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什么都吃,不是什么大大,慎点关注

《目击证人》【五十二】全职/叶黄

来自一个垃圾作者的良心发现。
最近被b站的叶黄和各路全职ky恶心到了,感谢ky们丰富我的屏蔽词,趁着开学低龄粉上学了ky少继续更新。
以及,这篇文一对一,没有ntr,没有前任战现任,没有天降打竹马,除了番外有方锐和唐昊,也没别的对,正常友谊,不要腐眼看人基,也不要对号入座。
秋高气爽,最是宜人。

————————————————————

【五十二】

“可恶!”
男人狠狠的一拳头砸在墙上,内心翻滚的愤怒几乎要溢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他总是能破坏自己的好事?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自己就被他斥责阻拦,凭什么?大家都是有能力的人,凭什么被他看不起?
可恨!
男人又重重一拳砸在墙上,脚边的尸鬼畏缩的哼哼着,被他一脚踢开。
不过,即便是他,也无法预料到现在的局面吧?
男人冷笑一声,计划就像他预想的一样,虽然出了一些小小的偏差,但总体来说,还在可控制范围内。
嘉茂被发现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甚至被叶修发现,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能给叶修一个下马威,看他像追着尾巴的耗子团团转,怎么说也算出了口气吧?
男人恨恨的笑起来。
“接下来就……该死!”
话说到一半,男人忽然一怔,敏锐的灵觉让他感受到了危险,当即不顾一切,踢开面前的尸鬼,立刻倒退。
呼啸的风声逼出了尖锐的鸣响,墙体突然破裂,一截寒芒流动的伞尖捅了进来。
“魂御!”男人咬牙,叶修果真不愧是联盟最出色的人,找到他的位置,实在是轻松自如。
可惜为了观测嘉茂实验的结果,他只能近距离藏身在此,不然,就冲着对叶修的忌惮,他也决不会以身犯险!
叶修果然来了!
“我想,张开这么大一片交叠空间,恐怕不是为了好玩吧?”叶修的身影在飞舞的尘土中显现出来,“你们什么目的?”
男人阴晴不定,伸手掐动印诀,一道暗影覆上面庞,化为一张面具,掩盖了面容。
叶修拾起千机伞,站住,忽然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来你还是没长进。”
男人身子一僵,面具缓缓化作黑烟,露出一张略微苍白的脸。
“叶修!”
“天赋‘影蛇’,你不会以为我想不到你头上吧?”
男人恶狠狠的看着叶修,沉声道:“我本来也没想隐藏!”
“是吗?”叶修不置可否,“那么既然你都没想着隐藏了,不如告诉我,你准备做点什么?”
“告诉你?”男人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叶修啊叶修,你不会还在以为,你是嘉世的队长吧?嘉世早就没了!”
叶修脸色不变,语气转冷:“嘉世怎么没的,我比谁都清楚。”
“是吗,那么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男人神色激动,“嘉世的事,你抛不开责任!”
叶修脸上忽然浮现出些许倦意。
男人话锋一转,忽然笑起来:“不过,嘉世会回来的。”
叶修定住,半晌,他有些难以理解的看着男人:“你们还在坚持那件事?”
“不然呢?”男人看到叶修的表情,终于畅快淋漓的大笑起来,“你不是看到了?”
“白痴!”叶修低声道。
“倒是你,你觉得能赢?”
“我不怀疑这一点,如果你还是这个水准的话。”
“你只是运气好!”男人恨恨说道,“要不是那畜生出来搅局……”
“你说方锐?”叶修掂了掂千机伞, “我叫他来的,他也不是畜生。”
