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五十】全职/叶黄

【五十】

“行了,信哥得永生,起来吧。”叶修突然说道。
“啊?”黄少天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叶修嗤笑:“你还真想在那边呆一辈子啊,麻利滚回来呗。”
“靠,我要能回来早回来了好吗!”黄少天情绪激动,恨不得拿尸鬼抽叶修的脸,“你就不能想点儿办法?”
“办法是有,但你能做到吗?”
“我当然……”话说到一半,黄少天突然警惕起来,“做到什么?”
叶修泛泛的挥手扫过,说道:“斩了这片空间的规则。”
“斩什么玩意?老叶你醒醒,咱们不是在三流小说里,怎么斩?你斩一个给我看看?”
“没和你开玩笑啊,”叶修很轻松的说道,“斩断维系这两个空间的规则,你就能出来。”
“为什么不是你出来?”
“因为千机伞做不到,”叶修斩钉截铁道,“必须是你。”
黄少天就有点儿疑惑:“千机伞不行?”
“技能低啊少侠,”叶修随口胡扯了一句,“冰雨多好。”
“扯,继续扯,”黄少天用尸鬼翻了个白眼,“说实话。”
“实话是,其实这不是我定位到你的,”叶修搔搔头,“而是你定位到我,懂吗?我,你,你,我。”
“什么你你我我的啊,你就说怎么办!”
“看到我,然后打破规则。”
“我看到你了,你脸上有块血迹。”
叶修抹了把脸,有些无语。
“是用你的眼睛,不是它的,你现在只是切入了尸鬼的视角,那只是借用,并不属于你。你要找到我,然后用冰雨打破两个世界的规则,懂了吗?”
“没懂,我再试试,”黄少天要崩溃了,“靠靠靠靠靠,这怎么找啊!有点提示没?”
叶修叹了口气,伸出手按在尸鬼的额头上。
感受到手下怪物一瞬间的僵硬,叶修说道:“别抗拒,把你的感知想象成海水,然后慢慢扩散开去。”
忽然,叶修想到什么似的,换了个不太肯定的语气:“你能自主发动看见了吧?”
黄少天暗骂一声,闭上了眼睛。
叶修的影像在黄少天视野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
但黄少天没有失去对叶修的感应,他分辨出叶修的气息,然后只要搭上去,就这么简单。
“看到我。”叶修说。
风吹起来了。
一根细柔的触须跨越了漫长到不可思议的距离,轻轻地碰了碰叶修。
叶修掌心一麻,一阵过电般的感觉窜过头皮。
尸鬼惨哼一声,倒在了地上,水泥般的浆液从五官内泵出。
“哎哟!”
“老叶你怎么了?”黄少天警觉起来。
“别动,就这样,”叶修胳膊都被震麻了,这会儿还要和黄少天同调,着实辛苦,“看到我了没?”
黄少天没立刻回答。
现在他浮在空中,好像一个透明的幽灵,叶修在他下方,手掌按在尸鬼的脑袋上。
他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他每次目击案件现场时的状态么?
“少天?”
“啊,我在呢,我看到了,靠,你怎么摸得下手的。”黄少天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个尸鬼。
“你别管这个,我问你,能看见构成这俩空间的规则吗?”
“我看不到,这东西怎么看……”
“你可以的,”叶修顿了顿,说道,“你是看见。”
黄少天停下了。
他想起王杰希对他说过的话。
他是看见。
看见的目光无处不在,只要他愿意。
能看见的地方,就是他的领域。
僵滞的思路陡然被打开,一道突如其来的白光击中了他。
世界变化了。
黄少天很难表述那浩瀚而宏大的感觉,瑰丽的色彩刹那间被赋予在一切物体之上,充斥了他的整个视野,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不可计数的线条混杂在一起,错综复杂又显得合乎情理。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它们交织成一个庞大的漏斗,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然后,他真的陷进去了!
他失去了身体,但他清楚的知道,世界的一切都在向他敞开。
这是漫长的追索,而他身临其境。
……
……
嘎嘣一声轻响。
叶修收回了失去知觉的手臂,抬起头来,神色有点意外。
尸鬼已经成了一具空壳,在刚才某个刹那,它体内寄宿的阴魂像是遇到热水的雪花,迅速消融,叶修甚至一瞬间无法感知到它是否还存在着。
但是此刻“它”的存在感更加强烈了,叶修能感觉到,以它为核心,密密匝匝的精神力蜂拥而出,向着虚不可测的空气中争先恐后的蔓延,而这感觉,他异常熟悉。
他可没想到,黄少天的精神力有这么强大。
“少天?黄少天?”
叶修觉得不对了,黄少天作为看见的能力优秀,是他和王杰希都认可的,但是就这样无节制的使用能力,去窥探世界的本源,后果……
人的灵魂是微小的,和庞大的世界比起来,就如同一滴水和整片大海,而当一滴水遇到大海,会发生什么?
同化!
叶修的神经瞬间敏感起来。
尸鬼体内的阴魂就是这么完蛋的!
“黄少天!”他忍不住低喝一声,准备强行插手。
