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几乎什么都吃,日常咸鱼,不是什么大大,产粮少质量低,感谢你们的喜欢

《目击证人》【六十】全职/叶黄

我只是条咸鱼,感谢各位观看的人,鞠躬





【六十】

他梦见一片广阔无垠的冰海。
海水冻成坚冰,肆意的白色冰花在里头绽开,缀连成绵延的线条,一直延伸到看不清的远方。即使是黑夜,巨大的冰面也在反射出幽幽的蓝光,好像磷火在燃烧。
然后火焰真的燃烧起来了,它从风里萌芽,从东面一路烧过来。坚冰无声的对抗着,幽蓝和红白的光辉交映,连夜幕也为此褪去。
但是星辰没有——它们忠实的嵌在天幕之上,哪怕半边天际陷入黎明的冲击,也依然闪耀。
他痴迷的看着这一幕,任由暖意扑面。甚至,他清楚自己在做梦,因为现实里是不会出现这样矛盾而瑰丽的情景的:冰海上燃烧着火焰,白昼里闪耀着星辰。
下一秒,脚下的冰层无声的裂开,他整个人跌进黑暗的海底。
黄少天猛然惊醒。
托没有加入任何一方分部的福,这两年他生活过得极其不规律,但只有一点是没变的,那就是早起。
外面还是黑夜,黄少天露在外面的胳膊有些冷。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昨晚叶修给他治了下伤势,他就去睡了。
撩起衣服看了看,上面触目惊心的淤痕颜色变得更深了,但痛感却已经消失,好像无关紧要又技巧拙劣的文身一样。
冷意继续提醒了他,他无声的从床上翻身起来,穿好衣服,才打开房间的门。
时间已经入冬,外面还没有天亮,屋内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暗淡。这对黄少天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他在发现有人贴心的给他准备了牙具和小纸条后,利索的洗漱完毕,来到楼下。
然后他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他呆呆的在沙发里坐下来抖着腿,好驱散一点冷,有些发呆。
他过去在兴欣都是做什么呢?
和叶修一起训练,和孙哲平一起训练,有空当的时候,再去魏老大和方锐那儿学几手。然后,吃吃喝喝,打打闹闹。
黄少天忽然发现叶修那时候说的也不对——他其实还挺积极的。
他扑哧一声笑出来。
“咳。”
短暂的失神让黄少天失去了戒备——在兴欣他也不需要戒备,所以他只是翻了个白眼过去,示意对方并没有吓到他。
叶修其实也才刚起,头发还有点乱糟糟的。
“起这么早?”
黄少天又愣了半晌,才点点头。
叶修神色微妙起来。
黄少天的松懈有点不对。
叶修的视线在他脸上停留的时间太长了,黄少天对这种东西又敏感,当即皱眉。
“怎么?”
“你刚才在想什么?”
“想什么?”黄少天有点啼笑皆非,“没想什么,就是……”
就是什么来着?
记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好像在时间的流逝里,有人可以剪去了一截,当它流过的时候,出现了不该有的断层。
“你身上怎么会有‘障’?”叶修的语气不自觉变得更重了些。
“障?”黄少天眨了眨眼,忽然回过味来,“扯吧你,我又不是和尚。”
“障”是一种玄妙的东西,往往是那些修行的人才会有的。这属于认知层面的问题,黄少天不觉得自己有那么高深的心灵造诣。
“没和你开玩笑,你最近做什么了?”
黄少天心头一紧。
他昨晚把视角借给叶修目睹了全过程……的一部分。
出于某种考虑,黄少天只给叶修展示了他主观看到的部分,窥伺记忆的那部分,他并没有给叶修看。
要是什么地方有问题,只可能是这里了。
“我没……”
但是叶修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两年前如此,两年后还是如此。
“你窥探了别人的记忆?谁的?”叶修抓住了黄少天的手腕,靠近了他,丝毫不觉得他们的距离有什么问题。
“我……”黄少天咽了口唾沫。
“你知不知道,随便链接别人的记忆,就会接收别人的情感,”叶修皱眉,“容易对自己造成严重的干扰,对你这种本就精神力复杂的人来说更加麻烦。”
黄少天别过眼,没有还嘴。
叶修近在咫尺,但他莫名能感受到,对方起伏的情绪。
假的吧,他再清楚不过了,叶修没有分辨感情的能力。
但是现在他的情绪是假的么?
微妙的距离下,黄少天反而无法断定了。
“老叶你……”
叶修看他一眼,说:“怎么?”
黄少天觉得喉咙里哽着一块咽不下去的东西,半晌,他轻轻摇了摇头。
