眠浅的郑轩还是给他弄醒了,结果一起身就看到黄少天站在阳台上。
郑轩揉揉眼睛:“大晚上的哪儿去了你。”
“啊?哦哦,没去哪儿,郑轩你还不睡啊,”黄少天手舞足蹈的比划,“这么冷啊还不去睡觉郑轩你明天不上课了啊……”
郑轩毫不留情的打断他:“咱俩课一样。”
黄少天不吱声了。
郑轩眯起眼睛,他和黄少天相处这么多年,也算对他知根知底了。黄少天这家伙,平时话多不错,可是不同场合还是有区别的。游戏里的黄少天话多得能砸死人,那是为了保持他的专注和战术技巧,现实中嘛,除了自然的表达感情之外,黄少天倒也不是有意识去运用他这个让人崩溃的天赋的。
比如现在。
郑轩看着黄少天那张做贼心虚的脸,简直是明目张胆的告诉他来呀快活呀我有个秘密等你发现呀。
于是他就瞥了阳台边缘一眼。
黄少天明显的紧张和不自在了:“看什么啊。”
半晌,郑轩终于猜测道:“女朋友?”
“靠!”黄少天爆了句粗,然后赶紧往寝室里瞟,徐景熙还是睡得和猪一样,卢瀚文也没吵醒,“郑轩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这是诽谤!是诽谤!”
郑轩面无表情的往阳台边上走过去,在黄少天抓耳挠腮的纠结里身体力行的求证了一把,然后就看到楼下站着个抽烟的男人。
抽烟的男人冲他挥了挥手。
郑轩的脑袋收回来,看着黄少天自暴自弃的脸,沉默了。
“你这个沉默是什么意思,”黄少天咬牙切齿,“郑轩我告诉你不是你想的那样,本少是直的!直的!”
“沉默是因为我中了一个短暂的惊悚技能,”郑轩说,“压力山大啊。”
黄少天理智的神经终于在叶修和郑轩集体的攻击中被掐断了。
他愤怒的冲向了阳台边缘,果然,叶修那货还站在楼下,抖得跟个鸡似的,恨不得抄鞋砸下去。
郑轩看着把身子探出阳台一截的黄少天,一时间,什么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和朱丽叶之类的狗血戏码接踵而至,洋洋洒洒的砸了他满脸,导致他处于僵直状态一直没动静。
叶修再次看到黄少天,于是再次挥挥手。
“你怎么还不走啊!”愤怒的黄少天扯着喉咙喊,“挥你妹的手啊还不快滚!”
其实这不能怪叶修,黑乎乎的谁看得清谁啊,郑轩瞅他的时候,他也就是看到个差不多的脑袋又窜出来一小截,于是笑眯眯的挥了挥手。
叶修也纳闷:怎么还不去睡,这都三进三出了啊。
可他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大半夜一嗓子嚎出来。
“靠!哪个傻逼,叫你亲爹啊!”
“操,楼上的,有病吧!”
一时间好几个声音响应,甚至还有脑袋从阳台上探出来,准备隔空对骂,黄少天想补救已经迟了。
后院也迅速起了火。
“黄少?”卢瀚文迷迷糊糊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干嘛你呢。”
睡如猪的徐景熙也起床了。
“少天?”叶修在楼下看情况不对,犹豫着问了一句。大半夜狼嚎,黄少天不会被揍吧?
“‘少天’?”刚刚加入火葬场的徐景熙安静了一秒,迅速开始八卦,“黄少,你认识?”
黄少天看了徐景熙一眼,徐景熙顿时安静如鸡,眼睁睁看着黄少天面无表情的端了一盆水,在他们惊悚的目光中,朝着楼下泼了下去。
“少天大大,”叶修迎面被从天而降一盆水,赶忙跳开,“怎么了你,哥得罪你了?”
半晌。
“不是吧,黄少,真的是,”从僵直中回过神来的郑轩也完成了补刀,“男朋友?”
愤怒的黄少天猛地冲回寝室,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他恨死叶修了!

评论(3)
热度(110)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