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几乎什么都吃,日常咸鱼,不是什么大大,产粮少质量低,感谢你们的喜欢

《目击证人》【三十四】全职/叶黄

不知道哪里戳到LFT的敏感带了,屏蔽了这一章,重发一下。

————————————————————————————


【三十四】

 

叶修一口水喷在了黄少天脸上。

“卧槽你干什么!”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抓起被子一阵猛擦,擦完愤怒的看着叶修。

“失误,失误,”叶修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不是,你脑子怎么想的啊?”

“不是你说的吗?找人给我泻火,”黄少天一板一眼的念着,完了还凉凉的看了叶修一眼,“怕我光明的小内心被黑暗占据从此走上报复社会的道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所以提前给我找个小沙包?”

“你可别让孙哲平听见,”叶修心有余悸的擦了擦嘴,郑重劝告黄少天,“他能一剑劈死你。”

“那说说吧,为什么带我来找孙哲平?”

叶修叹了口气:“不明白?”

黄少天老实的摇头。

叶修提示道:“你用什么的?”

黄少天愣了愣:“冰雨?”

“知道就好,”叶修心满意足的叹口气,又糟心的看看黄少天,“真怕你说是用嘴的……”

“你想让他教我?”黄少天反应过来,“你不行?”

叶修:“……”

男人能听任何话,就不行两个字不行,黄少天心直口快一刀捅的,着实把叶修噎得不善。

“你不是号称教科书么?”黄少天眯起眼睛看叶修,继续捅刀,“吹过头了吧?孙哲平比你厉害?”

“那不可能啊,”叶修感叹,“哥的手下败将,不足挂齿。不过和别人比起来,算厉害的。”

黄少天还就较上劲了:“那为什么找他?”

叶修大喇喇的摊手:“哥会放水啊。”

“靠!你,”黄少天想了半天,找不着一个词来形容叶修,因为太多了,最后挑了个最能概括的,“你他妈怎么这么无耻!”

“废话!”叶修翻了个白眼,“对着你一小毛孩子能下狠手么!”

“你说谁小毛孩子呢?”黄少天也怒了,“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打败之前还得练练啊,”叶修想抽根烟,又想起火车上禁烟的标志,有些烦躁,“况且,老孙本事不错,跟着他能学不少。”

黄少天不说话了。

“你得学会保护自己,”叶修轻轻指了指黄少天的胸口,“莽撞带来的后果,也许比你以为的更严重。”

黄少天微微一怔,明白叶修说的是他挡刀的事,脸有点微红,心想自己还不是为了那谁。

……

……

火车到站的时候有些晚点,时间已经晚了。黄少天倒没什么所谓,但叶修是真叫黄少天说准了,一下车感觉还跟在车上似的,走一下觉得摇一下,快把自己给颠吐了。

“没事吧,老叶?”黄少天忧心忡忡的看着刚出了出站口就扶在墙上脸色苍白的叶修,“你要吃晕车药吗?我去买点儿来,行不行?”

叶修摆摆手:“没事,哥缓缓就好。”

说着,就准备掏烟。

在叶修的概念里,可能烟包治百病。

黄少天眼疾手快的把烟给缴了,怒视叶修:“这么不舒服还惦记着抽烟呢?找到地儿了再抽不行?”

叶修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孙哲平在哪儿呢,”黄少天转了两圈才想到这个问题,“老叶,你出来前是不是没告诉我?”

“哥没告诉你吗?”叶修琢磨了一下,“好像没告诉。”

“打个电话让人来接?”黄少天出主意,“你们很熟的吧?”

叶修翻了翻他不怎么常用的手机,冲黄少天一摊手:“没电了。”

“你还能不能好了,”黄少天抓狂,“那地址呢?咱们自己去找得了。”

叶修古怪的看他一眼:“你想走着去啊?”

“那咱们打车去?挤地铁?”

叶修叹了口气:“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呢。”

还不等黄少天抗议,叶修就一反身,将黄少天拉扯到柱子后面,身手利落得仿佛刚才晕车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叶修。

“你干嘛?”黄少天慌了。

两个人紧紧挨着,黄少天还背靠着柱子,冰凉的大理石碰到他脖子,冻得他一缩。

“去老孙家……你隔这么远干什么,”叶修揪起胸口的衣服闻了闻,“烟味儿太大了?”

“不是,”黄少天摆摆手侧过了脸,心脏咚咚的跳,“那什么,那就去呗。”

“嗯,”叶修笑笑,突然伸手拽住了黄少天的胳膊,“抓紧。”

黄少天不明所以,但接下来一瞬间,好像一个钩子拽住了他的腰,然后发力一拽——

一声短促又惊恐的喊叫消失在空气里,没有引来任何人的注意。

……

……

来B市之前,黄少天被叶修左一句老孙又一句老孙的,怀疑自己到了西游记,说不准到地方了人家一开门,一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掏出大棒吼道:呔!兀那妖怪,吃俺老孙一棒!

黄少天被自己的脑补搞得有点怂又有点想笑。

但是他没想到,叶修这人本着有能力为什么不用的原则,直接带着他空间移动到了孙哲平家里。

在那短促的零点几秒内,黄少天的脑子飞快的转动,想着待会儿见着那位传说中的孙哲平前辈到底怎么称呼,要如何显得他又有礼貌又不会太怂了。

但是当那零点几秒后他从空气里钻出来的时候,觉得这个问题真是想多了。

孙哲平正在泡澡。

泡得正舒服。

一睁眼,浴室里钻出来两个抱在一起的男人,其中一个他还认识。

“叶修你真是疯了!”孙哲平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却脚下一滑,一跟头栽在了浴缸里,溅得飞珠碎玉,动静大得黄少天心惊肉跳。

黄少天惊恐的看着那位在叶修嘴里一般般厉害的孙哲平大大,光着身子栽在浴缸里的姿势,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灭口。

叶修憋着笑:“对不住啊老孙,你也知道,哥定位没小肖那么准……”

孙哲平抓起浴巾朝叶修丢过去,披头痛骂:“那就别随随便便穿人家里来!”

叶修连道是是是。

孙哲平看他诚恳的样子,额角的青筋都跳起来了,怒吼:“那还不他妈的快滚出去!”

黄少天眼疾手快的拽着叶修窜出了浴室,临走前还不忘把门关上,动作行云流水得宛如飞贼。

“不至于吧?”叶修摸摸耳朵,“这么怕他?”

黄少天摆摆手没说话,心想我怕的是你。

等孙哲平再出来的时候,脸都是黑的。

“坐。”他简短道。

“老孙啊,”叶修眉开眼笑的,“跟你商量个事儿。”

孙哲平斜着眼睛看他一眼:“说。”

“闲这么久了,就没想找点事儿做?”叶修点了根烟,“有兴趣来场PK没,孙大大?”

“屁话怎么那么多呢,”孙哲平不满的看着叶修,“韩文清没打死你?”

“他哪能啊,”叶修无辜的摊手,“来吗?”

孙哲平扫了他两眼,果断点头:“来!”


评论(6)
热度(86)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