他也说不清这个摇头代表什么。按理说,这是拒绝,是否认。但是否认什么呢?
他胸口传来绵密的火热,提醒他口是心非只是最后一层面纱。他如此渴求着面前的男人,希望能读懂他,占有他。他满怀的理智在大声告诉他,脚下是一条遍布荆棘却没有花朵盛开的道路,前方只是巍巍群山,永远没有尽头。方锐带着点悲观色彩的言语还在他脑海里盘桓往复,叶修这人轻飘飘的,浑不着力,他到底是费什么劲非要喜欢他?
但喜欢就是喜欢,不以他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哪怕他躲了两年——他就是在躲着叶修,在放下了豪言壮语,又耍了一通乱七八糟的帅之后,他还是被恐惧和羞耻感所包围了,所以他逃离了叶修身边。
他才是胆怯的那一个——叶修是不会害怕的。
这一瞬间黄少天走神了,但他也似乎理清了某条隐秘又关键的线索,只差那临门一脚。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叶修松开了他的手腕,垂下了眼睛,黄少天看不清他的表情。
“白纸没有颜色。”
叶修低沉的嗓音像是一个邀请,又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黄少天有点意外,怀疑自己没听清:“呃?”
叶修抬起头,又说:“你有没有想过,在白纸上涂点什么?”
黄少天的心脏收紧了。
叶修看出他的状态不对劲,但他也同样看出叶修的不对劲来。
好像有某个齿轮忽然离开了原本的位置,刻意维持的现状被打破,一切都陷入一场荒诞又自由的狂奔。
黄少天忽然想起方锐说过的话:
“……他在模拟,复刻,试图让自己变得……像个人。”
黄少天忽然明悟。
胆怯的他选择了暂时的逃跑,而无知却又无畏的叶修选择了去变得像一个正常人。
正常的去区分情感,正常的去……喜欢一个人。
他做得很笨拙,可能会一筹莫展、无从下手,或者根本是无济于事的。残损的魂魄承载不了过多的感情,但他踏出了这一步——而这本是不应该的,因为他没有必要这么做。
“你是在担心我?”黄少天小声问。
叶修哑口无言的样子一瞬间让他的心脏都收紧了,他害怕叶修给的答案像两年前一样让他无从下手。
叶修犹豫的表情像是让他去在韩文清的脸上画王八——或者冲张新杰吐口水。
“我,”他清清嗓子,声音有点走调,“其实我想过你的事,在你走之后,经常。”
黄少天慢慢的用手撑住了身子,坐直了腰板。
“然后呢?”
“我很想你,”叶修简短的说,“这不是我能控制的。昨晚你回来的时候,我这里——”
他指指胸口。
“很不舒服。”
黄少天忍不住放慢了呼吸,叶修艰难的语调让他害怕自己呼吸深重一点,都会打断他的话。
“我知道你这两年做了什么,确实很了不起,只是我有点遗憾。”
叶修忽然冲他笑了笑。
“我没能亲眼看见。”
现在他们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安静的空间强调了这一点。如果抛开叶修那该死的小毛病,现在他们就像一对兄弟,一对情侣,或者都是。
他们听取着彼此的呼吸,试图从对方支离又断续的言语中找到一个能精确论断眼前问题的证据。其他人尚且在睡梦中,没有谁来干扰他们。
但黄少天还沉浸在满脑子的爆炸里,刚刚成型的思路被叶修几句话炸得丢盔弃甲,再起不能——
如果他没有理解错叶修的意思的话。
叶修抓起他的手,放在了嘴唇边,然后抬起头,用征询的目光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的思维被一波接一波的连续高能冲击下来回跌宕,像是暴风雨中一艘小破船,连方向都把握不了。他的脸上热度在连续升高,就连目光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直到他看到叶修另一只手,那不自觉陷入沙发表面的手指。
他明白过来。
紧张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我……”
叶修没给他给出答案的时间。
“其实昨晚,我……应该挺高兴的,但我不知道。”
他皱着眉,用一种黄少天无法理解,也无从体会的疑惑语气做出了不那么确定的总结。
然后将嘴唇轻轻印在了黄少天的指尖。
刹那间,黄少天看到叶修眼睛里明亮得像燃起了火焰。
那火焰从风里萌芽,燃烧过整片冰海,陷入僵持。
而后寒冷的坚冰退却了,温暖的海水重新活泛起来。
他在海底,睁开了眼睛。

评论(24)
热度(175)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