“不可能,”男人神色激动,“嘉茂内外结界隔绝,你不可能会传递……”
叶修只是笑笑:“是吗?”
男人神色一怔,立刻明白过来。
“是那小子!”
“对啊,”叶修很认真的点点头,“我在他手里写了个方字,我想,他那么聪明,应该能懂的吧?”
“但你也没告诉他,”男人嘲讽的盯着叶修,“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什么事从来不会明言。你的布局,你的谋划,算计这种事,对你来说就像喝水一样简单。”
“算计啊,”叶修叹了口气,“你到现在都是这么认为的吗?”
男人脸上阴晴不定,没有回答。
叶修笑了笑,往前走了一步。黑暗仿佛水一样蔓延开,叶修只剩脸露在男人的视线中。在黑暗的衬托下,白得诡异起来。
空气仿佛凝固下来,压抑的味道在弥漫。男人抿了抿嘴唇,捏紧了拳头。
忽然,男人笑了笑,在叶修难掩讶色的神情中,一捧白色的火光亮了起来。
……
……
黄少天在叶修抓住他的手的时候,就知道出事了。
他觉得这个时刻是安全的,他刚刚和叶修在失去了时间概念的无限空间里度过了漫长而让人绝望的岁月,并且死里逃生,哪怕他缓一口气,嚎叫一声也是应该的。
但是他真的紧张起来。
叶修在他手里写了个字,然后下一秒,他就躺在了上林苑大排屋的客厅沙发上。
定位真准啊,黄少天经历过空间移动的眩晕后,还这么胡思乱想了一阵,然后拼命憋了股劲儿,在陈果和苏沐橙目瞪口呆的视线里,放开喉咙大喊起来:“方锐!”
厨房里乒乒乓乓一阵响动,方锐龇牙咧嘴的跑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面包,刚想开口怒斥几句,就看到浑身是血,在沙发上不成人样的黄少天。
陈果和苏沐橙让开位置,方锐走过去,结果被沙发上躺着的黄少天一把摁住了他的手腕。
“嘶——”方锐抽了口凉气,被黄少天这一爪子抓得狠了,差点炸毛,“放手放手!”
谁知道再一看,黄少天刚才那一嗓子彻底脱了力,浑身没骨头似的,大半个身子软趴趴的搭在他身上,双眼紧闭,面色惨白,说话声音小到听不见,也断断续续的,唯独抓着他的手半点不松。
方锐皱起眉毛,手指在黄少天眉心点下,一道细微的金光钻了进去。
“你把妖气渡进去干什么!”
一边的陈果急了,赶忙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不料黄少天忽然睁开了眼睛。
方锐一直觉得黄少天眼睛好看,乍看和别人没什么区别,可和他相处久了,就觉得这眼珠子灵动,一转一眨,什么情绪都在里头,和黄少天本人一样,一点心思都不藏,坦荡荡的像阳光一样招人喜欢。
可现在,黄少天此时大睁的双眼里,半点情绪都看不出来。
深棕色的瞳孔完全没了形状,更不用说什么情绪。取而代之的,是涌上来的茫茫雾气。那雾气翻涌着,方锐刚一对眼看上去,就好像被拽入了风暴来临前的海面,压抑的气息让他喘不过气来,好像被那风暴卷入,撕扯成无数碎片——
“砰!”
方锐后退半步,后腰狠狠的磕在了桌子上,冷汗都下来了。
“黄少!”
苏沐橙低声喊了一句,指尖一抹,一道寒光刺入了黄少天的侧颈,又在黄少天额头画了个清心咒,这才让他镇定下来。
半晌,黄少天慢慢合上了眼睛,再睁开后,眼瞳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他张张嘴,看着方锐,却说不出话来。
但是方锐看懂了他的意思。
他霍然起身,下一刻消失在了客厅里。
见他消失,黄少天终于闭上眼睛,失去了意识。
“怎么回事?”陈果焦急的问。
苏沐橙轻轻摇了摇头,看向窗外,夜色弥漫,她什么也看不见。
……
……
嘉茂大楼外墙的玻璃早就震成了碎片,仿佛是十几个煤气罐一同爆炸——诡异的是,此刻竟然没有半个人在场。
不,这么说也不对,“他”还是在的。
