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几乎什么都吃,日常咸鱼,不是什么大大,产粮少质量低,感谢你们的喜欢

《目击证人》【五十五】全职/叶黄

稳住,不是刀,我们的宗旨是要虐,但不be。

来吧,互相伤害。

——————————————————


【五十五】

 

黄少天在叶修醒来之前就离开了,叶修问苏沐橙,说是他回学校去了。和黄少天一同没影的,是方锐,不过叶修对此倒是心知肚明。

唯一有一点微妙的,是叶修忽然就有点拿不准,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正确还是错误了。

黄少天其实还是个……大孩子。

他很清楚,黄少天进联盟,即便大部分原因是出自于黄少天那莫名其妙的责任感,但归根究底,还是自己半拉半推的怂恿,他不否认这个。

问题是,他最初只是想把一个天赋异禀的后辈带回来,给联盟,也是给兴欣一条长远点的路。

他自己的状况自己清楚,能再拼几年……但也只有几年了。

三魂七魄的残缺,绝不仅仅是缺失情感这一项那么简单,这一点上,方锐这种兽妖先天具备的敏锐感觉反而显得迟钝起来。他告诉黄少天的,并不是全部。

但是本来这无所谓——在他的设想里,过上几年,黄少天也能够独当一面,加上呼啸的那小子,还有轮回的两个,联盟后继无忧。他甚至有一点点好奇,那时候,联盟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时候,他是看不到了吧。

但是,他计划好的事情里,却没能将感情这个东西计算进去。

当黄少天嬉笑着和他东拉西扯时,他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观察着黄少天的一举一动,冷静的分析出他每一个动作表情,对比,参照,然后得出的结论让人吃惊。

黄少天……喜欢他。

叶修深知自己绝对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人,以至于在确认黄少天的态度后,他的反应是想笑。

黄少天他品味有问题吗?

但随之而来的,是茫然和无措。

他从未被人喜欢过,更不用说是一个男人。

黄少天成天在他耳朵边叽叽歪歪,一边喊着害怕,一边接过了他给出的冰雨。

叶修知道自己应该尽快将这绝对没有结果的感情掐灭在萌芽状态,但他却犹豫了。

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去阻止黄少天喜欢他。

在漫长的思考后,他觉得和盘托出是个好的方法。

方锐是懂分寸的人,如果拿不准叶修的态度,他决不会告诉黄少天这些事情,只是,他没想到方锐会犹豫那么久。

他现在可以安心下来,因为黄少天不会再对他抱有什么期待。

至于他是否还会选择留下来……叶修没有底。

一边想着,叶修来到一楼,把大衣随手丢在了沙发上,倒了杯水,然后就看到他们老板娘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

陈果显然是有预谋的,一看到他就噔噔噔的跑过来,和他大眼瞪小眼。

“做什么?”叶修莫名其妙。

“你昨晚对人黄少天做什么了?”陈果劈头就问。

叶修望了望陈果:“没什么,一点私事。怎么这么关心他?”

“黄少人不错,你可别欺负人家。”陈果严肃道。

叶修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喂,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叶修站起身,“那我下午去看看他。”

“也对,他好像今天开学,”陈果想起什么似的,“哎,你说他能弄好吗?”

“人家一个人都活那么大了,有空操心这个。”

“你还能不能好了,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他当然清楚陈果什么意思。

黄少天已经不算是一个正常人,突然回到普通的生活里,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比如,一不小心捏断一块门板?

“他现在控制得不错,”叶修喝了口水,抿起嘴唇,“有我和孙哲平教他,他本身也是那块料,再说,他自己也从方锐那儿学了不少。”

“那也是。”陈果点头赞同。

“我还是去看看,”叶修拿起丢在沙发上的大衣,“他也有自己的考虑吧。”

空气还是有些冷,但雪都已经化了,天气阴沉沉的。

叶修感觉有些冷,但这个他也习惯了,更生不出更多的感觉来。

开学的时候,学生们感觉更多一些。叶修其实也该是挺忙的——联盟那边姑且不去说,警局那边的工作其实也不少。叶修算是自由度比较大,这才找方锐顶了会儿班,来这里看看。

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来,但他没打算见黄少天。

劳其筋骨也就算了,乱其心智不是理智的举动。

但是以他的敏锐感知,第一时间竟然没能发现黄少天的存在。

哟,逃课了?这才第一天吧?

