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一】全职/叶黄

咳。

设定诡谲。

超能力(伪)

一个身世悲情的老叶和一个能力悲伤的少天

笔力如渣

————————————————————————


【一】

 

“方锐,起来,”陈果走进一间办公室,啪的一声把一叠文件摔在办公桌上,“别睡了!”

“啊?哦,老板娘嗨,”方锐从靠着的软椅上迅速弹起来,摆出了亲切温和的笑脸,行动之快仿佛睡了一下午的人不是他,“有什么事啊?”

“最近不是有个连环杀人案么,”陈果把文件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神色倒是蛮严肃的,“我觉得有点问题。”

“连环杀人案?”方锐莫名其妙,“那案子我看了,挺普通的啊。不是,老板娘,你会不会太敏感了?”

“谁跟你说是案子本身了,”陈果皱眉,“是关于目击证人的。”

“啊?”

……

……

叶修接到方锐电话的前几分钟,正蹲在桥墩下抖腿。

正值冬天,虽然还没下雪,天气却冷得厉害,这时候没有哪个在河边闲逛,流浪汉都不会在桥墩下过夜。

叶修拎着一把长柄雨伞,慢悠悠的在桥墩下转悠了一会儿,点上了一根烟。

“别藏了,出来吧,早看见你了。”

毫无动静。

“藏得挺严实的,”叶修笑笑,“我打你了啊?真打了啊?”

还是没动静。

叶修无奈,往前踏了一步,桥墩下的空气突然出现了涟漪。

“哟,幻境?”叶修有点讶异,“行啊,成长度不错,不过还是不是哥的对手。行了快点出来咱们打完收工,我去玩我的游戏,你去投你的胎,多好。”

终于,空气一阵抖动,透明的空气中结出了冰花。

“领域?”叶修也有点意外,

空气像是被掀开的半片塑料薄膜,一个骇人听闻的形象从那后面穿过来。被激怒的厉鬼咆哮着冲出来,朝着叶修尖叫。

方锐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打过来的。

那厉鬼死前估计不知道桥墩下泡了多久了,整个鬼胀得像块发糕,披头散发的对着叶修嚎。

“喂?老叶?”

叶修一边拎着手机,一边狠狠用雨伞抽那厉鬼。

“方大大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哈?目击证人?什么目击证人?多大点事啊,让那些坐办公室的人去处理,嗯?啥?逗我?不不不别报老冯,他准得小题大做,没事我先挂了啊我这儿驱鬼呢,厉鬼,你要不试试?行了啊,我回去再……”

一束湿漉漉的长发猛地甩过来,正对着叶修的手腕。那头发蛇一般蠕动,甩起来却是凌厉得很。被头发擦过的水泥被刨出了深深的痕迹,叶修不想这东西落在自己手上,果断闪避。

人是闪开了,可是他的手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长发没缠住叶修的手腕,却刮走了叶修手里拿着的手机。

叶修眼睁睁的看着那厉鬼用头发拎着他的手机,方锐还在电话那头喊:

“喂?喂?”

厉鬼被他喂喂喂的弄得烦躁起来,冲着电话尖叫一声,接着就朝叶修扑了过去。

方锐:“……您先忙,揍死那个叶修,回头给您多烧点纸。”

“方点心我听到了,”叶修觉得那电话回头的方锐真不是个东西,反手一伞抽在厉鬼身上,“等回去弄死你。”

手机被摔得粉碎,叶修虽然不至于心疼,却也觉得头疼。厉鬼都没什么脑子,完全是凭着一股子怨气支撑行动,不一定有多厉害,但一定很缠人。

“跟哥来劲是吧。”

叶修敲敲伞柄,嘴里不知道念了什么,平地突然起了大火,大火如同有生命一般将那厉鬼裹了进去,片刻后,火里传来凄厉的惨叫,火焰猛地内缩,炸成一朵烟花。

“啧。”叶修拍拍腹部,刚才稍不注意,还是被那厉鬼的头发蹭了,回去得好好去去晦气。

厉鬼一消失,桥墩下的障眼法也被解除,一具腐尸从水面浮起来。

还好冬天水位低,不然那帮处理尸体的同事又要下水捞。

想想刚才的电话,叶修琢磨了一下,还是尽快往警局赶去。

等叶修赶到警局,就看到在警局门口站立不安的目击证人。

黄少天也不是乐意上警局来的。

可他一三好公民,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大学生里也算一朵宅到了高岭之上的天山雪莲,同宿舍的舍友都觉得黄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执法人员就是校门口保安和宿管大妈。

不过没人知道的是,黄少天私底下其实给警局打过很多次报警电话,而且都是些凶案大案。

一开始黄少天有些忐忑,对面的人也确实沉默了,片刻后告诉黄少天一个专门的报警热线,让他改打这个。

看来天朝的人民警察还是有救的嘛,热心市民黄少天想道。

黄少天喜滋滋的打过去,对面是个妹子,听起来还蛮温柔,于是黄少天差不多一五一十的把报警内容讲明白。对面也很敬业,黄少天能听到时不时敲击键盘和写字的沙沙声,说明对方没把他当做一个恶意报警权当消遣的人,这让他有点莫名的感动。

对黄少天来说,最大的乐趣是打游戏——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而实际上,黄少天关注最多的还是法治在线一类的节目。当他看到自己报案的案子被结案的时候,心底总是有松了口气的感觉的。

可是匿名电话一回两回就算了,打多了总觉得过意不去。他倒是想解释,可该怎么解释?黄少天不傻,他报案的细节比犯人供述还要详细,简直就是从事发现场转悠一圈出来的。

还好对面的姑娘也很善解人意,约了个时间,让黄少天过来一趟,把一些不好说明白的事情当面聊聊。

黄少天就这么来了警局。

然后他就后悔了。


评论(7)
热度(165)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