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几乎什么都吃,日常咸鱼,不是什么大大,产粮少质量低,感谢你们的喜欢

《目击证人》【六十二】全职/叶黄

手机码字真的是打到大拇指抽搐


【六十二】

叶修的表情看起来好像很纠结,又陷入一种迷茫之中;黄少天现在也是被羞耻感满满的包围,一种堕落的畅快让他几乎要把脸给埋进枕头里。
如果时间倒退三秒,他会收回这句话,让它烂在肚子里,一辈子都别想有出口的一天。
但是黄少天支棱的耳朵听到叶修说:“好啊。”
窸窸窣窣的脱衣声让黄少天更紧张了,他无比痛恨自己不经脑子的一时嘴快,又无比痛恨他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所感到的迷茫。如果有选择,他愿意和孙哲平或者韩文清对上,一个打十个,也不想现在这么窝囊。
但是叶修显然没有丝毫的体谅,床上的震动提醒他叶修真的掀开了他的被子,并且钻了进去。
叶修甚至好心的提醒他:“你不进来么?”
黄少天还能干什么呢?他只好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钻进了被子。
这是无比尴尬的一刻,和什么见鬼的香艳旖旎毫无关联,叶修毫不做作的躺在他旁边,而他则像个处心积虑正在偷鸡的黄鼠狼,在摸进鸡窝后发现鸡本人正气凛然不为所动,不由得进退失据,左右为难——如果他能立刻睡着就好了。
但这不可能,身边的气味提醒他,他爱的男人正躺在他身边,温度,味道,触感,每一样都像是看不见的透明细线,轻飘飘的黏在他的心口,缠绕得一层又一层,他只能把自己绷得像个大号的弹簧,在心里默念正人君子四个大字。
但是叶修坦荡到让他无所适从,他的腿碰到了黄少天的——叶修的腿绝对不是什么光滑细腻的温泉煮鸡蛋,黄少天都能感觉到上面短密的绒毛,虽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黄少天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和叶修总得疯一个,于是他强行撇开了满脑子的车展,开启了一个说不上是对还是错的话题。
“老叶。”
“嗯。”
叶修的回应带着点鼻音,令人头皮发麻,这让黄少天更后悔了,但他只能硬着头皮问下去。
“你说,咱们明天要不要去嘉茂再看看?”
叶修嗤笑一声:“不用看了,肯定不在了,对方是多傻才会留在那儿等你找上门去?”
黄少天不置可否,望着天花板:“那你说怎么办?”
叶修忽然翻了个身,对上了黄少天的侧脸。黄少天觉得那半边脸的温度急剧升高,好像叶修是个热源。
叶修凑过去,诚恳的发问:“你是谁?”
黄少天一头雾水:“黄少天啊?”
叶修又问:“还有呢?”
“剑圣?”
“再想想?”
“妖刀?叶修你敢说是话唠,老子现在就和你打一架!”
叶修叹了口气,觉得和黄少天这玩意说不清楚。他伸出手指,轻轻按在了黄少天的眼角。
“你是看见。”
黄少天心说快别按了,再按下去我要有反应了。
叶修不为所动:“其实我很好奇一件事,你知不知道那男人的身份。”
黄少天心里的一点小心思忽然散了:“哪个?”
“茧里那个,你没问我,我以为你知道了,”叶修又翻回去,“那个人是我一个故旧。”
故旧这个词从叶修嘴里说出来格外不一样,
黄少天的语气不可避免的低落下去:“我以为你都不愿说的。”
“你知道嘉世么?”
黄少天有点儿赌气,但叶修这个坦荡的样子,他也斤斤计较不起来。况且,叶修的事他这两年也抠得差不多了,回答说不知道,骗谁?
“知道,联盟最早的分部,可以说是联盟的前身、基石,看你怎么说了,”黄少天皱眉,“你出身嘉世,我也知道。”
“嗯,”叶修点头,手指触摸到黄少天的后颈,“但你不知道,嘉世一直是联盟的一个秘密。”
“秘密?”
黄少天还有点疑惑,但随即恍然。
作为创建联盟的组织,嘉世在现有的格局下竟然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甚至他所知道的关于嘉世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喻文州。
何至于此?
“总不是叛变吧?”黄少天开了个小玩笑。
谁知道叶修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又在黄少天震惊的倒抽一口凉气之前及时补上了下一句:“不是,但也差不多。”