叶修有点止不住的嘴角上扬——这和情绪为无关,完全是肢体自发的行为。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坦白这事儿对黄少天的冲击。

想了想,叶修找到了黄少天的熟人。以他的本事,这种事轻而易举。

对方显然也认出了他,叶修调整了一下表情,笑眯眯的走过去。

“哟。”

对方——叫什么来着?

黄少天的熟人倒是记得他,开口招呼:“叶哥。”

“你好,”叶修掏出一根烟递过去,“来一支?”

对方:“……”

看来这行为确实不大妥,叶修暗想,自己给烟的这习惯,都是老魏的错。

“见着少天没?”叶修问。

郑轩脸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听见那一声“少天”,更是浑身内外都别扭。

“没呢,叶哥你没看到他?”

“没啊,怎么?”叶修脸上荡漾的笑容慢慢敛去。

“那就怪了,”郑轩慢慢开口,“今天开学呢,大伙儿都没见着他人。”

“是吗,那看来我得去找找,”叶修跺了跺脚,呵出一口气,“谢谢了啊小同学。”

郑轩心情复杂的看着慢慢远去的“叶哥”,心想黄少天提前交代这事儿,算不算先见之明?

赶回宿舍,郑轩就看到黄少天躺在床上玩手机。

想了想,他没好气的上去就是一脚:“喂。”

“嗯,干嘛?”黄少天眯起眼睛,手指在屏幕上的速度越来越快。

“你的叶哥来找你了,”郑轩坐下来,“按你交代的说了。”

“我就知道这事得找你,”黄少天砸吧着嘴,“他什么反应?”

“能有什么反应?”郑轩无奈,看黄少天这表现,他要是不明白怎么回事,就能把自己吃了,“说是要去找你。”

“哦。”

黄少天少见的寡言少语更是肯定了郑轩的想法。

犹豫了半天,本着关心同学和好兄弟的想法,郑轩率先捅破了窗户纸:“你俩怎么回事啊?”

“能怎么回事,”黄少天也很坦率,“有点小矛盾。”

“你俩能有什么矛盾,”郑轩“信口开河”道,“你们不是,那什么么?”

黄少天一骨碌坐起来,眼睛还是没离开手机屏幕:“‘那什么?’”

郑轩直白道:“谈恋爱,搞对象。”

“我操!”黄少天一把将手机拍在被子上,懊恼的抓起头发来,“输了!”

“黄少,别顾左右而言他了,”郑轩无奈的示意黄少天赶快坦白,“就说说怎么回事。”

“郑轩你什么时候那么八卦了,被徐景熙传染了吧,”黄少天不满的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我和他不是那关系。”

“我这是关心你啊黄少,”郑轩愁眉苦脸的看着黄少天,“你看你现在这样子,我怎么都不习惯。”

“行啊这么关心兄弟,待会儿请你吃饭去,”黄少天看了一眼门外,突然压低了声音,“和你说的差不多。”

“呃。”郑轩浑身一僵。

果然是吵架了吗?

黄少天又一摊手:“不过是我自作多情,人家对我没那个意思。”

郑轩泪流满面,搞了半天,原来弯的那个是你吗?

“不过这都没什么了,”黄少天咂咂嘴,“郑轩,我和你说个事儿。”

“说吧。”郑轩觉得,黄少天都对他说到这个份上了,没什么他不能听下去的了。

黄少天严肃道:“我准备退学。”

郑轩:“……”

等轰走了满脸恍惚的郑轩,黄少天拿起手机,准备再来一局刚才的游戏,结果刚拿起又放了下来。

“哟,感知力见长啊。”

叶修就站在门外,笑眯眯的看着他,好像是第一次来他寝室。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来得真快。”

“你还真以为能瞒过哥?”叶修走进来,“你那点气息跳变的技巧,方锐教你的?”

“是啊,还行吧?刚刚是不是没找着我?”

“这不是找到了?”叶修在黄少天床前站定,敏锐的察觉到,黄少天似乎对他有微妙的挑衅意味。

黄少天挑起眉毛。

 “你确定?”

