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五十一】全职/叶黄

摸鱼一个多月后的填土。

【五十一】

 

黄少天化作点点光痕消失在了空气里,叶修眯起眼睛,挥了挥手,咳嗽一声。

“行了,这就算完了,”叶修站起身,忽然朝大堂角落里努努嘴,“看够了没?”

咣当一声,一个人影跌了出来。

“小许经理啊,”叶修在许博远面前蹲下,笑眯眯的,“你胆子还真大。”

许博远没接话,只是苦笑,早知道他才不蹚这浑水。

也就是他放心不下,偷偷摸摸的杀个回马枪,结果正巧撞上叶修和黄少天从另一边出来的那一刻。看看嘉茂,现在都毁成什么样子了。

叶修忽然问道:“你们这酒店当初是谁负责设计的?”

许博远迟疑了一下,说道:“是……萧董。”

“这个人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许博远无语,“大神你怀疑他?”

叶修没计较大神这称呼,特别坦荡:“是啊,他人呢?”

许博远无奈的看了看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大堂,说道:“没在呢,不过大神你不该给个解释么?”

“急什么啊,”叶修掏出烟,“过会儿有人会来处理的,让我先来一根。”

“可这让人看到了我没法解释啊!”许博远崩溃,虽然他是被叶修忽悠着开了点后门,但要弄出这么大动静,叶修可以拍拍屁股随时走人,他可没地方躲。

“遣散了啊,”叶修咬着烟摸打火机,“你不会才注意到这个吧?现在嘉茂里就咱们两个人,别担心那些。”

许博远确实才察觉到这一点,爆炸发生的时候他全紧张去了,根本没注意到除他之外没有人。

“咱们办事也是会考虑章程的啊,早在进来之前就张开结界了,我们入住之后,这事解决之前,你们嘉茂都是不会有人在的。与其操心这个,不如聊点实际的。”

叶修说着,看看时间,他和黄少天被裹入的世界时间不太一致,真实的嘉茂里,时间还在他们进去的那一刻。

“呃,什么实际的?”

“比如那个萧董,人在哪儿。”

许博远突然迟疑起来:“萧董他不在酒店,这阵子他请了假。”

“请假?”叶修若有所思,“是躲了吧,有他地址么?”

“地址是有,但是现在去?”

“等着。”

叶修话音刚落,便抬脚消失在了空气里,许博远嘴巴还没合上,就看到叶修从空气里现出身形,顺手把一个人丢在了地上。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活生生的大变活人啊!

“萧董?”

“许……小许?这怎么了?”

萧董看着嘉茂被摧残得不成样子,简直目瞪口呆。

叶修毫不留情打断了他:“先别忙,来,咱们聊聊,你们这儿怎么回事。”

许博远眼睁睁的看着平时气派十足的萧董眼神中恐惧的神色,有点同情,又有点好奇,不知道叶修对他做了什么。

叶修叼着根烟,看着萧董,很兴致盎然的样子:“你们找的什么人出的这个主意啊,多大仇?”

萧董两腿发软,颤声道:“啊?”

叶修看着这货六神无主的样子,有些烦躁,直接挑明了道:“当初这楼谁给设计的?”

“小许你,”萧董咽了口口水,转向许博远,“你怎么和这种人在一块儿,难不成这都是你做的?”

“别歪楼啊,是哪位高人给想的这么个主意?”叶修对许博远没接茬感到十分赞赏,“这法子可不是什么好路数。”

“啊?”萧董眼神一呆,“没用吗?”

叶修简直叹为观止,都这时候了还惦记着有用没用呢,看起来确实是个丧尽天良的主,于是问道:“你知道这用的什么法子么?”

“不就是,风水那一套……”萧董闪烁其词,转头向许博远求助,“咱们这一行的,建筑都会搞些这个名堂,小许你又不是不知道。”

许博远皱眉。

叶修嗤笑一声:“人家是不是跟你说,找几个无主枯坟,随便给挖了,然后埋你们楼地基里头,就保准生意兴隆来着?”

“坟?”许博远瞪大了眼睛,“大神,您是说……”

“是啊,看萧董这样子,也不是一无所知啊,”叶修看了眼萧董惊恐的表情,跺了跺脚,“没错,这酒店里有尸体。”

萧董看上去更加恐惧了,汗水浸湿了衣领。

“不过啊,和当初人家忽悠你的不太一样,这里头埋的不是无主枯坟,也许是哪个太平间盗出来的吧,唔,这么说,杀人好像更快,而且也不是埋在地基里,而是直接封在了墙体里边。”

说话间,叶修抬手一挥,一道满月抡出,斩在大厅立柱上,爆开的水泥块中,一股恶臭弥漫而出。

“哇”的一声,萧董悄悄看了一眼,许博远没忍住,还是吐了出来。

“哎呀,你看看你,怎么吐了呢。”叶修十分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许博远欲哭无泪,这是能控制的吗?

叶修不为所动,继续说道:

“埋在柱子里——确实有用,石能镇鬼,大理石砖一贴,就算有怨气煞气,也出不来,只能在墙里转悠。可是那人什么年代的人了,不知道中央空调和水管吗?你这一整栋楼上上下下的,都串着呢,还能都堵上?我就奇怪,这阵原本该是封得严严实实的,怎么就和那地方对接了,原来你们后期没和人沟通啊,要不得,要不得。”

“大仙啊,”萧董额头上冷汗一茬接一茬的冒,直接搂住叶修大腿就开始喊,“我不求别的,就这事给压下去,多少钱随您开!”