“你不能别大喘气的,”黄少天后颈被叶修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觉得这人就是在为难他黄少天——但是他现在真没脸转过去看叶修,只好顺着他的话往下问,“到底什么事?”
“哥是天才,天赋也是独一无二的,但是那时候的嘉世,天才不止我一个。”
说到这里,叶修笑了笑。
黄少天明白过来。
“苏沐秋?”
“嗯,苏沐秋的天赋不在我之下,比起我,他更当得上天才这个称号。”
“那时候的嘉世如日中天,虽然我和苏沐秋还小——也就是两个半大小子,但嘉世在某些领域的造诣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峰值,这其中,苏沐秋的研究占了很大部分。”
黄少天猛然想起,他窥探的记忆里,苏沐秋那危险又不明所以的发现。
“因为年纪小,免不了心高气傲。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做不到的事——我在外打打杀杀,苏沐秋潜心研究,而一些乱七八糟需要和人打交道的事,其实是我们另一个朋友来做的。”
叶修顿了顿,继续叙说。
“他叫陶轩,是我们的朋友,当初便志同道合,嘉世的创立他出了很大力。陶轩那时候年纪也不大,三个热血上头的年轻人一合计,觉得像我们这种不属于普通人范围的存在,需要一个约束,也需要去维护值得维护的。那时候,国外有了比较成熟的组织,我们仔细研究后,觉得自己也能做到。后来,在我们的谋划下,诞生了嘉世,然后是进一步扩大蓝图——就有了联盟。”
即使黄少天能够想到联盟的由来,但叶修亲口讲述出来,仍然给了他极大的震动。
他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岁月。三个热血而豪放的年轻人,怀着激情和梦想,还有责任,去创造了现在维护世界两面安定的庞大组织。
那是他无法体会,却因为三言两语而浑身热血沸腾的豪迈景象。
“但是,苏沐秋他……过于天才了。”
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的错觉,叶修的声音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好像从温和的旭日里,透出深重的寒气来。他回握住叶修的手,叶修回应似的没有松开。
“那时候,苏沐秋在研究一个危险的东西,你肯定也差不多猜到了。”
黄少天迟疑道:“复生之术?”
叶修点点头。
“就是复生之术。苏沐秋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当活人的领域没有什么能为难他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投向另一边……学术是没有罪恶的,这件事里,我也有责任,我保持了缄默,但那时我相信苏沐秋有分寸。”
“但是我忘了陶轩。”
“陶轩?”黄少天想了一会儿,这个名字在联盟的档案里没有出现过,喻文州都不知道,现在他明白了,他看到的叶修的故旧,就是陶轩,“后来他做了什么?”
“他什么也没做,他只是支持了苏沐秋,并且默许了将苏沐秋的研究开始用于人体实验。裂痕就是这时候产生的,其实无论是早是晚,我和陶轩都必然分道扬镳,理念的差异并不是那么容易抹平的。”
黄少天默然,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叶修说出来,他才理解其中的苦涩。
“那时候我就觉得,复生之术的研究必然造成恶果,但苏沐秋控制得很好,人体实验也基本是用尸体来做,就算来源值得怀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直到实验室发生意外。”
叶修停顿了一下,发现黄少天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
“你继续说。”黄少天道。
“那时候我在外面,得知消息后赶回,实验室陷入一片火海,事后的清点得知,当时陶轩和苏沐秋都在里面,而生还人员名单上并没有他们。”
“那时候我陷入了绝望,苏沐秋和陶轩算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但他们都葬身在实验室爆炸里,苏沐秋甚至还有个妹妹。当时我抱着沐橙不知道如何是好。”
