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二】全职/叶黄

【二】

 

黄少天这人,一个词形容,吵。平时能够烦死人,连室友都受不了他。游戏里操作一流,开了语音的时候更是杀伤惊人,要是嘴炮技能换算成战力值,估计能够打沉小行星。

可是落到现实里头,黄少天就没那么锋芒毕露了。

说白了,他现在怂,来都来了,不敢进去。

这能怪谁啊,平时谁没事去个警局。黄少天往警局门口一站,被那硕大的警徽晃得眼睛疼,有种突如其来的做贼心虚感,感觉这时候谁要拍他一巴掌,他都能马不停蹄立刻认罪。

还真就有人拍了这一巴掌。

叶修一眼就瞧见黄少天了。

亏得方锐给他提前打了个预防针,说今天有个报案人来,叶修一看,在警局门口杵着跟棍子似的,还来来回回走个没完的小伙子,心想十有八九就是了。

叶修琢磨了一下,和人打交道他真不怎么擅长,不过看人干杵着也不好,于是摆了个自认为还算和蔼可亲的表情走过去拍了拍人家肩膀:“这位小同志啊。”

谁知那小伙子猛地抬起头,和叶修大眼瞪小眼:“你叫谁呢?谁同志呢?”

叶修心里一句大写的卧槽,还翻了个白眼,但面上还是保持着微笑问道:“你是报案来的吗?”

黄少天一愣,心想自己这算不算报案?不算吧,他今天来又没啥重大案情分享。不过转念一想,报过的也算吧,于是迟疑着点点头。

“行,那就跟我走吧。”

“去哪儿啊?”黄少天还有些犹豫,不说别的,看叶修这一身一脸的,怎么看也不像个人民警察啊。

“特别招待,”叶修看看他忐忑的表情,估计人正害怕,完全没想到人家正脑补他没穿制服和脸的问题,亲切的招呼,“快来啊。”

黄少天一咬牙,磨磨蹭蹭跟着人往里头进。

黄少天这人,二次元里特横,现实里一进医院和正经场所,就觉得格格不入,紧张极了。叶修在前面一步三摇,踢踢踏踏的走着,他在后面跟着,都有种鬼鬼祟祟的感觉。

叶修有些好笑,又觉得嘲笑他有点不人道,人家兢兢业业来报案,多难得,比起那些路上看到老太太跌倒二话不说撒丫子就溜的人多了不止一星半点的正义感。

没走几步就到了。

“行了,进去吧。”叶修把门一拉开,

叶修不知道他这句话一说,黄少天就猛地一震,觉得问斩的时候到了。

“啊?哦,”黄少天完全没意识到这扇门上和其他门上完全不一样,挂着的牌子上写着“特殊部门”,光心惊胆战去了,完了还眼巴巴看叶修一眼,“你不进去啊?”

叶修一看,觉得有必要缓解一下报案人的紧张情绪,本来打算去外边抽根烟的心思不舍了片刻就掐了,点点头,先一步进到了房间里。

黄少天松了口气,跟着进去,还不忘关门。

房间里头没他想的手铐和老虎凳,就一张办公桌,上面电脑,还放着一盆小仙人掌。

剩下的就是俩人,一男一女,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你好。”方锐从电脑后抬起头来,见到叶修和黄少天,选择性的忽视了前一个人。叶修也不恼,嘴里叼了根烟没点上,靠在墙上看他俩怎么闹腾,唐柔含笑和叶修并立一块儿,看方锐忽悠人。

“你好。”黄少天干巴巴的回应。

“请坐请坐,”方锐忙不迭的把椅子给黄少天摆上,“热心市民啊。”

黄少天有点不自在了,感觉屁股下面有针。

“行了吧方大大,”叶修发话,“说正事,别搞你那套。”

“你知道什么呀你,我这叫安抚证人情绪,”方锐丢给叶修一个鄙视的眼神,转头对黄少天笑得如沐春风,“小同志叫什么啊?”