叶修张了张口。

下一刻,叶修的领口被轻轻一扯,失去了平衡。

他可以站住的——但那一刻,黄少天的手迅速环上了他的脖子,微微发力,恰到好处的让他弯下腰来——然后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

时至傍晚,天时晚得还早,暖融融的夕影照在黄少天脸上,一层炫目的光晕染开,让人看不清黄少天是不是在笑。

“那现在呢?”

叶修定了定神。黄少天和他的距离最多五个厘米,微妙停留在他面前,眼瞳里流转着莫测的光。但如果他此刻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属于黄少天的气息仿佛冰天雪地中的一缕梅香,渺然不知所起,更不知所往。

好像根本不在此间,又似乎无处不在。

叶修真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黄少天的存在感被严重的削弱了,好像淡在了空气中。

他的胸口微微一震,心脏不合时宜的攫紧了起来。

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他的嘴角。

他又睁开眼睛,看着黄少天。

曾经茫然又无忧的少年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他眼里透出惊人的热量,炽热,带着求根问底的执着,几乎像烧穿一张纸一样烧穿叶修的整个灵魂。

“现在呢?”他问。

叶修无奈的笑了一下。

“我以为我说得够清楚了,黄少天同志。”

“是啊,我想了一夜,”黄少天流利的回应道,“但是老叶,我记得方锐也好,你也好,都没有否认这一点?”

叶修脸上的笑意慢慢淡去。

“哪点?”

“你是有感情的,尽管很淡,你只是不能分辨感情。”

叶修哑然的看着他,好像第一次看清黄少天。

鞘中的利剑终于拔出些许,冷冽的寒光冲出,铮然流转,直指人心。

看他不说话,黄少天拽住叶修领口的手指勾了勾:“喂,问你呢。”

叶修终于又无奈的笑起来,然后点了点头。

“所以你知道我喜欢你,只是你不能分辨出这份感情是什么样的,”黄少天断定,“其实,你可以学习的是不是?”

叶修迟疑着,摇了摇头。

对着黄少天询问的目光,他坦然道:“诚实点说,我无法分辨感情,可能是我自己思维的自我保护机制,也可能是那次事故后的后遗症,这一点我没法回答你。我也没法告诉你,我能不能学着去喜欢一个人,我只能说……可能吧。”

黄少天眼里的火光并没有消去,而是在几个起落之后,换了种柔和的方式燃烧。

“这样,”他舔了舔嘴唇,忽然松开了叶修的领口,露出一个轻松的笑,“那我就不后悔啦。”

这句话一出口,好像他放下了一块石头——曾经某种无法释怀的情绪洪流在夜以继日没头没尾的循环中找到了出口,然后欢呼着一发不可收拾。

叶修本能的觉得有问题,但下一刻,他整个人僵住了。

灼目的灵光从宿舍的每个地方亮起,仿佛燃烧的纯白色火焰,相应的,密密麻麻的束缚之力对着他层层套落,哪怕是以叶修的本事,也在本能的一波反冲后,半是示弱的被套了个严实。

简单点儿说,他被困住了。

这不是什么严丝合缝的阵法,效力也不强,别说嘉茂那种,顶多算得上套了身行动不便的布偶装而已——叶修很清楚,他只要轻轻的将领域外烁,就能破坏掉它,能困住他两秒都是他放水。

但是黄少天却像一个幽魂一样在他眼底闪了过去,片刻就冲到了阳台上。

叶修一阵晃神,当初这里,黄少天被他带着一飞冲天的时候,还在不停乱叫。

而现在,他就站在围栏上面,背对着叶修。

“铮”的一声,他抽出了冰雨,幽蓝的剑光一闪,映着夕阳,颇有几分侠气。

黄少天回了个头,留给叶修一个捉摸不透的古怪表情,然后纵身一跃。

叶修在冲向阳台的前一秒就知道了:

他找不到他的。

飞鸟入林,池鱼归海。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但他就是知道,黄少天这是走了,不会回到兴欣了。

胸口处,宛如幻觉的绵密声响冲击着他残损的魂魄,仿佛有人拿着凿子在密不透风的岩洞里一下又一下的敲打着。风声渐渐大了起来,洞口被进一步扩开。

也直到此刻,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空落落的感觉一直存在,他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只是不会为此难过而已。


评论(22)
热度(189)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