尸鬼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
“愚蠢的人类,”尸鬼张嘴了,“这就是你召唤我的理由吗?”
叶修愣了愣,忽然抬起手,毫不客气一拳头打在了它的脑袋上。
“啊哈哈哈哈哈老叶老叶,我学得像不像,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哎哟可真吓死哥了,”叶修面无表情,“你最好在那边永远别出来,你要出来我把你踢回去。”
“卧槽我和你说,刚才我差点失去自我了,”黄少天兴高采烈的样子,一点看不出来刚才他差点被消融在整个规则构成的世界中,“就差那么一点点啊,还好我把持住了。”
叶修有点烦躁的搓了搓手指,想揍黄少天。
“玩够了干正事,叫你来打酱油的啊?”
“怎么斩啊这个,”尸鬼挥动着胳膊,比划了两下, 看着可笑又有点恐怖,“直接用牙咬?”
“用冰雨。”
“可冰雨怎么来斩……这玩意啊?这么多,斩哪根?”
叶修又一次意外了:“你能看到多少?”
“这,不好说啊,少说有上千,不对,上万,哎哟我去,数不清啊。”
叶修沉思。
两个世界的规则在黄少天眼中以线条的形式出现,而按照黄少天的描述,数量惊人。
“什么样的?”
“就是很多纠缠在一起啊,最紧密的那些,恐怕就是维系两个空间的规则吧。”
黄少天也不是完全的无知小白,很快就能举一反三。
“斩断了这个会有什么后果?”黄少天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个啊,不清楚。”叶修很坦然,阵中藏阵,这么大的阵法要让黄少天一剑斩了,会崩溃成什么样,谁都不清楚。
“那你让我斩?”
“出事了哥赔呗,先……”
“哦。”
叶修正在思考,便随口答应了一句,忽然看到尸鬼站起身来,右手虚握,好像持剑,然后对准面前的空气,做了个下挥的动作。
叶修:“……”
黄少天那一剑到底还是斩下去了,他对准了最繁复、最庞大的部分。
冰雨的剑光撕裂了色彩斑斓的世界。
这一刻,风是停的,火是冷的,水是硬的。
冰雨绽放的幽蓝光芒吞噬了黄少天,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但他内心冷静,好像这是和孙哲平随意一场比试。
看似纤弱的线条发挥出了惊人的韧性,黄少天作为觉醒的看见,全力一击,斩断的线条却没有多少。
但是他不止一剑。
剑气掀起的波澜席卷了入目的一切,墙体内坚固的白骨碎裂成粉末,墙体逐渐开裂,黄少天站在狂风之中,舞动的狂风是他的眼睛,引导着他的剑意,将人为构筑的规则一条条切断,崩弦之声次第响起,绵密如万马齐喑。
崩灭规则的恶果已然出现,那些崩断的线条具备的惊人力量,将他身上切割出参差的伤口,但黄少天干脆的无视掉了不够致命的伤害,他眼中紧盯的,唯有一件事。
“你给我……开啊!”
……
……
“少天?少天?喂,醒醒!”
“干嘛你——我靠!”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抽他脸,一睁眼,叶修的脸正好落在他眼睛里。
“醒了啊,”叶修摸摸他的脸,“还好么你?”
“脑袋有点晕,嗡嗡嗡的,我说你们平时听我说话是不是就这样,嗡嗡,嗡嗡嗡——”黄少天皱着眉毛说道。
“你也知道啊,”叶修有点忍笑,“腿让你压麻了都。”
黄少天这才发现他脑袋枕在叶修大腿上,手就放在叶修膝盖上。
“哎哟,膝枕啊,这待遇,”黄少天这会儿脑子不清醒,往叶修腿上按了按,“就是硬了点。”
“别动。”叶修忽然抓住了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一呆。
“那肯定的啊,”叶修若无其事的把黄少天的手放了下去,“少天大大丰功伟绩,哥也不好把你脑袋搁地上啊。”
黄少天一琢磨,这味道不对,眼角余光一看,才明白叶修说的什么。
嘉茂内成了一团废墟,华丽的装修被撕扯得七零八落,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被整个掀飞,玻璃碎了一地,前台少了一半。
黄少天咽了口唾沫。
“我说,这不会要咱们赔吧?”
“联盟内会善后,”叶修随口应付了一句,“怎么样,回到现世的感想如何?”
“实在是呆够了,”黄少天眨眨眼睛,“我想去洗个澡,老叶你来么?”
“起得来么你?”叶修戏谑的看着他。
黄少天动了动腿,这才发现,浑身的疼痛如同蚂蚁,痒痒的,无处不在,难受极了。
“起不来,”黄少天诚实的看着叶修,“我伤得重吗?”
“挺重的,暂时做了些处理,先送你回去。”叶修随手挥了挥,黄少天身上开始泛起淡淡的光芒。
疲倦和疼痛让黄少天处在一个将睡欲睡,却又不得不强打精神的状态,他勉强抓住了叶修的胳膊。
“那你呢?”
“不急,你先去吧,我找人有点事儿。”叶修笑眯眯的挥了挥手,算是告别。
在陷入黑暗之前,黄少天努力的抓了抓叶修的手,叶修叹了口气,轻轻在他手掌心画了一个东西。
黄少天一愣,然后勾起唇角。
“睡好啊。”叶修轻声道。

评论(9)
热度(161)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