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为虎作伥》【五】全职/韩叶

大眼即将上线。


——————————————


【五】

 

入夜的霸图山格外寂静,偶尔有风穿过树林,带起阵阵轻响,偶尔一声乌鹊夜啼,更是一派冷寂森然。若是个人误入,恐怕得心惊胆战个没完。

也有不怕的。

黄少天靠在一块石头上,已经化形成了人样。倒不是他多乐意变成人的样子,而是妖市上不止是蓝雨和微草两家,更远的一些零散势力也有加入。提前露出个人形,也算是一个警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叶修躲人的本事他是清楚的,韩文清要逮着他,都跟撵兔子似的,得从山这头赶到山那头。

不过叶修答应他的,难道就这么吹了?

黄少天搔搔头,烦躁的转了几圈,忍下了去韩文清窝里逮人的想法。只是一不留神,尾巴又变了出来,要多好笑有多好笑。

忽然,他眯起眼睛,看着远处的林子里起了点亮光。

这时辰哪还有人在这深山老林里转悠。黄少天眼睛眯得更细了,幽幽的绿光在瞳孔里闪灭,指间弹出了利爪。

不想,那亮光不仅没熄灭,反倒是悠悠地朝他这里飘来。

黄少天差一点就一爪子劈下去了,光到近前才发现一张叼着草的脸。

黄少天:“……”

叶修收了灯,准备抬脚了才发现黄少天脸色不太好,问:“怎么?”

“老叶你拿着这玩意干嘛?”黄少天指指叶修手里的灯笼,“这什么东西啊?”

叶修乐了。

“哟,少天大大没见过啊,”叶修把灯举起来,“灯,人间拿来照亮的,这不是怕你看不清路嘛,顺手带上了。”

“老叶你脑袋被石头挤了吗,我是狼啊怎么会看不清路,”黄少天对那盏灯好奇心还不小,伸手想要戳戳,“你哪来的啊?”

“别乱动,你那爪子待会儿给戳个窟窿,”叶修一把拍开黄少天的手,“哥自己做的。”

叶修手艺不错,其实也是慢慢磨练出来的。他变了伥鬼后,不需要吃喝,捉弄韩文清的劲头没那么大之后,闲得发慌,只好自己做些东西玩。还别说,叶修这方面也算得天独厚,做出来些小玩意儿,个顶个的精致。

眼下这盏灯笼,叶修用细竹条搭了架子,做成个八角的形状,底下还垂了丝线,也不知道他哪儿弄来的。淡青色的纸糊得严丝合缝,上头寥寥几笔,乍一眼看不出画的什么,看久了,却又觉得好似江山万里,大漠孤烟。

“挺好看的,”黄少天实话实说,“那它为什么会亮?是星星吗?还是萤火虫?老叶你说你怎么折腾出这东西的啊?教教我怎么样?”

叶修没解释人间的灯笼里头都塞着蜡烛。他倒是想,可蜡烛这东西他真没有,索性在里头点了朵鬼火,隔远了看有些渗人,近处看反倒显出些冷清的好看来。

“别玩了啊,”叶修打断他,“我说,你还要不要去的。”

“去啊,”黄少天眼珠子一转,“走呗。”

黄少天一双妖瞳在夜里闪着莹莹绿光,倒是真不需要什么灯笼。叶修也不在意,举着那盏鬼火灯在后头跟着,也是悠然自得得很。

不多时,林中渐渐起了雾。叶修还不怎么,黄少天倒是严肃起来。

“老叶,跟好了啊,”黄少天舔舔嘴唇,“待会儿进去别做声,你身上有我味道,没人拦着你的。”

叶修不怎么在意,但还是点点头,就和黄少天隔着几步路的距离。

这里他是来过的。

微草崖和蓝雨河谷准确来说,并不是彻底的被霸图山孤立在两端,不如说,三者鼎足,只是霸图山刚好在最大程度上和两者接壤,微草和蓝雨彼此之间其实也有少部分接壤。每年蓝雨和微草的摩擦,也大多发生在这里。

现在他们站的,就是这个地方。

叶修不由得感叹,妖市在这里开,恐怕也是蓝雨和微草彼此较劲和警惕的结果吧?

黄少天却卖了个关子。

“老叶你记得,这里有几棵树吗?”