“他”小心翼翼的在不起眼的地方躲藏起来,将自己的气息藏得滴水不漏,然后才去分辨空气中的味道。
正在对峙的人有两个,一个他很熟悉,是叶修的味道。此刻,叶修的气息若隐若现,仿佛雾气弥漫的峡谷,只是偶尔掀起的风,才能让人窥见那坚不可摧的黑色崖壁。
而另一个,“他”也有印象的。
不就是影蛇嘛。
两股气息不分强弱,叶修的要稍微鲜明一些,而另一股则是阴沉诡谲,但在“他”看来,叶修不存在应付不来的状况。
“他”有些无聊的想着,是不是那小子对叶修这货太挂心了,才催着他来。
可是下一刻,他敏锐的察觉到,与叶修对峙的另一方的气息,陡然出现了一个增长——明显的攻击意味。
捕捉机会的本事,他不比黄少天差,甚至要老道狠辣许多,在他强悍的身体作用下,他无声无息的攀上了嘉茂大楼的顶端。
脚下的玻璃没有带给他恐惧,反而是隐隐的兴奋:捕猎这种事情,他很熟练的。
他甚至分辨出了叶修气息的回落和变化,品味出了其中的含义:那是告诉他动手的信号。
他有些感慨,哪怕这种时候,自己都没能瞒过叶修的感应。
那就做吧。
他狠狠的一拳击下,拳劲击穿了嘉茂的玻璃穹顶,锋利的碎片从他脸侧划过,但他连眼睛都懒得眨一下。
他看到了目标:曾经让他吃瘪过的影蛇,正卡在半空的位置。
绝佳的地点,绝佳的时机。
他甚至清楚,这是叶修刻意引导的结果。
拳头击中影蛇的触感清晰无比,他狠狠的将那东西摁在了地上,然后才打量着据说“出事了”的叶修。
“来得真快啊。”叶修扛着伞,看起来很轻松。
“哎哟,你和黄少天干什么了这么激烈,老板娘又得哭了吧?”他试探着问道。
“是啊,够刺激吧?”叶修一边用千机伞敲敲影蛇的脑袋,一边吩咐他,“抓好了啊,详情回去再说,现在我去追个人。”
“为什么是我守着?”他抗议道。
“要不换你去?你知道人家是谁么?”
“这玩意的主人?”他眯起眼睛, “老叶你老实点交代,你和那人是不是认识。”
“是啊,”叶修轻巧的就回答了,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哥去追人,这儿就靠你了啊,方锐大大。”
他决定懒得和叶修去扯皮——反正和他扯上的事,没有什么好消息。
不如按照叶修说的,他在这儿看着这条长虫,顺便照应一下那个昏得不省人事的家伙,然后等叶修收拾完烂摊子,打道回府。
还不是美滋滋?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叶修惹祸的本事。
他刚刚将那个昏过去的人类藏在相对安全的花园里,转身回来,就看到楼上燃成了一片火海。
“搞什么……”他目瞪口呆了片刻,终于还是冲了上去,这点火焰还不至于烧伤他,但那也绝对不是凡火。
现在他看清了和叶修对峙的那个家伙。
心术不正,疯狂。
叶修盯紧了面前的那个尸鬼,火焰燃烧的那一刻,他用千机伞护住了自己,但火焰并没有向着他来。
现在,尸鬼的每一寸身体都腾起了白色的火光,那火似乎是从内部燃烧出来,以尸鬼的血肉为燃料,看不出什么时候会停歇。
“你说我不可能赢?”男人疯狂的大笑起来,“可我也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叶修脚步一顿,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
“他”也一同看到了,火中,渐渐现出一个少年的身影。
叶修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他此刻忘记了他在哪里,忽略了洁白神圣的火光,他的目光放在火中那个挣扎着的身影上,巨大的荒谬和不可置信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苏沐……秋。”

评论(24)
热度(131)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