“干什么这是,放手!”叶修怒了,赶忙去提裤子。

许博远还没吐完,一听这话就火冒三丈:这是人干的事吗?

正准备发火,就被叶修伸手拦下了。

叶修笑眯眯的,看着和气得很:“成啊。”

许博远意外的看了叶修一眼,可是叶修脸上温厚纯良——反正什么实质的东西都看不出来。

“那你也得告诉我,你找的谁,又是怎么把这阵法给砌完的,”叶修环视了一圈,“这么大工程,不能只是你一个人帮忙吧?”

“没,是谁我不能说啊,大仙您别害我啊,”萧董哆哆嗦嗦的,“那人只说他能搞到材料,只要我说服合资方按这个布局设计,其他的我一无所知啊!”

“你是不是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但现在人家可能知道了,你有联系方式吗?”

萧董迟疑了:“这……”

叶修静静的看了他片刻,忽然道:“来得好快,节哀。”

萧董呆呆的抬起头:“啊?”

同样茫然的许博远,莫名其妙就被叶修拽住了领子,然后狠狠的甩飞了出去,撞在了残缺的前台后边,一时间疼得整个人都懵了。

等他龇牙咧嘴的抬起头来,就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一条被形容到烂俗的水桶粗的黑蛇和他对峙着,而萧董……

许博远惊恐的发现萧董的衣服里裹着一个干鱿鱼一样的东西。

“哟,比上次那个快啊,”叶修扫了一眼许博远,有点无奈,心想你怎么又吐了,“怎么,打算露面了吗?”

黑蛇发出嘶嘶的声音,柔韧有力的身躯盘起,正是发动袭击前的征兆。

“大神!”许博远叫起来,恨不得把脑袋埋进地里。

“哎,”叶修还有空答应他一句,“你躲好……”

许博远还没回答,就看到电光火石之间,黑蛇窜到了自己面前,张开了毒吻。

叶修笑笑:“围魏救赵,还是伺机脱身?”

千机伞抖出,叶修身形淡成一道影子,刹那间插入黑蛇与许博远之间,露出了冷笑:“预料之中啊!”

哗啦一声,千机伞张开,伞面挡下了影蛇的毒牙,叶修毫不迟疑,千机伞收回,反手一记天击,将沉重的黑蛇挑起。

黑蛇在空中扭动着,调整好姿势,正待落下,就看叶修嘲讽的笑。

叶修张了张嘴,轻飘飘吐出两个字:“晚了。”

烈烈狂风喷涌而出,四面八方突然出现的透明气刃彻底封锁了影蛇的退路,如同密不透风的雨帘倾泻而下,砸在蛇身上,发出沉闷如破鼓的声响。

影蛇暴怒,蛇信吐出嘶嘶声,回首就是一口,却空无一物。

半空中仿佛炸开了一个太阳。

一个模糊的影子震碎了天顶的透明玻璃窗,从惊人的高度一跃而下,疾驰如流星坠地,发出让人牙酸的呼啸声。沉重如山岳的力量从天而降,空气随之震颤,狠狠捶落在影蛇的头部,直接将它砸进了地板里,剧烈的妖气溅起四散崩裂的建筑碎块,激起狂暴的旋涡。

狂舞的风中,一个略微消瘦的身影冷冷的单膝跪在动弹不得的影蛇边,气势惊人。

地雷震!

方锐给人的印象里,是个嘴巴上喜欢出风头,但其实比较低调的人,这也和他的风格有关,迂回,猥琐,很少正面攻强。但是叶修却知道,在需要的时候,方锐绝对不比任何攻坚手做得差。

现在他来了。

方锐面无表情的看着艰难挣扎的影蛇,兽瞳中的金色仿佛流动的岩浆熠熠生辉,指尖弹出的锋锐兽爪将影蛇死死钳制,任凭影蛇如何挣扎,也纹丝不动。

“来得真快啊。”叶修扛着伞走出来,感叹的看着方锐。

“哎哟,你和黄少天干什么了这么激烈,”方锐的帅劲儿保持了不到三秒,环视了现场一圈后,立刻恢复了本性,“老板娘又得哭了吧?”

“是啊,够刺激吧?”叶修用千机伞敲敲影蛇的脑袋,对陈果简直毫无怜悯,“抓好了啊,详情回去再说,现在我去追个人。”

“为什么是我守着?”方锐提出抗议。

叶修嗤笑:“要不换你去?你知道人家是谁么?”

“这玩意的主人?”方锐眯起眼睛,兽瞳化为一条细线,“老叶你老实点交代,你和那人是不是认识。”

按照方锐想的,叶修这厮嘴巴太严,就算他死皮赖脸把自个儿扯进来,不愿意说的,方锐也没把握能撬出来。他这么说一句,其实是提醒叶修,自己不愿意管他的闲事,但是联盟那边可不一定。

“是啊,”叶修轻巧的就回答了,有些出乎方锐的意料,“哥去追人,这儿就靠你了啊,方锐大大。”

“少来了你,野生动物没人权了啊,”方锐抖抖耳朵,被叶修膈应出一身鸡皮疙瘩,烦躁的甩甩脑袋,“行了追去吧,我守着呢,这长虫跑不了。”

叶修笑着点点头,忽然抬起手,举起千机伞,用力掷了出去!

评论(8)
热度(179)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