“联盟里当时靠得住又值得信任的人只有一个,老韩处理了嘉世的事情,从档案里抹消掉了记录。当时的联盟还很松散,做这些手脚不难。韩文清对这件事知道个大概,但他也不清楚嘉世到底是什么研究出了意外,事后,我复刻了当时还不成熟的肖时钦的领域,将嘉世的残留给封禁起来。”
“在过了很长一段独自从联盟接任务和带沐橙的日子后,我遇到了陈果,也重新建立了兴欣,这就是嘉世事件的全貌。”
叶修说完,看着黄少天,好像在等待他的评价。
但黄少天能说什么呢?同情还是安慰?好像都不需要。叶修冷静的驾驭着他的感情和理性,令人痛楚的过往岁月被他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然后他现在讲给了黄少天听。黄少天微妙的感觉到,叶修并非是为了博取他的安慰,而是用这样的方式,将某种他限定的界限抹去。
叶修正在一点一点凿开心上的那把锁,将自己毫无保留的展示给他。
黄少天很感动,哪怕感动这个词过去让他嗤之以鼻。但叶修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学习爱他,比他知道的更为努力。
他轻声道:“你试过复活苏沐秋,对吗。”
“没错,当时我疯了一样的翻找苏沐秋的研究资料。但当时我和他已经疏远,实验的事我从不过问,所以实验室毁坏后,我能拿到的资料少得可怜,甚至根本不清楚苏沐秋到底成功了没有。”
“很好笑吧?我曾经在这个问题上和苏沐秋出现了分歧,却又在他死后拼命去翻找,试图用我反对过的东西来维护我珍视的东西。”
叶修笑了笑,表情过于平静。
黄少天咬紧了嘴唇。
“在嘉世消失一段时间后,出现了蓝雨,而蓝雨的王牌,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并非人类,而是魔鬼。”
“方锐告诉过你了,魔鬼这种生物,只要有契约,就会造就不可思议的奇迹,那时候我已经不抱期望,却在看到喻文州后改变了主意。”
“喻文州答应了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契约失败了,苏沐秋没能回来。我也好,喻文州本人也好,都失去了那段时间的记忆。能够确认的是,契约确实达成了,却没能达到预期的目的。我丢失了一魂一魄,这是契约里填补苏沐秋魂魄的材料,而喻文州也因为他们魔鬼的某种约定,对契约闭口不谈。”
黄少天闭上眼睛,躺在他身畔的,忽然不再是那个波澜不惊的联盟最强男人,而是一个他从别人的记忆里看到的小男孩。他能想象那紧闭的唇角是如何慢慢变得上扬,瘦弱的胳膊如何变得有力。在危机四伏的困境里,一步一步挣扎着往前走。
要经历过多少苦难,才能成长为一个男人呢?
黄少天自认为很清楚了,但他此刻却觉得自己经历过的危险像是一吹即散的气泡。他乐观的面对着种种险境,用日益熟稔的剑术去斩开荆棘。他的成长突飞猛进,值得他骄傲。
但是他身边所爱着的男人,却连他自己曾经经受的苦难都无法体会。
无法喜悦,无法痛苦。他背负过的苦痛只是苦痛,无法从那上面诞生出新的什么。
胸口似乎响起冰裂的声音,他伸手抱住了叶修。
叶修似乎有点意外的样子,他离学会“惊讶”还有更多更漫长的路要走。但同调还在发生作用,黄少天的情绪流入他的心口,让他略微不适。
他回应似的抱住了黄少天,继续安静的讲述。
“再后来,沐橙长大了,然后我遇到了你。”
他低下头,下巴靠在了黄少天的头顶。
“你让我觉得很不一样,我从你身上感受到的,是太阳一般的光和热,这让我差点嫉妒起来,因为我什么也没有。不过还好我什么也没有,就不会嫉妒你了。”
叶修说了个冷笑话,但黄少天流入的情感反而更加清晰,像是刚刚解冻的溪水,在残损的冰壳表面下晃动着,让脆弱的薄冰变得更加轻薄,以至于让他产生出微弱的晕眩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能喜欢你,”叶修一字一顿道,“因为你很好。”
黄少天默不作声,只是紧紧抓住了叶修胸口的衣物,将脸深深的埋进去。
叶修叹息般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联盟无所不能的全职业教科书和锋芒难当的妖刀剑客,在这一刻拥抱了彼此。
他们是夜幕中漂泊的星辰,是海面相望的孤岛。

评论(16)
热度(154)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