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几乎什么都吃,日常咸鱼,不是什么大大,产粮少质量低,感谢你们的喜欢

《目击证人》【六十五】全职/叶黄

差不多进入倒计时了,没想过这篇会写这么长


【六十五】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

他像是陷入一个不可解脱的梦境,在梦里颠三倒四,浑浑噩噩。长久在危机中锻炼的强大本能接管了他的肢体,使他没有太多的露出破绽。

但他也知道,瞒谁都可以,瞒不过叶修。

他碰触到的是叶修的记忆,又和叶修同调共鸣,他看到了叶修的记忆,叶修怎么可能一无所知?

所以在会议结束后,他独自一人走了出去,在联盟总部大楼之外,坐在草坪边。

身后高大的总部大楼被掩藏在无数重结界的保护下,遮掩了真实。而此刻黄少天终于发现,不是所有的真实都是良善的,剥开伪装后的真实,也可能是一把利剑,轻易的隔断一个人所有值得肯定的过往,而且更糟糕的是,是在毫无准备而又全然被动的状况下,被冒失的揭开了最致命的秘密。

冷风吹得他有些冷,但他一动也不动,直到背后的脚步声停驻。

“少天。”

黄少天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叶修。

他这时候甚至有闲去想,叶修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其实没有谁能比他有资格去评论叶修是什么样子的人,因为只有他直接触碰到叶修的记忆,触碰到这个男人的……

灵魂。

可那灵魂本身就是纯粹而明透的。

黄少天从叶修的视角,始终感受不到叶修的情感。如果他知道的信息无误,那时候叶修还没有和喻文州做出交易,应该是有感情的,而他在叶修的视角,始终是他黄少天所思所感,只是借用了叶修记忆的壳子。

他看不懂叶修,更看不懂叶修的所作所为。

叶修是无所不能的,他刚刚制定了严密的计划,如何在最小损失的情况下去将裂缝一事消弭于无形,而他本人也像一泓波澜不兴的幽潭,无论刀劈斧凿,都无法留下任何痕迹。

他爱着这样的叶修,并且叶修也有所回应。

黄少天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他知道自己这样那样的缺点,更知道叶修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确信自己可以去纠正这一切。

可如果从一开始就错了呢?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可是当那第一块石头就是错误,那有当如何?

喜悦和满足的余韵尚未过去,这一切就轰然破碎,崩塌在一个荒唐的现实面前:

他是返生之术的成果,和尸鬼没有区别。

“少天。”

叶修又叫了他一声。

黄少天笑了笑,蜷起一条腿,抱住了膝盖。

两人的沉默好像心有灵犀,但黄少天和叶修都清楚,绝不是这样。也正因为两个人惊人的洞悉彼此,所以才让荒唐更加荒唐。

最终还是黄少天先开了口。

“说吧,我听着呢。”

过了片刻,叶修淡淡的声音响起。

“十二年前,我确实救过一个人……”

“不算人吧?”黄少天的声音带着一股不清不楚的针对,“返生之术而来的东西,你们怎么称呼的?”

叶修皱眉,黄少天的情绪波动比他想的还要激烈。平静的表面下,涌动的熔浆缓缓流淌,并且带着疯狂和破坏欲望,好像要将理智烧干。

“在我看来就是人,”叶修的语气变得强硬了一些,他走上前,在黄少天身边坐下,“不管这个实验体是怎么来的,他就是人。”

黄少天没说什么去反驳。叶修看着他,而他也不甘示弱的看过去。

双方贴近的距离像是隔着遥不可测的鸿沟,黄少天这一瞬甚至对叶修产生出强烈的憎恨来。

“除了你,联盟还有谁知道?”

“没有人,”叶修摇了摇头,“造就你的返生之术是完美的,没人能看得出来,包括我。”

“所以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孤儿,只是一个死去又活过来的人,”黄少天喃喃道,“你一直都知道。”

“……也不是,我知道你是当初那个小孩的时候,已经是尸鬼袭击你之后。当时我很疑惑,为什么你这么能招灾惹祸,后来我发现,尸鬼本能的对你有微弱感应,你身上带着返生之术的气息,它们可以分辨出来。”

黄少天的心情好了一些,说到底,他恐惧的来源不单单是被人揭穿身份,而现在,他强硬的心志又支撑起精神来。

他是妖刀,抓住时机,一击毙命的妖刀。

忽然,他撑在草坪上的手一热,叶修握住了他的手。

“在我看来,你是不折不扣的人类,”叶修笑了笑,眸子在夜色中闪着微弱的光,“我对苏沐秋有绝对的信心,那家伙就算死了,要做的事情,也会做到最好——当然,这只能说明一部分。”

“你像个太阳,”叶修看着惊愕又略微失措的黄少天,手指微微用力,扣住了黄少天的指缝,“或许你自己感受不到,但围绕在你周围的人,我也好,方锐他们也好,多少都受到了影响。你见过尸鬼是什么东西,你和它们并不一样,这个说服力更加明显。”

他伸出手指,点了点黄少天的胸口。

“你的魂魄是温暖的。”

黄少天愣了片刻,直到叶修掏出一盒烟,递给他一根:“会么?”

黄少天不抽烟,他也一直不理解叶修和魏琛对烟草的热爱,但这时候他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吸烟有害身体健康,但烟草往往燃烧着男人之间隐晦的默契和意气相投,那远远超过空白的语言。

他拽出一支,指尖冒出火光将烟点燃,吸了一口。

带着火气的干燥气流被吸进气管,黄少天不适应的咳嗽了一声,忍不住淌出一点生理性眼泪来。他始终不喜欢这味道,只是眼下恰到好处的宣泄促使他这么做,所谓恰如其分。苦涩的烟草在他口腔里徐徐扩散,这好像是折磨,又似乎是享受和安抚。

他抹掉那一点泪水,看着烟头缓缓的燃烧,有些无法行之于口的意念在胸腹间萦回,替代了其他感受。

叶修凑过来,就着他嘴上叼着的香烟点燃了自己的,深深吸了一口,满足的吐出一口烟气。

满腹惴惴不安的恐惧终于慢慢淡去了,烟草的味道和叶修的话给他重新注入了力量,夜幕开始变淡,似乎在暗示他黑暗即将过去。

枷锁被斩落,剩下的,只有坚定和锋芒而已。

“不好也不坏,对吧。”他垂下眼帘,复又抬起,望向叶修。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青年的瞳孔一如既往的清澈而执着,就像他第一次的感受那样。

好强,不服输。

他眯起眼睛,拿掉了黄少天嘴里的烟,凑了过去。

……

……

“行动什么时候开始?”

“天明吧,”叶修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你要参战么?”

开会的时候全在走神,黄少天当然一点没不好意思。

“谁去对付陶轩?”黄少天想到那肉瘤般的触手,心头一阵恶寒。

“我吧,不然还有谁?”

“那行,去吧。”

叶修有点诧异的样子:“你不打算拦着我?”

“我也会去的,”黄少天看着他,眼睛深处已经翻涌起了浓重的雾气,压力惊人,“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我要去。”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最终他只是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点了点头。

天际终于白了起来,微白的光从东方露头,开始划破夜色。

临起身的一刻,叶修突然叫了他的名字:“少天。”

黄少天侧头:“嗯?”

“我……确实有些事没有告诉你。”

黄少天一愣,不过这时候叶修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一切,”叶修说,“等你回来的时候。”

黄少天眼睛弯弯的笑了起来。

“嗯。”


评论(14)
热度(157)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