叶修一怔,他来是来过,哪儿能记得这么清楚呢?

“八棵?九棵?咳,少天你这不厚道了啊,邀请哥过来,还得先出题考考?”

“是吗?”黄少天笑眯眯的,脸上带上了一丝喻文州式的微笑,“老叶你要不数数?”

叶修:“……”

他觉得半路上黄少天被掉包了。

“行啊,”叶修无奈,大声回应黄少天,开始数,“一,二,三,四……”

雾气越来越浓,叶修数到第五棵,脚下突然一空,跟着就是天旋地转。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老叶你一定会栽跟头!”黄少天笑得直不起腰来,果然刚才高深莫测的样子只能维持一会儿,狼妖这会儿笑得尾巴都露出来了。

叶修坐在地上,眼前的一切,却和他过去来的时候半点关系都没了。

泥土在他脚下划出了明显的分界,再往前的地方,是青石铺好的路面,上方满是不停飞舞往来的萤火虫,比平日水边看到的,要亮上不少,时不时的,还有没被妖术幻化成功的屋子伸出一根树梢来。

眼前所见,分明是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

就算是叶修的定力,也不由得呆了片刻。

“哎,回神了回神了,老叶?”黄少天蹲下来,有点怀疑这鬼被摔傻了,“老叶?”

“嗯。”

叶修回了他一个字,又抬脚站起来,打量着眼前的街道。

显然,这一切是妖术幻化的。

街上自然有商贩,只是却不是人。直立的老鼠挑着疑似糖果的担子横穿过街道,羽毛上燃烧着青色火焰的鹭鸟为一缕金色的草叶在和抽烟的蛤蟆讨价还价,就连沿街的门店,也像模像样的开起了食肆和杂货铺子。叶修瞥了一眼,看到有只狐狸从锅里捞出一根鸡腿。

“行啊,”叶修感叹道,“你们妖族真是会玩。”

“就说好玩吧?”黄少天兴冲冲的,“第一次来感觉如何?”

“挺新鲜,”叶修和黄少天走进街道,“不知都有些什么?”

黄少天那张嘴,说起话来跟打仗似的,什么东西的名目都能说上一点儿,给叶修介绍得也算面面俱到。新鲜是新鲜,叶修本身也没什么目的,黄少天可不是,转悠了一会儿,便来到蓝雨的地盘。

比起别的地方赶来的小妖怪,蓝雨河谷这边算得上是财大气粗,专门幻了一间阁楼,底下是些毛皮,上面则是不常见的精品。

黄少天一露面,便被郑轩给拉扯住,叶修倒是认识这位,也不在意,点点头示意他拉走就好,自顾自的闲逛。

逛着逛着,叶修便看出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虽不常见,但在一大堆妖族才流通的玩意里,他瞥到些人间才有的东西。

倒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只是些零散玩具,甚至日常用器。

小孩儿玩的拨浪鼓,茶壶,瓷瓶。

贩卖这些玩意的妖怪,看着都没什么修为,遇上大点的妖怪来询问,也是唯唯诺诺的,有些不自在。

叶修忽然就懂了。

这世上有一门心思精进,想要脱却束缚的妖,便也有自得其乐,羡慕红尘凡世的妖。

没有孰高孰低,只是心性不同,向往不同。叶修不认可后一类,却也能够体会到那种心境。

在他死前的一段日子里,他又何尝不是呢?

刚感叹完,叶修转身,便和人撞了满怀。

“哟,大眼,对不住,”叶修笑容可掬,举了举手,“怎么,微草崖今天有什么好货色,需要老王你亲自来?”

王杰希就算对叶修救回高英杰的事儿有些感激,可看着这人笑脸,还是打骨子里膈应,不声不响的掂了掂怀里揣着的东西,点点头:“是。”

叶修向来擅长蛇随棍上,见王杰希这样子,估摸着他是有什么好玩的,也是有些想法。不过叶修是什么人啊,也就喻文州能堪堪和他掰扯算计的主,面上一点不显,随便招呼了下,便离开了。

王杰希松了口气,刚回到微草崖的铺子里,一抬头就看到叶修那张脸,险些一脚踢上门槛。

高英杰还殷勤的递给叶修一杯水,让前辈坐。

王杰希肠子都悔青了,可这时候还是要保持微笑。


评论(4)
热度(39)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