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为虎作伥》【九】全职/韩叶

【九】

 

叶修预料得十分准,他前脚往蓝雨那边凑,后头立刻有人就跟上了。

眼见着叶修大摇大摆的往蓝雨河谷那边赶去,韩文清想了想,没做声,准备往微草崖的方向走。

“喂!”张佳乐坐在树梢上叫他。

韩文清抬起头来,用眼神示意他做什么。

“上哪儿去?”

韩文清简洁道:“微草崖。”

“真去啊?”张佳乐跳下来,有些不可思议,“我说叶修那货也就算了,你这时候赶去微草崖做什么?”

韩文清还真没想好,谋略不是他强项——这方面无论是蓝雨河谷的首领还是微草崖的主人,都要强过他不是一星半点。但韩文清赞成叶修的判断,喻文州没理由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去动微草崖。

妖市正是火热的时候,微草崖和蓝雨河谷在里面都占了不少份额。当然,蓝雨倒是可能因为争抢利益而和微草翻脸,但韩文清觉得,喻文州不会采取这么粗暴又容易被引火烧身的手段。

“就算你要去调停,理由呢?”张佳乐继续问。

韩文清想了想,回答道:“麻烦。”

蓝雨河谷要和微草崖对上,别的不说,霸图跑不了。韩文清是甩手掌柜当多了,但也不会任由人把战火烧到他门口。

况且自从叶修那天带着满身黄少天味道回来韩文清就觉得不对。

他是不擅长谋略,习惯以拳开道,但最近叶修的私交……咳,他真没想管这个,顶多有些本能的不舒服罢了。但是蓝雨拉拢叶修的意图是如此明显,摆明了最后是冲着他来。

提前站队?韩文清不想,他也不希望叶修或者自己扯进这档子事里。

“我说,喻文州和王杰希能伤到你?”张佳乐又问。

韩文清皱眉看他一眼,不是很理解他这话什么意思。

开玩笑吧,大家都是堂堂大妖,谁还能压着谁打似的?

“没有黄少天的话,喻文州怎么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问题是那边还有个微草盯着,”张佳乐分析道,“所以黄少天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有空来找霸图的麻烦,更何况他和叶修狼狈为奸已久……所以你急个什么劲儿啊?”

韩文清沉默了。

他的心态不怎么对。

毕竟是活了好些年头的大妖,就算没有某些意识,可在漫长岁月的打磨下,有些东西,就算是硬碰硬,也该弄出个分明来了。

排除了那几个不太可能的选项,剩下的部分,让韩文清也有些意外。

他其实是不太想叶修卷进这个事情里。

张佳乐沉默了。

他怂,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韩文清看了张佳乐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看那桃花妖眼神里一阵恍惚,好像天劫提前到了。

这可真不得了。

霸图之主拂袖而去,脸色一如既往的黑。

方向还是微草。

……

……

叶修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韩文清坐在洞口舔毛。

“老韩,回来啦?”叶修笑眯眯的,一副人畜无害相,也不揭穿韩文清干嘛去了。

韩文清看他一眼,两人高的老虎就这么直立起来。

叶修:“……”

纵然韩文清化形的时候不算多,但他每次看都觉得好压迫。

韩文清身上一股子霸气,却又不过于逼人那种。叶修就觉得,这老虎若是生为人,必定有大将之风。不骄不躁,威势自在。相比起来,喻文州如沐春风,王杰希冷静严肃,和韩文清都不太一样,可叶修还就觉得这种最合适他。

溶溶月色,巨大的虎身慢慢缩小,最终化作一个面容有些可怕的年轻男人。

叶修倒是不怕韩文清这张脸了,随便找了块地坐下,揪了根草叼在嘴里,问道:“如何?”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摇摇头说:“王杰希没打算做什么,但手底下的猴儿们有些压不住。”

“伤痕呢?你看了吗?”

韩文清想了想说:“看起来像是锐器所伤,确实像是……蓝雨河谷的风格。”

“呵,”叶修笑起来,习惯性的对着韩文清开了嘲讽,“要不说你们牲口就是牲口,这点都看不出来?”

韩文清皱眉,叶修从狼窝里出来,满身的狼妖味道,其中又以黄少天身上的最为浓烈。他自己闻不出来,落在虎妖鼻子里,心里真像是百爪挠心——苦不堪言的愤恨。

这伥鬼还拼了命的火上浇油。

“哥没说错啊,你们——卧槽!”

叶修懵了。

韩文清扣住了叶修的手腕,就着叶修的姿势,把他压在了地上,兽睛死死的盯着他。

“干什么……”纵然知道韩文清根本杀不死自己,叶修刹那间还是脑后发凉,“老韩?”

猛虎虽作了人形,力道却半分不减。此刻被摁住,叶修能动的,也就剩腰了。

“继续说。”韩文清面不改色。

月光从韩文清背后透过来,如此近的距离,叶修看不清韩文清的表情究竟什么意思。

毕竟是鬼,虎妖炽烈的温度让他有些难受,但这不是难受的全部原因。

韩文清直视着叶修,叶修就被那炯炯有神的双眼盯得浑身不自在,咳嗽了两声,见韩文清不为所动,蛮有人在屋檐下自觉的叶修干脆放弃了。

“是这样,嗯,小别那孩子的伤我是没看,但发现他的地方我看过了,看岩石上的痕迹,确实是锐器所留,你想说黄少天是吧?但也不是只有狼爪能造成这样的伤口,我觉得,那不是爪痕,更像是……剑。”

韩文清略微皱眉:“剑?”

“嗯,剑,”叶修点点头,“人用的一种兵器,你可能没见过,毕竟你下山没多少次。”

叶修的话没说完——若留下的不是爪痕,喻文州和王杰希那样的,如何能错过?他细细看着那些并行的痕迹,最终确定,那利刃留下的所谓爪痕,是故意做上去的。

这瞒不过他——生前他都是和这些东西打交道,或许喻文州精明,但在这里的经验却不是可以和他相较的。

但他没有告诉韩文清,这老虎心眼直,不擅长这样的事情。

被叶修定义为不善思考的韩文清默默思考着,无论是蓝雨还是微草,离人的聚落还是有些距离的,要说近点的,也就是霸图。人类根本进不去蓝雨和微草的地界,更别提三者夹角的那块地方。就算进去了,恐怕也是有去无回。

但韩文清也信任叶修的眼光——他不知道叶修前世如何,但叶修单挑黄少天从来只用一根树枝,依然能把那嗷嗷求战的狼妖揍得晕头转向,韩文清相信他在武艺上造诣匪浅。

可是什么人能用剑伤了刘小别呢?

“咳咳,我说,你也该放开了吧,”叶修蜷起腿,用膝盖顶了顶韩文清的腰侧,有点儿无奈,“老韩,你不会打算就这么镇压我一晚上吧?”

韩文清的思绪又转了回来,看到叶修无奈的脸,做了个让叶修呆住的举动。

他蹭了蹭叶修的脖子和颈窝,非常用力的。

狼妖的气味顿时淡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老虎的味道。

虎妖淡定松手,起身抖抖身子,满意的往洞窟去了。

剩下张着嘴的叶修和一地月色,相顾无言。


评论(9)
热度(62)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