“……黄少天,”黄少天对同志这俩字是怎么听怎么不舒服,特别是还带着个小,“能不能别叫小同志了,叫我名字就好了。”

“啊啊好的,黄少天,”方锐也是随即应口,“最近报案比较多的就是你吧?”

黄少天点点头:“嗯。”

方锐又问:“根据你的描述,很像是出现在案发现场,啊,不要紧张,我们知道你不是犯人。”

叶修越过黄少天的头顶,看向方锐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方锐明显接到了这个讯号,丢回以一个“待会儿和你解释”的眼神。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当着我眉来眼去的啊,”隐忍了很久的黄少天打破了沉默,“我觉得都要疯掉了,真的,每隔几天看到那种东西,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疯了!”

叶修本来对这个事没太大好奇,他什么没见过啊。区区一个目击证人,还真不能怎么让他感到有趣。

可是眼下这小伙子看样子,套路有些不一样,这让他有点好奇起来。

他凑过来,用一种玩味的语气问:“你都看到什么了?”

“我,其实也没去现场,我就是看到了,”黄少天见有人肯听,也是终于找着一个发泄口,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头一回我以为是做白日梦,后来在新闻上看到了报道。”

“慢点儿,说清楚,”叶修朝方锐挥挥手,“点心去拿支笔,好好做记录。”

“我就是,我能看到杀人现场,哎真的你们别那个眼神看我,我真的能看到,就跟梦游似的。要别人告诉我我也不信,可是这就发生在我身上,我现在连课都没法好好上,上到一半看到血糊糊的拿刀子捅人……”

黄少天说完,警觉的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众人,唯恐他们把自己当做精神病。

屋子里一片沉默,最终还是叶修开口:“你怎么看到的?”

“我不知道啊,就突然,突然你懂吧,上一秒我还在上课呢,突然就看到脚下一滩血,我也不在教室里了,”黄少天咽了口唾沫,没说面前还有人拿刀子在用力捅另一个人脖子,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就那样儿。”

“你每次看到的时候什么视角?”叶修打断他。

“啊?我想想,应该是旁边,不过有时候也能在人身上看,我说,我不是什么魂魄出窍了吧……”

黄少天声音越说越小,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说出魂魄出窍这个词还是挺中二的。

“行了别怕,”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又指示方锐,“先查查档案。”

不知怎么的,被叶修的手搭在肩膀上,黄少天就觉得安心不少。

“看来是个视觉系。”方锐和唐柔咬耳朵。

“视觉系?”不想黄少天耳朵还挺好使,闻言便扭过头,“什么意思?”

方锐自觉说漏了嘴,看看黄少天,又看看唐柔,话在喉咙里半晌没说出来,最后转向了叶修:“嗨,那什么,让咱队长和你解释啊。”

“哦,方点心的意思是,他夸你长得特好看,视觉系,挺棒一帅小伙儿,迷死他了都,”叶修叼着烟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着,随口回应黄少天,“哎,那什么,你每次都能看到啊?”

方锐:“……”

“也不是,”黄少天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方锐,离他远了些,“就有些新闻事后能知道。”

叶修当机立断,把他按在椅子上,示意他看电脑。

“上边这些,你看到过多少次?”

黄少天一看电脑,就被血糊糊的照片给膈应了一下。不过毕竟是看过多次凶案现场的人,黄少天还是打起精神一个个的看,看到他见过的案子和疑似见过的,就指给叶修。

“我说,老叶这不合适吧,”方锐悄悄在唐柔耳边说,“怎么说也是内部资料啊,给一小孩儿看……”

唐柔看他一眼,方锐又闭嘴了。

办公室里的钟滴答滴答的响着,期间唐柔端了茶进来,水都凉了的时候,黄少天才指认完。

“好困——”伸了个懒腰,黄少天砸吧着嘴,看叶修。

叶修挨他挺近的,男人紧皱眉毛的认真样子让人有些下意识的视线集中,黄少天一个懒腰伸到一半忘了词。

叶修身上有股淡淡的味道,不是香水,却蛮好闻的。

他好像在哪儿闻到过。


评论(10)
热度(123)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