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为虎作伥》【八】全职/韩叶

您的蓝雨队长,特能苏上线



【八】

 

前几日韩文清说微草和蓝雨局势紧张,叶修也不是没有感觉,却没想到冲突来得这么快。

微草崖的一只长臂猿妖,被打成重伤,昏迷不醒,目前堪堪吊着命。

那猿妖叶修知道,叫刘小别,算是微草核心班子的一员,在外面被打伤,甚至差点致死,算是个大事情。

问题又来了,刘小别怎么说也是微草的精英人物,一般二般的小妖,他打起来跟切瓜砍菜似的,能够伤到他的,又有几个?

除非是大妖。

大妖这种级数的存在,向来稀少。蓝雨河谷物产算是比较丰富,狼族本身又不假外求,自身锻炼足够,因此出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微草崖的王杰希自己算一个;剩下的,就是霸图山的韩文清,还有张佳乐。

张佳乐算是情况特殊,属于天生地养,不怎么消耗资源那种,不过也确实足够大妖级别。

没人怀疑霸图这边。

因为不敢。

咳,这个理由是其次的,最主要的原因是,韩文清光明磊落惯了,张佳乐和他两个,简直没半点大妖的自觉,一个活脱脱就是克己自省的代表,一个就是欢脱写意的娱乐主义,两个大妖的生活简单得根本不需要情报,随便找个霸图山内的小妖问问,就知道他俩在干什么,足够按照时间地点人物的细节排出两人一天的生活作息表。

于是一个说法被提出来:打伤刘小别的,不是别方,就是蓝雨河谷。

这合情合理——狼族和猿族向来不对付,蓝雨河谷和微草崖的瓜葛,就算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妖,也能说个七七八八的。因此这个流言一出,就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支持。

蓝雨外表上看着平静,但其中真正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恐怕没有谁会对这个流言持不在乎的态度。

“靠靠靠,大眼猴子凭什么说是咱们下的手,”暴躁又多话的棕黄巨狼烦闷的用爪子刨着地,“他没证据就别乱说啊,小心我直接上微草崖撕了他!”

尚且年幼的狼妖抬起头来,眼神里满是愁苦。

狼族和猿族向来不对味,但也有私交不错的。小狼妖就和流言的主角关系不错,黄少天知道,虽然那小鳖猴子对小狼妖恶声恶气的,但其实很是照顾。现在这么个局面,看着情绪低落的小狼妖,黄少天搜肠刮肚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小卢,别想太多了,”喻文州温和的摸摸小狼妖的鼻子,叹了口气,“要变天了。”

……

……

霸图也不是没听到这个消息,但韩文清淡定如常,张佳乐事不关己——反正和他们无关。

倒是叶修听闻这个消息,嗤之以鼻。

“喻文州是傻子还是他们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是傻子?”叶修点评道,“一个个没长脑子是吧,以为喻文州和他们一样?”

 “你不是说你最不喜欢管这些?”

明明也算朝夕相处了十年,但张佳乐对着叶修,语气就是好不起来,随便问一句,不管有意无意,都带着些刺。

“我是不想管啊,”伥鬼打了个呵欠,懒腰伸得随意极了,“去看看朋友,不可以啊?”

他要胡搅蛮缠,拎出和黄少天的私交,张佳乐也挖苦不到他什么。

“啧啧,张佳乐,你什么时候关系这些了啊?”反倒是叶修啧啧称奇,“算了吧,就你那木头脑子,不够喻文州和老王玩的呢。”

“滚滚滚!”张佳乐深恶痛绝,“你们这些禽兽最可恨了!”

他一棵桃树,斥责叶修“你们这些禽兽”简直有理有据,不能不服。

叶修耳朵尖,赶紧揪住他话里的地图炮,扯着喉咙高喊:“哎老韩,听见没,你栽的花儿在骂你呢!你还管不管了!”

在一边晒太阳的韩文清动了动耳朵,朝叶修瞥了一眼,露了露牙齿作为回应。

张佳乐觉得他没眼看了。

“啧,就老韩纵容你,要换哥是地主,早拿你劈柴了。”

张佳乐大怒,一根棍子就敲了下来。叶伥鬼机敏的躲过这一击,一溜烟撒开腿,早没影子了。

……

……

叶修说讨厌管这种算计的事,确实是懒得管,不想管。但是黄少天和他私交不错,大眼那边……咳,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叶修一琢磨,估计自己在王大眼那儿,估计手比脚趾头还短。

一边感慨着,叶修也到了蓝雨河谷的地界。看着没什么变化,但叶修还是敏锐的觉察到隐藏在几个方位的妖气。

啧,这就开始布防了啊?

叶修也不和人耗,身影隐去,直接往腹地钻。反正他鬼身做这事儿方便极了,沿途他还匆匆瞥见了郑轩这位精英,却半点没让人发现。

刚到狼窝,一道寒光一闪,便钉在了他鼻子前。

“什么人!”黄少天低声咆哮,眼中绿光如刀。

“我,”叶修有些尴尬的现出身形,举起双手,“少天大大别来无恙啊?”

“老叶?”黄少天有些惊讶了,“你怎么来了啊?”

“哥来看看少天大大啊,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今年秋狩,蓝雨放霸图一马如何?”

“靠,你真有脸说啊,去年抢了那么多猎物,”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把叶修带进洞窟,“烦着呢,你要是来添乱的,待会儿揍你啊。”

叶修一进洞窟,就觉得喻文州这人,不,这妖吧,着实人模狗样的。同样是妖巢,韩文清就随便铺了几层稻草,生活简便得叶修都不好意思捉弄他。而蓝雨的狼窝这里,却是另一个样子。

宽敞的洞窟内,嵌了夜明珠,倒是亮敞,还摆放着不少人间的家具,桌椅板凳样样不缺。而且喻文州也不是黄少天那个整天用本相到处溜达的家伙,他化了人形,就很少变出妖的样子来。

喻文州就那么玉树临风的站在里头,美颜温润得看不出来这家伙是头狼。

“哟,文州啊,”叶修毫不客气的挑了张舒服的凳子坐了上去,“最近如何?”

