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梗又生坑,坑又生梗,梗梗坑坑,无穷尽也

《目击证人》【四十八】全职/叶黄

开始抽丝剥茧。

————————————————

【四十八】

滴答。
轻微的声音引起了“它”的注意,空气里漂浮着铁锈般的味道,在几乎陈腐的空间内格外引人注意。
它兴奋的抬起头,但这个动作有些艰难,所以它只能转动脖子,试图去嗅闻空气中淡淡的血气。
它张开嘴,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
捕食开始了。
无处不在的阴影是它最好的保护色,它深知这一点,所以它没有立刻冲出,而是悄悄潜伏在阴影的掩护之中。谨慎无疑是它学会的最好的技能,这是它区别于它的同类们的地方。
是的,它看到很多和它很像的存在,它们汇合在一起,发出“咯咯咯咯咯咯”的怪异声响,如同某种恐怖又荒唐的蛙类,将男人团团包围住。
它对此嗤之以鼻。
男人是它,不,它们的猎物,但绝对不是轻松愉快的猎物。
或许“它”和“它们”有些不一样,它注意到了男人似乎并不是第一次击杀它,他一次又一次用那柄奇怪的伞扎进它的脑袋,将它的意识抹消成一片空无。
伞?
意识?
为什么它会有意识,知道那是伞?
它顾不上思考许多,悄无声息的趴在天花板上。尖锐的爪刺进墙体,没有发出过于明显的声音,就这样潜伏下来。
很快,它的预感便成为了现实,男人有伤在身,但他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急不可耐的同类被他干脆利落的斩杀,干脆得一边倒。
它更加小心的藏起,口腔里的尸毒慢慢渗出,只要咬上一口,哪怕是小小的一口,它就赢了。
男人打灭了它的同类,看上去也有些消耗,他把手里那柄长伞随意的丢在了一边,摸出一根烟,袅袅的烟气在男人眼前盘旋,一瞬间,他的眼神有些放空。
是时候了。
它迅速扑向了男人,只要把牙上的尸毒注入男人的身体,接下来它就可以大快朵颐。
强烈的冲击将它狠狠炸飞,炸开的烟尘之中,一只漂亮的手猛地探了过来,闪电般的掐住了它的脖子。恐惧一瞬间弥漫上了它的全身,虽然它对这感觉都陌生起来。
“还藏了一个?”男人似乎饶有兴味的看着它,将它死死的顶在墙上,并且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限制住了它的手脚。
它疯狂的挣扎起来,结果咔嚓几声,男人干脆利落的卸下了它的关节。
它这时才发现,男人的眼睛似乎可以看透它的一切,看到它包裹在残破可怖躯壳内的脆弱灵魂。毫无疑问,男人能轻易杀死它,哪怕它无数次的复活过来,无数次用新的方法偷袭男人一样。
“别白费劲了,”男人的声音有点沙哑,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的完成度比其他高很多,但……”
说到这里,男人叹了口气,看了眼被他杀死的其他同类,然后回头盯着它。
“制造你的人不敢借着你们来看我,因为会被我看见,所以就无休止的将时间循环,很强大的阵法,但是这困不住我太久,”男人喃喃自语道,“话说回来,咱俩难道真的认识?”
它唯一能做的,仅仅是从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声音,那是毫无意义的单调音节,但是这次它知道不一样,它在男人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感觉。那是和恐惧截然相反的感受,它希望去触碰男人。
于是它长大了嘴,发出声音。
“咯咯……”
男人干脆利落的拧断了它的脖子。
陷入最深的黑暗之前,它努力从混乱不堪的意识中寻找到最清晰的那两个字。
“叶修……”
……
……
黄少天从一场噩梦里醒来。
他有些艰难的舔了舔过于干涸而起了皮,来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胡乱的喝了几口水,抬眼打量着镜中的自己。镜子里的他有些憔悴,看上去像是僵尸。
他困在这里已经很久了。
日夜的概念慢慢被消磨成无关紧要的东西,窗外透过的天光是暗淡的铁灰色,分辨不出是白天和爱是夜晚,黄少天甚至怀疑他都被同化成这平面的一部分。
他试图走出嘉茂,但他永远离不开这个地方。哪怕他击碎了玻璃跳出窗外,下一秒钟也必定回落到嘉茂的某条走廊内。
每天单调的重复甚至让生死攸关的战斗都变得单薄起来,黄少天可以冷静的将冰雨刺入尸鬼的脑子,也可以做到对自己的伤势毫不在意,二十四小时之后,一切都会还原,他的伤势,还有那些死去的尸鬼。就好像他被甩进一堆沿着固定方向旋转前进的齿轮,每一个齿轮都紧紧咬合,毫无悬念的向前而去,而他想要跳下都做不到。
他就是在这样近乎绝望的环境之中,咬牙坚持着活下去。
墙外充斥着细密的摩擦声,黄少天知道,那是骨刺在墙体内缓慢生长,伴随而来的,就是尸鬼的袭击。
日复一日,这就是他现在的处境。
漫长到看不见的尽头的重复会让人绝望到想要自杀,但是黄少天没有放弃掉希望。
叶修一定在等着他。
是的,困在这个古怪空间的时间内,黄少天唯一能做的,就是想着叶修。
他曾经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却在某天开了挂,然后遇上了叶修。
他记得叶修是怎么忽悠他的,带他去看了个女鬼,还带他去看了联盟,见识了两只猫耳朵的方锐。
那一刻起,世界在他眼前以黑白两色铺开,一边是平凡的,循规蹈矩的世界,一边是充斥着魑魅魍魉,却让他隐隐兴奋的世界。
而叶修就站在分割这两个世界的灰色线条上,很随意的问他一句,来吗。
在这样看不到尽头的时间里,黄少天就是这样想着他踏足进这个世界的一切。他遇上叶修,遇上兴欣的一群人,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
自己还差得很远啊。
黄少天叹了口气,握住了冰雨,毅然决然的朝着门外踏出。
单纯的信念不足以让他离开困境,但黑暗中的一点火光却能带来无与伦比的希望。
危险的骨刺在墙体内蠢蠢欲动,尸鬼的气味也渐有渐无,嘉茂内隐藏着的魑魅魍魉蠢蠢欲动。
黄少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来吧!”
冰雨的蓝光再一次盛开,而另一柄千锤百炼的剑尚在鞘中,出时未远。

评论(8)
热度(146)

© 零时 | Powered by LOFTER