“不太好,局势有些紧张,”喻文州倒是实话实说,又微笑着倒了杯茶水递给叶修,“怎么,霸图决定站蓝雨这边?”

“你还兴这套啊?”叶修对那杯茶水没什么顾忌,一口闷了,半点味道也尝不出来,“挺不错的啊,哟,小卢这孩子,比上次见到更出色了。”

一边还是头白毛小狼的卢瀚文龇牙咧嘴,叶修知道那是他在表达不满。

眼看叶修打了个太极,喻文州也不急,微笑着说东说西,就是不往蓝雨和微草的事上扯。两个老狐狸说得兴致盎然,一边黄少天白眼都快翻进天灵盖去了。

“我说你们俩这么说话不累啊,”黄少天一屁股坐下来,认真看着叶修,“老叶你这个时候过来,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叶修也收起了玩笑的神色,看着喻文州,“你们没想着和老王开战吧?”

喻文州笑了笑,没回答。

“嗯,王大眼那边的事,一定不是蓝雨河谷的人做的,”叶修看似随意的说道,“传言哪来的姑且不论,我至少认为,这不是蓝雨内部下达的指令。”

“噢?”喻文州瞥了一眼黄少天大加赞赏的表情,示意他先安静,“叶神有什么理由呢?”

“理由嘛,还真不太多,”叶修摸摸下巴,“不过也足够。蓝雨和微草世代仇家——啧黄少你被那么看我,说说还不许了?但是蓝雨微草这一代当家,其实都比较克制。”

叶修说完,又看了一眼喻文州,见他没什么表示,继续往下说。

“蓝雨狼族的分布和种群我大概有个数,仅仅就生存来说,其实足够,不,应该说,能生活得不错,而微草那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如果要说哪儿有问题的话,就只有一个地方。”

说罢,叶修用手指沾了茶水,随手在桌上画了几笔,然后点了下去。

“这里。”

喻文州看了一眼,由衷赞叹道:“不愧是叶神。”

“咳,你们怎么老拿我当初给老韩戴花儿的事说事儿啊,”叶修半真半假的抱怨道,“再这样我可不来了啊。”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看向叶修的意思很清楚:你不是很为这个自豪么。

叶修那点小心思被戳破,难得的有一点点尴尬。不过脸皮比野猪还厚的叶伥鬼还是很快能够调整过来的,他询问的看向喻文州,似乎是在问他说的对不对。

喻文州笑着叹了口气,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黄少天也看出来了,其实叶修在桌上画的不是别的,恰巧就是霸图山,蓝雨河谷和微草崖的地形图。而他所指的地方,正好是三者都相接的一片区域。

那地方他带叶修去过一次。

妖市。

“就算自己用不上,可也得为族群里的后人攒下一点家当,”叶修状似无意的看了眼窝在一边,尚未化形的卢瀚文,“对蓝雨是这样,对微草来说也一样,妖市的存在,保证了在不发生流血的情况下,最大程度的争取资源。”

“不过虽然当初妖市倡导的目的是这个,但当年的这个选位确实有个很糟糕的地方。”叶修说。

狼妖没有发表意见,但黄少天都安静了下来。

“当年蓝雨和微草没有那么大矛盾,原因就在于霸图这边……那时候还没有霸图呢,算下来,只是一大片荒山野岭,两边都可以在里面活动,干涉不那么剧烈。妖市选在这个偏僻的角落里,其实是很明智的。彼此接壤,却又接得少,能够接触,却又不至于过于激烈,非常了不起的选择。”

“可是没人想到,十年前出了个大妖。”

叶修看看两人,黄少天还不怎么,喻文州的笑容里却多了些无奈。

“是的,韩文清。没人预料到一头老虎会在十年前一举化形,成为霸图的主人。所以蓝雨和微草只能从霸图山撤出,双方唯一的缓冲不存在了,剩下的接触,全在妖市那边。”

喻文州点点头:“没错。”

“所以现在不是生活安逸与否的问题,而是生存资源不足的问题——这就直接很多了,”叶修敲敲桌子,“你们蓝雨不想退这一步,微草同样不想,就算没有今天这一出,十年之内,这个矛盾也必然会爆发出来。”

“叶神说得是,”喻文州淡淡道,“那么,要怎么解决呢?”

“哪儿有什么解决的办法,知己知彼,我这不才知了你蓝雨一方嘛。”

“靠,说了这么多,那不白说了!”黄少天不满,“老叶我跟你说,你这样是不对的,会被人打的你知不知道。”

“那叶神觉得蓝雨,是己这一方呢,还是彼那一方呢?”

“喻心脏你这话哥没法接啊,”叶修打了个呵欠,“再说,反正这几天你们又打不起来——嗯,还是说某人想假戏真做,借着流言的机会,顺水推舟呢?”

引导人先出手,然后故意露出破绽,引人犯错,这正是蓝雨河谷狼群最擅长的手段。

喻文州但笑不语。

“别急啊,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叶修神秘的笑了笑,“况且我估计,这时候也有人去那边问了。”

黄少天很感兴趣:“谁啊那么大胆子跟你似的?不怕王大眼一扫把打下来?”

叶修笑笑:“打倒不怕,就怕老王扛不住给递荷包。”

黄少天:“哈?”


评论(2)
热度(43)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